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74為他人做嫁衣

074為他人做嫁衣

    竺盛翔眉頭一挑,“行了,這沒你事了,你帶他們下去吧,至于怎麼處理,回頭再說。”

    黎華跟我打了聲招呼後,帶著白青青跟李戀走了出去,臨走時,白青青還不忘求我饒過她。

    待客廳只剩下我和竺盛翔兩個人後,我開門見山,迫不及待的問他,“你到底知道些什麼?都告訴我。”

    原本坐在沙發上的竺盛翔,听我這樣一說,直接站起來,走到落地窗邊,面朝窗外,“你真的想知道?我怕你接受不了。”

    我大步跟過去,“還有什麼能比我丟了孩子還要讓我接受不了的?”

    竺盛翔猛的轉過身,俯身近距離的死死的盯著我的眼楮,仿佛想從我的眼神里尋找些什麼,“你確定?”

    我被他看的渾身發 ,但眼神堅定,“我很確定。”

    “行,那你跟我來。”

    我以為竺盛翔要帶我去哪呢,還搞的這樣神秘,結果他領著我去了他的書房。

    來不及欣賞里面的高大上,他直接推著我坐到他書桌後面的高檔椅子上,問,“你想好了嗎?”

    竺盛翔三番五次的跟我確定這句話,讓我不由的精神緊繃,好似真的有什麼我接受不了的事情要發生。

    “別再賣關子了好嗎?”

    “那行,你看吧!”

    竺盛翔說著,鼠標一動,原本黑屏的電腦屏幕一下子亮了起來,接著便是一幕不和諧的畫面闖入我的視線。

    那個再熟悉不過的身影,就在我方才往派出所趕,打電話卻怎麼也沒人接的男人,此刻卻在為難一個孕婦。

    我有點不相信的把音箱設備的聲音調高,王明的聲音闖入了我的耳膜中。

    “我警告過你多少次?”王明說著又推了一把孕婦,“離我的家人遠一點,你怎麼就是不听呢?你以為你添加了美仁的qq,抱走小,就能威脅到我?我告訴你,你的這種方式只會令我更加討厭你。”

    加了我的qq,抱走小,呵呵,這個女人真是處心積慮,而我卻還跟個傻子一樣天天安慰她,甚至幫她看肚子里的孩子的性別,真的是太可笑了。

    而此刻原本站著的孕婦,被王明這麼一推,腳沒站穩直接倒在沙發上,而那朝天的肚子,看上去大概五個多月的樣子。

    加上王明的話,我突然就就明白了她口中的不幸的來源,是指我的老公,王明。

    就在孕婦倒在沙發上的那一瞬間,一個熟悉的中年婦女直接撲了過去,趕緊拉起女人,“梅梅,你沒事吧。”婆婆一邊說拉起她,一邊朝王明嚷嚷,“你下手能輕點嗎?她肚子里還有你的孩子呢!”

    呵呵,她肚子里還有你的孩子,多麼諷刺的一句話啊!

    原本暴怒的王明,此刻更加憤怒,只見他一把掀翻了旁邊的茶幾,朝著他媽吼了過去,“你能不能別這樣對待我,我是你兒子,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你這樣置我于不義,要我怎麼再面對美仁和小?”

    “你夠了,我是你媽,不是你老媽子,我給你帶孩子,給你照顧兩個女人,我天天給你們這一大家洗衣做飯做家務,我都這樣了,你還怨我,我不就是想要個孫子,我有錯嗎我?”

    婆婆說著開始痛哭起來,王明見狀直接上前拉開他媽,一把抓住孕婦的胳膊,“走,跟我去醫院。”

    女人一听要去醫院,瞬間崩潰,抱住婆婆的胳膊,哀求,“媽,你救救我,我不要去醫院,我不要去。”

    婆婆一听也激動起來,抓起桌子上的遙控器就朝著王明的手砸去,“你給我松手,畜生,梅梅為了你,都躲在這了,還把房子給了你,你還想怎麼樣?”

    房子,婆婆口中的房子,瞬間讓我的腦袋炸開了花,她這話什麼意思?難道說王明給我的房子是……

    哈哈,這未免也太好笑了吧,而我呢,我居然還開心的在裝修房子,我甚至听了她的意見,把原先定好的窗簾、臥床、浴盆等等全都換了,就覺得可笑到不行。

    原來到現在我是在為他人做嫁衣。

    再也看不下去的我,憤怒的彈走桌子上的物品,一陣嘈雜飾品的破碎聲沖擊著我,我感覺自己就跟瘋了似的。

    我起身,也顧不上小還在竺盛翔的家里,抓起放在客廳茶幾上的邁巴赫鑰匙,沖了出去。

    也不管這車有多昂貴,我將車開到我能開得最大碼,在熱鬧非凡的n城橫沖直撞,一直到新裝的房子這。

    我猛的推開門,抓起工人用的鐵錘,粗魯的朝著我那張花了上萬塊的床狠狠的砸去,可惜床太結實,幾錘下去,床就出現一點點小的痕跡,轉身想找到個更好的工具,于是我看到了旁邊躺在地上的切割木頭的切割機,直接拖著線朝著大床走去。

