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邪世帝尊 >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驚喜(中)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驚喜(中)

    蔣芷沐和姚慧一起翻看照片時,單玲慢慢的走了過來。

    “姚慧姐,真的對不起,我……”幾天前她抨擊姚慧的憤怒是真實的,現在的愧疚卻也是真實的。她願意為自己的過錯承擔責任,只是現在,她真的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才能彌補在這次事件中被傷害的人。

    她一直都在懊悔,如果不是自己執意把事情鬧大,那位同組的朋友就不會被罵到退賽,姚慧也不會被人借機攻擊,這一切都是她的錯!原來,盲目的正義並不能解決問題,有時候還會傷人傷己。

    姚慧凝視著她,只是溫柔的搖頭微笑︰“你已經道歉過很多次了啊。我也說過,我沒有怪過你。這次的事,就當做是給我們敲響了警鐘吧。以後在這個圈子里混,都要多提高一點戒心。”

    “白攝影師,跟我們家也是好朋友,他還給我拍過寫真。我想能被他力挺的你,一定也會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子的。”

    雖然捅出這麼大一個簍子,但單玲在網上卻並沒有遭到過多的火力攻擊。關鍵的原因,還是在輿論剛開始發酵時,白霖晚主動站出來,在微時空上發了一段文字,代為解釋。

    他表示,自己和單玲及姚慧都曾有過合,對她們的為人,自己最有發言權。現在他可以在這里負責任的說,這兩個女孩,都是非常單純善良的,在這起事件中都是受害者。現在兩個人已經化解了誤會,希望網友也能適可而止,不要被真正的有心人利用。

    以前的白霖晚,留給世人的印象一直都是“超然物外”,只醉心于攝影,從未卷入過娛樂界的任何紛爭,干淨得就像俗世間的一股清流。現在他願意為兩個女孩“站台”,言語中的可信度自然還是極高的。畢竟以他現在的成就,既不需要人設,也不需要炒。是他給予好評的人,至少說明身上真的有可取之處吧。

    姚慧的父母事後曾跟她分析過,白霖晚這段話,表面看來是在為雙方圓場,但實際上,他主要是在為單玲解圍。他們還說,能請動白霖晚親自下場,這個小姑娘不絕對簡單,背後肯定也是有圈內大佬護著的。並要女兒先跟她搞好關系,再慢慢探她的底。

    但,姚慧卻不願意把每個人都想得那麼復雜。單玲是好人,白霖晚也是好人,好人幫好人說話,真的就有那麼難理解嗎?

    而且,她也是想和單玲做朋友的。不為什麼利益糾葛,只因為自己喜歡她敢做敢當的真性情。看得出來,她是一個值得當朋友的人。

    “雖然你是說不怪我……可是我自己會怪我自己啊!”單玲一本正經的搖頭,“如果你不讓我多為你做點什麼的話,我會一輩子都良心不安的!”

    “啊,不如這樣吧姚慧姐,”目光落到雪球的照片上,她似是靈機一動,“我每個休息日,都會去我家附近的一家寵物收容所做義工的。那里收留的都是無家可歸的小動物,有的是被主人拋棄了,有的是自己跑丟了,听說剛來的時候一個個都髒兮兮的,但是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就都已經被店主養得很漂亮啦!那里離這一帶並不遠,到時候咱們一起去好不好?也許你看到它們,就會像看到雪球一樣了!”

    “是啊,也許雪球也會被好心人收留……”姚慧听得眼楮漸漸亮了起來,“我現在照顧其他走丟的寵物,老天爺看到了,可能就會讓好心人也好好照顧我的雪球……只要平時多做好事,就一定會有好報的吧?”

