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73幕後的操手

073幕後的操手

    听到他說他知道我家小在哪,我心里懸起來的大石頭終于落了地兒。

    而眼前笑的極為燦爛的人兒,雖然幾個月沒見,樣子看上去更加帥氣迷人,精神抖擻。

    白色的襯衣,深色西褲,大背頭,袖口上瓖著金絲邊的紐扣,透露著低調中的奢華,而他脖子上松垮垮的領帶,給他這一身莊重增添了不少慵懶,再加上他的邁巴赫座駕。

    草,這家伙就是出來勾引人的。

    “愣什麼勁,趕緊上車,小哭毀了都。”

    听他這樣稱呼我家小,突然感覺溫暖極了,可是他為什麼會知道我家小在哪?或者說他怎麼知道我家小哭毀了都?難道說小在他那里?

    我很想上的車,可我的車怎麼辦?好歹是公司的車,我不能就給它扔在馬路中間自生自滅吧!

    竺盛翔看出我的心里的顧慮,將自己的邁巴赫靠邊,又搶過我手里的鑰匙,坐進駕駛室,啟動,直到把我的公車移到不遠處的停車位上,返回了把鑰匙塞給了我,“這下好了吧,趕緊上車吧,沒人能搞得定你家小公主。”

    重新再見竺盛翔,其實我還是挺排斥的,尤其是想到幾個月前的那一晚,頓時尷尬到不行,不過听著他輕快的語氣,我也矯情不下去,直接抬腿坐進了邁巴赫里。

    好吧,我承認這是我第一次坐這麼高級的車,我的駕齡也有五年了,一直想擁有一輛自己的車,他可以不用太好,夠用就好,但是現實生活讓我不得不低頭,現下連買個車都覺得是奢侈,所以我從來不去看車子的品牌價格類型等等。

    我雖然沒有車,但是我開過的車卻不少,上到公司行政部接待客人的進口昂科雷、奧迪a6、q5,下到光頭強的別克英朗、項目部的皮卡以及我現在開的老的不能再老的破桑塔納,所以對于車子的一般性能,我還是比較熟悉的。

    坐上了竺盛翔的這尊邁巴赫,說實話,以前開過的那些車都只能算得上是潘砍擔 圖兌壞愕牧潘砍刀妓悴簧稀br />
    我坐在里面,完全感受不到一點點顛簸,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倒一杯裝滿水的水杯放在里面,來驗證它抗震的完美。

    我忍不住用手摸了摸里面的皮子,又倒持倒持音響,擺弄擺弄車子前面放著的屎黃色的佛像,“別告訴我這是真金子。”

    我知道我就是個俗人,見到好東西,原原本本的潘勘拘躍屯暉耆  暮廖薇A艫謀├讀順隼礎br />
    “你喜歡嗎?喜歡,我就送給你。”

    “算了,這要是放我車里,肯定第二天就沒了,用不了第二天,兩小時絕對會消失,而且我還得自費安裝玻璃。”

    竺盛翔一邊開著車一邊斜眼看著我笑,“我是說連車都送給你。”

    原來的時候,我跟竺盛翔的對話方式一直以嬉笑玩樂居多,基本上是沒正經過,當他這樣說的時候,我還是跟以前一樣,笑呵呵的揮著手說,“又來了,別逗姐開心,姐會當真的。”

    原本還笑嘻嘻跟我調侃的竺盛翔,突然變得相當嚴肅起來,他一把抓住我因為說話而手舞足蹈的手,放在他的腿上,“我是說真的,只要你願意。”

    我被竺盛翔突如其來的認真嚇了一大跳,我趕緊揮開他的手,再也維持不了像剛才那樣輕松的表情,“不要這樣,不然連朋友都沒得做。”

    “好吧,我尊重你的選擇。”竺盛翔一邊說一邊開車,一邊還不忘提醒我,“你藥帶了嗎?”

    我听不懂他這話什麼意思,他這是在罵我有病嗎?

    “別誤會,我是想提醒你,等下不管見到什麼人,你都要冷靜,最好不要像上次那樣在機場莫名其妙的……”

    “你這話什麼意思?”直覺告訴我,即將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到了你就知道了。”

    接下來我沒再跟竺盛翔交流,隨著他的車漸漸駛入郊區,我的心也跟著懸起來。

    終于車子駛進了之前竺盛翔帶我來過的那座別墅里,我遠遠的就能听到我家小哭的無比淒慘的聲音。

    我急忙下車,甚至忘記了取掉安全帶,離開位置的人兒又被安全給彈回去了,而被彈回來的我,直接撞上打算幫我解安全帶的竺盛翔,瞬間我整個人撞入他的胸膛里。

    因為力度有點大,我明顯听到竺盛翔吃痛的悶哼聲,定眼一看,這姿勢太過曖昧,來不及跟他道歉,我趕緊取掉安全帶,往我家娃的哭聲奔去。

    到了門口,因為我沒得密碼,竺盛翔又在車子里還沒過來,我只好在外面拼命的拍門,門從里面被打開。【愛書屋】

    我沒想到的是給我開門的是黎華,黎華像是知道我要來似得,趕緊拉著我進去,“姐,你快進來,趕緊哄哄你家娃吧,哭的太慘了。”

