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152章 神道傳喜訊

正文 第152章 神道傳喜訊

    眼見著白琪就要走進拍賣場內,凝望許久的奉如年終是忍不住開口。

    白琪腳步頓住,沒有回身,只是背對著他淡淡問道。

    “太子殿下也有問題?”

    奉如年嘴角抽搐,這話怎麼听起來這麼別扭呢。

    猛的搖搖頭,奉如年神色正式的問道︰“不知姑娘家住何方,可否婚配?”

    白琪垂下了眸,旋即,緩緩地回過頭,看著俊俏的奉天太子。

    眉如清月,雙眸如寒星璀璨。

    身姿風流,邪佞間縈繞幾分氣宇軒昂。

    白琪就這般凝視半晌,忽然開口問道︰

    “你可是想娶我?”

    聞言,奉如年的心猛的漏跳了一拍。

    真真以為是郎有情妾有意。

    于是乎當著眾人的面,直接開口說︰“羅師如若願意,在下願娶羅師為我東宮太子妃,他日為我奉天國後,乃六宮之首,母儀天下!”

    這話說的是真漂亮。

    可惜……選錯人了。

    就听白琪朗聲大笑︰“你算個什麼東西?”

    “你配嗎?”

    女孩子笑得涼薄,笑的殘忍。

    平淡的言辭間,卻滿是張揚狂傲和幾分躁意。

    奉如年整個人僵住了。

    他沒想到,會迎來這樣毫不留情迎頭一擊。

    奉如年怔愣許久。

    就在女子步入拍賣場時,他一怒之下,腳尖一點,整個人向著白琪後背狠狠拍去。

    他奉如年,從小到大何曾受過這樣的屈辱。

    不殺此女,太子殿下的威嚴何在。

    可正在此時,一道身影從天而降,一掌拍出,強橫源氣波動瞬間席卷向四周。

    奉如年收掌站定,眼神陰翳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方致遠卻是態度溫和︰“太子殿下,羅師是拍賣場客卿,還請手下留情。”

    方致遠的話,叫她漸漸清醒。

    沒錯。

    羅師不僅僅只是拍賣場的客卿,還得魏徐老藥師的賞識,又治了林寒依和蕭將軍。

    他這要是動手來,這奉天的天可就要變了。

    一念至此,奉如年咬咬牙。

    望著拍賣場半敞開的門,眯起了眼楮,忽然陰陽怪氣地說。

    “這個地方到底是我奉天的國土,來路不明的人,還是不要太囂張了。”

    方致遠面無表情地望他,像是在看隔壁村二傻子的兄長一樣。

    奉如年冷哼一聲,一甩衣袖,故作高傲地離開。

    路過墨陽身側時,墨陽摸了摸下巴,直言不諱地道。

    “太子殿下,羅師好像看不上你,但你也別太難過了,你看小侯怎麼樣?”

    奉如年腳步一個趔趄,險些踉蹌摔倒,他堪堪穩住了身形,狠狠瞪了幾眼才快步遠離。

    任他身穿龍服也掩不住透露出來的狼狽。

    拍賣場內。

    白琪太累了,傀儡術消耗了她太多的精神和源氣。

    索性躺靠在了貴妃榻上懶洋洋的假寐。

    葉瑯天和白青鸞就守在身旁。

    看著這個女子,白青鸞眸底流動著深沉的光澤,有些許復雜。

    身為白府的女兒,她當然清楚白琪對軒轅宸的感情,那是幾乎到了不要命的程度。

    可後來,她一身血裙進入皇宮後,便不再對奉如年有興趣。

    其實眾人只以為是欲擒故縱的把戲。

    直到此現在,白青鸞才明白。

    這個女人對太子殿下真正的徹底的死心了。

    但是沒人知道在這個過程中,她經歷了怎樣的九死一生。

    眾人只看到了她今朝的風光。

    突然,一雙戴著墨黑皮套,修長的手,放在白琪的雙肩,輕輕地按揉。

    白琪驀地睜開了犀利如劍的眼眸,便看到葉瑯天站在她的身後。

    “你累了,需要休息。”

    葉瑯天沉聲說道。

    “嗯。”

    白琪緩緩地閉上了眼。

    這一世,自己似乎不是那麼太過于抗拒他人的接觸了。

    雙肩帶來都放松,讓白琪確實舒適了不少。

    “羅師!”

    這時候,方致遠帶著嬌苒走入。

    嬌苒的手中,捧著一個精致的包裹。

    她看著斜臥貴妃榻,比那紈褲公子還要風流的女孩,有些怔。

    這女子太颯了吧!

    “有事?”

    白琪未睜眼,只是淡淡的問道。

    “是這樣,神道閣三長老,派人送來了宗門的長老邀請函,還有特定的神道長老弟子服飾。”

    嬌苒欣喜地道︰“羅師,你能去神道閣了,還能成為三長老的弟子。”

    神道閣,對白琪來說意義非常的沉重。

    一年前,白琪被廢後,莫名逐出宗門,而在屋子里的幾人,都知道羅師的真實身份。

    對于白琪能重回神道閣都很興奮。

    神道閣啊,那可是年輕的修煉者的天堂,亦是平步青雲的最高起點。

    “羅兒,拿著吧。”

    躺靠在貴妃榻的女子並不如其他人那麼興奮,不見半分喜色。

    羅兒!

    白青鸞呆愣半天才反應過來是在叫自己。

    來不及細想為什麼這麼稱呼自己,趕緊上前一步從嬌苒的手中接過了邀請函等物。

    白青鸞接過東西,詫異問道︰“主子要去神道閣嗎?”

    “為什麼不去?”

    白琪一個反翻身從貴妃榻上跳起︰“我的東西,他們偷了這麼久,也該物歸原主了。”

    “怎麼拿走的,就給老子怎麼拿回來。”

    “老子也不是沒脾氣的慫貨。”

    “這次回去,定要掀起他們最後的兜襠布!”

    “咳咳……”

    白青鸞咳嗽幾聲,低聲提醒道︰“是遮羞布!”

    白琪回身橫了白青鸞一眼︰“他們有那玩意?”

    方致遠和嬌苒一臉古怪的看著這個滿口自稱老子的女人。

    但是即便如此,她也如驕陽般奪目。

    窗欞外,折射進黎明破曉的晨光,似一層薄薄的金芒,灑在了城池。

    “天明了,我也該走了。”

    “方掌櫃,下次備足酒哦,今天太忙,沒喝痛快。”

    白琪隨後伸了個懶腰,勾勾白嫩如蔥玉的小手指,便帶著二人離開了拍賣場。

    包廂里,只剩下嬌苒和一臉苦笑的方致遠以及……

    一地的酒壇子。

    等白琪走後,嬌苒這才回過神來,深深地望著她消失的方向。

    “掌櫃的,她……”

    “她會是這座城的神。”

    方致遠面上浮現了笑,眼眸卻是一片堅定。

    “新的奉天戰侯已經出現了,星隕早晚會再次墜落在這片土地上……”

    “那麼,奉天再次承天之運的那一刻,還會遠嗎?”

    忽然,方致遠忽然有幾分期待。

    嬌苒的瞳眸,也閃過一抹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