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02不單純的小屁孩

002不單純的小屁孩

    我被王明氣的渾身發抖,可是腹部的痛卻一直存在,好似越來越痛,也沒得心思搭理王明,直接掛了電話。

    他王明不心疼我,我不能也跟著不心疼自個兒,我重新躺在休息椅上,找了個自認為比較舒服的姿勢,又將包包墊在頭低下,看看能不能睡著,心想著睡一覺醒了,可能就好了。

    怎奈肚子太痛,根本睡不著,我又把王明跟他一大家子都問候了一遍,這才覺得解氣。

    突然duang一聲,我墊在包包上的頭直接duang在木頭椅子上,森疼森疼的,我抬頭看到早上說他沒空陪我來醫院的王明,此刻就站在我身側,更主要的是他粗魯的扯走了墊在我頭低下的包包。

    “俞美仁,我說話,你听不懂嗎?我說這孩子我要,不準流掉,走,跟我回家。”

    王明一邊說著一邊扯著我要拉我回家,我被他這粗魯的行為氣到不行,瞧,這就是我曾經不顧父母反對,硬要遠嫁的男人。

    我使了吃奶的勁甩開他,憤怒的朝他嚷去,“晚了,墮胎藥我已經吃過了。”

    王明听我這樣一說,狠狠的捏住我的肩膀,跟要吃人似的,“你說什麼?你已經吃了墮胎藥?”

    曾經誰說的來著,男人就如同一條狗,與你談戀愛的時候,便是一條哈巴狗,你讓他朝東他不會朝西,當他得到了你之後,他就會直接變成一條狼狗,怎麼狠就怎麼對待你。

    此時的王明就跟一跳狼狗似的,對我沒得一點疼惜,只有憤怒。

    我被他捏的吃疼,卻仍舊控制不住自己帶著報復性語氣朝他吼過去,“我說你他媽來晚了,墮胎藥我早吃過了,你听不懂嗎?”

    王明听我這樣一吼,猛的一推,扭身走了,臨走時還不忘指著我恐嚇,“你能耐,我看你回家怎麼跟我媽交待。”

    我被王明直接推到旁邊的椅子上,撞得嗷嗷直叫。

    王明你個王八羔子,早之前咱們說好的,這事咱們悄悄的解決,不驚動老人,你他媽的不守信用,忒不是人了。

    我看著王明決絕的離開的背影,對我沒有絲毫的憐惜,我整顆心都涼透了。

    腹部的痛,肆無忌憚的折磨著我,冷汗持續不斷的往外冒,感覺發絲黏糊糊的粘在臉上,別提多難受了,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寧願一剪子剪了他,我也不會讓他這樣糟蹋自己。

    說實話,這時的我突然很後悔,後悔當初為什麼就沒听爸媽的話,不回去他們身邊,非要留在這里跟著他不可。

    越想心里越委屈,眼淚不由自主的冒了出來,我掏出手機想給爸媽打個電話,以求從他們那里尋找點溫暖。

    可是當老媽接通電話後,我卻說不出心里的委屈,不知從何時開始,我漸漸只跟他們報喜不報憂,也許是不想讓他們為我擔心,也許是我內心使發的傲嬌,深怕讓他們知道我過的不好,好覺得我當成的選擇是錯誤的。

    為了不讓他們發現我的異樣,我昧著心,帶著輕松的語氣跟他們閑扯了幾句,便匆匆的掛斷了電話。

    電話剛掛斷,微信又來了條信息。

    “哎,你晚上有空嗎?陪我看電影去啊!”

    還是竺盛翔,此刻的我急需安慰,可能是我病急亂投醫,從來不回他信息的我,這次居然回了他,“原來是找不到人才找我的,沒空。”

    末了還加了幾個酷酷的表情,對方信息回的相當的快,“哎呀,我怎麼覺得今天的太陽很不一樣呢,原來它是打西邊出來的,您老終于肯回復我信息了,真難得。”

    我肚子越來越疼,感覺血一股一股的往外流,難受的不行,懶得再跟他多 攏 苯泳芫骸拔頤豢眨 閼冶鶉稅桑 br />
    “別啊,你很忙啊?等你忙完了,我們再去一樣的!”

    “姐姐我在動手術,沒空陪你玩,哪里涼快哪里呆著去。”

    “什麼?動手術?你怎麼了?”

    “沒什麼,死不了。”

    “你在哪個醫院?我去看你。”

    當看到竺盛翔說他要來看我時,我沒有以往的抵觸感,反而希望他能早些來。

    我理不清楚當時是怎麼想的,我想可能是女人在脆弱的時候,都是不理智的,明明知道竺盛翔對我有不單純的思想,我卻沒有拒他于千里之外。

    而現在,明明應該是王明帶著我在醫院,可結果陪在我身邊的卻是竺盛翔這個小屁孩。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