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70離我老婆遠點

070離我老婆遠點

    我想過很多種我跟王明再見面時的情景,唯獨沒想到像現在這樣,被他逮個現行,雖然他有錯在先,但是像現在這樣的狀況,我一下子心虛到不行,再也沒了以往對他理直氣壯的氣勢。

    眼前的王明雙眼赤紅,胡子拉碴,一身淺灰色的運動裝,布滿了灰塵,像是摔了跤似的,他粗喘著氣死死的盯著我,猛的一把抓住我的肩膀,那帶著能凍死人的目光,仿佛要把我千刀萬剮。

    我以為王明會對我動手,至少像我這種給老公戴了綠帽子的行為還被抓個正著,一般男人都會控制不住自己不動手吧。

    事實證明是我想多了,王明不僅沒對我動手,甚至一改方才的狠戾,面色漸漸柔和的幫我緊了緊身上的被子,溫暖的跟我說︰“你先出去,別走,等我。”

    我可以感受的到此刻王明隱忍著多少憤怒,在他對我說完這句話後,根本不容我有任何質疑,直接將我推到門外,接著門被大力關上。

    我站在門外焦急的等待,我緊緊的貼著門想听听里面的動靜,隔著門卻怎麼也听不到聲音,更不知道里面現在的狀況。

    其實顯而易見,里面肯定是又打起來了。

    竺盛翔剛剛被我踢了命根子,這會要是跟王明打起來,肯定會吃虧,我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麼樣的心理,居然莫名的擔心起他來,我拼命的拍打著門,想進門阻止。

    結果卻引來不少看熱鬧的人,我顧不了那麼多,深怕里面會鬧出人命,只一個勁的拍打著門。

    正當我焦急萬分的時候,房間的門一下子從里面打開了,透過王明,我看到竺盛翔完好無損的坐在床邊,朝這頭看來。

    見他沒事,我舒了口氣,將目光收回,發現王明也正在看我,我迎上他的目光,猜不透他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情。

    門口看熱鬧的人太多,見王明出來了,一個個指指點點的,各種猜測各種質疑撲面而來,我本能的低下頭,將頭發挪到前額,試圖將自己隱藏起來。

    王明見狀一把將我摟進懷里,扒開人群走了出去。

    我被他帶到一處陌生的地方,他給了我一套他的衣服,等我都穿戴好出來後,我看到王明靠在窗戶邊猛勁的抽煙。

    自從半年前,王明無緣無故戒了煙到現在,我這是第一次看他抽煙,還抽的這樣凶猛。

    與其說半年前他無緣無故戒煙,倒不如說半年前他就已經跟他媽準備好設計我再生二胎,一想到最近發生的事情,原本一股腦的歉意,立馬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上前搶過他手里的煙,直接扔進垃圾桶,“煙不是像你這樣抽的。”

    扔掉了煙,我坐到旁邊的床上,屁股還沒挨到床,我直接被王明猛推到床上,他欺身而上,粗魯的扒著我身上剛穿好的衣服,“你他媽跑這麼遠,就是為了給他干是嗎?”

    王明說話的同時,他滿口的煙味朝我撲來,我不知道我是抗拒他身上的煙味還是他這個人,見他要吻我,我拼命的要躲開他,哀求,“王明,你放開我,我求你別對這樣對我……救你放過我好嗎?”

    此刻的王明完全暴露出了他的本性,也把他內心里壓抑的憤怒都發泄在了我的身上,也讓我明白他之前對我故作的溫柔只是一時的假象。

    我不知道王明什麼時候變的這樣善變,眼前對我行使著粗暴穢語的男人,還是我當初不顧一切想要跟隨的那個他嗎?

    呵呵,突然理解了他為什麼會這樣,這肯定跟竺盛翔的身份有關系吧!

    如果竺盛翔不是他的老板,那剛剛在房間里,他們不可能相安無事的沒動手,更不可能在那樣糟糕的情況下,還對我和顏悅色。

    對他來說,他的工作他的職位遠勝過一切吧。

    想到這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原來我俞美仁看上的男人也不過如此,原來在他心里,我連份工作都比不上。

    此刻的王明活像是一頭發了狂的豹子,拼命的撕扯著我的衣服,口出穢言,“你他媽都能對別人岔開腿,這會對著自己的老公這樣。”我反抗的行為讓他更加憤怒,王明一邊說著一邊狠狠的賞了我一巴掌,“你他媽就是欠操。”

    王明這一巴掌扇的力度太大,我被他扇的耳鳴目眩,還有他滿嘴的穢言穢語,讓我越來越覺得眼前這個曾經陪伴我多少個夜晚的男人到底有多陌生。

    我能理解現在的的王明多憤怒,但是他這樣對我,我完全受不了,先不說他這一巴掌扇的有多用力,光是他接二連三的穢言穢語,就夠我受的。

    如果說他拿我跟別的男人發生了不正當關系就這樣對待我,那麼我相當不服,且不說這不是我願意的,就算是我願意的,他也不能這樣對待我。

    到底是誰偷偷在我不允許的狀態下,讓我懷了孕,事後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對待我?

