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06有家無處回

006有家無處回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各種議論各種猜測沖進我耳朵里。

    我媽從小就教我,人要臉樹要皮,人活著不能沒了臉皮。

    可現在倒好,我這臉算是被眼前這倆神經病給敗的差不多了,為了我那所剩不多的臉皮,我撥開人群,跑了出去。

    看到正好有路過的出租車,招手就坐了進去,找了個離家不遠也不近的賓館住了下來。

    我躺在床上,思緒不受控制的橫沖直撞,折磨的我無法入睡。

    回想這三年來的生活,我感覺自己窩囊透了。

    三年了,我孩子都一周歲了,我卻還讓她跟著我,一大家子五口人擠在不足五十平的小房子里,夏天熱的要命,冬天冷的要命,盡管有空調,老太太卻讓它成為擺設。

    每天坐著公交上班,連個出租車都舍不得,幾次半夜孩子生病,想打個車,都能被老太太說成是不會過日子,給娃買件五十多塊的衣服,都能說我亂花錢。

    娘的,我天天起早貪黑,白天上班,晚上回家做兼職,周末更是忙的焦頭爛耳,突然發現,我天天忙成狗樣的生活,確實像竺盛翔說的那樣,單調又無趣到了極點。

    這樣的生活我過了多久了?掐指一算,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快三年了,可到現在我連個首付的錢都還沒湊齊。

    曾經以為,只要有人心疼我愛我,我俞美仁就是再苦再累,再辛酸的日子我都能過。

    可是現在的我在干嗎呢?明明剛動過手術,又餓了一整天,沒人心疼就算了,還各個給我不痛快。

    此時的我就如同一條喪家犬,有家無處回,有老公無處領,有孩見不到,我他媽特麼的夠了。

    突然一陣熟悉的旋律從包包內傳來,

    風箏誤,誤了梨花花又開

    風箏誤,捂了金釵雪里埋

    風箏誤,悟滿相思掛蒼苔

    听雨聲,數幾聲風會來

    ……

    熟悉的旋律響了很久,停了又響,響了又停,一連持續了有十來分鐘,才停下來。

    我知道那是我的手機在響,可是我一點也不想去接,不用想都知道是誰打的,只是我現在不想見到他。

    娘的,居然跟他媽一襯二合,為了要兒子,陷我于不顧,這還是曾經我一心求嫁的男人嗎?

    我在心里又把王明從頭到腳罵了個徹底,可心里還是堵得慌,一想到當初沒听爸媽的話,執意要遠嫁王明,我就後悔的不行。

    越想鼻子越酸,我他媽的就是活該,活該不听爸媽的話。

    想到這里,我終于堅持不住,一腳狠狠的踩在那高高在上的傲嬌上,摸出手機,找出老媽的電話,想跟她說說我心里有多委屈。

    只是我電話還沒撥出去,我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來電顯示提示“小屁孩”三個字。

    我想也沒想,直接按掉電話,可這家伙就是存心跟我過不去,緊接著,電話又撥了過來,一氣之下,直接將他拉入了黑名單。

    被他這麼一折騰,突然又不想給老媽打電話了。畢竟老爸老媽歲數大了,離我又這麼遠,我要是跟他們說了,我是痛快了,可他們怎麼辦,保準又寢食難安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