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75我是個劊子手

075我是個劊子手

    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根本睡不著,看著我家小還在熟睡中,我只好繼續躺在床上煎熬著,心里亂七八糟的事情,在腦子里像浪花一樣,一浪接一浪,時時刻刻的刺激著我。

    不知道煎熬了有多久,實在堅持不下去了,我一咕嚕爬起來,迫切的想要去見見那個女人。

    我想要知道她為什麼可以明知道王明有家室有孩子,卻還要這樣沒皮沒臉的糾纏不休,難道她不知道道德二字是什麼意思嗎?

    對于這種道德觀敗壞的女人,我想我見到她會先狠狠的揍她一頓,然後再替她爸媽好好的教育教育,什麼是三觀,以及三觀的重要性。

    可等到我剛走到門口時,我突然發現我還不知道這個女人現在在哪,我到底要去哪才能找到她,我愣在房間門口不知所措。

    “睡不著嗎?”竺盛翔的聲音從身後冒出來,“那我們聊聊?”

    竺盛翔說著徑自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著,我毫無目的的跟過去,在他對面坐下來,實話實說,“我想去見見那個女的,可是我不知道她在哪里,你知道對嗎?”

    竺盛翔眉頭一挑,“這個時候,就算我知道她的位置我也不會告訴你,我覺得你現在應該先冷靜冷靜,好好理一下思緒,接下來到底該怎麼辦才是正事。”

    “我現在就想知道這女的到底在哪。”

    “不好意思,我無可奉告。”

    竺盛翔說著起身就要走,我見他這樣,我一下子抓狂了起來,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忍不住歇斯底里,“你讓我怎麼冷靜,這個時候,我怎麼可能冷靜的了……”我指著自己的胸口,“你可知道我這里現在有多難受嗎?感覺就跟被掏空了一樣,都快無法呼吸了,你現在卻來告訴我讓我先冷靜冷靜。”竺盛翔還是沒反應。

    見他這樣,我越說越激動,我抬手猛的抹掉臉頰上的眼淚,“我現在的感受沒人可以體會,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你又怎麼可能明白……”話說到最後,我幾乎是帶著哀求的語氣祈求竺盛翔,“我就是去看看,我跟你保證,我絕對不會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來,我保證……”

    見竺盛翔仍舊是無動于衷,我又朝天舉出三指,“我向天發誓,我絕對……”

    我話還沒說完,竺盛翔猛的甩開我的手,憤怒的低吼,“誰說我理解不了你現在的感受,那你又可知道我現在的感受?”

    “讓我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在為另一個男人傷心流淚,對我卻是視若無睹,這種感覺你能理解嗎?”

    面對竺盛翔突如其來的話語,我的心猛的一顫,卻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

    “王明他到底有什麼好?他傷害你都傷成這樣了,你還要繼續為他哭,你覺得你值得嗎?”

    “你現在找到那個女人又能怎麼樣?狠狠的揍她一頓?萬一傷到她的肚子,你怎麼辦?進局子?難道你孩子不要了?”

    “我讓你冷靜,是讓你想明白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

    “呵,你說的倒輕巧,你說我接下來該怎麼辦,離婚嗎?可我的孩子怎麼辦?沒有父親的生活,她會開心嗎?”

    “你別拿孩子做借口,如果讓孩子有一個這樣三觀不正的父親,我認為還是沒有來的更好。”竺盛翔說著,低頭與我直視,想要把我看穿,“我倒覺得是你自己還舍不下你這段破敗的婚姻,我說的對嗎?”

    我盯著竺盛翔好看的眼,試圖質問自己,我到底想要的是什麼?離婚嗎?如果沒得小,我想我肯定會毫不猶豫的離開王明。可是如果我真的為了小,重新接受王明,我能忍受這一而再的欺騙與背叛嗎?我還能忍受婆婆這張虛偽的臉嗎?

    我想我不能,所以我現在是矛盾的,我根本不知道我接下來要怎麼辦。

    “我知道你在顧慮什麼,你不就是怕你的寶貝在沒有父親的環境下成長,會心智不健全,人生觀扭曲嗎?”竺盛翔說著,一把抱住我,“你忘了,你還有我,我會幫你一起照顧你的寶貝,我們可以成為一家人,我會讓你的寶貝過得比現在好,我會盡我所能把最好的都給她,這樣還不行嗎?”

