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話版三國 > 第三千八百八十八章 調查一下,啥情況

第三千八百八十八章 調查一下,啥情況

    ,最快更新神話版三國 !

    赫爾曼德河上游的要塞處,奧斯文和曹仁的攻城戰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直接爆發,相比于其他地方的平淡,這邊上來就直接玩命了,哪怕是守城名將的曹仁,面對這種攻勢都頗有壓力。

    不過這種程度,曹仁還是能頂住的,甚至還有余力嘲諷奧斯文。

    一場惡戰之後,奧斯文的在赫爾曼德河上游荀 拗囊 Χ 鋁聳偈 澹 緩蠡夯旱贗肆訟氯ャbr />
    曹仁看著如同潮水一般退去的奧斯文也不由自主的吐了口氣,面對這種攻勢,就算是他也頗有壓力。

    “這要塞不好打。”薩爾曼在奧斯文退下來之後,嘆了口氣說道,“對方的建設水平非常高,僅有的溫養強度問題,也靠其他方式解決了,而且守城的那位雖說有些刻板,但老實說,守城的時候還真不需要花哨,在城防和兵力靠譜的情況下,不出錯,就能守住。”

    “我知道。”奧斯文點了點頭,他試探了這幾天就知道對面這個不怎麼出名的守將,真的非常優秀,絕對不弱于當初坐鎮開伯爾山口的巴拉克,也許對方野戰不行,但死守要塞,要拿下太困難了。

    實際上怎麼說呢,曹仁出城野戰,可能會被奧斯文錘的滿頭是包,但是他蹲在城里面防守,別說是奧斯文,你換個皇甫嵩來,皇甫嵩估計都得尋思著怎麼將這個混蛋弄死。

    這貨其他方面可能也就是一般般,但是守城方面是真的有資質,而且吹幾句沒有絲毫問題的。

    雖說遇到真正的高人,比方說正史的巔峰周瑜,正史的巔峰關羽,被對方按在土里面可勁的摩擦,但是曹仁厲害的地方就在于,你哪怕將我按在土里面摩擦了,而且明眼人都知道在這麼下去,周瑜和關羽遲早就能將曹仁給弄死。

    可曹仁就是死扛,扛到了勝利來臨的時候,給後方回籠人口啊,戰略調整啊,爭取到了幾乎所有的時間。

    這就真的非常厲害了,面子上曹仁幾乎每次被揍的鼻青臉腫,畢竟他遇到的攻城對手,基本都處于那個時代最高水準了,挨打是絕對的,被揍得鼻青臉腫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可不管多慘,曹仁靠著守城僵持,拖延的時間,每一次都給後方爭取到了大量的時間,使得後方成功完成戰略上的變化,而這種就是成功的寫照,而現在曹仁在做的事情同樣如此。

    “奧斯文是不是有點不對,我怎麼沒有看到巴拉斯那個賤人。”曹仁回來就和招呼樂進詢問。

    貴霜那麼多軍團,曹操這邊所有人最記恨的就是巴拉斯,那玩意兒的目擊箭簡直太不要臉的。

    攻擊力要說是真不高,就相當于普通的針扎,可架不住這玩意兒完全沒有軌跡,是巴拉斯的心象結合自身的精銳天賦創造出來的混合效果,意志攻擊硬生生被這位玩成了控制技能。

    可以說,整個漢室只要作戰凶猛的時候,都挨過巴拉斯的目擊箭,爆發?別做夢了,當你打的非常流暢的時候,巴拉斯就開始給扎針。

    靠這種攻擊力低到根本連普通百姓都殺不死的意志攻擊,根本干不掉任何一個漢軍士卒,但漢軍上下依舊覺得巴拉斯的軍團最惡心。

    你能想象你和敵人正在作戰的時候,突然從遠處射過來一根針,扎在你的眼球上,或者你的腎的,或者你的XX上,人類本能的一個哆嗦,什麼招架,什麼蓄力,全都完蛋了。

    更糟心的是,目擊箭和意志貫穿那種玩意兒是兩個概念,前者巴拉斯就將之當做平A在用,意志貫穿這種能真正靠意志對撞干掉對手的超高意志攻擊,就算是巴拉斯當時還是禁衛軍的時候,最高水準也都只能用五發。

    看清楚是最高水平都只能用五次,而且一般只用到第三次,意志大規模的放出,會對自身也造成影響的,真用五發,搞不好巴拉斯麾下的士卒直接就躺地上了。

    可目擊箭呢,經由神鐵騎親自測試之後,那就牛毛細針,甚至是雨絲一般的意志攻擊,每次對于意志的損耗非常小,而這麼點損耗,大概率能在呼吸之間就恢復掉,所以巴拉斯的目擊箭幾乎是沒見停過,打輔助的話,絕對是當前世界前五的惡心。

