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話版三國 > 第兩千六百六十八章 未來的方向

第兩千六百六十八章 未來的方向

    韓信想起劉邦那家伙就有些糟心,于是乎面色明顯的有些不爽,好在過去的事情也沒有什麼好對後人說的,直接揭過就是了。

    不過岔開話題之後韓信就發覺了一個事實,那就是水軍其實他也不怎麼懂,當年江東是彭越打的,雖說韓信自負雙方交手,自己能將彭越按在土里面摩擦,但要說水軍,自己確實是半吊子。

    韓信這個程度已經算是一通百通了,水軍作戰的本質是什麼他還是懂得,因而要是將韓信弄去搞水軍,只要解決了調度問題,用不了多久這家伙就能和陸軍一樣玩的溜溜的,問題在于韓信是真沒接觸過水軍,自然就算以此岔開了話題,也不好往下繼續說。

    畢竟不是專業的人士,以韓信的自負,也不屑于在這方面胡說,因而轉了一個說法,給周瑜直接點明了軍團的本質。

    “天地精氣強化這一方面我也正在研究,對手很強。”周瑜點了點頭,從韓信這邊學了不少東西,也算是臨走感謝一下。

    “強不強這種事情不重要,畢竟人都是能變強的,一時半刻的差距以後來彌補就是了,只要你的方法是正確的,效率比別人高,遲早都會超越對方,水軍這方面我沒什麼能指點。”韓信隨意的擺手說道。

    周瑜聞言點了點頭,如果是一開始的話,他可能還會認為這是神人的自矜,就跟陳曦成天說的,我對于軍略不通,我對于詩詞歌賦不行,我對于內政略有見地一樣。

    大佬的這些說法,根本普通人完全是兩個概念,听听就行了,君不見陳曦全程劃水,夢中吊打韓信,詩會上洋洋灑灑兩篇文賦鎮壓古今,至于內政,這一點那就更是不用說了。

    不過現在周瑜已經知道了身份,至于說韓信是否知道周瑜知道他身份這點,周瑜估摸著韓信是知道他知道自己身份的,只是大家都揣著明白當糊涂而已,這樣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周瑜尋思著韓信是因為自己被高祖給搞死了,繼續給漢室出力心情不爽,不出力看著自己建立起來的偉業崩塌,恐怕更是不爽,兩害相權取其輕,都是不爽,高祖好歹已經崩了幾百年了,漢室還在啊!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建立的偉業崩塌什麼的,周瑜覺得自己要是出現在幾百年後看到這種情況,能拉一把肯定還是願意拉一把的,哪怕是內心充滿了不爽的情緒。

    “算了,既然你要走了,出征一趟怕也需要個一年半載的,我給你講一些真正有用處的東西,雖說有些揠苗助長,但是教給你,好過交給皇甫義真那個老貨。”韓信在心象里面點了兩個坐榻,示意周瑜坐下來說。

    相比于皇甫嵩,哪怕是對方達到了體系的上限,韓信對于對方依舊沒有周瑜這麼看重,皇甫嵩的思維強度跟不上了,精力不濟了,這些都是阻礙一個人攀登到頂峰的重要原因。

    就跟數學家一樣,三十歲之前出不了成果,基本就廢了,雖說將帥的要求不像數學家那麼夸張,但皇甫嵩畢竟是到極限了。

    “我不大喜歡給別人講述兵法,計略這些東西,因為我不想讓我走過的路,形成的經驗給後人留下定勢,兵無常勢,水無常形,這是兵法的核心,這一條路,模仿是沒有意義的。”韓信先敲定基調,不會教人?說笑呢那是,只是不想教而已。

    “學我者生,像我者死。”周瑜點了點頭說道,這一點他也是認同的,哪怕對方是韓信,周瑜也不想沉迷于對方的定勢之中。

    “對,這就是這條。”韓信點了點頭,“兵形勢和兵權謀你都見過了,而這次我給你直接講兵技巧,班孟堅那家伙的劃分方式不錯,但真正的將帥一般都是偏重于這個,或者偏重于那個,很少有單獨只學一派的,主流是兵形勢和兵權謀,但是兵陰陽和兵技巧決定著前兩者的上限,我和陳子川那一戰你也見到了吧,我就輸在後兩者上。”

    “兵技巧?”周瑜皺了皺眉頭,對此略有頭疼,因為在這一方面周瑜確實不擅長,反倒是兵陰陽上周瑜有相當的造詣。

    “簡單點的話,可以進一步將軍事才能分為戰略、戰術、後勤、練兵、選將、軍令、治軍、用間這麼多類,我的戰略,戰術,軍令指揮屬于上上,治軍屬于較好,後勤一般,練兵,選將,用間也就是說說。”韓信隨意的將軍事才能分成了幾大類開始講解。

