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三國︰我敗成最強猛將 > 第四十五章 你不配叫趙雲,改名叫趙叛好了

第四十五章 你不配叫趙雲,改名叫趙叛好了

    潘鳳吊著手,打著哈欠,來到城上。

    一大早的,趙雲就拿著潘鳳的大斧來城下叫戰。

    “潘鳳,你就這麼點能耐嗎?還敢不敢出來與我單挑?”

    “你就別再自稱冀州第一上將了,第十上將也輪不到你啊!你還是回家種田去吧。”

    “韓馥真是瞎了眼,竟然讓你來統領兵馬,我冀州真無人了嗎?”

    潘鳳沒想到趙雲竟然會罵出這麼難听的話,但他不甘示弱。

    “趙雲,不是韓使君瞎了眼,是你瞎了眼,竟然去跟著公孫瓚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回來殺害我們冀州的兄弟。不對,是我瞎了眼,竟然和你生在同一州,我呸。你如果還有點良心,還知道自己是冀州人,就立刻去把公孫瓚殺了,投回冀州,我把冀州第一上將的位置讓給你,也比你在公孫瓚麾下當一個騎督強。”

    “我再弱,那也是為了保護我冀州百姓而戰,縱然死了也值得,也會被人記念。你呢?為了殺害冀州百姓而戰,死了也會被人挖墳鞭尸,你對得起你們趙家的人嗎?對得起常山真定的父老鄉親嗎?”

    “你空有一身武力,卻助紂為虐,濫殺冀州無辜百姓,你根本就不配叫趙雲,不如改名叫趙叛好了。”

    潘鳳一通怒罵,罵得神清氣爽,趙雲卻听得又愧又怒,一時竟無語以對。

    論嘴功,趙雲還不是潘鳳的對手,假的都能被他說成真,真的也能被他說成假,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公孫瓚的兵馬進入冀州後,放縱兵馬四處劫掠,趙雲屢次勸阻,卻沒有任何效果,公孫瓚依舊放縱部下對冀州百姓殺害劫掠。

    趙雲心里生出離開公孫瓚的念頭,但他是一個有始有終的人,就算要走,也不會以背叛的方式離開。

    “怎麼,你沒話說了嗎?”潘鳳又喊道,“別以為你昨日真的勝了我,我那是見你心里還念著自己是冀州人,故意讓你勝了,好去公孫瓚那里交差。你還算有些武力,如果投到我麾下……投到冀州韓使君麾下,必能得到重用,為了保護冀州百姓出力,不但可以成就一番功業,還能得到保家護民之名,何樂而不為呢!”

    “廢話少說,你出來與我再打一次,你能勝了我再說。”

    趙雲指著潘鳳叫道。

    潘鳳把吊著的傷手擺了擺,笑道︰“哈哈,你沒看到我手臂昨日擦破皮了嗎?雖然我只用一只手也可勝你,可是我使慣大斧,你把大斧還給我,我明日出城與你再打一次。這次我必不會讓著你,非把你打服了不可。”

    “好,我就把大斧還給你,你明日出來與我再打一次,你若是能勝了我,我就立刻回常山去。”

    趙雲心想如果真的敗給潘鳳,自己也能有個理由離開公孫瓚,甚至可以假敗給潘鳳。

    他把大斧留在城外,拍馬回陣,領兵回營。

    潘鳳忙命人出城拿回大斧。

    他只用得慣大斧,使其他兵器不趁手。

    看到自己這把42斤的大斧,潘鳳忽然想到“饑渴難耐”這四個字,不由“撲哧”笑出聲。

    “將軍為何發笑?”

    李響不解,問道。

    “趙雲這個人如何?”

    潘鳳一只手撫著摸大斧,隨口問道。

    “有些武力,只是……似乎有些奸詐,昨日與將軍相斗時,未互通姓名即發起突襲。不過他能還回將軍大斧,說明他並未完全奸詐。將軍是想把他招降過來嗎?”

    李響似乎明白了潘鳳的心思。

    “不,招降他可不容易,如果能讓他離開公孫瓚回常山去就不錯了,要招降,那也是以後的事情。”

    “將軍明日真的要出城與他相斗嗎?”