    面對竺盛翔的深情,以及他發自內心的告白與保證,我心里雖然溫暖,但是排斥還是居多,我不是個多情的人,我不可能在一段感情還沒結束,就立馬迫不及待的投入另一個男人的懷抱。

    我輕輕推開他,卻始終說不出拒絕他的話來,就像他說的那樣,我理解不了他現在的心情,所以我不能再給他帶來言語上的傷害。

    我默默的走進屋,抱起還在熟睡中的小,打算離開,因為我不想再呆在這里,我怕我繼續呆在這會讓竺盛翔產生更多的期望。

    因為我給不了,所以我離開,因為我開不了口,所以我用行動來表達。

    竺盛翔是何等的聰明,見我要抱著小離開,他深深地嘆了口氣,沒有攔著我,只是拉著我的胳膊,無奈道,“我知道是我太著急了,我收回剛才的話,我保證在你還沒有恢復單身的情況下,我不會再去打擾你。”

    說完,他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我听得出來,他是在黎華打電話,交代她把我送回家。

    坐在黎華的車里,我思緒萬千,我不知道接下來家里等待我的是什麼,或者說我回到家,我會忍不住對著婆婆和王明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來。

    黎華一路無言,把我送到家後,叮囑了幾句就離開了。

    我打開門,以為婆婆和王明都還沒有回來,結果一進門,就看到兩人都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就好似專門在等待我回來。

    兩人見我抱著小回來,婆婆焦急的接過我懷里的小,心疼的哭起來,“我的乖孫女沒有丟,都怪奶奶,差點把你給弄丟了。”

    婆婆此刻對小的反應,我看的出來是真實的,我忍不住在想如果小是個男孩,會不會結果又是另外一個樣呢。

    我以為我見到婆婆和王明,我會歇斯底里,會跟他們大吵大鬧,結果我到了家,我一點反應都沒得,我想我可能是太累了,根本沒得心思再跟他們吵鬧下去,或者說他們已經失去了讓我再對他們有沖動的欲望。

    人情至淡,到了一定程度,可能就像我現在這樣,我連發火耍鬧的欲望都沒得了,因為不值得,所以我不屑再浪費自己的精力在上面。

    婆婆抱走小,我頹廢的把自己關在屋內,王明跟著進來,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我看著特別不舒服,心里的一團火又蹭蹭的冒了出來,“你把她藏在了哪里?告訴我。”

    王明估計沒想到我會這麼開門見山,臉色刷的慘白,卻始終說不出一句話來。

    正在這時,我的手機滴一聲,我翻開一看,是一條陌生信息,“我是梅瑰,我在行政中心對面的咖啡廳等你,我有話要跟你說。”

    呵,看來還有人比我還想要見到對方,如此一來,我好像就佔了主導權,不是嗎?

    既然這樣,我也不必再逼問王明。

    我抓起包包,朝著短信上的地址奔去,我不知道王明是出于什麼樣的心理,是怕我傷害人家肚子里他的兒子,還是怕我吃虧,總之一句話,他不讓我出門,不過他現在哪里還有權利管我的自由,我說了幾句狠話,就把他打發了。

    到了地點,我偷偷設置好手機錄音,裝進口袋里,然後大方的走進去,女人看到我時,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

    這個女人我見過兩次,我一點也不陌生,我直接朝她走過去,在她對面落座,抱胸等待她的發話。

    好半天後,女人終于按耐不住,“你怎麼不說話?”

    “我為什麼要說話,是你找我來的。”

    女人吃癟,卻還是佯裝鎮定,“我找你來,是想告訴你我和王明之間的事,我有了他的孩……”

    “他媽給我閉嘴,你是不是想告訴我你有了他的孩子,還想要跟他在一起?呵……那我告訴你,我跟他不僅有孩子,還有結婚證,還有一份受法律保護的婚姻,你覺得你跟我說這些就能得到王明了嗎?你未免太天真了?”

    其實我心里已經打定了離婚的主意,只是在某人面前,我不可能表露出來,至少我不能讓她稱心如意,至于王明,咱們回家再慢慢的算這筆賬。

    女人估計沒想到我會這麼咄咄逼人,“你……”,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你什麼?我告訴你,別裝出一副委屈的樣子,搞得就跟我欺負你似的,論起來,我才是那個受害者。”

    我本來就激動,這話說出來,聲音大了許多,因此招來不少人的目光。

    女人像是得到鼓舞,深吸了口氣,小聲卻又氣勢的告訴我,“我有了王明的孩子”,她指著自己的肚子,“我查過了,他是個男孩。”

    “呵呵……你他媽不僅天真,還真可愛,我特搞不明白,道德二字在你眼里到底算什麼?一坨狗屎嗎?”

    我一個被三啃了老公的人,我怕什麼,我仍舊是大嗓門,朝著對方嚷了過去,“你一個沒有道德觀的人卻在這跟我談孩子,你難道不擔心自己生出來的孩子會跟自己一樣,道德觀扭曲,人生觀不全,三觀不正的……出來嗎?”