    這兩個女生性格相近,果真是相當合得來,抄襲事件的陰影好像也被沖淡了很多,單玲還主動講起了做義工時發生的種種趣事。

    “你們先聊吧,我先去接個通訊。”看她們這麼和睦,蔣芷沐也就放心了,向姚慧點個頭後,拿起玉簡獨自走到一旁。

    ……

    拍攝現場。

    第三小組,是由楊露娜和黃姝嫻雙c位。可想而知,最初排練時這兩人想必就是誰也不讓誰,都堅持要由自己來當唯一的主角。其他成員為了避免爭端,才推舉出這對史無前例的雙c位。

    並且,有顏任性的她們,打扮成可愛少女倒也沒有那麼違和。總算還是在一連串的粉紅氣泡中完成了拍攝,並且成功向所有人展現了她們超眾的實力。

    唯一的意外,大概就是原本要為拍攝道具的奶油蛋糕,不知什麼時候被樂樂偷吃了。據說它吃完之後,還叼著工人員的衣服要下一塊,鬧得眾人都是忍俊不禁。

    至于嘻哈風小組,向來走清純路線的陶可怡,第一次化上濃妝,穿一身朋克風皮衣,歪戴著黑色帽子,嘴里再叼一根棒棒糖,竟還是意外的適合。隨著搖滾樂激烈的扭動身體,余光一掃,自帶音效,電翻全場。

    就連樂樂都被戴上了一副小墨鏡,趴在陶可怡肩頭躥上躍下,靈活的擺出各種pose,動感韻律十足,好像真的成為了一只“寵物小明星”。不但沒有打亂節奏,倒還成了錦上添花的點綴。

    這原本並不被看好的小組,最終的拍攝效果竟是格外驚艷。由此也令眾人感慨,看來只要有顏值有實力,果然就什麼風格都撐得起啊。

    ……

    另一塊草坪上,柳茉和工人員簡單交流過幾句後,便要直接前去現場監督。

    謝少琛追了上來,手里還拿著兩張優惠券,再次點頭哈腰的跟在她身旁。

    “茉茉,最近這附近新開了一家鐵板燒的店,看裝潢還挺精致的,經濟也很實惠,味道應該也會不錯吧,等過幾天我們一起去吃好不好?”

    柳茉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徑自步履匆匆,隨口應付道︰“你愛找誰找誰去吧。”

    謝少琛眼底,再次閃過了一絲壓抑的痛楚。而後他也是猛地緊走幾步,擋在了她身前。

    “你等一下……你最近為什麼對我這樣?”

    他已經無法再欺騙自己了,柳茉近期的冷淡是顯而易見的,但他卻完全摸不著頭腦!

    “發訊息不回,當面愛答不理……我們為什麼就這樣了?是我做錯了什麼惹你不高興了?那你跟我說啊,我都會改的!”

    柳茉不耐煩的瞪視著他,仿佛跟他多說一句話都會掉了身價。

    “請問,你是我的誰啊?我跟你很熟麼?你發訊息,我就必須要回麼?”

    謝少琛徹底怔住了,他吞吐了好一會兒,才結結巴巴的解釋道︰

    “因為……我們之前很好,你對我很好……我們還一起去超市買菜,一起做飯,我覺得我們是彼此有好感的啊!現在怎麼就……”

    柳茉冷笑一聲,抱起手臂搖了搖頭︰“謝先生,你這個人真的自我感覺很好。我和你逛個超市,吃一頓飯,這就代表我喜歡你?那我也經常跟其他人一起逛超市,一起吃飯啊,難道就代表每個人我都喜歡嗎?”

    謝少琛已經完全蒙了。他實在無法理解,曾經對自己那麼溫柔體貼的女孩,為什麼突然就像變了一個人。但眼前的一切又都是實實在在的,他也不得不痛定思痛,暗自做好最壞的打算。

    “那……好,就算當初都是我自多情,那我現在重新開始追求你,可以嗎?我只希望你能給我個機會,不要這麼拒人于千里之外,你這樣的態度我真的很難過……”

    柳茉的回應,卻是冷淡依舊。掃視著他的眼光,就好像他只是塘底的一灘爛泥。

    “你根本就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們之間永遠都不可能!今天已經把話都說清楚了,如果你還有點自尊的話,就不要再纏著我!以後我們就只有工上的關系!”

    像這種紅包不發,禮物不送,請她吃頓飯都要千方百計想著怎麼省錢的男人,她跟他站在一塊都嫌丟臉!

    “哎,你等一下!”見她繞開自己就要走,謝少琛急得又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我話還沒說完……”

    “你跟我在一起好不好?我一定會對你很好很好的,我不能沒有你……”

    “你放手!”柳茉煩躁的掙扎起來,“你這個瘋子……放手啊你!”

