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16受罪的還是自己

016受罪的還是自己

    我翻著新買來的手機,始終不見王明的電話或者信息發來,肉體上的痛夾雜著精神上的折磨,我閉著眼感覺自己都快無法呼吸了。

    突然額頭上一陣溫熱,我睜開眼看到此刻站在我面前,一只手放在我額頭上的竺盛翔,此刻正居高臨下的望著我︰“你哪里不舒服?”

    這才想起來我還在竺盛翔的家,沒有離開,再看看茶幾上的空酒瓶子,頓時尷尬到極點。

    “那個……那個,不好意思,喝了你家兩瓶酒。”

    我這不說還好,說了之後,竺盛翔立馬帶著一副要吃人的模樣小聲的訓斥我,“你才做過人流,這才幾天你就喝酒,你……”

    他雖然在訓斥我,可是我卻覺得很溫暖,如果此刻站在我面前如此對待我的是王明,那該有多好。

    我好笑的笑了下,“你家可有止疼藥?”

    竺盛翔眉頭一皺,“你哪里不舒服?我們去醫院,止疼藥吃多了不好。”

    說著他就要拉我起來,我不起來,指了指旁邊的小,“我家孩還在這里,我哪都不去,有止痛藥給我一片就好了。”

    “你到底哪里不舒服?”

    “痛風,喝酒喝得。”

    我這一說,竺盛翔就像是一頭發了狂的獅子似的,手指著我的鼻子,點了好幾下子,但自始至終都沒能說出有一句話。

    竺盛翔的行為讓我覺得很困惑,他給我的感覺就好像跟我認識了很久似的,有時候特別有種父親的感覺,尤其是對我的一切行為表示很無奈卻又不忍心責備,就像現在這樣。

    莫名其妙的對我發怒,然後什麼都沒說,就轉身去給我找藥去了,我吃了他給我找來的藥,半小時後,痛意漸漸少了,我昏沉沉的腦袋也漸漸進入夢鄉。

    在夢里,我夢見已故的奶奶,就跟小時候一樣,她端著一大盤做好的死面饃饃朝我招手,喊著我的小綽號,“小禿嘴,快來,奶奶給你做了你最愛吃的死面饃饃。”

    我看到久違的奶奶,又看了看她手里的死面饃饃,開心的不得了,趕緊往她那奔去,可不是怎滴,不論我怎麼跑我都始終還在原地,怎麼也跑不去奶奶身邊,奶奶的聲音越來越遠,眼看著奶奶就要消失在眼前,我忍不住大聲喊了出來,“奶奶,奶奶,別走。”

    奶奶最後還是不見了,但是身後卻多了一雙溫熱的手,我被這個溫暖的懷抱給安慰住了,能給我這麼溫暖的懷抱,除了王明,沒別人了。

    見王明向我示好,我開心的轉過身回抱住他,我們好像很久沒有這麼相親相愛的擁抱過了,就這樣簡單的抱著我好像有點不滿足,伸嘴吻了上去。

    溫熱中帶著柔軟,又有淡淡的酒香,讓人沉浸的無法自拔,我吻的小心翼翼,深怕王明因為生我的氣,會一把推開我,好在一直沒反應的王明,被我吻得終于有了點反應,他長臂一伸,一把將我撈進了他的懷里,深吻了過來,

    王明的吻一直是霸道的,就跟王明大男子主義的特質差不多,可是這個吻卻是帶著一定溫柔的深度,並且生澀的很,我被對方吻的有點喘不過來氣,可對方卻沒有停止下來的意思,手也跟著游走在我的身上,一想到人流後,李主任跟我說一個月內不準行房事的話,我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透過窗戶射進來的亮光,我看到此刻正跟我擁吻在一起的男人,哪里是王明,分明是昨晚被我送回來的竺盛翔。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