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159章 敢動我的人,找死!

正文 第159章 敢動我的人,找死!

    一旁的李雨晴眼底帶笑。

    眼見火候差不多了,輕輕揉著紅腫的眼楮,嘆口氣說︰“傾城啊,都怪小姨沒用,才被那小賤人欺負到頭上來撒野。”

    說著話,李雨晴的眼淚就下來,一副無人做主的模樣。

    “那白琪當真的狠辣無情,蛇蠍心腸啊。”

    “不僅把環兒害得送去了鴻運國賠罪,還害得青鸞五馬分尸了,可憐我們青鸞才十幾歲,正值韶華,還有大好的人生,……”

    “娘,都是子鳶不好,都怪子鳶無用。”

    白子鳶一時間泫泫欲泣。

    “小姨,你放心。”

    李傾城道︰“既然我知道此事,就一定會為你們做主的。”

    這時,男孩的哭聲響起。

    隨後李雄步伐匆匆沖進了亭子里,扯開嗓子如公鴨般大哭,後面還跟著個臉龐沾了血的李敖和幾個嚇傻了的孩子們。

    “二叔,怎麼回事?”

    李傾城眉眼一皺,不解地問道。

    李傲神色慌張。

    直到見了李傾城這個主心骨才有了底氣,拿起茶壺猛的灌了一大口。

    在幾人的注視下,李傲深吸一口氣,才將院子里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

    其中還氣急敗壞的添油加醋,說得那叫一個惟妙惟肖。

     !

    李傾城一臉怒色,腰間翠綠長劍悍然出鞘,直接斬開了這一面石桌。

    源氣波瀾散發開去,**浩瀚似海,氣勢磅礡如風!

    便見劍氣一閃。

    亭旁的幾棵百年大樹,全部應聲倒地,亭後的湖面,驟然升起了道道沖霄般的水柱!

    “敢動我的人,她白琪是找死!”

    “這個白琪簡直太目中無人了些,真真是無法無天!”

    李雨晴咬牙道︰“她以為她能在京都只手遮天嗎?”

    李傲附和道︰“她眼里壓根就沒有我們李家人,而且我們在的時候她就如此囂張。”

    “我們不在的時候,指不定怎麼欺負我們李家人呢。”

    白子鳶輕握住了李雄的手。

    好好一孩子,滿嘴的鮮血,從嘴里吐出了幾顆碎石,一口牙全都掉了。

    白子鳶頓時心疼的眼眶通紅。

    可見淒慘!

    “傾城,砍死她。”

    李傲陰狠的吼道︰“把她砍死了丟到亂葬崗喂狼,還有那個野雜碎,要活活打死他。”

    聞言,李傾城唇角裂開了如陰鷙般的森寒之意。

    那一柄翠綠長劍閃爍起一道碧芒。

    這時候,白府的婢女邁著小步走來,察覺到亭子里詭異的氛圍,身子抖了幾下。

    強裝鎮定恭敬說道︰“大小姐,今日八賢王會來。”

    瞬間,白子鳶眸子里驀地綻放出了光亮,那個男子,可是她夢寐以求的良人!

    李雨晴眼眸微亮︰“八賢王今日會來此,一定是為了子鳶。”

    李傾城冷哼了一聲,將長劍入鞘,邁步離去。

    場中,無一人敢詢問她要去何方?

    白府庭院,桌案旁側。

    擺滿了美味佳肴,烈酒的醇香飄入長空,引誘著不少人的心。

    今天白府可謂大出血,拿出的都是最好的珍饈美味。

    白琪坐在桌前笑眯眯給團團夾菜。

    身後是葉瑯天、修羅。

    一旁側還有甦懷飛在內的幾位星隕將。

    “住著還習慣嗎?”白琪問道。

    自從甦懷飛幾人決定留下後,便住在戰侯府,雲梟們得知此事,一個個宛如打了雞血一樣。

    仿佛又回到了當年戰侯侯如日中天的時刻。

    “我們都是南征北戰的粗人,四處流浪慣了的,能住在侯府,都是我等的榮幸。”甦懷飛笑著說道。

    今日,他沒有戴面具,露出了那一張布滿了疤痕的臉龐。

    咻!

    突然間,一道長虹貫日,如流星追月一般都劍芒閃過。

    “白琪!”

    “給我滾出來受死!”

    一道輕喝響起,便見一行人從濃郁的夜色中走出。

    翠綠長劍,格外的絢麗迷人!

    白琪似笑非笑的不為所動。

    懶散地靠在椅上,搖晃著手中的暖玉酒杯,晚風掀起了她鬢角的碎發,如綢般的青絲輕揚起。

    李傾城腳掌踏地。

    身輕如燕飛躍而起,暴掠出去的同時,身後的似有雷霆滾滾震悚眾人。

    她從天而降,翠綠長劍鋒利逼人。

    這一刻。

    似蛟龍出海,帶著勢不可擋的勁道,以摧枯拉朽之勢,欲要一擊將白琪斃命。

    李傾城可是是正兒八經的煉體大圓滿武者。

    沒有任何的花里胡哨,手中長劍迸發出了強勁的力量。

    再硬的骨骸。

    亦抵不過長劍碧蛟龍的鋒利。

    周圍的婢女們驚慌失措,膽小的更是嚇得尖叫。

    璀璨劍芒自碧蛟龍迸發而出。

    那些被殃及池魚,實力較弱的婢女們,甚至被斬斷了一頭秀發。

    李傾城將煉體大圓滿武者的實力,徹徹底底地展現出來!

    後側的白子鳶掩去眸底的陰翳,卻蓋不住唇邊猙獰的笑意。

    “主子,小心!”

    甦懷飛出聲提醒道。

    他見李傾城攜殺意而來。

    眼底蔓延開了血色的迷霧,如凝結在腐尸上的血霜,就要出手。

    然而,卻不等他出手。

    有倆人比他還要快!

    就見修羅足尖踏地,身子化作一道星光掠出,一對修羅勾已然揮出。

    皓月之下。

    一對勾刃折射出森森殺氣。

    與她一同掠出的,還有一個凌厲的少年

    獵獵作響的狂風掀掉了少年頭上戴著的斗篷,露出了妖孽俊美的臉。

    以及那眉心的奴字。

    葉瑯天和修羅倆人幾乎鮮少交流。

    但是此刻倒是默契十足,分別以身軀為代價,毫不猶豫撞上了李傾城的碧蛟龍。

    他們不懼,即便李傾城的實力在他們之上!

    “哼,找死!”

    李傾城虛眯起了杏眸,森然的戾氣爆發開。

    而此刻,窩在白琪懷里的小玄雀,一副懶洋洋的架勢,竟于白琪同出一轍。

    沒人察覺,一道黑芒自虛空橫貫出去,悄無聲息的遁入修羅勾和權杖之內。

    修羅和葉瑯天是抱著搏命的態度去的,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終究不可能是李傾城的對手。

    “螳臂當車罷了,真是好笑。”

    這時候,白子鳶嗤笑了聲。

    就憑借這兩個廢物,也想撼動碧蛟龍之威?

    轟!

    下下一瞬,修羅勾和權杖同時撞上碧蛟龍。

    兵器相撞之音。

    刺激著眾人的耳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