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71你們正常嗎

071你們正常嗎

    黎華這丫頭給我的感覺,就是單純,心眼好,但是我沒想到的是,她居然跟王明認識,而王明口中的他,不用想都知道,就是竺盛翔。

    這說明什麼,說明黎華不僅跟王明認識,而且還跟竺盛翔認識。

    可是黎華不是我臨時組團游西藏的同伴嗎?為什麼她會同時認識王明跟竺盛翔?

    難道說這里面還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或者說從一開始黎華就在監視我,而我的行動從一開始就在某人的掌控之中?

    結果顯而易見,而這個某人,除了竺盛翔,沒有第二個人了。

    原本對黎華還充滿了喜愛,此刻突然對她多了幾分說不出來的感覺,應該是戒備,或者是隔閡。

    虧她還讓我小心白青青和李戀,沒想到自己卻是那個處心積慮的人。

    黎華可能是感覺到我看她的目光里的改變,她朝我伸出手,並抓住我的手,急忙解釋,“姐,對不起,我是有事瞞著你。”黎華說著豎起三指朝天,“但是我可以向天發誓,我對你沒有歹意,只有善意,當然,還包括,他。”

    “夠了,給我滾!”王明听了黎華的話,不受控制的吼了出來,“別讓我再看到你們。”

    “王經理,別這麼激動,有些話我還是要提醒你的,自己擁有的就該好好珍惜,可能在你眼里,並不起眼甚至礙眼,但是在別人眼里,那就是個寶,你好自為之。”

    黎華說完,把我的東西放下,跟我打了聲招呼,徑自離開了。

    黎華走後,我在醫院躺了一天就出院了,臨走時,我問醫生我為什麼會吐血,醫生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但是他囑咐我回去後,最好找一家大醫院瞧瞧。

    見醫生也沒查出個問題來,我也就沒當回事。

    這次的旅行相當失敗,人都散了,身邊還跟著王明,根本沒心思在游覽下去,我也舍不得把錢花在這上頭。

    于是出院後,我本跟著王明直接回去n城,中間我給白青青和李戀都打過電話,結果兩人都是關機狀態,而群里,只剩下我和黎華兩人。

    突然就有股煩躁由心而生,生活本就存在各種煩雜,想太多只會給自己添加煩惱。

    輾轉到了n城,假期還沒結束,又加上我無緣無故吐血兩次,王明愣是又給我請了一個月的假。

    于是我躺在家里狠狠的睡了有半個月,而這段時間我回來後,我明顯的可以感受到婆婆對我的態度,簡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跟我親媽似的。

    每天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小不用我帶,還天天炖雞湯給我喝,面對婆婆突如其來的好,我反而不知所措。

    可能就像是大家所說的那樣,否極泰來,我跟王明鬧了一段時間的矛盾,這從西藏回來,事情都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竺盛翔不來煩我了,就真的跟我說那樣,從我面前消失了,對此我很滿意,可潛意識里,在滿意之余我好似又有些許期待在里頭。

    拋開竺盛翔不說,有一個突然變成我親媽的婆婆,就夠我順心如意的了,這會連王明也給我變出來個大驚喜,他拉著我進屋,塞了一串鑰匙給我,“美仁,這個送給你。”

    我盯著手里的鑰匙,莫名其妙,“這是什麼?”

    王明沒回答我,而是拉著我出門,臨走時還不忘把小帶著,于是他一手拉著我一手抱著小,出門打車,再停車,直到他帶著我來到一處新建的小區門口。

    進入小區,還要拿身份證登記,並由穿著制服的保安領著我門,一路走到最里面一幢,為我們打開電梯後,保安才離開,電梯在第十二層停下來,王明又拉著我走到唯一一套東首的房子門口才下來,催促,“鑰匙呢?快掏出來,你可以用它來打開它。”

    我不知道王明這是要干嘛,既然他讓我打開,那我就打開,門一打開,進入我眼簾的是一套白坯房,里面的空間看上去,差不多是我們現在住的地方兩個大都不止。

    關鍵是光線好,房間也多,客廳也足夠大,就連我最想要的露台也都有。

    “這個送給你,希望你喜歡。”王明說著遞給我一個文件袋,我匆忙的打開,想證實我所想象的是否真實。

    我掏出里面躺著的紅本本和綠本本,紅的是房產證,綠的是土地使用證,關鍵是上面只有我一個人的名字,俞美仁。

    好吧,如果說王明想拿一套房子來安撫我受傷的心,那麼他做到了,非常成功的做到了。

    當我看到房產證上我的名字時,我這顆漂泊的心就像是久久漂泊在海上的一艘小船終于停靠了岸似的,那種突然有家的感覺,真的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為了表達我心里的興奮勁,我直接抱住了王明,狠狠的在他臉上親了一口,王明被我突如其來的行為驚喜的愣了好一會。