    兩人正拉扯間,一股大力忽然從當中插入,將謝少琛搭在柳茉肩上的手狠狠扯開,又推得他一連退了好幾步。

    剛剛接完通訊回來的蔣芷沐,現在就將柳茉護在身後。

    她經過的時候剛好看到這一幕,向來仗義的她,看不得弱者被欺負,因此也是立刻就上前打抱不平。

    “你也是這里的工人員吧,怎麼對女生這麼不尊重?再這樣的話我就去向節目組投訴你!”

    謝少琛滿心憤恨,當即回擊道︰“我是在跟她說話,關你什麼事啊?”

    蔣芷沐當著他的面,就向柳茉詢問道︰“他剛才是不是欺負你?你想跟他說話嗎?”

    柳茉立刻就搖了搖頭,柔弱的瑟縮在她身後︰“我不想跟他說話……能幫我把他趕走嗎?”

    這一套撒嬌的本事,不單是對男生,就連對女生她也是照用不誤。

    蔣芷沐果然就轉過頭大聲道︰“你都听見了,她不想跟你說話,你再纏著她就是騷擾!你走不走?不走的話我現在去叫人過來!”

    謝少琛眼看今天已經無法成事,暗自惱恨,表面上唯有息事寧人的擺了擺手︰“好,你別激動,我走就是了。”

    眼看著他的背影在眼前消失,柳茉才笑逐顏開的向蔣芷沐道謝。

    “謝謝你啊!今天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蔣芷沐對謝少琛是嚴詞驅趕,此時對柳茉卻也沒有好臉色︰“不用謝我,我能幫你一次也幫不了你第二次。女孩子平時還是自己檢點一些,不要整天招蜂引蝶的,真招來爛桃花你甩都甩不掉。”

    柳茉臉上的笑容僵了僵,極力掩飾道︰“我沒有啊……我的態度很明確了,是他一直在纏著我……”

    蔣芷沐卻是神色不屑︰“你也別裝得那麼無辜,蒼蠅都不盯無縫的蛋,要是你平時真的一點機會都沒給過他,他現在能那麼執著?況且你對男營學員是怎麼搔首弄姿的,我也不是沒看見過。無所謂了,你不听最後遭罪的也是你自己。”

    柳茉這一回是徹底笑不出來了。

    看來……這蔣芷沐的耿直還真是名不虛傳。就算剛剛幫過自己,反過來就又把自己教訓一頓。對于早已習慣了場面交情的她,這種人……還真是不討人喜歡呢……

    ……

    拍攝場地上,男營這邊正有些微小的混亂。

    “殷燁北呢?有誰看見殷燁北了?”

    “等女生那邊拍完就要輪到我們了啊!那小子這當口跑哪里去了?”

    一眾隊友正焦頭爛額時,忽然有人指著不遠處的女生場地,發出了一聲驚呼。

    只見不久前突然消失的殷燁北,此刻正抱著一只雪白的小薩摩耶,一步步走到了姚慧面前。

    “慧姐,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男團的成員,我叫殷燁北。剛才看你很喜歡樂樂,記得你還有過一只雪球,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想把這只小狗送給你。這是我剛剛在附近的寵物店買的,你看,它長得像不像雪球?”

    姚慧怔怔的看著眼前雪白的小狗。雖說同一品種的狗都長得差不多,但這一只,的確是很像她的雪球!這讓她所有對雪球的記憶都回來了,頓時又是感動又是悲傷。

    “你好,不過我們並不認識,你為什麼要送小狗給我呢?”她輕聲詢問道。

    “因為我一直都是慧姐的粉絲。”殷燁北回答得很快,“慧姐拍的每一部戲我都看過。近期的新曲抄襲風波,我也听說了,那完全是無稽之談。以慧姐的實力,根本不需要抄什麼新人的歌詞。”

    “我知道慧姐最近遇到了很多不開心的事,所以想送你一只小狗,希望它可以化解你的煩惱。讓你知道,不管外界如何非議,始終還有很多的人,堅定的站在你的身邊。”

    雖然他的年紀比姚慧還大幾歲,這時卻是一口一個“慧姐”,果真似是一副小粉絲見偶像般的局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