    對于吃過這個虧的曹仁而言,這幾天守城的時候就一直防備著巴拉斯的目擊箭,結果從頭到尾巴拉斯都沒出現,一兩天沒出現曹仁能理解,可這都好幾天了,巴拉斯居然還沒出現。

    要知道在以前,只要巴拉斯在場,那目擊箭就跟下雨一樣。

    “這個確實是挺奇怪的,你說會不會是因為天變,巴拉斯的王族弓箭手廢了。”樂進帶著幾分猜測詢問道。

    “不大可能,巴拉斯的那個目擊箭是他本身的心象結合自身軍團精銳天賦的結果,心象肯定不會崩,巴拉斯的精銳天賦肯定會崩一部分,可要說全崩,不可能的。”李典在一旁搖了搖頭說道。

    說實話,這次讓樂進和李典跟曹仁來守衛赫爾曼德河上游的要塞,本身就有點防備巴拉斯目擊箭的意思,畢竟了樂進的軍團天賦就算是開發的水平不算很高,但對于意志攻擊的抗性還是非常充足的。

    而面對巴拉斯最核心的一點就是要有足夠的意志抗性,否則在打的最流暢的時候,一發牛毛細針扎在自身要害,正常人就算是有準備也難免動作失衡。

    “這倒也是。”曹仁點了點頭,他覺得李典說的很正確,巴拉斯那個渣渣,殺傷力可以直接丟在一旁,只說控制能力的話,其實天變對于對方的影響並不高,那軍團到現在已經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截至目前曹仁見過的最不要的臉的打法之一就有巴拉斯一堆目擊箭將漢軍士卒打的動作失衡,然後法爾貢一發超大威力實體箭砸過去,直接動作失衡,來不及招架和閃避的漢軍打死。

    這一招看著非常普通,但這一招甚至能干死普通的盾衛,而比防御力的話,普通的盾衛都能被打死,這戰場上大多數的軍團被這麼來一連套都很容易當場暴斃。

    當然後面漢室學會了新的對抗這種打擊的方式,不過效果不是很好,法爾貢的禁衛弓騎兵,舍棄了太多的東西,中距離的超大威力,還附帶了自身的技巧,箭矢射出去還帶螺旋,很難搞,一般的對抗方式是真沒什麼太好的辦法。

    “見到了那個玩意兒,就覺得特別惡心,可看不到那玩意兒我就有些擔心對方是不是有什麼陰謀。”曹仁也肝疼的很,巴拉斯要是在這邊的話,局勢會更糟糕一些,但曹仁也不用胡思亂想,現在巴拉斯那個賤人沒出來,曹仁難免有些擔心。

    “不過奧斯文營地那麼大,我們也不大可能觀測到對方。”李典很是無奈的說道,“還是先做好對方在的準備吧。”

    “只能這樣了,先給後方發一個消息,說是巴拉斯那個狗東西失蹤了,懷疑有陰謀,讓後方那些用腦子的家伙去猜吧。”曹仁果斷的選擇了甩鍋,只有甩鍋能解決一切的問題。

    與此同時,徐晃被曹操安排到巡視赫爾曼德河中下游各處的任務,經由上次喀布爾攻防戰之後,曹操對于徐晃的評價大幅提高,這人雖說被楊家給坑了,但這人心志堅定,很有前途。

    “將軍,為什麼我們要走河面上。”親衛隊長看著在赫爾曼德河河道上排成一長串的己方士卒,有些詭異的詢問道。

    “這樣不會留下任何的巡邏痕跡,萬一有敵人,也不會察覺到我們,一般來講,只要我們在河面操控大氣分布造成光的折射效果,看起來不存在,就不會有人能察覺到我們。”徐晃心態很好的給手下的士卒進行解釋,這貨已經徹底進化了。

    天變對于徐晃軍團的打擊並不小,但是徐晃在喀布爾攻防戰的時候都證明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他本身並不怎麼靠精銳天賦作戰,軍團天賦才是他的核心。

    依托偏折天賦,徐晃開發出來一系列的衍生能力,截至目前,如果說在天賦深度的開發上,關羽和張任首屈一指,那麼在天賦廣度開發上,徐晃絕對是天下第一。

    截止目前徐晃甚至已經靠著自己的軍團天賦調整周圍的大氣密度,搞出來了音波收束這種見鬼的效果,再加上光線偏置,大氣密度調整,正面招架遠程攻擊,驅光,全地形通過性,攻擊偏折等等,徐晃硬生生已經搞出來了一套基于軍團天賦作戰的特殊方式。

    雖說這等方式依舊需要足夠的基礎素質,可再差也沒差到天崩之後,人直接沒了的那種程度,所以徐晃心態特別穩。

    崩就崩吧,以前還要兼顧什麼精銳天賦,現在省事了,我就努力開發一下我自己的軍團天賦就好了,至于說我沒了之後軍團怎麼辦?涼拌!軍魂都拆呢,管他的!<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