    周瑜雖說沒見過這種分類方式,但是想想的話,韓信貌似分的非常有道理,就算是自己也挑不出什麼瑕疵。

    “一般來講就這八種,一種達到上上,其他的能達到拿的出手的水平就可以吃遍天,只要不遇到太厲害的家伙基本不會輸,兩三種上上就是我這種,理論上講的話,應該是沒有人能將這八類全部達到上等,不過以後要是真出現了這種人,記得告訴我。”韓信像是說笑一樣的叮囑道,而周瑜也是點了點頭。

    說起來韓信這話也就是說笑而已,以他的眼光翻看史書還真沒有見過有人這八項全達到上等,雖說上上才是最高水平,然而還是那句老話,專精的初期厲害,全能的後期夠狠。

    真遇到軍事才能八類全部點滿的那種,韓信就算是自信,也很難說自己遇到了能討到好,如果八類全部點滿了之後,還有一兩類能達到上上,就算是韓信也必須慎重對待才能保證不被擊敗。

    因為真遇到這種人,韓信能贏也不可能大勝,但要是被對方逮住機會了,那真就是下不了台的節奏。

    “這種人,大概是不存在的吧。”周瑜想了想韓信說的那種八類全能的水桶型人才,不由得頭皮發麻,然後努力的將這種荒謬的想法從腦子里面甩出去,呵呵噠,這種家伙怎麼會存在呢?

    “這世間千萬不要對于人類可能出現的才能有所懷疑,只要還屬于天賦類型,那就有可能存在。”韓信自己絕對的是說笑,但他還是希望周瑜不要抱這種心理。

    因為韓信曾經就認為人類的天賦是不可能凶猛到用勇力統帥大軍南征北討難逢一敗的地步,直到後來,韓信見到了項羽。

    周瑜點了點頭,算是听進去了這句話,不過內心真實想法什麼的,那就不知道了,反正面上還是保持了應有的尊重。

    “後勤,治軍,選將,練兵,用間這五項我給你找幾個可以代表上上水平的,蕭何的後勤和用間,周勃以及他兒子的治軍練兵,選將那個,好吧,劉邦是個好手。”韓信不爽的說道,要不是當著周瑜的面,要給劉邦留點臉,他就直接劉三了,畢竟現在誰都沒說破。

    周瑜回憶了一下自己印象之中的這些人,默默地點了點頭,“這樣的話,我也就能對上陳子川的那些屬性了。”

    “陳子川的情況屬于後勤水平破表,選將,戰略上上,治軍,軍令,練兵,用間這些全交給自己選得那個將帥了,所以我打不過他,我認了,到了你這種程度也都明白,外行才談戰略戰術,內行談的都是後勤,只要有後勤,是個將軍都能打。”韓信帶著某種怨念說道,周瑜對此表示發自內心的認同。

    “練兵和後勤基本上可以歸入到兵技巧這一行。”韓信再一次回歸到之前的主題上,“本質上兵技巧的核心就是加強人,不管是運用器物加強,還是加強器物之後在給與人進行裝備都是一個道理。”

    周瑜聞言深以為然,然而怎麼說呢,兵技巧關于兵這一方面他還可以投入精力,關于器物這一方面周瑜就沒有那麼多的精力了。

    “那現在就是最關鍵的一點,天地精氣是什麼?”韓信突然來了一個大轉彎,問了一個和之前貌似完全不相干的問題。

    “天地精氣,是自然之間流通的一種氣,萬物皆有。”周瑜愣了一下,想了想之後回答道。

    “很標準的回答,但放在之前那個概念上完全不沾邊,天地精氣是武器,是防具,是力量,是器物!”韓信肅然的說道,此言一出,周瑜近乎振聾發聵。

    “在我看來只要是能用以加強軍隊本身的外物都屬于兵技巧,而天地精氣也是其中之一,當前你們所走的軍陣的道路屬于前人的道路,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們這條路存在上限,至少對于你們而言是存在上限,衛大將軍的十項全能不錯,但太急了!”韓信嘆了口氣說道。

    “未來到底是基于什麼作戰,其實才是你們要思考的,逐鹿之戰以前,很多武器都沒有制造出來,兵主蚩尤制造了武器,進而才有勝利,而以後呢?就我對于現在天地精氣的感覺,如果再繼續下去,軍事的重心就需要往天地精氣上偏轉了。”韓信神色凝重的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