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79郎才女貌的一對

079郎才女貌的一對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會不僅我尷尬,就連我們總經理都尷尬到不行,本來人家還想打著我的招牌,與竺盛翔套近乎,結果他不買賬。

    這情況好像不太妙,看來,我工作的事是沒戲了,唉,我忍不住在心里嘆了口氣。

    竺盛翔的側臉還是那樣的帥,可我看不到他的眼楮,根本猜不透他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情。

    我忍不住在想,會不會是那天他在咖啡廳里,听到我的那些話,所以現在開始遠離我。

    想到這,我忍不住掐了把自己,這不就是我想要的結果嗎?人家現在開始遠離你了,你他媽的還有什麼好難受的。

    再說了,人家只是說這個位置有人了,你有必要這麼自作多情的想那麼多嗎?

    我搖搖頭,整理了下自己的思緒,佯裝很鎮定的樣子,裝出一副老江湖的樣子,看著對面小張也在,我趕緊跟我們經理台階下,“哈哈,李總,這是上座,我坐這也不合適啊,我還是去小張那邊做好了。”

    說著我抬腳就要過去,結果竺盛翔直接來了句,“小菲,過來這邊坐。”

    我不知道竺盛翔什麼時候跟小張打的這麼熱火,這麼親昵的名字都叫上了。

    我以為我听錯了,可坐在對面的小張,像是撿到了黃金似的,開開心心的朝著竺盛翔走了過去,並在我身邊落座。

    是的,我沒听錯,人小張全名叫張小菲,不僅名字惹人憐愛,整個人看上去都充滿了朝氣,重要的是,人家沒結婚,人家沒孩子,人家還是個大姑娘。

    這會坐在竺盛翔的身邊,一個帥氣逼人,一個靚麗青春,兩個人這麼看上去,怎麼看怎麼般配。

    我突然想到一個成語,特能形容他們倆現在的樣子,郎才女貌,才子佳人,金童玉女。

    草,我這是怎麼了,明明是想到一個成語,怎麼一下嘀咕了三個,好吧,我承認我現在心里很不好受,但是事實擺在眼前,我只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我笑呵呵的走到原本小張的位置坐下來,光頭強緊挨著我,見情況有變,用手在桌子底下戳了戳我,小聲的問我,“怎麼回事?這姓竺的換口味了?我還以為他對你有意思,還特意跟李總推薦你來的,還想拉你一把呢,這……”

    光頭強一開始並沒有發現我因為他的話而變得越來越冷的臉色,好半天才反應過來我已經很不高興了,趕緊住口,轉而道歉,“不好意思,我也就是想幫幫你。”

    光頭強對我怎麼樣,我比誰都知道,但是他用錯了方法,不過連他都看出竺盛翔對我有意思,那是不是其他人都看出來了?

    那別人會不會以為我就是個道德敗壞的壞女人,都有家室的人了,還在外頭“招蜂引蝶”。

    想到這我忍不住笑起來,“經理,有酒嗎?給我也倒一杯。”

    “不是,你不是不能喝酒的嗎?你還是別逞強了,喝點飲料得了。”光頭強說著給我到了一杯酸牛奶,“今晚我看是沒戲了,本來還想讓你喝點酒的,看來用不著了。”

    我听著光頭強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大堆,直接抓過他給自己倒好的一大杯紅酒,一仰頭直接給悶了,悶完了之後,一大桌子還未開動的人,直勾勾的都盯著我在看,甚至有人對著我豎起大拇指。

    “海量!”

    “李總,你們公司不得了,招的小姑不僅各個長得漂亮,這喝酒都是女中豪杰。”

    “是啊,李總,這小姑娘叫什麼名字?給介紹介紹?”

    “來來來,女中豪杰,我先跟你干一杯,我叫吳昊天,還沒結婚呢?請問你有男朋友嗎?”

    好吧,這一桌人七七八八的都發了話,我發現除了竺盛翔,光頭強,小張,和我們李總,剩下的七八個,我居然一個都不認識。

    一下子被一桌人關注起來,說實話,心里怪怪的,我本來就不是個高調的人,被人如此關注,我感覺特別不習慣。

    還好有人敬我酒,我直接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拿出以往酒桌上的一套,開始跟人嗨起來。

    今天不管怎麼樣,我們李總經理都出面應酬了,說明這一桌子的人都不是什麼簡單人,我給他一個個都陪好了,說不定,人不看在竺盛翔這層面子上,就把我職位的事給解決了。

    我笑嘻嘻的跟吳昊天打招呼,“呃……吳先生是吧,來,這杯我算我敬你的。”我這樣一說,仰頭又是一杯紅酒下肚,末了還把酒杯頭朝下樣了下,以示誠意,“酒我喝了,至于我有沒有男朋友,我可以實話告訴你,我沒得,呵呵……”我故意買了個關子,讓吳昊天往里鑽,結果吳昊天一听,果然上了當,喜笑顏開的問我,“那你看我行嗎?要不咱兩湊一對得了?”

