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76用的什麼香水

076用的什麼香水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路昏昏沉沉的被王明拉回到家,總感覺心里有股說不出來的空洞,我安慰自己我這純屬是被我這破敗的婚姻給刺激的。

    到了家門口,我恢復的差不多了,才反應過來,我的手還被王明拉著,一想到他這雙手還摸過別的女人,對了,他還陪別的女人去看房子,買房子,還提錢給人家,居然一下子提了二十多萬。

    他媽的我居然還不知道,更主要的是他卻告訴我那些錢是被股市吞了。

    我到底是有多蠢,會听他胡扯八道,讓他這樣耍著我好玩。

    突然一股念頭從心里冒了出來,媽的,你們傷我如此理直氣壯,驚天地泣鬼神,那我就讓你們付出同等的代價。

    越想越生氣,我一把甩掉王明的手,一巴掌就甩了過去,“你他媽別天真的以為我在咖啡廳里說的那些都是我的肺腑之言,我實話告訴你,王明,想不離婚,可以,但是我不可能讓自己的老公在外面有私生子,你自己看著辦。”

    我忍不住在心里盤算,我不離婚是假,等你親手弄死自己的野種之後,我再跟你離婚也不遲。

    我不僅要跟你離婚,我還要帶走你的女兒,至于房子,呵,那上面寫著我的名字,我管你是從哪弄來的,現在是我的。

    王明,你等著,我會讓你人財兩空。

    王明估計沒想到我會突然給他一巴掌,又說出了這些狠話,明明前一刻都還好好的,下一刻我就變臉不認人。

    “美仁,你……”王明摸著被我打過的半邊臉,“你不是說要一輩子跟我好,不管發生什麼事嗎?”

    我听了他重復我的這句話後,我忍不住有種想吐的感覺,我居然不記得這話是從我的嘴巴里說出來。【愛書屋】

    “我說過嗎?哦……好像是說過,那你不是也說你這輩子都不會背叛我,只對我一人獨有鐘情,可事實呢?你他媽說的全是屁話……一個騙子來要求另外一個人不要說謊話,你不覺得好笑嗎?”

    “美仁,你變了……變得好陌生。”

    呵,我變了,我變了還不是拜你所賜。

    我忍不住上前,牽起腳尖,伸手揪住王明的褂領,“王明,我怎麼沒發現你骨子里是這麼齷齪又無恥呢,憑什麼在你傷害了我那麼多,你卻依舊要求我像以前一樣對待你?”

    我死死的盯著王明的雙眼,逼迫他與我對視,“當你跟著別的女人在床上激情運動時,你有想過我嗎?當你陪著別的女人在醫院,你有想過我嗎?當你陪著別的女人到處看房子,買房子,還提了一大筆錢給人家,你有想過我嗎?當你對我一次次撒謊之後,你有沒有想過這些謊言總有被識破的一天……而今天的一切全是拜你所賜,你現在卻來告訴我,我變了,我為什麼會變,你難道不知道原因嗎?”

    王明听我說了這麼多以後,猛的甩開我的手,甚至說話的聲音比我還大,“你以為我願意這樣?你每天只顧著你那破兼職,對我不聞不問,就算你有時間,你都是陪著小,你有對我上過心嗎?本應該從你這得到的溫暖,我卻從別的女人那才能得到,作為妻子,你不覺得自己很失職嗎?”

    “所以呢,所以你就上了別的女人的床,用來報復我?”

    “我沒有,我跟你解釋過,那次是意外,只是意外……”

    我听王明還在狡辯,我掏出手機朝他砸了過去,你他媽還在狡辯什麼?你都把人帶家里來了,穿我的睡衣就算了,還讓人躺在我的床上,還就那麼一次,你真當我是三歲小孩那麼好騙嗎?

    王明接住我的手機,開始翻我的手機,我看著他漸漸慘白的臉色,我知道他肯定是看到了女人給我發的照片和消息。

    “王明,我們都長大了,自己做過的事情,就要有膽承擔,別再為你做過的那些事情,來找借口,甚至還把錯誤怪在我身上,那樣的話,我會更加看不起你,至于到底離不離婚,就看你怎麼做了。”

    說完,我朝屋內走,王明一把拉住我,問,“是不是只要那孩子沒了,你就真的不會離開我?”

    我忍不住在想,你都對我做了這麼多傷人心的事,我在你心里仍舊那麼重要嗎?既然重要為什麼又要傷害?

