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138章 別髒了我主子

正文 第138章 別髒了我主子

    “白小姐,隨我走一趟宗府吧。”

    紫雲看著白青鸞失魂落魄的神色平淡說道。

    這種場景,身為宗府之人,早已經看過千百次了。

    紫雲的內心根本沒有一絲波動。

    只想著快些帶回去,興許還能吃上南街剛出爐的包子。

    相比于紫雲,白青鸞則是咽喉酸澀。

    她的一顆心吶,在這短短的一瞬間早已千瘡百孔了。

    白青鸞緩緩起身,任由紫雲為自己綁上縛源鎖,封了自己一身的源氣。

    隨後默默的跟著紫雲身後向著外面走去。

    全程沒有任何多余的言語,任憑擺弄。

    可就在踏出門口的一瞬間,白青鸞猛的回過身,惡狠狠的盯著白子鳶。

    “白子鳶,別得意。”

    “下一個就是你了,我會在那黃泉路上等你,我會在刀山火海里給你騰出地方來的。

    “我最好的姐姐啊,我會在下面等你的。”

    “我會天天看著你,看著你萬劫不復……”

    “白子鳶,我詛咒你萬世為娼……”

    “我恨啊!”

    說到最後,白青鸞狀若癲狂。

    只見她的雙目,猩紅可怕。

    她一把拽掉了臉上的面紗,露出傷痕密布的臉龐。

    眉角眼梢再無本該有的青澀稚嫩,此刻卻盡是惡鬼般的狠戾。

    紫雲見狀,直接便有宗府的侍衛走來,死死地桎梏著她。

    白青鸞回頭看去,深深地望著她的親人們。

    淚水,不斷地涌出。

    她仰著頭,發出了猙獰的笑聲。

    “娘親,爹爹,我會在地府等你們的……”

    “你們可別太晚來啊。”

    她不甘的怨懟和詛咒震懾著在場除卻白琪的每一個人。

    白子鳶是個聰明的人,不會留下任何的破綻,宗府就差最後一道結案審問的程序。

    白青鸞已無力回天。

    門外,已經月掛中空。

    淒白月光灑在白青鸞身上。

    似乎那是通往黃泉的道路。

    白青鸞慘白兮兮的小臉,盡是淚痕。

    她的一顆心,在這一刻已經扭曲的不成樣子。

    直到此刻,即便親眼所見。

    她依舊不敢相信,她被自己最愛的姐姐親手推入了地獄。

    並且她的父母都是知情人。

    他們怎麼能這麼殘忍。

    白青鸞鬼哭狼嚎般的聲音逐漸消失。

    白琪望著消失的背影,饒有興味的笑了笑。

    這出戲還是有意思!

    正堂。

    甦懷飛望了眼白子鳶,忽然出聲問道︰“親生妹妹即將被五馬分尸,你好像不怎麼難過?”

    白子鳶眉頭一皺,旋即快速低下了頭。

    “我怎麼會不難過,傷到深處無顏色,一切都是我這個當姐姐的無能,沒有教導好妹妹,才導致她犯下這等彌天大錯。”

    聞言,甦懷飛冷笑了一聲不在說話。

    “古大人,要留下來吃一頓嗎?”

    白琪給團團夾了一只雞腿,然後看向古陽。

    古陽驀地一愣。

    不論是那尚書府中,還是今天的白府。

    眼前這個女子,似乎永遠都有一種泰山崩于前而紋絲不動的平靜。

    萬事詭譎難測的變化。

    世道的險惡,人心的壞,仿佛都逃不過她的掌控。

    她那一雙慧眼,足以洞若觀火。

    一瞬間,古陽頓感脊椎發寒一陣後怕。

    他坐到這個位置,在官途摸滾打爬了許多年,閱人無數。

    但偏偏覺得這個奉天的新任戰侯他看不懂,摸不透。

    古陽笑了笑。

    “不了,宗府事務繁忙,本座還需趕回去處理。”

    “想來,皇上若是得知三位少將回到長安,一定會格外高興。”

    旋即古陽對著三位星將一拱手︰“等處理完這件案子,古某定設宴為三位接風。”

    隨後便與紫雲走出了白府。

    正堂,只剩下白琪等人。

    角落里,白子鳶一襲長裙,此刻發絲有些紊亂,臉上烙著清晰的掌印。

    那一巴掌,白青鸞可是用足了勁道,偏偏當著古陽等人的面,白子鳶不敢躲!

