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15借酒消愁愁更愁

015借酒消愁愁更愁

    我听著保安誤會的話,一時沒反應過來,保安把人送進去,走出來,見我還沒進門,“你趕緊去看看你老公吧,我看他像是要吐了,我就先走了,不用謝。”

    保安大步離開,我才反應過來他說竺盛翔要吐了的話,我把睡著了的小放在沙發上,把外套脫下來給她蓋上,就去看竺盛翔。

    見他四腳八叉的躺在床上,根本沒有想吐的意思,我給他把鞋子脫掉,外套脫掉,塞進被子里,把他安置好,才發現這家伙住的地方裝修的這麼豪華,看著一點也不像是一個多月前陪著我坐公交的家伙住的地方。

    當我看到他家酒櫃上的洋酒時,幾日來的愁悶再次襲上心頭,我毫不客氣的拿了最大的一瓶,嘴對嘴的開始喝起來,完全忘了這里是竺盛翔的家。

    我一想到晚上王明對我的嘴里,心就跟刀子捅的似的,我咕咚咕咚的大口大口喝起來,明明感覺到暈頭轉向了已經,可腦子卻特別的清醒。

    我知道我是不能喝酒的,原來都是千杯不醉,自從生了大寶後,只要一喝酒,過不了多久,四肢肌肉就開始酸痛難忍,我去醫院看過,醫生給了我兩個理由,一是酒精過敏,二是體內尿酸有結晶,說白了就是痛風。

    當時我特別不能理解的問醫生我為什麼會有痛風這個毛病,而且我原來是沒有的。

    醫生給了我若干個原因,月子沒做好,沒有良好的飲食習慣,睡眠系統紊亂,高強的壓力都是產生這種病的原因。

    想想這三年來,我都是怎麼過來的,早飯從來沒吃過,晚上從來都是凌晨睡覺,坐月子,呵,我根本就沒做過月子。

    想當初,我生完小,想讓婆婆給我做個甜掛面,都被她說成嬌氣,而她最喜歡掛在嘴邊的便是︰“現在的女人就是嬌氣,生個孩子就什麼都不能干了,想當初我那會生我王明的時候,我前一天還在挑糞水,第三天就下地割稻子了。我那會生的還是兒子,也沒像你這樣嬌氣。”

    也就是因為這個,我月子期間,前一個星期,王明照顧我,他上班了之後,我能下床了,便都是我自己照顧自己和孩子。

    還記得當時我生了王出來後,公公婆婆臉上的失望的表情我至今記憶猶新,我知道他們重男輕女,但小好歹也是王明的孩子,他們怎麼就能那樣明目張膽的在我面前表露出來。

    說白了,還是我自己自找的,我要是不自己厚著臉皮硬要跟著王明,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如此被動的看人臉色過日子。

    我越想越覺得難過,一瓶喝下,覺得不過癮,又拿了一瓶過來,想著反正是要痛得,何不一次過個癮。

    我咕咚咕咚喝了兩大瓶紅的,以為喝到一定程度,就能直接睡著,或許就感受不到痛了,可是事實並非如此,整夜的,渾身酸痛折磨著我,我躺在竺盛翔家的沙發上呻吟著輾轉難眠。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