    原本在里面施工的師傅見狀,趕緊上前一把奪過,“姑娘,你冷靜冷靜,這麼好的床切割了太可惜了,別想不開。”

    此時的我哪里還听得進去這些,見手里的工具被人搶走,我又抓起剛剛被我扔掉的大鐵錘朝著衛生間走去,我像風一樣迅速飄進衛生間,對準躺在地上的那口大浴缸狠狠的砸了過去。

    瞬間陶瓷破碎的聲音傳了過來,就這樣一口上好的大浴缸被我給毀了,我盯著地上的碎片,感覺現在的自己就跟這口大浴缸一樣,同樣破碎不堪,可又有誰能理解我現在的心情呢。

    我很想大聲哭出來,卻怎麼也哭不出來,突然明白為什麼竺盛翔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叮囑我準備好了沒?吃藥了沒?

    可是奇怪,我居然沒有吐血,有的只是憤怒,緊緊是憤怒而已。

    心痛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當我知道這麼久以來,我跟一個女人同時分享一個男人,或者說這個女人在知道一切的情況下,跟我滑稽的聊天訴苦,我卻還跟個傻子一樣被蒙在鼓里,跟人聊得不亦樂乎,又或者說這兩三月突然對我好到不行的婆婆,居然背後還玩著這把戲。

    我到底是有多無知多愚蠢才會被這一群人當著猴在耍著玩?

    正當我沉浸在自己無限可笑的憤怒里時,某人進來打發走了屋內施工的師傅們,接著我被他一把摟進懷里,安慰,“想哭就哭出來,我會陪著你一起。”

    我像是得到了鼓舞,一直壓抑在心里的苦悶,在接觸到一個無比溫暖的懷抱,和一句相適宜的話,開始肆無忌憚的哭起來。

    那誰說的,生活無處不精彩,可我的生活怎麼就這麼糟糕這麼令人揪心呢?

    我以為我找到了那個屬于我一生的男人,卻在我最脆弱的時候,給了我這樣的一擊,難道他不知道我們的婚姻已經脆弱到不堪一擊嗎?

    看著這個所謂王明從別的女人那搞來的房子,我就惡心到不行,也是我傻,之前拿到鑰匙的時候,怎麼就沒問清楚他到底從哪搞的那麼多首付的錢?

    我掙脫竺盛翔,恨不得立馬從窗戶跳下去,只覺得這里再多呆一分鐘,都會把自己污染跟王明一樣無恥。

    我大步走出房子,突然不知道自己該去哪里。

    竺盛翔像是看穿我的心思,直接邀請,“去我那吧,小還在我那睡覺呢!”

    跟著竺盛翔出來,看到被我一路 過來停在路邊的邁巴赫,著實嚇了一跳,整張車哪里還看得出來它原本的豪華,我記得來的路上,因為車速過快,為了避讓前面的車,我撞上了側邊臨時警示牌。

    我以為我就簡單的撞了個警示牌,有誰能告訴我,這車上面的黃色油漆是怎麼來的?

    一片黃色、一個凹坑,還有許多條劃痕,誰能告訴我,這車要是修起來到底要花多少錢?

    一想到錢,我就蒙了,我現在最缺的就是錢,我該拿什麼來還竺盛翔?

    我愣在原地,懊惱的不行,“對不起,你的車……”

    竺盛翔眉頭一挑,“先上車,回頭再跟你算這筆賬,你給我造成的損失可不止這麼點。”

    我以為他會很大方的跟說“一輛車而已,無所謂”等這一類的話來安慰我,結果他卻來了這樣一句話。

    好吧,誰讓我一時沒控制住,把車劃成這樣,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也許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竺盛翔將我塞進車內,一溜煙將我帶回到別墅,“好好休息一下,剩下的事等休息好再說。”

    我听了他的話,躺倒小旁邊,我看著小這張酷似王明的臉,心里難受極了,原本平復的心情又開始翻滾起來。

    我伸出手摸著小熟睡的臉,忍不住流淚,“寶貝,對不起,媽媽可能給不了你一個完整的家了。”

    回想到剛才視頻里的那一幕,離婚的想法越發的加重,但是有一點,小必須是我的,她也只能屬于我,因為我不允許自己的孩子在那樣一個價值觀扭曲的家庭環境下成長,何況,還有個那麼歹毒的女人做後媽。

    是吧,可能我跟王明前腳離婚,老太太肯定後腳就會把她所謂的梅梅接回家吧!

    突然發現這麼久以來,他們騙我騙的好慘,對那個女人保護的有多周到,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正面與之交鋒過。

    這個女人背後做過這麼多的手腳,卻始終沒有出現在我的面前過,我想她這是不敢見我吧,怕我傷害她的肚子,所以才躲得遠遠的吧!

    我想等我醒來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會會這個所謂的三才是正事。

    <b>說︰</b></p>

    票票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