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153章 我的坐騎,回來了

正文 第153章 我的坐騎,回來了

    “各國使者,應該都快到了吧?”方致遠把玩這手里的折扇雙眸閃爍的問道。

    “差不多了,多數都已到了城中,僅有路程稍遠的還在半途中。”

    嬌苒頓了一下,隨後擔憂道︰“這群人包藏禍心,都在打這次秘境的主意。”

    “尤其是鴻運帝國,還把幾個曾經奉天子民貶為九等奴特地帶來,就為了羞辱奉天。”

    “听說,這一回,為了彌補上一次的聯姻,他們還想要與奉天和親,而這次的和親對象,擺明了就是要新奉天戰侯。”

    嬌苒有些不悅地道︰“我打听過了,鴻運把一個世家府邸的瘸子奴才,認作義弟,封為什麼湘南王,指名道姓的要與琪小姐和親。”

    這醉翁之意,再明顯不過了!

    擺明了就是仗著奉天國力弱,來一場酣暢淋灕的羞辱。

    以報退婚之仇。

    “掌櫃的,這次使節來訪,琪小姐可是危險重重。”

    “如若在以往,琪小姐橫行無羈,喪失人心,也沒人會當回事。”

    “可現在,琪小姐既上了九層奉天塔,還消滅了半魔魂將,甚至還奪回了雲紋古劍。”

    “只要她振臂一呼,極有可能重組星隕軍,這才是諸侯國極為忌憚的存在,他們一定不會輕易放過她的。”

    嬌苒的話里話外,無不充斥著濃濃的擔憂。

    方致遠沉默不語。

    許久……

    他緩慢地抬起了眼簾,露出了純黑深邃的眸,泛著琉璃的光澤。

    “也是時候,讓這群人看看新奉天戰侯的風采了。”

    “各國來京都的使節,每一個都勘察清楚,防範的同時,務必將所有資料送到琪小姐的手里。”

    “是。”

    嬌苒領命而去。

    半個時辰後,整個地下拍賣場無數人影涌出,散到了地面世界。

    繼而化整為零,消失在茫茫夜色當中。

    這日的清晨,春風更烈。

    入骨春風,刮過了這座名為奉天的古城。

    白府,天鳳院。

    白琪頗為疲乏的靠在躺椅上。

    蕭子升的事情解決後,她便要面對的便是各國使節之事。

    自從小玄雀走後。

    她沒有一天是睡安穩的。

    即便是抱著奶團子,也沒有那種安心的舒適感。

    其實,她早習慣了慢慢適應任何的環境,現如今只是回到了從前的難以入眠罷了。

    “娘親……”

    團團驚喜的聲音從院外響起︰“小雀兒回來啦!”

    不等話音落下。

    團團興高采烈地沖進屋來。

    小腦袋上正站著羽毛黑亮,貴氣十足的小雀兒。

    那一雙黑金色眸子放光地望著躺椅中的女子。

    “女人,想為夫了沒?”

    聲音是一如既往的囂張,傲嬌。

    白琪沒有起身,只是微微張開了紅唇定定的看著他。

    她的坐騎……

    回來了!

    不過很快,白琪自躺椅中起身,從團團的腦袋上將那一只臭屁的小雀兒給薅進了自己懷里。

    一身的黑亮羽毛,如絲綢般柔順。

    白琪這才看清,每一根羽毛是竟然都有密密麻麻都復雜紋路。

    小玄雀在白琪的懷里蹭了蹭,舒適地眯起了一雙眸子。

    女孩身上獨有的清香縈繞在鼻尖,小狐狸眼底深處的疲憊和戾氣,竟在一刻間煙消雲散。

    果然,還是熟悉的味道。

    見狀,白起唇角微揚,不由自主的在小玄雀的身上狠狠的擼了一把。

    果然,還是熟悉都觸感。

    小玄雀任由白琪這般撫摸,眯起凜冽的雙眸,時不時的抬頭看一眼自己的女人,眼中藏滿了笑意。

    這女人,果然是離不開本尊的。

    數日的時間,他馬不停蹄,既去百畝林接受了雙人份的刑罰。

    隨後直飛又回到神域,手段迅捷將爛攤子的事情解決後,又急不可耐的返回奉天。

    似乎是害怕自己嬌弱的媳婦兒被人欺負一樣。

    不過,在他忙著四處飛的時候,心里也在擔心。

    以這女人涼薄的性子,恐怕早就把他拋諸腦後了。

    但是沒想到這小丫頭對他竟是如此的思之如狂。

    一見到他就不矜持了。

    好羞澀,怎麼辦。

    兒子還在一旁看著呢。

    小玄雀的一只眼楮,偷偷瞄向門外。

    果然,屋外長廊。

    團團露著半個小腦袋趴在窗戶邊,帶有醋味地看了看娘親懷里的小玄雀。

    “娘親對小雀兒真好。”

    小寶撇了撇嘴,有些吃味兒的嘀咕道。

    “主子,鴻運帝國和淮山帝國的使者,將于今日傍晚抵達京都。”

    這時候,五大三粗的李八鴻,手里拿著方致遠送來的資料走進屋里。

    “鴻運帝國來了柔公主和湘南王,這位湘南王,指名點姓于主子和親,隱隱有威脅之意。”

    “如若奉天不同意的話,他們便會將從奉天掠奪的兩座城池,販賣給幽域寺!”

    幽域寺,說是寺廟。

    其實是一群墮入魔道的魔僧,被他們得到的人全都被喂養給寺廟中飼養的妖魔。

    並且,在幽域寺的深處,據說還關押著一群稱之為棄道者的人。

    者群人無一不是踫觸過武道巔峰,甚至于連傳說中的道也接觸過的超強武者。

    可惜一念之差後,被生生打落凡塵。

    他們擁有著至高無上的實力,圈養著最強悍的妖魔和靈獸!

    聞得此言,白琪卻面色不變。

    神情依舊淡然如初,只輕點了點頭應了一聲。

    “嗯,讓孫靖宸去處理吧。”

    隨後,她揮手屏退李八鴻,抱著小玄雀疲倦的躺在了床榻上。

    小玄雀的嘴角明顯抽搐幾分。

    大白天的就……未免太羞恥了些。

    自己媳婦兒也不矜持!

    不過……

    他喜歡!

    床榻上,白琪剛剛躺下。

    就見烏光乍現,炎霧氤氳,白琪的懷里不再是的一團傻鳥。

    則是身材縴長,臉龐妖孽的男子。

    一襲張揚的紅袍,狹長的鳳眸,流轉著寒星般的光芒。

    眼梢邊,一點殷紅的血痣妖冶異常,說是驚心動魄也不為過。

    像是盛放在黎明的曇花。

    分明是俊秀的臉龐,卻衍生出誅邪退避的邪佞之氣。

    卻如掌控陰曹的帝王。

    他的嗓音,富有磁性,許是疲乏了多日的原因,還裹挾著幾分深沉的暗啞。

    “乖,不要胡鬧,忍一忍,等到新婚之夜。”

    帝天寒不會佔小丫頭的便宜。

    即便溫香軟玉在懷,但他身為一個丈夫必須給予她一個完整的家。

    一場驚艷大陸的盛世婚禮。

    他要讓神域九洲的人看一看他的小嬌妻。

    白琪把腦袋窩在錦被,兩眼睜開一條縫,惺忪地望著他……

    旋即一巴掌拍在帝天寒腦袋上。

    “噪舌。”

    “睡覺!”

    她不耐煩地說。

    帝天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