    想到這,我忍不住好笑,我就不相信你王明真的會那麼狠心去親手殺死自己已經六個月的孩子,“如果你不想的話,我可以成全你,跟你離婚,但是前提是,小必須是我的。”

    我知道我現在變得很殘忍,連個還在肚子里未成形的胎兒都不放過,可是又有誰對我仁慈過。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我仍舊是上班、兼職、回家帶孩子,唯獨停止了再裝修房子。

    房子是我心里不可觸踫的恥辱,每逢想到它,我就有股想拿炸彈炸了它的沖動。

    為了自己不去想這些事情,我把自己變得超級忙碌。

    就像現在我幫著光頭強去跑審計,審計的事情辦完了,我又閑了下來,我開著公司的破桑塔納,漫無目的的游蕩在大馬路上,想著自己還有什麼事沒做。

    想了半天也沒想出還有什麼事能分散我的注意力,突然xxx律師事務所幾個大字映入我的眼瞼。

    打方向盤、轉彎、停車,一些列動作後,我走進了這家律師事務所。

    是的,我去咨詢了律師,我想我現在很需要律師的幫助,里面的接待為我引薦了一位男性律師。

    我跟他大致說了自己現在的情況,以及自己的想法,我問他像我這種情況,能不能起訴離婚,離婚的可能性大不大?離婚後孩子的監護權又能不能拿的到。

    律師告訴我,只要我能拿到對方婚內出軌的充分證據,就能離婚,對于孩子的撫養權,一般是夫妻雙方協商,協商不成時,再由人民法院介入,法院會根據夫妻雙方的各自收入,選擇較有優勢的一方作為孩子的監護人。。

    能證明王明出軌的證據,我有一大把,至于收入,我打入卡里的工資,跟王明是沒得比的,照這樣算的話,我只能想辦法讓王明自己松口答應了。

    從律師事務所出來,頹廢到不行的我,一下子就跟打了雞血似的,為了我的小,我不能再這麼等待下去。

    再有三四個月,那孩子就要出來了,到時候不是我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了,王明這拖拖拉拉,我可以從婆婆這入手。

    看了下腕上的廉價表,下午四點半,想必婆婆現在已經買菜回來,我坐進車內,啟動往家開去,腦子里想著該怎麼跟婆婆開口談判。

    車子行駛到大轉盤處,我忍不住想起那天,竺盛翔開著他的邁巴赫跟我在這里跳雙人的情景。

    車速也跟著降下來,想想也只有那個家伙會這麼無聊,在大馬路上做一些令人瘋狂的事情。

    這腦子一想到他,就停不下來,還記的第一次跟他見面時的情景,我拿著材料找他簽字,因為我字跡潦草,他看不清楚,死活讓我拿回去改了再拿過來,我想姐天天忙得跟狗樣的,哪里有那麼多時間跟你耗在這上頭。

    于是我把一掌拍在他肩膀上,笑嘻嘻的跟他打趣,“小帥哥,你看你長這麼帥,我給你介紹個女朋友吧,我們辦公室全是女孩子,你說說你想要那種類型的。”

    竺盛翔被我拍的一愣,也就那麼一愣,緊接著就變得跟我一樣吊兒郎當,笑呵呵的跟我打趣,“我喜歡的類型很大眾,就跟你一樣的就行了。”

    當時听到他這句話時,我就這覺得這小家伙,年紀輕輕的就會調戲人,不得了,看來遇上對手了,“呵呵,沒想到竺工這麼重口味,還喜歡像我這種整天跑工地,渾身散發著汗臭味,又黑又粗魯的漢子,我以為你會喜歡像林志玲那樣的淑女呢!呵呵……”

    當時我這話一說完,竺盛翔一下子站起來,傾身低頭朝著我的身上聞了一遍,“嗯,還好啊,沒聞到臭味,倒是有股清香,你用的什麼香水?”

    被他這樣一聞,原本還大大咧咧的我,心里瞬間奔騰而過一千萬頭草泥馬,忍不住腹誹︰這家伙絕對是江湖老手,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麼,我看我還是乖乖回去改材料好了。

    我一邊笑,一邊收拾他要求我要改的材料,一邊跟他打趣,“竺工,真會開玩笑,我一粗野漢子,哪里會用香水那玩意,太矯情了,不適合我,呵呵……”

    結果我材料還沒拿來,又被他奪了過去,大手一揮,唰唰唰的簽上了他的大名。

    這會想想,他第一次就對我有這種行為,也是情理當中,虧我當初還把他當成登徒子。

    想著想著,一個沒忍住笑了出來,到了紅燈處,還差點闖了紅燈,猛踩剎車才將車子停在白線內。

    就在這時,側邊一輛紅色轎車,一面搖下車窗,一面還對著我鳴笛,車窗里的人見我看過來,對著我笑,問“笑什麼呢?這麼開心?”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