    又到底是誰背著我讓別的女人大了肚子?又偷偷背著我陪伴在人家左右?

    又到底是誰趁我不在的時候,又讓人進了家門,還給人機會來羞辱我?

    一開始我還懷著歉意,祈求他放過我,但是在他對我行駛著這些粗暴的時候,我腦子開始不受控制的運轉,而這些天無處發泄的委屈一下子聚集到一起,從心口的位置直沖而上。

    是的,我又吐血了,從胃里出來的,又好像不是,反正整個嘴巴里都是鐵蛌漕道,一個嘴巴流不夠,沿著鼻孔又流了不少。

    原本還壓在我身上的王明見狀,一下子愣住了,估計沒想到我會這樣嚇人,直接噴血。

    我看著王明血跡斑斑的臉,忍不住咧嘴一笑,故意諷刺,“你說的對,你是我老公,我不給你給誰呢?即使你操了全天下所有的女人,我也不能浮了你的意,不讓你上是吧!”

    “呸呸呸,哪能說全天下所有女人,我忘記了你媽也是女人,呵呵……”

    我瞪著眼前曾經被我愛的死去活來的男人,不受控制的說出這些話,這也許就是曾經愛的有多深,現在就有多恨。

    我接受不了王明對我的背叛,更接受不了他對我的粗暴。

    王明,我恨你,從現在開始。

    上一刻還在對我行駛粗暴的王明,下一刻又變回了原本只屬于我的溫柔,我身上散落的衣服被他緊張的穿回,“美仁,別嚇我,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對不起……”

    王明一個緊的跟我道歉,一邊又抱起我往外沖,此刻我能感受的到他因為驚嚇而明顯改變的嗓音,我知道他這是在為我擔心。

    這要是放在以前,沒有那個女人,只要沒有那個女人,我想我肯定又會沉浸在這片溫柔里無法自拔。

    可是現在都變了,他的懷抱讓我惡心,一想到他還抱過其他以外的女人,我就受不了,我拼了僅剩的最後一點力氣,從他懷里跳脫出來。

    王明估計也沒想到我會突然翻身跳下,一個沒注意,手一滑,我直接滾在了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下來,要不是路邊的車子阻擋了我,估計我會直接滾到大馬路上。

    王明被我的舉動嚇到不行,不由自主的呼喊著我的名字,嗓音都變了,“美仁!!!”

    他再次朝我伸出手,因為後怕,我一個勁的朝他揮手不要,他拿我沒辦法,蹲在我面前哀求,“美仁,我錯了,求你別這樣折磨我好嗎?我們回家,回家好好過日子好不好?”

    家,我有家嗎?自從我跟著你來到n城離開爸媽,我就已經沒了家,這會跟我提家,太可笑了。

    王明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提醒我,“小,我們的小還在家里等著你回去,回去帶她逛超市玩滑滑梯,我們趕緊回去好不好?”

    提起小,我的心一軟,我的小才剛剛會走,才剛會喊媽媽沒多久,如果真的跟眼前的人分開,那她怎麼辦?如果不分開,那我要怎麼再面對眼前這個男人呢!

    正當我愣神時,王明一把再次將我抱在了懷里,他抱著我站在路邊招手打車,我躺在他的懷里,想著我的小,想著想著,我感覺我好累,好想睡一覺。

    等到我醒來的時候,我人已經在醫院,王明就靠在我床邊的椅子上小憩,他身上的血漬暗示著我方才發生的一切。

    我忍不住在想,我到底該拿面前這個男人怎麼辦?如果沒有小,我想我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就離開他,可關鍵是我們之間還有個小。

    可是如果不分開,我能接受他跟別的女人有染,而他能接受我跟別的男人的那一夜嗎?

    或許是可以的,從某種角度上來考慮,這叫扯平了。

    正當我沉浸在到底要不要再跟王明過下去時,病房的門猛的被人撞開,進來的是黎華。

    黎華見我一身狼狽,直接嚇哭了,“姐,你嚇死我了,我就離開了那麼一會會,你怎麼就把自己搞成了這樣?”

    一大姑娘,人高馬大的,其實膽還是挺小的,我朝她笑笑,“別哭,我這還沒死呢!”

    “你來這干嘛?”原本靠在椅子上小憩的男人,這會醒了,居然還對黎華這樣凶。

    “我為什麼不能來?”黎華直接跟王明針鋒相對,讓人看著一下就能明白,他們並不陌生。

    “你去告訴他,離我老婆遠點,否則後果自負。”

    <b>說︰</b></p>

    上架第一章,讓我見見你們還有誰在陪著我,記得搶沙發,前三名有幣

    下一更16:00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