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龍凰萌寶︰絕色狂妃颯爆了 > 正文 第176章 門開

正文 第176章 門開

    風過無聲。

    宮門前長長的軍隊區域,只響起女子張揚狂妄的聲音。

    所有人都靜默的看著這個女子。

    她太狂了。

    可是這一刻,卻沒有一人站出來反駁她,哪怕半句。

    吳福其還保持撿帽子的姿勢。

    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她,只感頭頂有涼風嗖嗖。

    怔愣片刻後。

    回過神兒的吳福其滿面怒色,臉龐扭曲到變形,鷹隼般犀利的雙目似要噴出火光!

    “白琪!”

    他怒斥︰“你真以為自己是什麼貨色了?”

    “星隕軍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你以為靠一群廢物,就能稱之為軍隊了嗎?”

    “我們楓葉乃是紅葉帝國第二階梯的軍隊,敢跟我們叫板,你真是好大的膽子!”

    “哦!”

    白琪面色不變,似笑非笑道。

    “紅葉國第二階梯的軍隊,就這樣的貨色?”

    她挑起眉梢,嗤之以鼻。

    吳福其站起身子,他身為軍隊首領後,何曾受過這等侮辱。

    磅礡源氣轟然炸開。

    呼嘯而過的無盡源氣,就要朝白琪逼去。

    徒然,一道身影閃現。

    奉筠偌赫然擋在白琪身前。

    “吳首領,奉天宮宴的規矩,演武正式開啟前,不可動武。”

    “否則就要取消掉軍隊的資格,還請吳首領三思。”

    奉筠偌不緊不慢的說道。

    吳福其頓時驚出一身冷汗,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這條規矩。

    他當真是氣壞了。

    但也不敢破壞奉天的規矩,只好狠狠瞪了眼白琪。

    “既然小侯爺信誓旦旦,那咱們便演武場見,讓我們看看新星隕軍隊的風采。”

    “不過嘛……”

    吳福其忽然咧開嘴笑道︰“到時候你們被我軍打的尿褲子的時候,希望小侯爺還有這般硬氣的樣子。”

    “不過,如果小侯爺願意下嫁本首領,也不是不能商量的,嘿嘿嘿……”

    吳福其這麼一笑。

    光溜溜的腦袋在陽光下一晃一晃,分外刺眼。

    白琪目光冰冷,如古井無波般的死寂。

    見白琪不搭話,吳福其冷笑了幾聲,頂著反光的腦殼,帶兩位手下,回到了自己的區域。

    奉筠偌擔憂地說︰“琪姑娘,紅葉國在近十年來雄起,楓葉雖隸屬于第二階梯,但實力不容小覷,萬萬不可輕敵。”

    “是嗎……”

    白琪森寒一笑︰“那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奉筠偌一下子愣住。

    老實說,他不是特別看好新的星隕軍隊。

    不過現在也絕不是打擊士氣的時候。

    奉筠偌告辭一聲,帶著皇家儀仗回到皇宮。

    奉菱歌一邊走一邊回過頭,朝白琪吐了吐舌頭,小拳頭上下揮舞著,似乎再給白琪加油打氣。

    “主子,你真的有信心嗎?”甦懷飛問道。

    白琪點點頭。

    旋即回過頭,望向葉瑯天︰“拈花戰陣,如何了?”

    “听從主子的吩咐,已經漸入佳境了。”葉瑯天恭敬道。

    甦懷飛幾位少將面面相覷。

    拈花戰陣?

    那是何等的兵陣?為何從未听說過!

    三位星將滿腦子的霧水。

    而白琪並未解釋,只是靜默不語,等待宮宴開始之時!

    一個時辰後,春風吹柳絮,冷風刺骨。

    “砰!”

    奉天古鐘徹響,其音,石破驚天。

    疲憊許久的士兵們,眼楮大放亮光。

    假寐的白琪睜開眼楮,勾唇淺笑,仰頭望向了天。

    傍晚。

    血色蒼穹,殘陽似火。

    絢麗的晚霞映照寰宇,金芒般的斜暉,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將這座城池籠罩!

    “轟!”

    緊閉的朱漆鎏金宮門,緩緩朝兩側敞開!

    權貴世家,文武百官。

    全都依次入宮,在皇城的最高處盛宴之地落座。

    這個角度,能將皇城一覽無遺。

    賓客入席後,階梯下方,兩邊刻意置放了席位的地方,亦涌入了奉天子民。

    “砰!”

    又一道鑼聲響起。

    有琴師彈奏出戰曲,亦有一白裙女子執長笛吹奏出婉轉之音。

    所有人目光,從八方而至,匯聚在宮門的方向。

    俱都熱血沸騰,激動不已。

    囊括奉天在內的三十七國的各階梯軍隊。

    正式入宮城!

    軍隊入宮的順序都是隨機的。

    卻見已經回來的老太監紅光滿面,掐著嗓子喊道︰“新星隕軍入宮!”

    第一支軍隊,象征著開門紅!

    通常來說,都是本國軍隊。

    若有半點差錯,就是丟了本國的臉。

    所有人都以為,第一名定會是會是護國軍……

    白子鳶坐在桌前,手持酒杯戲謔笑道︰“殷副殿主可真是手眼通天!”

    李雨晴附和笑道︰“新星隕軍才剛剛成立,都是一群沒見過世面的人,若是搞砸了宮宴,百姓們只怕容不下白琪這個人。”

    “不過一介女流之輩,還想成立星隕軍,可笑至極!”

    白子鳶鄙夷地道,同時又嫉恨了幾分。

    她一直都在覬覦星隕軍。

    卻不想,最終還是成了白琪的囊中之物。

    另一個方向。

    禮部尚書的席間,萬妙傾等人亦是目露嘲諷!

    萬妙傾笑靨如花︰“白琪這回怕是都要嚇得腿軟走不動了吧。”

    而高位上,林寒依等神道弟子們,正坐在此處。

    沐清雨撇撇嘴︰“要丟臉了哦,當著三十七國的面丟臉,嘖嘖……”

    林寒依今天身著紫衣,風姿綽約,眸光含笑。

    顯然,她心情大好。

    按照羅師的法子,她的天鳳之骨終于不再排斥自身了。

    如今又能見到白琪當著三十七國人的面和她的新軍一起丟臉。

    正可謂是錦上添花。

    奉皇則是高坐鑾台,看向宮門前的眼神里,暗暗藏著期待。

    殷堵蟯ㄈ耍 尚灤竊刪螄煒 藕歟 喬宄摹br />
    他沒有去阻止,反而在期待。

    新星隕軍的表現……

    “這可如何是好,琪丫頭第一次見這樣的大場面,恐怕會緊張吧。”

    陶國然站在紅木欄桿前,居高臨下地望過去。

    旁側,面色還有些蒼白的蕭子升也擔憂道︰“要不是傷口還未痊愈,我早就去府上教她了,這丫頭可千萬別怯場才好。”

    陶國然唉聲嘆息。

    “就算有點瑕疵也沒什麼,琪丫頭長這麼大,以前又沒踫見過這樣的場景。”

    蕭子升點點頭︰“盡力而為就好。”

    這一刻,奉天的丞相和將軍,卻如兩個老父親般,濃濃的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