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172章 奉天偷神

正文 第172章 奉天偷神

    而另一邊,李八鴻用著開天戰斧刮著自己的胡茬一臉的疑惑。

    他的目光失蹤落在修羅身上。

    “怎麼看著娘們唧唧的呢?一點也沒有男子漢的氣概。”

    而殺神空間中,奉修則是一臉欣慰神色。

    “不錯,這小丫頭還有朕幾分年輕時候的霸氣。”

    “扇的漂亮!”

    “就是力道小了些!”

    白琪嘴角抽搐,滿腦子都是想把奉修扔出的想法。

    這老貨太噪舌了!

    她緩緩抬頭,望向天邊,唇角漫開了笑。

    楓葉嗎?

    呵呵!

    這以後,除卻修煉以外。

    白琪也在著手準備宮宴之事。

    此次的宮宴對于奉天來說,可是一件大事。

    一則三十六國使這來到奉天京都,場面可謂是空前盛況!

    二則奉天發現的秘境已經開始探尋。

    彰顯國力之雄厚,奉天之威嚴!

    清晨。

    紅葉帝國所在的使館,卻是突然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聲,驚動了街坊四舍!

    正午時分。

    街道以東的酒樓,匯聚著密密麻麻的人群。

    只見說書先生手中鎮紙一敲。

    “諸位客官,這京都使館,昨夜可是發生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這一夜之間,紅葉帝國的楓葉軍,什麼叫兵器,哪個叫值錢的物件都被盜了。”

    看客們頓時嘩然,這可是不得了大事了。

    說書先生並沒有壓堂,等到喧嘩過後,這才繼續說道。

    “听聞吶,最不得了的事情,是楓葉軍有人用純金做的盒來裝骨灰,那偷兒直接把金盒盜了。”

    “還用個夜壺裝著骨灰,就放在那人枕頭邊,那士兵早上起來直接就瘋了。”

    “嘴里喊著對不起爹娘,一頭就撞死了。”

    人群再次嘩然。

    說書先生滿面笑容。

    就喜歡你們這種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還有呢,據說有個士兵的金牙,都在睡夢之間被人撬了。”

    “听還有楓葉軍隊的主將,據說是個禿頭的人兒,專門找大師量身定做了價值連城的假發,都被那可惡的賊人給挖走了。”

    “真是洗劫一空,燦烈狀況聞所未聞。”

    “據宗府的朋友說,此人正是不久前在獵場偷盜縛魂鐵的那一位。”

    “不過一日,她便風靡京都,還有了一個響當當的外號。”

    “偷神。”

    酒樓上下,四周看客,皆已沸騰。

    從這以後,奉天京都有名言。

    神偷所過之處,褲衩一件不留!

    而同一時間。

    殺神空間內的奉修看著一堆兵器頭疼不已。

    “小琪子,你這樣的行為不好,有辱斯文吶。”

    “身為奉天的新戰侯,怎麼能去偷盜呢?”

    這一刻,奉修渾身似乎散發著金光,想要感化誤入歧途的女子。

    白琪嘴角靠含笑道︰“前輩說的沒錯,空間里過于擁擠,修前輩,不如把你送回奉天塔吧?”

    聞言,奉修一個鯉魚打挺,正襟危坐。

    “偷不偷什麼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朕也很喜歡金子,與你志同道合,甚好甚好。”

    白琪︰“……”

    前輩,您的節操掉了一地。

    不撿起來嗎?

    接下來幾日,京都很明顯進入了一種緊張的氛圍。

    各大家族的子嗣,皆是臨時抱佛腳的努力修煉。

    打算在宮宴大展拳腳。

    而使館內的各國使者們,心思各異,但是這幾日不約而同都沒什麼動作。

    京都百姓們,茶余飯後不是在談十里長街的羅師,就是在討論那一位讓楓葉軍隊窮得叮當響的偷神。

    總之,一切看似平靜。

    時間如白駒過隙。

    很快。

    宮宴之日,到來!

    晨時。

    白琪睜開了眼楮,低頭看去,擰了擰眉。

    她的坐騎丟了!

    “小琪。”

    突然,頗為暗啞的聲音響在腦海。

    白琪循聲望去,便見小玄雀背著一個比他還大的盒子掠了進來,放在床榻之上。

    “這是……?”

    “寒星城徐蠻子用凰綢做成的雲凰霓裳。”小狐狸道。

    白琪恍然大悟。

    原來這幾日小玄雀神出鬼沒,是去做這一件事了。

    要知道,這凰綢可是珍貴之物。

    尤其是這位徐蠻子,別看是個糙老爺們,那據說是星海城第一繡爺。

    即便是權貴之人前去預定,也會被拒之門外!

    雲凰霓裳,在大陸屈指可數,更是身份的象征。

    最為神秘的是,青天白日看起來和普通霓裳無異。

    但皓月升起,灑下清輝時。

    便能看見‘雲鳳翱翔’的驚艷畫面!

    白琪將其打開,剛要拿起,卻是一愣,隨即問道。

    “你知我的尺寸?”

    小玄雀站在窗台梳理著羽毛,漫不經心的說道︰“睡了這麼多日,有什麼是本尊不知道的。”

    “那倒也是。”

    旋即白琪便不理會小玄雀,自顧自的將雲凰霓裳取出。

    而梳理羽毛的小玄雀愣了愣。

    他嚴重懷疑,自己這小媳婦兒絲毫不懂男歡女愛的事!

    這可如何是好?

    小玄雀的眼中,浮現了一絲憂愁。

    羽毛都不梳理了。

    照這麼下去,團團有妹妹的計劃,極有可能泡湯了 。

    “里面還有一件袍子,是團團的。”小玄雀懶懶地說。

    白琪恰好在最底下,望見了一件布料柔順的白袍。

    她取出來直接給團團換上。

    忙完後,便將那一襲雲凰霓裳,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下一刻,小玄雀眼前一亮,驚艷地望向了他的姑娘。

    天鳳院。

    庭院。

    甦懷飛在內的三位星將,帶著身穿盔甲的雲梟們來到了此處。

    院中擠滿了人,只為等待著他們的小侯爺。

    宮宴有各國軍隊的演武比試,雲梟們則代表著戰侯的顏面,自然也受到了邀請。

    而率領他們走向皇都的是……

    新奉天戰侯,白琪!

    孫靖宸風、葉瑯天等人,亦是神情緊張。

    沉寂多年,終有綻放之日!

    “嘎吱。”

    陡然,屋門被那白皙縴細的長指打開!

    雙門赫然敞開,身著雪色霓裳的女子緩步而出。

    烏發半挽,風華無雙。

    清澈剔透的美眸,噙著不易察覺的笑。

    她的左側牽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奶團子,寶石般的黑金眸子,泛著妖異的光亮。

    白小團穿有合身的雪袍,袍擺綻放的琉璃花栩栩如生。

    一頭墨發已用紫玉冠束起,梳得整整齊齊。

    將團團妖孽精致的小臉,完全地露出。

    庭院數百號人。

    道道目光匯聚在門前,俱是驚艷!

    這一幕,如同徐徐展開的畫卷。

    “吾等,見過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