    好吧,我承認,自從西藏回來後,我仍舊反感王明的親近,而我現在主動親他,連我自己都沒想到,估計他更沒想到。

    小我見我親他爸爸,她學著我也親了王明一口,嘴巴里還嚷嚷著叫︰“爸爸,爸爸……”

    此後的一段時間里,為了我的愛巢,我跟朋友借來幾萬塊錢,加上手里一丁點的剩余,我開始了我的裝修之路,因為我迫切的想要搬離那狹小又冬冷夏熱的小房子。

    每天晚上睡覺前,我都在想象著房子裝修好,我們一家幾口在大房子里吃飯睡覺看電視時的美好情景,光是想著我就能好開心。

    我以為我的幸福生活從此開始,一家三口又可以回到從前快快樂樂的狀態中,甚至比以往更加美好。

    正當我花著心思想著該用什麼樣的窗簾時,我的qq收到一條陌生人的添加消息。

    因為我的qq添加是需要驗證的,而這個陌生人添加時備注的驗證是正確的,我以為是哪個老朋友或者同學什麼的,于是想也沒想,就同意了。

    我一同意,對方立馬向我打招呼,“親,你好。”

    出于禮貌,我也回了個你好,並問,“請問你是哪位?”

    “呵呵,我是王明的同事,我這剛懷孕沒幾個月,想跟你討討經啊!”

    一看是王明同事,又是個孕婦,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哦,那你有什麼問題只管我問吧,只要我知道的我肯定都告訴你。”

    “呃,就是……我就是想問問,懷孕的時候能那個嗎?”

    這問題問的夠那個啥的,但是既然人家問了,我也不能不回答,“呃,當然能了,但是最好避開前三月和後三月。”

    “哦,那你那時候懷孕的時候,有做過嗎?”

    草,真心理解不透為什麼還有孕婦對這話題這麼感興趣,我記得我那時候幾乎都性冷淡了。

    “咳咳咳,這個嘛……不告訴你,你可以問些其他方面的問題。”

    對方見我不回答,仍舊不死心,“對了,一般生完孩子,多久能那個啊?你是多久的時候開始的?現在和諧嗎?”

    見對方直擊這方面的問題,我連回答都懶得回答,于是直接不搭理她了。

    好半天後,對方又發了信息過來,“在忙嗎?我听王明說,你們在裝修房子,裝修的怎麼樣了?”

    這話題還差不多,一說到裝修房子,我話就來了,我跟她說了很多,還拍了很多照片過去,讓她幫我出主意。

    于是呼,听了她的意見後,我把窗簾換成了白色薄紗型,把原本定好的餐桌換成白色大理石,把臥室的大床換成了白色田園式,甚至還多花了好幾千塊在浴室裝上了浴缸。

    這一來二去的,跟她就熟了,這天她又問我,“你跟你老公那方面和諧嗎?我這懷孕了,我老公都不願意踫我了,你說他會不會出去亂來?”

    見她都跟我道出了她的私密,我也不好再矯情,但是從西藏回來到現在,我試著跟王明親近過,也就那麼一次,可就那麼一次的時候,我腦子里竟然想到的是另外一個人,雖然是這樣的情況,但是我不能讓外人知道,于是我對她撒謊了,“呃,我跟我老公這方面一直都挺和諧的,不過我覺得你擔心的有點多余,不是所有男人都會在老婆懷孕期間偷腥的。”

    “和諧?你知道嗎?真正的和諧,網上有統計,一周三到五次才算正常,你,真的達標嗎?”

    好吧,我不知道還有這樣的統計,但是謊話已經說出去了,那就盡力圓謊吧,于是我毫不猶豫的發過去,“嗯,達標,非常達標,偶爾還超標。”

    我這話一出,對方直接沒了回應,我以為對方有事忙去了,也就沒在意。

    一連過了好幾天,對方又來找我了,“親,在嗎?”

    見好幾天沒消息的人兒又來找我了,我放下手里的活,將畫圖軟件最小化,點開她的對話框,“在呢,這麼晚還沒睡?”

    “沒,睡不著,老公還沒回來。”

    被她這樣一提醒,我發現王明也還沒回來,一看點,都快十二點了。

    最近一段時間,王明一直都比較忙,經常午夜才到家,對此,我很心疼,畢竟現在每月不低的房貸還壓在他身上,而且又換了新的單位,肯定是有些不適應的。

    正想著給王明打個電話問問他什麼時候回來時,女人又發來一張照片。

    <b>說︰</b></p>

    謝謝沒有轉身離開的你們,麼麼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