    潘鳳笑道︰“呵呵,當然是假的,我要讓他每日來城下叫戰,等他銳氣大減的時候,我們再出城與公孫瓚大戰一場,以一戰決勝敗。”

    原來,將軍又在騙人了。

    “李校尉,你去把軍中善射弩箭的兵士都召集起來,選出一千名強弩手,帶他們每日訓練弩射之術,十幾日後我會有用。”

    潘鳳又吩咐道。

    “諾。”

    李響不明白潘鳳為什麼要召集強弩手,將軍的心思總是讓人難以猜透。

    潘鳳選出一千名強弩手,臨時組成一支強弩營,讓他們每日訓練弩射。

    趙雲則是幾乎每日來城下叫戰,潘鳳都會到城樓上跟他忽悠一通,總之就是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

    而在鄴城,潘鳳與趙雲相斗戰敗受傷的消息傳回,韓馥聞訊大驚,急忙把眾人召來商議。

    “沒想到公孫瓚兵馬竟如此之勇,其麾下白馬義從一個騎督,只用十個回合就將潘鳳將軍刺傷。如此一來,只怕潘將軍難以抵擋住公孫瓚的兵馬南下,諸位,如今該如何應對啊?”

    韓馥向眾人問道。

    長史耿武、別駕閔純、治中李歷、騎都尉沮授、將軍張、將軍趙浮等人在座。

    張與趙浮已經領兵回到鄴城幾日。

    韓馥正式任命張為將軍,又給他和趙浮各賞一百斤黃金,表彰他們在內黃擊退山賊之功。

    耿武首先說道︰“當日我就說過,潘將軍剛剛剿賊歸來,兵馬未歇,卻又即刻啟程出兵,士卒行軍不息,必然疲憊,難以勝敵,果然被我言中了吧!”

    沮授當日建議讓潘鳳緊接出兵,此刻見耿武所言針對自己,當下反駁︰“潘鳳將軍單騎出城與敵相斗,並非兵馬交戰。潘將軍受傷戰敗,那是他武不如人,與兵馬行軍疲憊無關。”

    “當日他若得歇幾日再行出兵,精力充沛,恐怕也不會敗于敵將。”耿武繼續為潘鳳辯駁。

    “據我所聞,潘將軍兵馬行到武邑城中歇了幾日,公孫瓚才率領兵馬來到城下。他與公孫瓚未戰即逃回城中,翌日又與公孫瓚軍中一個騎督單挑相斗,這才被刺傷敗回,連兵器都被敵將奪去了。哼,好勇猛的潘將軍啊!”

    沮授出言譏諷,讓耿武無話再駁。

    閔純垂著頭,也無話可說。

    “你們就別再爭了,快說說該如何才能擋住公孫瓚啊!”

    韓馥本來就夠煩了,現在又听他們相爭,更加郁悶。

    “使君,既然潘將軍已經受傷,不如讓張將軍統領一萬兵馬,去將潘將軍換回,潘將軍所統兵馬交由張將軍率領,如此便有三萬兵馬,足可抵御公孫瓚。”

    沮授對韓馥拱手道。

    耿武脖子一梗,想要再說什麼,閔純忙對他搖頭擠眼,讓他不要再說。

    潘鳳受傷戰敗是事實,他們現在說什麼都沒用。

    韓馥微微點頭,轉問閔純︰“閔別駕,你以為呢?”

    閔純拱手回道︰“一切听使君作主。”

    他實在也沒什麼辦法。

    讓張接掌潘鳳的兵馬,那便宣示著沮授一派得勢了。

    耿武心里憋屈,總感覺自己要說點什麼,想了一會才記起,急道︰“使君,潘將軍的陷陣營乃其心血之師,耗費許多精力訓練方有今日之威,他若回,須讓他將陷陣營帶回。”

    韓馥對潘鳳此次戰敗頗感失望,卻還沒到絕望的地步,對他仍然抱有希望。

    “可以。”韓馥看向張,“張將軍,你可有信心戰勝公孫瓚,把他們趕出冀州?”

    張拱手答道︰“末將必可將公孫瓚擊退。”

    韓馥喜道︰“好,你明日即帶領一萬兵馬,去換回潘將軍。”

    “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