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邪世帝尊 > 第1173章 絕對領域,共生

第1173章 絕對領域,共生

    這突兀的一句話,不單是墨涼城震驚,就連那三大王也有些措手不及。垂眸打量著他,狂暴的攻擊也是一緩。

    “就算我再狂妄,也不會覺得自己能打敗妖宗”甦世安苦笑了一下,聲音有些絕途的蒼涼,“你還不明白嗎?”

    “現在隨行的小怪應該都已經被清理了,剩下的就只有他和青蛇怪。”他勉強克制著情緒,保持冷靜的分析道。

    “青蛇怪正在跟簡之恆他們戰斗,應該還可以撐上一段時間。你現在逃出去,不會遇到任何阻攔,然後跑到大路上等待救援就可以!”

    “所以,趁他殺我的時候,滾啊!!”

    最後一句話,他幾乎吼盡了全身的力氣。

    墨涼城怔怔的望著他,心底已經被震撼充滿。

    他這是要用他的命,為自己拖延逃跑的時間?

    “為什麼?”他的聲音再沒有了以往的淡然,帶著抗拒,帶著顫抖,“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甦世安苦笑了一下,眸底已經變得黯淡一片。

    “呵以前,我都是為恨活著,我也想有一次,可以為愛而活”

    “況且,你活下去的話,會比我活著更有意義。”他自嘲的扯了扯嘴角,“你可以為社會做出很多貢獻,我呢,除了帶來無盡的怨恨和悲傷之外,還剩下什麼?”

    “如果舉行一次世界投票,大家一定也都會選擇,讓你活。”

    他閉了閉眼,仿佛已經看到了投票欄上,那一邊倒的數據。

    “雖然世上的人,對我一點都不友好,現在我終于要如他們所願走向死亡,但是那並不是因為我在逃避,而是出于我自己的選擇”甦世安重新抬起頭,指骨以一個僵硬的姿勢攥緊,“到頭來,我的生死,還是由我自主,不會被任何人掌控。”

    死了的話雖然就沒機會親眼見到自己的偶像了,不過,自己總算也是以最近他的方式,活了一回

    除此之外,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留戀,還真是少之又少。

    沒有愛情,沒有夢想天地對自己就像一片荒漠,實在沒什麼割舍不下的,不是麼?現在,終于有了朋友為了這唯一的朋友,就算以生命交托又如何?

    為恨而生的自己,若是能夠為愛而死,總算也是不枉來這世上走過一遭。

    至于家人如果自己死了,以一個英雄的方式死去,也許父親就能得到特赦,可以踏出監牢。他和母親,也會被世人看成英雄的遺屬,像照顧關捕快的家人那樣照顧他們。

    那樣的話,就算失去自己,他們也不會過得太壞,反而可以擁有一種新的開始。

    呵真是諷刺,到頭來,自己死了比活著有用。

    “你好好活下去吧,連著我的那一份一起活。”這萬般念頭在腦中轉過,最終甦世安只是淡淡的留下了幾句話,狀若雲淡風輕,不惹波瀾。

    “替我多看看這個世界,這個冷酷的世界如果你在的話,也許可以讓它變得稍稍不一樣吧。”

    再次抬起視線看向三大王,在他眼中已經多了種視死如歸的決意。

    這個和自己有天壤之別的敵人,現在已經不會再覺得他可怕了。

    如果能救下墨涼城,那麼揚言要將全員滅口的他,就還是輸給了自己。

    就算死在他手里又如何?堂堂的妖宗,到最後,還是輸給了自己呵

    從剛才開始,墨涼城就一直都沒有說話。他的瞳仁,在眼眶中劇烈的跳動著。良久,良久,直到這場生死戰就要重新展開,他才深深吸了一口氣,空洞淡漠的雙眸中,被一股毅然填滿。

    “你曾經說過,絕對不會拋下我逃掉,現在我用同樣的話來還給你。”

    不等任何人做出反應,他就抬起雙手,用那極不靈活的木制手指,熟練的結起一連串印訣。

    “絕對領域共生!”

