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05兩個神經病

005兩個神經病

    媽的,我這才剛動過手術,出了不少血,沒人心疼就算了,還被人這樣意賴,真的是夠了。

    結婚三年,婆婆有多彪悍,我比誰都了解,就像現在,她那能詐尸的哭叫聲,豈是一扇廉價的破門能阻隔的了得。

    我算是明白了,想在這里休息是不可能的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現在尤為明顯。

    認識到這一點之後,我隨手拿了件風衣披在身上,挎著包,頭也不回的走了。

    王明不在家,公公被鎖在房間里,老太太是巴不得我立馬消失在她面前,所以這會兒我出來,連個拉我的人都沒得。

    我漫無目的的走在人來人往的大馬路上,回想著這三年來的種種,突然發現,曾經無限向往的美好生活,卻被現實生活中的柴米油鹽醬醋茶給撞擊的面目全非。

    自從跟著王明來到這座城,除了同事,我連個能說心里話的朋友都沒得,就像現在,我漫無目的的游走在大街上,卻找不到一個能去的地方。

    去投靠同事嗎?肯定不會,我沒有蠢到讓自己的事變成他們的茶前飯後的談資。

    正當我思考著該去哪里好好休息休息時,身後傳來一陣口哨聲以及一陣刺耳的鳴笛聲。

    我朝著聲音望去,看到竺盛翔不知道從哪弄了輛奔馳停在我身側,“大姐,什麼情況,你不回家在這壓馬路呢?真有雅興。”

    竺盛翔又變回了原有的吊兒郎當,一邊說著一邊將頭伸出窗外,還不忘朝我豎起大拇指。

    這陰魂不散的,在這都能踫到他,下意識的在懷疑他是不是在跟蹤我,心里這樣想著,話也跟著隨口而出。

    “你跟蹤我!”

    竺盛翔一听,極為不屑,“切,大晚上的,我有必要跟蹤一個有夫之婦?我又不是變態。”

    這家伙打從幾個月前認識他,就感覺這人特麼的不靠譜,小小年紀,整天無所事事,上個班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整天吊兒郎當的,沒個正經樣。

    一個月前,他還跟著我坐公交,這會倒好,居然開了個奔馳,雖然不是什麼高價位的,但是對于我這種平民百姓來說,也算是土豪車了。

    我盯著他這輛嶄新的藍色奔馳,發現居然還沒上牌照,突然覺得像他這種沒事耍耍小資,裝個浪漫,以騙小女孩的感情為樂趣的公子哥,我是沒那閑工夫陪他玩。

    “那什麼,今天謝謝你,姐還有事,回見。”

    打完招呼,也不等他回應,徑自加快步子朝側邊的巷子鑽了進去,竺盛翔的聲音被我甩到了腦後,直到听不見為止。

    雖說是到了初夏,但是最近氣溫卻不是很高,尤其是早晚,我這一天沒怎麼進食,又加上白天剛做過手術,還有老太太跟他兒子的雙重折磨,這會我感覺自己都快虛脫了。

    我裹了裹身上的風衣,沿著巷子往里走,看來今晚除了住賓館,是沒得其他地方可去了。

    我一邊走一邊找賓館,一直走到巷子里頭,也沒見著一家賓館,只好原路返回。

    竺盛翔像是知道我要原路返回似的,當我原路返回到剛才的三岔路口時,竺盛翔又對著我吹了個口哨,“大姐,這邊。”

    感覺今天一天都特別晦氣,早知道就不應該頭腦發熱,給他回了條信息,這也忒煩人了點,陰魂不散的。

    現在的我只想早點找個賓館,洗個熱水澡,然後再好好的睡一覺,待天一亮,我仍舊是條女漢子。

    可惜天不遂人願,竺盛翔像是跟我杠上了似的,我還走沒幾步,就被後頭追來的竺盛翔一把抓住,“俞美仁,這大晚上的,你不待家里好好休息,拖個受傷的身體到處晃悠,還想不想好了?”

    “放開我!”

    我的話在他看來就跟狗放屁似的,不但沒放開我,反而還加了把勁。

    我見他這擺明了跟我杠上的表情,我真想一腳踹死他,“竺盛翔,我的事不用你管,有多遠滾多遠。”

    我這話不說還好,說了之後,竺盛翔直接拉著我的左手,朝著路邊的藍色奔馳走去。

    眼看著自己就要被他塞進他的車內,突然我的右手被人拉住使勁一扯,差點摔了個跟頭。

    扭頭一看,居然是大半天沒出現的王明,不等我發話,王明直接朝我吼了出來,“俞美仁,你能耐了,在家欺負完我媽,出來就勾……”

    媽的,王明你是屬畜生的嗎?一天不出現,現在出現了,還這麼理直氣壯的跟我嚷嚷,我欠你祖宗十八代啊!

    我想我是氣瘋了,當王明說我欺負他媽時,我就再也控制不住,直接甩了他一巴掌,一巴掌甩下去之後,我當場石化了。

    認識王明整整七年,戀愛四年,結婚三年。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我會打王明,甚至是當著外人的面。

    估計王明也沒想到我會甩他一巴掌,愣了半天也沒反應過來。

    男人是要面子的,當自己的面子在外人面前盡失時,總得想法子給賺回來,尤其是像王明這樣擁有超級大男子主義的人。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王明的另一只手直接掐在了我脖子上,“俞美仁,你敢……”

    王明的話還沒說完,竺盛翔結結實實的拳頭就落在了王明的左半邊臉上。

    就這樣,我無力的靠在藍色的大奔上,看著兩個神經病就那樣扭打在一起。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