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156章 準備凶器

正文 第156章 準備凶器

    門外,羊老頭風塵僕僕的趕來。

    一來就在窗外听到了這極為恐怖的誓言,頓時感覺頭頂羊角都開始疼了。

    這個女人超乎想象的危險吶。

    他開始擔心殿下以後會不會被家暴了。

    現在的殿下,就像是在孤注一擲的豪賭,這種豪賭,殿下賭過太多了。

    只是這一回,殿下再也輸不起了。

    這一刻,羊護法的心宛如絞動一般的疼,他的神情浮現出了掙扎之色。

    屋內。

    帝天寒撫了撫白琪的發,一臉溫和笑意。

    “你太低估為夫了。”

    “我不會走的。”

    沒錯。

    他不會走,縱然他橫死曠野。

    他亦希望,能捧著他骨灰和靈牌的那個人會是眼前的女子。

    “好。”

    白琪耷拉著腦袋,靠在他的頸窩酣然入睡。

    這一刻的她像是卸掉了一身盔甲,如收了刺的刺蝟,不再有平日里的鋼硬。

    他小心翼翼的將他的姑娘放在了床榻,為其捻了捻被角。

    那指骨分明的手,描繪著她的眉眼,每一筆都用情至深,刻骨銘心。

    “我早已不得好死,萬劫不復……”

    “我還有何畏懼!”

    待白琪徹底酣睡後,帝天寒才走了出屋來。

    一轉頭,恰好望見豎起耳朵弓腰偷听的羊護法。

    兩人相撞,分外尷尬。

    羊老頭訕訕一笑︰“殿下,老奴說是路過的,你信嗎?”

    帝天寒的眸底深寒如冰。

    修長的雙腿往外走,羊護法亦步亦趨地跟在後面。

    沉默掙扎了許久,白護法還是開口說︰“殿下,琪姑娘不同于尋常女孩,有些危險……”

    “她……她還想打斷你的腿!”

    說到這里,夜墨寒的眉梢終于舒展開了笑容。

    那一瞬間,靜如瀚海的冰雪消融,竟有幾分春日的暖。

    他帶著歡愉的聲音說道︰“你說的沒錯,她真的很愛我。”

    “她不去打斷別人的腿,而是打斷本尊的腿,可見愛到不可自拔了。”

    “羊老頭,你年紀大,你不懂。”

    羊老頭愣愣的看著自家殿下。

    我一個擁有七十八個妻子的羊不懂愛?

    帝天寒可不管羊護法怎麼想。

    現在的帝尊殿下可是喜上眉梢,心情非常愉悅。

    羊護法跟在後側,神情不明,花白的眉頭緊緊蹙起,尤其是看著身前男子的眼楮暗藏著莫名因素。

    他的殿下是不是腦子有什麼問題?

    喜歡被虐?

    要不,還是請藥師來醫治一下吧!

    想到這里白護法憂慮不已,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真是操碎了一個羊心吶。

    “殿下,柳神女似乎並沒死在亂葬崗,被人救走了。”

    羊護法跟在後面稟報道︰“而且鳳夫人那里,好像在調查琪姑娘。”

    “但目前為止,她們還不知道琪姑娘的身份。”

    羊護法隨即一臉擔心地說︰“還有一件事,據說瀛洲秦府流落在外的外孫女有了些許眉目。”

    “根據線報,就各大在諸侯國之中。”

    “帝族和秦府因為曾有婚約,鳳夫人有些蠢蠢欲動,打算等秦府的外孫女找到,就為大公子帝鱘操辦婚事,打算鞏固大公子的地位。”

    說到這里,羊護法小心謹慎地看了眼帝天寒。

    突地,猛然瞪大了渾濁的羊眼。

    卻見自家殿下並沒有听自己匯報,而是直接折斷了庭院柵欄上的一截手臂粗的綠竹。

    還放在手中掂了掂。

    隨後又在自己的膝蓋敲了敲,自言自語地。

    “這個挺好。”

    羊護法頓時毛骨悚然,一臉的不可置信。

    你家小媳婦兒才說一句打斷腿,你就連凶器都準備好了?

    這是什麼操作?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殿下。

    可憐羊護法一大把年紀,看不懂殿下的心思。

    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玩了嗎?

    羊護法酸溜溜地說︰“殿下,按理來說,秦府應該是和你有婚……”

    “讓他滾。”

    不等羊護法說完,帝天寒皺眉︰“羊老頭,你該去找個醫師看看腦子了,今時不同往日,本尊可是有家室的人了。”

    說到家室二字,帝天寒那叫一個得意啊。

    羊護法不敢再提,只好說︰“鳳夫人傳信了,想要見見殿下相中的女子,打算十里紅妝,三書六禮,前來下聘。”

    羊護法話音剛落,庭院內狂風驟起。

    帝天寒眸底的森寒,像是凝結了一片鮮紅的霜,血腥到周圍的風聲都是染著殺氣的。

    “她還不配!”

    夜帝天寒手握一截綠竹,殘酷的笑道。

    “傳信去帝族,往日恩怨本尊不追究,但凡她敢動小琪一根頭發,本尊不介意讓帝族重溫一下當年的噩夢……”

    “她最親愛的兒子,一定會死在本尊的手上。”

    “我說的!”

    想當年,他屠戮帝之一族。

    但是最後,終究是手下留情了。

    帝族的每一個族人,都不敢去想那日的血腥,以及那個陰郁如厲鬼般,卻又滿身貴氣的男子。

    那是不可阻斷的夢魘。

    烙印在族人們的心頭,哪怕現在回想起都會靈魂一顫!

    “是……”

    羊護法感到頭皮發麻。

    “咩?”

    忽而,羊護法吃痛地喊出了聲,只見夜墨寒手里的綠竹打在了他的膝蓋。

    “殿下,老奴有做錯什麼嗎?”

    羊護法誠惶誠恐。

    “沒有。”

    帝天寒面無表情地說︰“試試手感,看起來還不錯。”

    白護法︰“……”

    他是沒有尊嚴的嗎?

    “你不高興?”帝天寒眼眸戲謔的問道。

    羊護法心里一緊,趕緊扯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

    “老奴很高興,能為琪姑娘的凶器……兵器……試試手感,是老奴的榮幸。”

    “嗯。”

    帝天寒滿意的點點頭︰“去調查一下神道閣的事情,以及這麼多年來小琪的全部資料也給本尊找來。”

    “是。”

    羊護法腳底抹油,就要一溜煙跑沒了。

    身後,又傳來夜墨寒的聲音︰“對了。”

    羊護法頓時如同畫面定格,小心翼翼的問道。

    “殿下還有何吩咐?”

    “有時間去一趟千姬那里,讓她打造一座籠子,要用絕品的稀有材料。”

    砰的一聲!

    羊護法整個人宛如石化,毫無征兆地跌倒在地,一臉的驚恐之色。

    完了。

    全完了。

    殿下中毒不淺吶。

    看來,該看腦子的不是他,是神域的這尊殿下才對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