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169章 對你我都好,娘親

正文 第169章 對你我都好,娘親

    雲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若言冷酷無情,那麼眼前這十幾顆血晶石就是最好的打臉證明。

    葉瑯天冷聲道︰“你們動腦子想想,你們所謂的關心,就是在受傷的時候來噓寒問暖,還是在勝利的時候來喝彩助威。”

    “誠然,主子或許並不會說些漂亮話,可你們捫心自問,自從主子成為雲梟之主後,哪一樣東西少了你們的。”

    葉瑯天拿起一顆血晶石。

    恰巧,天邊魚肚露白。

    一絲晨輝悠悠灑來,瞬間,整個演武上出現了一抹耀眼的紅芒。

    紅芒美輪美奐,一時間像是能攝入人心的最深處。

    下一刻,眾雲梟同時面向白琪消失的方向單膝跪地。

    “生為人,死為魂……”

    “我等生死追隨侯爺!”

    眾人身前,葉瑯天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雲梟令!”

    忽然,葉瑯天朗聲喝道。

    “遵令!”

    眾雲梟轉個方向又面對葉瑯天。

    這段時間,葉瑯天也算真真正正的讓所有雲梟信服。

    “你們先練著,等到大比開始,有血晶石打底,你們的根基應該會在上一層的。”

    雲梟們歡呼一聲。

    接下來竟是不約而同的開始跑圈。

    一旁,甦懷飛三人看著這一切,眼中莫名神色涌現。

    “那些血晶石可是極品中的極品……”

    林風蕭說道︰“沒想到主子竟然這麼大方。”

    “這次回奉天見到了主子,才讓我覺得奉天還有希望。”秋易水緩緩說道。

    甦懷飛沒有說話,而是默默的看著跑圈的一眾雲梟突然說道。

    “煉體境的極限不高,他們跑了這麼多圈,想來也應該差不多了。”

    果然,甦懷飛話音剛落。

    雲梟衛們已經緩緩停下來腳步,但卻沒有休息,而是在三位星將詫異的眼神中盤膝修煉。

    甦懷飛皺著眉︰“剛經過高強度的體魄訓練不去休息,反而直接修煉,這樣身體扛不住吧。”

    林風蕭點點頭︰“這群小家伙有些拼命了,就是老侯爺在世的時候,也沒見雲梟們這麼拼。”

    然而下一刻,三位星將同時瞪大了眼楮。

    卻見整個演武場上空,源氣如雲潮滾滾而來。

    這些龐博源氣被雲梟們吸入體內後,竟然變得更加精純。

    那等精純的源氣較是甦懷飛也不禁驚愕。

    “這是……”

    秋易水長大了嘴巴,半天也沒找到一個形容詞來。

    君無怨眯起眸子,沉聲說︰“準確來說,他們不是在修煉。”

    “而是在身體達到極限後,用天源氣在洗刷自身,將適才操練的效果,發揮到最大的功效。”

    “這是鞏固!”

    甦懷飛篤定道。

    林風蕭驚訝︰“老大,他們的修煉思路,與傳統修煉有所不同啊。”

    “更多的是在享受源氣洗刷的過程,這樣反而會更加輕盈,修煉亦能事半功倍。”

    “修煉思路,只改變了一個細節,但結果卻遠遠超出尋常數倍。”

    甦懷飛雙眸綻起波瀾。

    他是星隕十三將的老大,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將這種修煉之法普及全軍。

    到那時,放眼大陸。

    星隕墜落之下,哪容敵寇猖狂。

    三人對視了一眼,忽然拔足狂奔。

    他們也要試試,這種方法最大的可能性在哪里。

    而這邊修煉的如火如荼的時候。

    白府卻是慘叫陣陣。

    李雨晴的慘叫聲幾乎直沖雲霄。

    白敬翔下了死命令,半個時辰二十庭杖。

    說到底也是夫妻一場。

    白敬翔自然不能讓侍衛太過清閑了。

    這會兒子休息時間剛到。

    侍衛們一個沒察覺,李雨晴拖著帶血的身子跑了,直接沖到了白子鳶的院子。

    此刻,白子鳶正在案牘前執筆做畫。

    看其樣貌不是白琪還會是誰!

    她面色陰翳,緩抬起手。

    猛然間將一把鋒利的匕首,扎在了畫中人的眉心!

    “子鳶……”

    李雨晴嗓音沙啞,跨過門檻時,還被絆得摔了一跤。

    “現在只有你能幫娘親了,你去你爹那里,為娘親說一句話好不好?”李雨晴眼眶微紅,不斷的哽咽著。

    “娘親,爹從未發過這麼大的火,你這會兒讓我過去,豈不是找死?”

    白子鳶不緊不慢的握著插入宣紙案牘的匕首。

    隨後用力往下一扯,便見整張宣紙被割破,畫中人更是一分為二。

    “要我說,你也不要惹惱了爹,不如先虛與委蛇,忍耐一下,這樣的話,我與表姐她們也能好過些。”

    白子鳶終于回過頭看向自己的娘親,微笑道。

    “其實你也不必怕,你到底也是白府的夫人,幾日後便是朝宴,你身為父親明媒正娶的妻子,必須要到場的。”

    “所以說,忍一下吧,別讓大家為難,對你對我都好。”

    “你說是吧,娘親。”

    李雨晴頭發凌亂,滿身是傷。

    白子鳶這話一出頓時呆滯當場,難以置信的看著她。

    突地,她猛撲過去,一把抓住白子鳶的衣裙顫聲問︰“那些賬簿只有你和我知道在何處,是你把消息賣出去的?”

    白子鳶眼底閃過一絲嫌棄,輕輕一推,李雨晴跌倒在地。

    只見她她有條不紊地整理衣衫,居高臨下地望著李雨晴。

    “娘,白環兒廢了,白青鸞死了,白輕柔是個隨時進棺材的病秧子,現在你也只能依靠我了。”

    “你我是一條船上的螞蚱,賬簿的事,我不可能賣出去,更何況是賣給白琪那個賤人。”

    白子鳶老神在在的說道︰“娘親,現如今林寒依不一定會舉薦我進神道閣。”

    “所以這次她來奉天,我必須抓住這個機會,希望你不要讓我為難。”

    白子鳶說完,隨手拿起披風蓋在李雨晴的身上,拍了拍她的肩膀,朝外道。

    “來人,把夫人送回去。”

    李雨晴色蒼白,一臉的頹然之色。

    她看著白子鳶的眼神就像是在看陌生人。

    這……可是她給予了厚望的女兒啊。

    現在竟然這麼對她!

    隨後,白子鳶不在看她。

    現在的她如個魔怔的瘋子一樣。

    拿著匕首一下又一下插在畫有白琪樣貌的破碎的宣紙上。

    而今,白府已非昨日。

    白琪便是她最大的威脅。

    因為賬簿問責之事,李家人只怕心中不樂已經不願再為她出頭了。

    只有李雨晴被打得越慘,才能激起李傾城的憤怒!

    最好是活活打死。

    效果才能達到最佳。

    【作者題外話】︰推薦一本朋友的書,現言甜寵文,入股不虧∼《836488+龍鳳雙寶:重生媽咪甜又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