    我盯著吳昊天笑嘻嘻的臉,這才把後面關鍵的話給放出來,“哈哈哈,吳先生,你都沒听我把話說完,你就插嘴了,我沒男朋友是真,但是我有老公,我不會告訴你,我孩子都會走路喊媽媽了,哈哈哈……”

    我這話一說,整桌子人都笑了出來,這一來二去,整個酒桌就熱火了,我趁熱打鐵,趕緊跟吳昊天說,“我這資源比較多,我們辦公室全女孩子,除了我結了婚有孩子,剩下的全是未婚小姑娘,你說說你的條件,我看看可有合適你的,到時候給你介紹。”

    我說著又拿出對待監理的那一套,特別漢子的一把拍在吳昊天的肩膀上,舉起手里的酒杯,朝他敬去,“來來來,吳先生,我們再來一杯。”

    我跟大家胡吃海侃起來,完全忘記了剛剛竺盛翔給我難堪的事情,更懶得去關注他跟小張的一舉一動,總之一句話,竺盛翔現在在我這,就是一道摸不著又看不見的空氣。

    我不知道我喝了到底有多少杯,總之喝的越多腦袋越清醒,就越想喝,我剛還想再喝一杯,結果手里的酒杯子一下子不見了,我抬頭一看,我手里的酒杯子居然跑到竺盛翔的手里。

    面無表情的竺盛翔看著讓人很不爽,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特別的陌生。

    想著既然我的酒被他拿去,那就送給他好了。

    我坐下來,拿筷子夾菜吃,並不覺得自己有多醉,可那菜像是故意跟我作對似的,夾了好半天都沒夾到嘴邊。

    “你喝多了,讓小菲送你回去。”竺盛翔的聲音從我耳邊響起,我听著他叫小張為小菲,就膈應的慌,我推了他一把,“我沒醉。”

    我說著舉出自己一根手指頭,說,“看,這是一。”然後舉出又兩個手指,“這是二”,末了又舉了三個手指頭,“一加一等于二,不是三,呵呵……我要是醉了,我還會加減乘除嗎?這不是開玩笑嗎?”

    “小菲,送她回家。”竺盛翔命令式的話又傳了過來,我听著特別的膈應,我推開走過來的小張,“我不用你送我,我給我老公打電話,他會來接我的。”

    我一邊說著一邊給王明打電話,王明很快的接了起來,見我說話都打了結,著急的問我在現在在哪里,我跟他報了地址,掛掉電話,又坐了下來,繼續跟吳昊天海侃,完全沒把竺盛翔當回事兒。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被某人給扶了起來,一看是王明來了,王明跟大家打了聲招呼,就要帶我回去,臨走時他還不忘給大家陪了一大杯酒,喝著的時候,還不忘跟大家套近乎,讓以後在公司里多照顧照顧我。

    在外人看來,我有個這麼明事理又識時務的老公,我該多幸福啊,可又有誰知道我內心有多排斥王明。

    可是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時候找來王明,我想也只有我自己知道。

    因為某些事情我無法去跨越,也說服不了自己去嘗試,那就來的痛快一點徹底一點,讓這種要不得念想直接扼殺在搖籃之中。

    跟著王明出來後,我就推開了他,因為現在的他讓我覺得特別的惡心,他媽的不是說要好好解決這件事的嗎?這馬上半個月就過去了,他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他越是這樣,我就越覺得他虛偽,一面打著離不開我的旗號,一面又想要另外一個女人肚子里的骨肉,這人的欲望有時候真他媽有點可怕。

    我盡量保持不依靠他,自己行走,因為喝了酒,無法開車,我只能靠打車回去,可這麼偏僻的地方,我從哪打到車。

    可能王明來的時候是打車來的,人還沒有走,王明要拉著我坐進去,我死活不願意,我現在可沒那個興致跟他處在那麼小的一個空間里。

    我拗不過他,就狠狠的朝著他的小腿肚踹了過去,“你的戲演完了,你他媽給我滾!”

    王明是何其的要面子,被我這麼的在大酒店門口給踹了,還讓滾,他哪里還會繼續杵在那里任我羞辱。

    只見他憤怒的罵了句shit後,直接坐進車內,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我感覺自己頭暈的不得了,站著真受罪,而且四肢開始痛起來,整個人雖然頭暈的厲害,但是腦袋卻是空前的清醒,因為痛所以清醒著。

    我依著旁邊的路燈電桿坐下來,想慢慢打車,我就不相信這里會沒有一輛出租車。

    “俞美仁?你……不是走了嗎?怎麼還坐在這?”

    <b>說︰</b></p>

    下一更16:00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