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119章 不小心被我弄死了

正文 第119章 不小心被我弄死了

    奉修已經呆滯了,忽然覺得自己懷里的血晶石瞬間就不香了。

    原本以為,這女孩能遇見自己得此機緣,是她天大的福氣。

    可現在看來……

    這特麼是自己傍上大腿了啊。

    奉修用力的吸了一口濃郁血氣,這大腿,夠粗。

    想他奉修,奉天的開國皇帝。

    生前修為通天徹地,死後卻只能龜縮在奉天塔中苟延殘喘。

    每每魂潮過境,自己都跟孫子一樣躲起來。

    這女子可倒好,直接收服了這群半魔魂將。

    “唉!”

    這已經記不清是奉修的第幾次嘆氣了。

    白琪端坐鑾台。

    她太享受這里了,就如同前世一樣,那些臭名昭著的惡棍臣服在自己腳下的時候。

    “進來吧!”

    白琪微微抬手,血紅色的殺神手環微微晃動了一下。

    下方,無數魂將化作一團團黑氣,爭先恐後的鑽入其中。

    奉修蹲在血晶峰腳下,看著天空黑雲壓頂,有些瑟瑟發抖。

    不是奉修膽子小,而是這多年下來實在是怕了他們了。

    魂將化作的黑雲愈來愈大,其中一名魂將眼尖,瞧見了血晶峰下蹲著的奉修。

    頓時,整朵黑雲興奮了。

    沒想到跟了主人後還能遇見熟人,這可是魂生一大喜了。

    有牽頭的就有跟隨的。

    漫天黑雲開始向著奉修一點點的壓了過來。

    奉天先祖都哭了。

    張著嘴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就在這時,整個殺神空間忽然輕顫了一下,白琪的聲音徹響。

    “爾等,于東北方落腳。”

    話音落,東北方向,一座血色山峰轟然破碎。

    漫天飛舞的巨石在下一刻似有吸力拉扯,開始向一處飛速的匯聚著。

    眨眼間,一座血城堡拔地而起。

    “這就是你們的家,沒事不要出來。”

    漫天黑雲晃了晃,似是在回應白琪,隨後迅速的鑽入城堡當中,再沒了動靜。

    奉修感動的眼淚橫流。

    “好人吶!”

    “好人一生平安!”

    神識退出殺神空間的白琪一頭黑線,奉修就是逗比,不接受反駁。

    看著身旁的八尺鐮刀。

    還別說,現在看著它還越來越順眼了。

    一想到兩軍對壘,白琪掏出鐮刀橫掃千軍的時候,怎一個爽字了得。

    一個念頭起,神識進入鐮刀中。

    轉瞬間,鐮刀擇主,簽約完成。

    這一刻,白琪已經掌握了鐮刀所有的功能。

    神識再動,鐮刀開始緩緩縮小,知道最後縮到一根簪子大小,被白琪隨意的插在了頭發上。

    誰能想到,一根烏漆嘛黑的簪子竟是一件沙場大殺器呢。

    不過很快,白琪又講鐮刀拿了下來。

    黑漆漆的模樣不符合她的審美觀。

    想了想,手指微動,以神識為墨,直接刻畫了一只張牙舞爪的傻鳥。

    看著傻不拉幾的破鳥,白琪罕見柔柔一笑。

    白琪自鑾台起身,狠狠的伸了個懶腰。

    頓時,婀娜身姿曲線畢露。

    身後黑氣彌漫,像極了剛剛嗜血過後的女王。

    差不多了,她也該看看塔外的風景了。

    修長玉腿邁動,身後幾團黑氣非常懂事的鑽入了殺神手環當中。

    而這時候,塔外依舊喧鬧無比。

    塔門前,張宗然臉色已經蒼白,因為他發現,自己與奉天塔內那些魂將的感知消失了。

    要知道,作為護塔人,其實護的就是塔內那些半魔魂將。如今魂將氣息消失,用腳指頭想都知道是出事了。

    “陛下,郡主出事了!”張宗然匆匆走回稟告。

    奉皇臉上瞬間血色盡失,推開攔在身前的蕭子升和方致遠,不顧一切的要沖進塔里。

    多少年了,他才等來奉天的希望。

    他絕不能讓白琪出事。

    此刻,奉皇後悔了。

    如果方才攔住白琪,是不是就……

    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小太監趴在地上,死命的抱著奉皇的腿跪痛哭流涕︰“皇上,龍體重要,不可,不可啊。”

    “朕怎比得上奉天的社稷重要?”

    “比得上那三十座城池里的子民的安危嗎?”

    “你們有誰能把朕的子民接回家?”

    “只有琪兒……”

    奉皇大吼道︰“只有她才有這個希望!”

    “你們之中,大多數人,卻希望她死在塔內,別以為朕不知道你們的想法!”

    奉皇一腳踹飛小太監,不顧眾人的跪地請求,直奔奉天塔。

    周身龍氣激蕩,大有不破此塔誓不為皇的決心。

    然而——

    不等他跨出三步,卻見朱紅雙門,緩緩打開。

    萬道春陽悠悠灑下,恰似神聖的金輝。

    奉天塔下,整條街道瞬間寂靜。

    一道道目光,俱是集中在了一個地方。

    雕花清晰的朱紅雙門間,一個渾身透著愜意氣息的女子站在俏然而立。

    清風微微掀起了她額前細碎的發。

    那一雙氤氳著清霜的眸子,正漫不經心地望著奉皇。

    女子發絲,插這一支古怪的鐮刀簪子。

    上面刻著一只蘊滿神韻的玄雀,正做張牙舞爪狀

    我,傻鳥,超凶噠!

    “琪兒……?”

    奉皇驀地怔住,許久才試探著問道︰“你還活著嗎?”

    楚白琪眨了眨大眼楮,認真思索片刻,一本正經地說。

    “如若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的。”

    為了增加可信度,還給了奉皇一個逵猩竦哪抗狻br />
    奉皇︰“……”

    你禮貌嗎?

    與此同時,四周的官宦百姓們亦是感到了匪夷所思。

    半魔魂將涌入奉天塔,即便是戰侯侯在世都不可能毫發無損。

    眼前這絕美女子竟是安然無恙的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那愜意的姿態,似是閑雲野鶴般。

    那一瞬間,不少的武者都產生了我去我也行的錯覺。

    奉皇于白琪正相互無言間。,

    便見張宗然一溜煙兒的跑進塔中,旋即立刻折身返回。

    “陛下,塔中的半魔魂將已然蕩然無存。”

    “哦?”

    奉皇驚詫道︰“可是回到塔底了?”

    要知道,每次魂潮來襲,皇室都要廢好大一番力氣,現在都不見了,這怎能不讓奉皇好奇。

    “不小心,被我弄死了。”

    白琪忽然開口地道。

    她覺得還是暫時隱瞞比較好,畢竟這算是偷了人家家底了。

    奉皇︰“……”

    張宗然︰“……”

    咋滴,小姑娘你是神唄,說弄死就弄死。

    那可是魂潮啊,那麼大一坨魂潮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