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132章 求見羅師

正文 第132章 求見羅師

    今時可不同于往日。

    白琪踏進白府的瞬間

    往常那些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婢女奴才們,頓時卑躬屈膝,恭恭敬敬。

    誰不知道現如今的白琪可是陛下眼中的紅人,他們一群奴才丫鬟加一起也不夠她一根頭發絲的吧。

    暗處,白青鸞戴著面紗,杏眸憤怒地瞪視著。

    對于白琪,她恨之入骨!

    天鳳院里。

    團團忽然趴在白琪的懷里,興致缺缺打著哈欠。

    “怎麼了?”白琪問道。

    團團趴在她的耳邊,用著極輕的聲音說。

    “娘親,團團想爹爹了。”

    白琪聞言,揉了揉團團的小腦袋,正要說些什麼……

    這時,身披斗篷的葉瑯天悄無聲息出現在天鳳院中。

    “什麼事?”

    葉瑯天恭敬道︰“主子,方掌櫃派人送信來了。”

    說著將一最高規格的燙金封信雙手遞交給白琪,單手拆開信封,一行大字,映入白琪眼中。

    “林寒依一擲千金,不惜代價,欲要求見羅師。”

    殺神之氣四溢,將信封摧毀為齏粉。

    白琪嘴角揚起戲謔一笑。

    林寒依不遠萬里來到奉天求醫,只怕鳳骨與她的身體已經開始互相排斥吧。

    “葉哥哥,這是給你的糖糖。”

    團團從白琪的懷中躍下,蹦蹦跳跳來到葉瑯天的面前,從袖口里掏了半晌,才掏出一枚糖,遞給了過去。

    葉瑯天望著天真無邪的小孩,微微怔住。

    自己這是被小小主子關心了?

    片刻,他緩慢地伸出了手接過糖。

    生疏的剝開了糖衣,將糖果放入嘴中。

    唇齒間,彌漫著一股奇妙的味道。

    很甜。

    北狄尚未滅亡時,他也曾吃過這麼甜的糖。

    這時候,團團搬來了凳子放在夜孤城的腿邊,手腳並用爬上去站在圓凳的上面。

    旋即伸出了肉嘟嘟的小手,指腹輕撫葉瑯天的眉間,咧開嘴,歪著頭,笑。

    “葉哥哥,不要皺眉哦。”

    葉瑯天聞言,日夜緊蹙的眉立刻緩緩地舒展開。

    但是即便如此,眉心之間還有著多年緊皺的痕跡。

    “主子,星隕軍的幾位元老級星將來了白府,一同來的還有戈飛白,白敬翔正在與他們交談。”

    葉瑯天小心翼翼地扶著站在圓凳上方的團團,沉聲對白琪道︰“戈飛白此來,必然沒有好事。”

    “嗯,我知道!”

    楚月此刻坐在一旁的榻上,隨手翻閱一卷古書。

    此書名為《驚世奇卷》,其中記載了大陸近千年來所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

    甚至還有相關的粗略地形圖,亦介紹了神域,九州、百畝林等地的方位和歷史。

    百畝林,起源于十萬年前,曾有一位百畝林主。

    亦正亦邪,雌雄難辨。

    據說,此人便是將繁華城池夷為平地,開創百畝林的神秘存在。

    但不知從哪一日開始,此人消失,百畝林經歷了九萬年的無主時期。

    這世上的修煉者,人人都怕哪個地方,卻又都想成為百畝林主。

    翻閱書籍的動作忽然停下,白琪目光落在一處。

    這一頁,有提到萬魔刑罰。

    所謂刑罰,便是三魂七魄,被魔氣侵蝕九天十夜。

    熬不過,那就魂飛魄散。

    熬過去了,余生也會落下舊疾,每逢子夜,便會遭受蝕骨百骸之痛!

    看到這里,白琪緩緩垂下細密的眼睫。

    一抹邪佞出現在她的臉上眉梢間,透著一股壓抑的邪戾。

    這一刻,整個殺神空間震蕩開來,血風驟起,血雲壓頂。

    奉修死命的抱著血晶峰不撒手,嘴里不斷的喊著︰“琪兒,收了神通吧!”

    “再吹下去,老祖我就被吹沒了……”

    外界,感受到了這股殺氣,葉瑯天微微睜大眼眸,震驚地望著這一幕。

    我到底跟了一個什麼樣的主子?

    這等殺氣可不僅僅是殺一兩個人才能成形的。

    這時候,半敞的屋門陡然被李八鴻推開。

    春陽暖意灑落在她的眉間。

    即便暖意宜人,可白琪眼梢邊嗜血的紅,卻如厲鬼般,

    唇角噙著一抹薄涼的笑,衍生出了無盡的肅殺。

    我的坐騎,熬過去吧。

    否則,我定要掀了那百畝林。

    萬魔又如何?

    她的坐騎,只能被她欺負。

    旁人膽敢欺辱半分。

    殺無赦!!!

    揚祖墳!!!

    “主子,這是你需要都東西,老八都買回來了。”

    說著話,李八鴻將裝滿的包裹,放在了白琪的面前。

    大致掃了一眼,白琪一揮手,直接放入了殺神空間里。

    這期間,葉瑯天一直是眼觀鼻,鼻觀心,沒有多問一句話。

    比較他的職責就是替主子殺一些不該存在的人,其余的都不是他應該知曉的。

    “主子,不是我老八嘴碎……”

    李八鴻嗡聲嗡氣的說道︰“戈飛白狗東西指定在搞事情,還是老八去給他一斧子得了。”

    “你痛快,老八也痛快。”

    白琪笑著搖搖頭,將書放在一旁,看向葉瑯天︰“醉星月樓的凶獸襲人之事,宗府處理的如何了?”

    “快水落石出了。”葉瑯天恭敬彎腰道。

    “派人去宗府傳一聲,最好今日結案。”

    “明白!”

    團團此刻抱著白玉做成的小茶壺,睜大了黑金色眸子,細細打量著白琪。

    現在的娘親,如驕陽似火,渾身上下,散發出自信的耀眼的神芒。

    半晌,團團咧開嘴,露出的白牙閃著光,這個娃娃即便多年身處深淵,卻依舊純粹的如白紙浩雪。

    天鳳院靜謐了一會兒後,便有不速之客找上門來,雨晴來稟報,來者是李雨晴的貼身小丫鬟玉竹。

    玉竹態度還算恭敬,彎著身在外頭,低聲說。

    “大小姐,星隕軍當年的三位星將和**來了府上,夫人親自下廚,家主讓奴婢喊你過去一趟,星將們也想看看大小姐呢。”

    白琪聞言輕笑了一聲。

    帶著著團團,葉瑯天以及李八鴻朝白府正堂走去。

    戰侯的軍隊舊部,臥虎藏龍。

    不知有多少天才散落在諸侯國的各個地方。

    或是雲游四海,或是隱姓埋名。

    亦或者在山間釀酒,與野鶴春風為伴。

    當年星隕軍鎮守奉天時,當真的威風凜凜,所向披靡。

    劍鋒所指。

    便是我星隕砸落地面之時。

    縱觀諸侯國,誰敢在奉天面前放肆半分?

    頭給你打歪!

    然而,戰侯犧牲後不過數年,奉天接連喪失三十七城。

    甚至要依附他國,才得以生存。

    白琪對這星隕軍非常感興趣。

    都是一群鐵骨錚錚,保家衛國的爺們,奉天的太平,是他們的鮮血所換。

    而今天,白琪也想看看……

    這些星將們是否還是夜空中最亮的那顆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