    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言語來形容這個孩子,畢竟它也是無辜的代表,也是那個不幸的產物,我也不忍心用狠言戾語來詆毀他。

    “你……那是我的事,你別想用語言來刺激我,我不會上你的當。”

    “你的意思是讓我用暴力來對待你嗎?呵……我怕髒了我的手。”

    女人被我氣的不行,猛的站起來,像是要對我動手似的,我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盡量表現出一副泰若安然的模樣。

    女人忍了好半天,又坐了下去,一改之前的憤怒,轉而身體前傾,盯著我的眼楮,一字一句的說著,“你可知道你辛辛苦苦裝修的房子,其實它原本是我的,我是不是該告訴你一下,那房子是王明先給我買的,我是看你擠在那麼小的空間里可憐,才同意我的男人,你的老公,送給你的。”

    我承認女人的話傷到了我,尤其是她拿我夢寐以求的房子來說事,一想到最近我擠時間花時間即將裝修好的房子,是別人的,我就難受的不行。

    “你肯定還不知道,那段時間,王明陪著我去看房子,看好房子,一下子提了二十六萬現金給我時候的樣子,那樣子別提多帥,多男人了,我想你跟他結婚這麼久,也沒有這樣的感覺過吧!”

    我听得越多越震驚,整個人完全反應不過來,女人佔了上風,見我不說話,開始得意,繼續訴說,“女人跟男人,圖什麼,不就是圖有個安穩的家,男人賺錢給自己花,可你呢,你擁有嗎?整天跟不待見自己的婆婆,一大家子擠在那麼小的房子里蝸居就算了,自己的老公賺了錢還不給自己花,卻給了別的女人,你難道不覺得自己很失敗嗎?”

    女人成功的戳到了我的痛處,我憤怒的拍案而起,但是我忍住了即將出口的狠戾,使勁的給女人鼓了鼓掌,又將嗓音提到我認為整個咖啡廳里的人都能听到為止。

    “很好,小三,我忍不住想夸夸你,你很棒很有能耐”,我話鋒一轉,對著四周傳來的目光,一一回應,“但是我不知道原來現如今的小三都這麼厲害,都可以明目張膽的在外面威脅人,在座的你們,有見過嗎?”

    咖啡廳里的氣氛一下子熱鬧起來,我听著他們議論紛紛的內容,心情大好。

    想跟我斗,你還嫩了點。

    在大家議論紛紛的話語中,三的臉色紅一陣白一陣,我看在眼里,心里舒坦多了,但是我並沒有打算放過她,我手撐桌面,傾身警告,“小三,我告訴你,就算我孩子他爸再不是人,但是他現在還是我老公,你想得到他,做白日夢去吧,而且我不妨告訴你,我根本就沒想過要離婚,我不能打一個孕婦,但是我還是能拖死你的,想來你肚子里的那位應該是等不及了吧,再有三四個月就要出來了,倒時候連戶口都上不了,該哭的指不定是誰。”

    說著我朝著來自四面八方的目光一一望去,“大家說,我這主意好不好?”

    咖啡廳里的議論紛紛,雖然在氣勢上給我增加了不少後盾,但是家丑不外揚,我這種毫無疑問的就成了大家口中的話題,說實話,心里還是挺不好受的。

    我警告完對面的三,來不及欣賞她五彩繽紛的臉,抓起包打算離開,結果一轉身直接撞上一個人,抬頭一看是王明,王明激動地的拉過我的手,低沉的感謝我,“老婆,謝謝你對我的不離不棄。”

    我很想甩開他拉我的手,可是礙于剛才我說過的話,我硬是忍著沒甩開他,甚至表現出一副我很享受的樣子出來,繼續把戲演完,而違心的話也跟著冒出來,“老公,我會跟你好一輩子,不論發生什麼事。”

    王明听到我這話後,欣喜的不得了,拉著我就往外走,“老婆,走,我們回家。”

    我被王明拉著往外走,在經過緊挨我這桌的相鄰隱蔽在角落里那個位置上,我好像看到了某個人,可我想不出的是他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里。

    頓時心里一驚,我忍不住在想,我剛才的話,他是不是也都听到了?

    震驚過後,卻是坦然,這樣也好,能讓他對我死心,也是個不錯的結果。

    猛然覺得自己其實就是劊子手,總是想方設法的去傷害愛我的人,卻委屈自己去滿足那些傷害我的人。

    竺盛翔,對不起,你的深情,我承受不起。

    <b>說︰</b></p>

    抱歉,昨晚沒來的及更新,今天這一章多更了些內容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