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142章 我何曾言過我樂善好施了?

正文 第142章 我何曾言過我樂善好施了?

    要是換做別人,洛寒說什麼也不會同意,這可是相當于自己的命拴在別人的褲腰帶上了。

    可洛勾月選擇的對象是羅師,再加上知子莫若父的緣故。

    洛城主竟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他能夠理解洛勾月的每一個決定,並且由衷的支持。

    這是身為一個父親的表率。

    畢竟他自己不也是打算委身下嫁了嗎?

    所以不管結果如何?

    洛寒亦是希望,在這個過程中……

    他兒勾月,喜樂安康。

    看著眼前的紫玉鈴蘭佩,白琪擰緊了眉,側頭對上洛勾月的雙眸。

    躊躇良久。

    白琪最終還是伸手接過了少年的一顆決心

    見狀,少年咧開嘴角露出白牙,笑得粲然又純粹。

    人群之中,孫靖宸目不轉楮地望著眾目睽睽之中的女子。

    雖然帶著面具,但那雙澄澈靈動的眼楮,讓他想到了家中的妹妹。

    “春寒刺骨。”

    嬌苒在一旁笑道︰“羅師還是先入拍賣場吧。”

    白琪輕點螓首,正欲走進拍賣場里面。

    卻見後邊的十里長街,再次出現了異常的**聲,圍觀的眾人,目不斜視,紛紛發出了倒抽冷氣的嘩然聲。

    “神道弟子來了!”

    “那位身穿紅裙的女子,便是聞名宗門的林寒依嗎?”

    “這段時間,林寒依可謂是聲名鵲起,一身鳳元同階無敵啊。”

    “你那都是舊聞了,听說林寒依已經入了神域的眼,不日便是凌駕于九天的鸞鳳了。”

    “林女神啊……如果,能成為我的妻子該有多好。”

    “我呸,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就你那歪瓜裂棗,有愧祖宗的尊容,還想肖想林女神?”

    那人冷哼一聲︰“拔刀吧,林女神是我的。”

    “拔就拔,老子怕你啊。”

    說著話,兩人乒乒乓乓的扭打在了一起,很快脫離了人群。

    這時候,又有人說道。

    “不過話說回來,這些人不愧是神道弟子,真是有豪門大宗的氣勢。”

    “說的不錯,你看那些佩劍,哪一柄不是寶器啊。”

    “誒,那一位,便是沐清雨了吧……”

    “真是可愛!”

    在人群平底起驚雷的聲音中,一群神道弟子徐徐走來。

    眾弟子皆以紅裙林寒依為首。

    在林寒依的身側,分別是神道弟子張漢盛和沐清雨。

    眾神道弟子腰懸寶器,簇擁著林寒依。

    那一抹紅裙當真引人注目。

    而紅裙女子也似如君王般,睥睨暗夜。

    從來到此地後,林寒依始終面無表情,她早便習慣了眾人的澎湃。

    她生來即是萬人之巔。

    本就該被這些愚民簇擁。

    相比于她,沐清雨倒是東張西望,小臉上滿面紅光,滿滿都是驕傲得意之情。

    “林師姐。”

    這時候,早就來此的白子鳶看到林寒依出現,第一時間便靠了上去。

    林寒依淡淡的撇了她一眼,隨即輕輕點點頭,白子鳶欣喜若狂的便混入了這一列隊伍中。

    身側,沐清雨笑眯眯地道︰“你家那個廢物沒來?”

    “這種地方,不是她能來的。”白子鳶低聲說。

    沐清雨趾高氣昂,冷哼了一聲,“還算她有自知之明,一個廢物而已,就該躲在家中,別隨隨便便出來惡心人。”

    聞言,白子鳶的唇角止不住地上揚。

    這些日子,她被白琪壓的透不過氣來。

    今日終于揚眉吐氣了。

    林寒依冷漠地听著二人的談話,隨後邁動修長的腿,徑直走向了一個人。

    “羅師,在下神道五長老座下弟子林寒依。”

    如今是林寒依有求于人,即便在怎麼傲慢,如今也是微微收斂了些心性。

    白青鸞很是吃驚。

    她竟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看到林寒依來求白琪。

    如果林寒依知道羅師就是白琪的話,相比一定會跟吃了排泄物般難受吧。

    緊接著,白青鸞磚頭看去,帽兜下的清幽陰詭的眼眸落在白子鳶身上。

    登時,殺氣爆起!

    白琪頓時橫了她一眼,白青鸞這才收斂殺心。

    而白子鳶這時候茫然地看了看四周。

    她怎麼覺得有一雙眼楮,像是蟄伏的豹子,正在暗處緊盯著她看。

    似乎自己一個疏忽就容易命喪當場。

    不過白琪接下來的話轉移了她的注意力,甚至讓在場想所有人心底一驚。

    “若是有事,後面排隊吧。”

    白琪這番冷淡又張揚的話語,驚了十里長街所有的人。

    這位可是林寒依啊,入了神域眼的林寒依啊。

    她林寒依恭恭敬敬的問候。

    而她卻滿不在乎?

    這世道太詭異了吧。

    洛寒望著女子面具後露出的一絲白皙臉龐,咽了咽口水,暗暗豎起了大拇指。

    夠狂!

    他喜歡!

    “羅師是吧!”

    沐清雨見林寒依不被尊重,立即往前走出一步,滿臉不悅地忠犬護主。

    “我林師姐,可是神道閣五長老的唯一弟子,還被神域給看中,你這是什麼態度?”

    張漢盛也不高興地說︰“羅師,我林師妹行禮如儀,出身尊貴,古人雲,一個人的行為談吐,可見家世教養。”

    “師妹听聞羅師之名,不遠萬里而來奉天,但羅師所言所行,未免太讓人失望,不似傳言中樂善好施,倒像是那窮山惡水的鄉野丫頭。”

    “說完了嗎?”

    白琪突如其來地反問一句,叫兩名忠犬驀地怔住,一時之間竟是說不出話來,愣愣地望著女孩。

    白琪把玩著肩前的一縷青絲,眸光肆然,語氣有些懶倦。

    “說完了,就後面排隊去,要不然就滾。”

    “我何曾言過我樂善好施了?”

    張漢盛瞪大了眼楮,被堵得啞口無言。

    他一怒之下,竟是拔出了腰間佩劍指向白琪。

    “你好大的膽子!”

    倏地……

    就在他出劍的瞬間。

    洛寒雙掌微握,一團團強橫源氣在掌心匯聚。

    洛勾月更是眉心印記爆閃,一團火焰猶如天降,這周圍的溫度瞬息拔高了不止一籌

    方致遠一直是負手而立,沒有半分動作,只是眼楮微微眯起。

    熟悉自家掌櫃的習性,嬌苒一揮手,拍賣場的人四處涌來,齊齊護在白琪周遭。

    葉瑯天拿出權杖,白青鸞持著修羅勾。

    兩人一左一右的護在白琪的身側。

    風起雲涌,劍拔弩張。

    廝殺的號角,似乎要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