    李雨晴心疼地望著女兒的臉,連忙翻箱倒櫃找出玉膏,小心翼翼抹在白子鳶的臉上。

    “子鳶啊,你也真是的,剛才就應該躲著……”

    李雨晴一遍涂抹一邊嘀咕︰“這要是留下了什麼痕跡,該如何是好?”

    她的幾個女兒,如今就剩下一個白子鳶有點兒用途了。

    白青鸞的那張臉,毫無用途。

    白環兒又是個蠢貨。

    听了李雨晴的話,白琪忽然戲謔笑道︰“看來在你的眼中,白青鸞的小命甚至都比不上她的一張臉來得重要。”

    她確實不喜白青鸞,同情不來。

    但白青鸞對這娘倆卻是實打實的真情真意。

    白琪方才已經瞧出,就算白子鳶不用這等手段,白青鸞也打算挺身而出。

    只是白青鸞還在怕。

    畢竟,這一步踏出,可謂是生死難料。

    她的猶豫是人之常情。

    白青鸞自問遍體鱗傷又被毀容,這一生也許孤獨終老了。

    而白子鳶天賦異稟,前程無可限量。

    她願以自身性命,換白子鳶的太平人生。

    但沒想到,結果是一樣的。

    但是過程卻不一樣。

    白子鳶步步算計,親手將她的一番苦心推進了深淵。

    李雨晴神色一僵,麻溜的為白子鳶涂好了玉膏,訕訕地了笑。

    “琪兒,我從小就對白青鸞疏于管教,但我也沒想到,這死丫頭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白琪默不作聲,等團團啃完了雞腿後才將小寶抱起。

    “琪兒。”

    白琪回頭看去,卻是白敬翔拿著一件披風急急忙忙走過來。

    “春風刺骨,寒氣極重,你自小身子骨就弱,可莫要受了寒氣。”

    然而不等白敬翔靠近。

    李八鴻和葉瑯天一左一右同時伸出手,將白敬翔攔截在外。

    李八鴻還好些,只是閉嘴不言。

    而葉瑯天陰沉著一張臉,森冷的眸,緊盯著白敬翔說道。

    “拿開你的東西,別髒了我主子。”

    而後,葉瑯天解下自己身上寬大的墨色帽兜披風,輕輕的覆在了白琪的身上。

    隨後他走到前面,雙手微微顫抖的為系好披風。

    白琪就這麼淡淡地望著他,等披風系好後,便伸出手在葉瑯天的腦袋上揉了揉。

    “乖!”

    隨後單手抱著團團,走入冷風之中。

    而這時候,殺神空間里正在開會。

    奉修端坐血晶峰山巔,下面則是十幾只魂將排排坐好。

    就听奉修喋喋不休的說道︰“你們記住了,以後要是能投胎,就投這小子模樣的,但是記住了啊,尋好人家,可別生下來就當成奴了。”

    “你們看那個奴字,真是太難看了,晃瞎了朕的眼楮。”

    聞言,一排魂將連連點頭。

    有的甚至直接刻在了血晶石上,達到了反復復習的目的。

    此刻,白琪一路走著,听著空間里喋喋不休的聲音,額頭青筋就不停的跳著。

    自從奉修進入殺神空間後。

    白琪便看見這廝對每個人的容貌指指點點,尤其是皇室一干成員。

    瞧那架勢,是真的恨不得自己的血脈後代回爐重造去。

    太丟他奉天先祖的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