    下一刻,一道半球形的透明薄膜,在原地輻散而開,將兩人相繼籠罩在內。一層層迷蒙流光,也在兩人體內流轉,牽系著特殊的紐帶。

    甦世安能察覺到,靈脈中很快升起了一種異樣感。那就好像是,自己的靈魂忽然變得透明,有另一個陌生又親切的靈魂,正在識海中和自己相依。

    “現在,我和你的靈力一脈相牽,”墨涼城沉靜的開口,“如果你死了,靈力停止流通,我的靈力也會同樣歸零,我也會死。”

    “就算你再讓我逃也沒用了。現在我的命就系在你身上,你只能陪我一起賭。”

    他這樣做,等于就是用行動表達了自己的答案。

    如果你可以同樣不在乎我的性命,你就盡管跟他以死相拼。

    否則的話,我要你同樣好好的活下來,等待救援到來。

    “你”甦世安也為墨涼城這一手大感意外。現在就算阻止他也沒用了,自己並不懂得怎樣解開這個領域,更沒有想到,修為全失的他,竟然會為了阻止自己孤身赴死,就做到這一步

    “你這又是何必呢”良久,他才無奈的苦笑了一下。

    自己又失敗了,面對墨涼城,他好像從來就沒有贏過。

    “你說,你是因為我,才可以活出全新的自己”精神識海內,墨涼城就與他面面相對,動容的說著,“那麼,我又何嘗不是因為你,才可以重新擁有站在這里的斗志?”

    “記得我曾經跟你說過,種善因,得善果。在這段農家生活里,就是因為我從來都沒有放棄過你,所以到了今天,你願意豁出生命來保護我否則的話,如果你還是從前的你,你完全可以掉頭就走!而我,也當然會死在這些妖獸手里。”

    “但是,如果當初我救你我的一念之仁,是為了讓你用性命來回報,那我到底算是救了你,還是害了你?”

    “為我而死的無辜者,已經有太多太多了,再也不容許多增加一個了。”

    “而且,你覺得我是你的恩人,我改變了你,也許你從來都不知道,你同樣改變了我。”

    墨涼城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他並不是個善于表達的人,但在共生領域內,雙方的內心完全敞開,也讓他終于有機會,說出這些在心底埋藏已久的話。

    “從小,我是天之驕子,我從來就不知道挫折是什麼樣的。我吃的,用的,在同齡人里都是最好的。修煉起來,我在同齡人里也是最強的。我用完美來要求自己,並且一直都行走在完美的道路上。”

    “但是,正因為那時的我,是溫室里的花朵。第一次承受的風暴雨雪,就把我徹底打垮了。在修為全廢後,我心志消沉,一連墮落了三年,也是浪費了自己的三年!”

    “可你不一樣我看到的,是跟我完完全全相反的你。你就像一棵野草,你有著像野草一樣頑強的生命力和意志力,不管隨便把你扔到哪里都能活就算被焚燒,被踐踏,但是你從來都不會倒下!”

    “你所擁有的,就是在我身上最欠缺的東西!所以這段時間和你相處,你在向我學習,我也在向你學習!我就是在學你這種百折不撓的精神!如果今天你說,你要放棄你的生命,那就是把你曾經最讓我欣賞的品質完全抹除,何異于同樣剝奪了我剛剛重燃的求生欲!難道這就是你想要的嗎?”

    這些話,說來漫長,但兩人在識海中對話,意識的交流,卻只是短短瞬息。

    “真是拿你沒辦法”最終,甦世安也只有苦笑,“好,既然已經沒有退路了,那我們就一起拼一把!”

