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10紅色蝴蝶型疤痕

010紅色蝴蝶型疤痕

    盡管我接受不了王明叫我滾的事實,可老太太確實是在我說了那句話之後,暈倒的,不管怎麼樣,我算是有責任的,雖然我也很委屈。

    一邊我煎受著倍兒大的委屈,一邊又遭受強大的自責,理智告訴我,我得跟著去醫院看看老太太,不能這樣無動于衷,畢竟她是王明的媽,小的奶奶。

    我抱著還在咿呀哭泣的小,拿了尿不濕跟奶瓶,出門往醫院奔去。

    剛出小區大門,就踫上了竺盛翔,見我抱著小孩,笑嘻嘻的朝我走了過來,“那個,姐,我是來跟你道歉的,我知道錯了,特來請求你的原諒。”

    他嘴上說是跟我道歉,但是他那一聲散發著的吊兒郎當樣,讓我沒看到一點想道歉的誠意。

    我這家里的事情已經亂成了麻,懷里的小又因為見不到奶奶,哭成了淚人兒,我看著都心疼死了,哪里有功夫陪他玩。

    我沒搭理他,從他側邊繞過,走到路邊,伸手打車。

    竺盛翔跟了上來,“俞美仁,我是真心想跟你道歉的,你別生氣了,行嗎?”

    我仍舊是沒搭理他,一邊哄著小一邊繼續招手打車。

    剛好來了一輛空車,我打開門準備進去,結果車子卻被竺盛翔給打發走了。

    對此我非常氣憤,聲音也大到不行,“你到底想干嘛?能不能不要這麼煩著我?”

    竺盛翔被我這麼一咋呼,一改之前的吊兒郎當,變得嚴肅起來,“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對我這麼凶……我就是想給你道個歉,之前的事情是我欠考慮,對不起!”

    “好,你的道歉我收下,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見我態度堅決,他表示很無奈,給我讓出了一條道,“行,你請便。”

    不知道是老天故意跟我作對還是咋地,我站在路邊一直不停的招手打車,可就是不見有車停下來,小像是哭累了,直接睡著了,我抱在懷里,長時間下來,胳膊酸疼酸疼的。

    而沒有走掉的竺盛翔就站在不遠處,死死的盯著我,跟看動物園里的小動物似的。

    我又是背包又是抱孩子,有點受不了的蹲在路邊,將孩子橫放在腿上,時間長了,腿又開始酸起來,就這樣我不停的蹲下又站起來,變換著姿勢抱孩子。

    終于竺盛翔看不下去了,朝我走過來,一把接過我懷里的小,還很細心的將他身上的馬甲脫下來蓋在小身上,“去哪?我送你。”

    竺盛翔說著就抱著小往自己的車子的方向走去,我只好跟在他後頭,算是接受了他的安排。

    坐進車里,告訴他地址,車子便緩緩的行駛了出去,還好他沒再多廢話,一直到車子停在了醫院門口。

    下車準備離開的時候,竺盛翔幽幽的問了句︰“你脖子上的那塊紅色傷疤是什麼時候留下的?”

    被他這麼一提醒,我下意識的摸了摸我脖子上的那塊蝴蝶型紅色傷疤,這還是小時候,跟著爸媽去孤兒院送溫暖的時候,被一個小男孩不小心給燙傷的。

    只是時間太久,我都已經忘記了那個小男孩的模樣,只是我很好奇竺盛翔為什麼會突然問我這樣問題,“你怎麼知道這個是傷疤而不是胎記或者說是紋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