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14真是有恃無恐

014真是有恃無恐

    竺盛翔猶豫,卻仍舊推辭,“陳經理,我是開車來的,我喝了沒關系,我車沒辦法開回家啊!”

    陳經理一把拍在竺盛翔的肩膀上,“這代駕都是干嘛使得,沒事,喝吧,等下我給你找個代駕。”

    我夾在他們兩中間,感覺那酒都滴到我身上了,竺盛翔像是見到我的尷尬,直接接過酒一仰而盡,一連喝了三大杯紅的。

    我抱著小孩,看著一桌子的美味海鮮,原本空空的肚子,現在更是唱起了空城計,我跟服務員要了把兒童餐椅,將小放上去,開始大吃特吃起來。

    任何傷心難過的事,都得等到填飽肚子再說,不是嗎?

    我一邊吃一邊喂著小,沒大會就吃飽了,小見人多,也開心的咯咯的笑,看著小笑,我陰沉的心情才好了許多。

    突然肩膀上一沉,我扭頭看到不勝酒力的竺盛翔靠在我的肩膀上,我極為反感的推開他,這一推動被劉總看到。

    劉總攙扶著竺盛翔,開始嘮叨“這小子的酒量太差了,基本上是一杯就倒,這三杯也是夠他受得了,對了,小俞,我記得你家跟小竺家離的挺近的,要不你開他的車把他送回家,正好你也回家。”

    我一听就傻眼了,我這還帶著孩子呢,“劉總,不……不是,我這還帶著孩子,怕是不方便,要不還是找個代駕吧!”

    劉總比較堅持,“這好辦,我車里有嬰兒座椅,我借你用下。”

    劉總說著攙扶起竺盛翔就往外走,走到門口的時候見我還沒跟上,開始催促,“走吧,小俞!”

    坐在我身邊的陳經理也開始催促,“去吧,就當是幫我的忙,嗨,原來這小子酒量真這麼差啊。”

    監督單位那是爺,人家又是總監,我不可能不賣面子,再加上個陳經理,我更沒有拒絕的道理。

    我抱起小,跟大家告了個別,就跟了出去。

    我開著竺盛翔的藍色大奔,往目的地開去,到了地,保安給我打開大門,我知道這小區有多高檔,想著讓他幫忙把人送上去應該不成問題。

    于是我抱著小,跟著攙扶著竺盛翔的保安,一起上了竺盛翔的家,到了家門口,問題來了,大門鑰匙我沒有。

    我拍了拍竺盛翔的臉,問他鑰匙在哪里,這家伙迷迷糊糊的說在口袋里。

    我摸了他的上衣口袋,沒發現鑰匙,有伸手去摸他的褲口袋,其實我完全可以讓保安來找鑰匙的,可是在項目上混久的我,根本就沒把我伸手掏男人褲口袋的行為當回事,當我摸完了他左邊的褲口袋,沒發現鑰匙,又將手伸進了他的右口袋時,我的手突然被一直大手猛的抓住。

    我吃了一驚,抬頭正好看到竺盛翔看我的眼,昏暗的光線下,我看到他眼神里透露著赤裸的信息,我慌得一把縮回手,發現站在旁邊的保安也正好看著我,“有摸到鑰匙嗎?”

    我大腦沒反應過來,也沒感覺到剛剛到底有麼有摸到鑰匙,保安見我呆愣,搞了句,“這有了老公的女人,真是有恃無恐,就知道老公會帶鑰匙,自己就不知道帶鑰匙了嗎?”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