    我趕緊接過一中年婦女手中我家的娃,趕緊哄起來,“寶貝不哭,媽媽來了,不哭不哭……崽崽不哭,看,媽媽來了。”

    雖然平時不怎麼帶小,可當小听到我哄她的聲音後,小丫頭立馬張開手臂,緊緊的摟住我的脖子叫,“媽媽……媽……怕……”

    看樣子是受到了不少驚嚇,我心疼的將她緊緊的摟緊懷里,盡可能的安撫她,可能是哭累了,沒一會,小靠在我的懷里睡著了。

    竺盛翔心細的遞給我一條薄被,“抱進屋吧,這里人太多。”

    我抱起小往里走,進入房間後,才發現這里似曾相似,這床正是我跟竺盛翔之前躺過的那張,雖然那次最後沒有做什麼,但是心里還是膈應的很,很想換個房間,但是一想這畢竟不是自己家,還是算了吧。

    我放好小,黎華走了進來,還不忘把門關上,“姐,你剛進來的時候,有沒有發現客廳里還有其他人?”

    被梨花這麼一提醒,我還真沒反應過來,客廳里還有其他人嗎?我怎麼沒看到。

    “就知道你沒看到,走,我帶你去見見。”

    我跟著黎華走到客廳,看到客廳里的確還有另外兩個女人,就是那兩個無緣無故退了群,打電話又打不通的女人。

    見我下來,白青青先一步上前拉住我的手,哀求,“俞姐,我知道錯了,求你放過我好不好?我媽有病,她不能沒有我,俞姐,我求你了,我不能坐牢的。”

    我看著幾乎要給我下跪的白青青,不僅哭的淒慘,甚至還扯上了坐牢,根本不明白她這無緣無故的跟我求饒要干什麼。

    黎華將我拉到身後,站在我和白青青中間,“先別急著求饒,說清楚你干過那些事才是正事,是你自己說還是我來幫你說。”

    白青青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始終說不出一句話來,倒是旁邊的李戀先開了口,“我來說。”

    “俞姐,是我跟青青對不起你,我們不應該受人指使,在旅游的路上設計你,也不應該听從別人偷偷抱走你的孩子。”

    李戀簡單的幾句話說著輕巧,我听了卻像是五雷轟頂,什麼叫受人指使旅途設計?什麼又叫听從別人偷偷抱走我的孩子?

    這人是誰?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跟他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嗎?

    設計我就算了,居然還要拿我的孩子來泄憤,這人的心腸到底是有多歹毒?我活了將近三十年,我居然不知道我還得罪了這樣一個人。

    “說的太簡單了,麻煩說詳細一點。”坐在沙發上的竺盛翔突然發話,拉回了我的思緒,黎華扶著我坐到沙發上,“還是我來說吧!”

    “姐,你可還記得我提醒過你小心她們兩個人的事?實不相瞞,我是個練家子的,說直白點就是保鏢,我為什麼會出現在你的身邊,是因為竺先生請我來的,是他讓我來保護你的,請不要誤會,不是監視,是實實在在的保護,在旅游的時候,我遇到三個男人想靠近你,當著你的面打發了一個,還有兩個是你不知道的。”黎華說著指著面前的兩個人,“而這三個男人正是他們找來的,故意想要毀掉你的清白,並想拍下視頻。”

    被麗華這麼一提醒,我突然想起那天白青青問我除了王明還有沒有其他第二個男人的話題,呵,好陰險,這還讓不讓人好好聊天了?

    “不過最後她們都沒有得逞,因為都被我破壞了,就是在去往雲南的路上,我失算了,其實我的酒量挺好的,只是沒想到她們會給我吃安眠藥,所以才導致你誤食了……後面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

    “我的孩子呢?為什麼要抱走我的小?”

    黎華嘆了口氣,繼續解釋,“自作孽不可活啊……唉,俞姐,你不知道,她們兩個性取向扭曲,被某個人知道了,而白青青她媽身體不好,為了守住這個秘密,不讓她媽瞎操心,就只好讓人捏住把柄任人擺布。”

    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重點,我想知道的是這個人到底是誰。

    “直接說重點,這個人到底是誰?”

    黎華轉向竺盛翔,“老板,要說嗎?”

    <b>說︰</b></p>

    求票票,明天繼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