    生的斗志,終于重新煥發。

    身形閃動間,借助著藥物催動,甦世安再度攻向三大王,血光洶涌,靈力如海,追尋著生的激情,譜寫著死的壯闊。

    或許,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的

    的確,他不可能打敗妖宗。但他們已經堅持了這麼久,也許墨家的救援隨時都會到來,那麼,只要再堅持一下再多堅持一下就好

    狂暴的能量氣浪轟轟炸響,土地仿佛被整個翻了過來,連天的沙浪直沖入雲端。

    “獨木成林!”甦世安快速結印,一根根木刺平地鑽出,彼此交錯,鋪天蓋地,一齊朝三大王壓去。

    三大王體外燃燒起妖力屏障,盡管身影完全被林木遮蔽,但在硝煙散去後,屹立在半空中的他,卻仍是巋然不動,身上看不出半點傷損。

    “狂沙獄界!”甦世安片刻不停,再度結印。一道充斥著沙暴的球形領域,也是猛然擴展,將三大王淹沒。

    然而,不過數息,對面就劃過了一道旋轉的妖力光彈。掃蕩開的風暴,將沿途的飛沙迅速吹散。

    這依然是實力的碾壓!如果沒有一些足夠強大的靈技,是很難真正越級戰斗的。

    就在甦世安仍要繼續攻擊時,他的動作卻突然停頓了一瞬。

    識海中,有了微弱的傳音。

    半晌,他緩慢抬起頭,手指也開始自動交錯,結起了他並不熟悉的印訣。

    在後方不遠處,墨涼城也正在結出相同的印訣。

    倒不如說,這原本就是借著共生領域,所創造出的奇跡。

    由墨涼城控制印訣,甦世安調動靈力,這是兩人一起完成的靈技!

    “無間之門,開!”

    在三大王後方,一扇黑暗的大門憑空出現,門里門外,鬼頭亂飛,陰氣森森。

    從大門內部,透出一股磅礡吸力,即使是三大王,在輕敵下也難免身形不穩,腳底在地面一路碾過,朝著大門逼近。

    這一招,有著“小禁咒”之稱,墨涼城當年以聚氣級實力施展,已然不凡,如今甦世安靠著短暫提升到的氣宗級,再加全力催動,也能將妖宗逼得手忙腳亂。

    既然說好,要並肩作戰

    那麼,就不能有任何人置身事外。

    你不懂的靈技,由我提供。

    我缺乏的靈力,由你補足。

    我們果然是一對最佳拍檔啊!

    眼看著後方的大門越來越近,而門內的吸力也是愈強,三大王終是惱火萬丈,仰天一聲大吼,氣息隨之驟升。

    “給我破!”

    妖力瘋狂爆發,這幾乎是他全力施展的一擊,終是將大門震散。

    很可惜,如果這一招就是由甦世安本人施展,或許還真能力壓妖宗一頭。

    兩人合力,終究還是有所欠缺。

    三大王是這樣想著。

    但就在他舊力已竭,新力未生之際,硝煙滾滾中,一道犀利靈光忽然閃過,甦世安手持金梭,身形縱起,橫灑的勁力,在他胸前自下而上的劃出了一長道血痕。自腰部而始,一直貫穿到了肩部。

    血液 濺!

    不可戰勝的妖宗,在他身上終于留下了傷口!

    墨涼城和甦世安都全神貫注的看著那道傷口。這是第一次,他們終于突破了妖宗的防御這也就說明,想要兩個人一起活下去,並不是不可能的

    “好”感受著胸前撕裂般的劇痛,三大王冷冷的點下頭,嘴唇僵硬的顫抖著,“好,好。”

    他一連說了三個好字,臉上卻是沒有半分笑意。

    “自本宗晉入妖宗境界,就再也沒有人,能在我身上留下傷痕”

    “為了回報你們的努力,本宗今天就以本體形態和你們戰斗,也好讓你們死得瞑目!”

    話音一落,他的身形也是不斷膨脹。那本身就很高大的身軀,如今更是在燃燒的光影中,暴漲到了小山大小。

    最後出現在兩人面前的,就是一只通體黝黑的魔虎。

    額前可以清晰看到“王”字花紋,那是他作為高等魔獸,權威的象征。

    周身布滿了鋒銳倒刺,根根閃爍著寒光。既然能夠穿破堅固的皮層,可想而知,那倒刺的尖端,必定是比匕首更加鋒利。

    體外繚繞著一層層的黑色火焰,就連空氣在黑焰的燒灼下都是忽明忽滅。一眼看去,就像一只龐大的惡魔。

    狹長巨尾在身後甩動,只是無意中掀起的氣浪,便是將一旁堆積的岩石震得粉碎。

    而那只金色的巨大瞳仁,現在就緊盯著兩人。渾身散發出峰岳般的壓迫感,足以令人絕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