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174章 你楚霓裳是個什麼東西!

正文 第174章 你楚霓裳是個什麼東西!

    眾人看去,卻只見長道盡頭,一支軍隊由輕甲少女所帶領走向了此處!

    甦懷飛也側頭看去。

    那軍隊旗幟,以及盔甲上的勛章,甦懷飛眸光微微一怔。

    那是……

    “護國蕭家的護國軍來了!”

    “我的天,這一次,蕭將軍竟然讓蕭府大小姐帶隊!”

    “蕭小姐真是女中豪杰,沒想到這次會是由她帶領護國軍,真是太讓人意外了!”

    “蕭小姐擅長行兵布陣,前途無可限量,想來蕭將軍也是想借宮宴歷練她吧。”

    人群瞬間沸騰!

    正統的護國軍隊,乃是奉天第一軍。

    當然,這也是因為星隕軍解散後的第一。

    否則是萬年老二,這也是蕭蠻子最的意難平之事!

    護國軍隊的士兵們,渾身散發鐵血森冷的氣息。

    而最前方的輕甲少女。

    腰配奉刀,颯爽英姿,走起路時,竟有虎狼之勢。

    蕭驍筱來到楚霓裳的面前,淡漠的撇了她一眼。。

    楚霓裳微笑,“筱筱,你來了?”

    “我跟你不熟,不必喊的這麼親熱!”

    蕭驍筱冷聲道︰“楚霓裳,你既身為奉天楚侯郡主,那我只問你幾個問題。”

    “十年前墳冢一戰,星隕軍為救十萬婦孺,損失了多少英雄?”蕭驍筱目光犀利,言辭逼人。

    楚霓裳愣了下。

    十年前的戰事,誰能記得那麼清……

    她只記得那一戰,奉天所有的人都不敢冒險,想要放棄那十萬婦孺。

    但只有奉天戰侯和星隕軍舍生取義將婦孺們救出!

    “不知道吧?”

    蕭驍筱面露譏誚︰“我來告訴你,十年前墳冢一戰,星隕軍損失了三萬英雄魂……”

    “戰爭勝利後,舉國歡慶,流水席從宮門一直延伸到城門。”

    “但只有戰侯和她的軍隊卻是抱著數萬戰友們的尸體,一路靜默回國,感受不到任何勝利的喜悅。”

    “戰侯救下了無辜的人,卻失去了陪她出生入死的戰友。”

    蕭驍筱雙眼通紅,死死盯著楚霓裳說道︰“那一戰,戰侯身中一十七刀,但她的戟卻不曾落下,我奉天的雲旗,依舊在譜寫著勝利!”

    “楚霓裳,你身為獵場軍的一員,身為奉天太平盛世的得利者,你忘了血淋淋的歷史。”

    “你忘記了戰侯的功勛,你忘了星隕軍的南征北戰……”

    “現在的你竟然在這里出言嘲諷星隕舊部,並且在死去的英雄魂和星隕舊部的面前。”

    “你楚霓裳是個什麼東西啊?”

    蕭驍筱怒容滿面,咬牙切齒︰“你眼前的三位星將是奉天的英雄,哪里由得你來指手畫腳?”

    楚霓裳瞬間臉色煞白。

    蕭驍筱這一番話可以說是毫不猶豫的將她釘在了恥辱柱上。

    身後,白子鳶眉頭緊蹙,旁邊的李雨晴低聲自語。

    “這蕭家大小姐不是一直看不上白琪嗎,怎麼會這個時候出頭?”

    白子鳶深吸一口氣,只覺得蕭驍筱的腦子一定是被驢踢了。

    四周的眾人,也是呆愣住了。

    這一番話,他們終于想起了星隕軍的功勛,適才跟風嘲諷的人,這會兒面露愧疚之色。

    蕭驍筱往前走了一步,不再敵對楚霓裳,而是毫不怯弱地望向了楚國疆和殷丁br />
    “兩位,我以奉天第一階梯,正統護國軍隊的首領身份,請你們的讓出這片區域。”

    烈日之下。

    少女如軍,不卑不亢!

    她的實力是不如殷叮  br />
    但她此刻的身份,是護國軍隊的首領!

    護國軍。

    當年僅次于星隕軍,實力不容小覷。

    楚國疆一下子急了。

    這種時候要是退讓的話,不說士氣會低落到一個什麼地步,但是獵場軍絕對是在奉天京都抬不起頭了。

    他急忙看向殷叮 凵裰寫乓凰科諗巍br />
    可不等殷端禱埃 恢泵豢 詰墓 寄 鱍緣潰骸耙蟾備籩鰨 襉乃頡!br />
    短短八個字,直接讓殷兌歡親擁幕氨 嘶厝ャbr />
    殷兌 艘 潰骸凹熱幌糶】閬胍 餛 潁 俏頤潛閎黴エ!br />
    楚霓裳滿腹不敢。

    可殷斗 傲耍 膊桓乙膊荒茉俁嗨凳裁矗 荒芩孀啪映防胝餛 頡br />
    這時,人群再次響起了聲音!

    “我們奉天侯來了!”

    忽得一聲嘶鳴。

    一直遮天玄雀懸于空中,背上女子一身雪色霓裳俯瞰下方。

    身邊坐著一個白嫩嫩的奶團子。

    這一幕,只見震撼了三十六國的所有人。

    “侯爺!”

    眾雲梟在甦懷飛三將的帶領下,低頭行禮。

    白琪點了點頭,一躍而下。

    遮天玄雀玄雀身體縮小落在白琪肩頭。

    白琪看向蕭驍筱,兩人相對而站。

    那等氣勢,竟是不相上下。

    眾人仿佛看見,兩個少年將軍,惺惺相惜。

    白子鳶見此,則是松了口氣。

    護國軍和獵場軍佔據了最後兩個區域,白琪所率領的雲梟們,還是不成體統,要去邊角灰暗的地方。

    然而就在此時!

    白子鳶瞳眸瞪大,笑容凝固。

    只見蕭驍筱竟帶著護國軍隊離開。

    而白琪則是率領雲梟去到這片區域。

    蕭驍筱在與白琪擦肩而過時,兩位女子像是極有默契般,在那一瞬間各自抬起手來,互相一拍。

    啪。

    輕輕的聲音,響在長道。

    卻是某種心照不宣的默契。

    陽光灑落,照耀那兩只紋路清晰的小手。

    緩緩地**,又逐而分開。

    分別朝不同的方向走去。

    卻如那一句老話,誰能阻止少年武士赴死呢,她們听不到的。

    眾人瞪圓了眼楮!

    只見白琪帶著雲梟衛們穩穩當當停在了這片區域。

    而蕭驍筱率領護國軍隊,去往原先劃分的區域之地。

    如此一來。

    所有的區域都已有了軍隊,只剩下獵場軍無處可去!

    楚霓裳氣的呼吸有些不暢。

    她大口喘息,不可置信地看向了白琪和蕭驍筱。

    打死她都想不到。

    她奪下她們的區域,不是留給護國軍隊,而是送給了白琪。

    關鍵是,這倆人沒有任何的交流,沒有說一句話,就做到了完美的餃接!

    那是多麼恐怖的默契。

    楚霓裳攥緊雙手,咬了咬牙,低下頭來怨毒呢喃著。

    “不是說她瞧不起白琪嗎?”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有病嗎!”

    “她就不怕得罪武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