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80記得欠我一輩子

080記得欠我一輩子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扭頭一看是吳昊天,吳昊天這個人一晚上相處下來,感覺他還比較隨和,年紀與我相仿,穿著打扮也比較隨意,個頭偏高,目測跟王明差不多高,可能比王明還要高一點,長的嘛,差不多跟黃子韜一個類型,只是他不像黃子韜那樣,整天掛著眼線到處跑。

    總之,乍一眼看上去,還是個相當帥的男人,而且帥的比較低調比較自然。

    當時听到他說他還沒有女朋友,我還挺意外的。

    這會兒,見我沒走反而坐在路邊,就走了過來,才這麼好奇的問我。

    我笑呵呵的跟他撒謊,“我老公臨時有急事,忙去了,呵呵……”

    我這蹩腳的謊話說的就跟真的一樣,對方也沒多追究,不過事後想想,有幾個老公會把自己喝醉酒的老婆扔路邊,自己忙自己的事兒去的?

    這吳昊天就是這點好,明明知道你在撒慌,他還不揭穿你,也不取笑你,反而說,“這麼偏得地方,沒那麼好打車的,走吧,坐我的車,我送你回去。”

    我听著他這話,感覺挺好玩的,一晚上就我們倆一對一的使勁喝,我喝了多少,這家伙也就喝了多少,現在卻跑來跟我說,讓我坐他的車,我腦袋不好使的笑著拍了拍的肩膀,笑話他,“那個吳昊天,你今晚喝了多少酒,我比誰都清楚,你這會要開車送我回家,你是想進局子吧,呵呵……”我說著忍不住打了個酒嗝,“我沒喝醉,我腦袋還清醒的很呢,不用你扶我。”

    拉扯間,我已經被他塞進了車內,而他跟著我坐在了後座,而開車的人是個我不認識的。

    “我喝酒了沒錯,但是我可以找代駕啊!”吳昊天眯著眼微笑著跟我解釋,那眼神就好像在說︰我說你喝醉了,你還不相信,看,腦子都不好使了吧!

    我朝他笑笑,歪著頭靠在車窗上,想睡卻睡不著,因為渾身痛得難受,吳昊天幾次想跟我說話,我都嗯哦的應著,他見我興致不高,也就沒再多廢話。

    到了小區門口,我下了車,他見我喝的有點多,執意要送我進去,可我現在並不想回家,尤其是一想到立馬就要面對屋子里的婆婆跟王明,我就腦子痛。

    而我現在的狀況,更應該先吃個止疼藥,好不容易打發走吳昊天,我東倒西歪的往藥房奔,到了藥房門口,我拍了半天的門,也沒見有人給我開門,想了好半天,我才想起來,這個點,藥店的門老早就關了。

    看來今晚我注定要痛上一夜了,更不用睡覺了。

    因為四肢疼痛的厲害,為了自己能好受點,我靠著藥店的卷簾門坐在地上,拍打著自己的腿和胳膊,想先歇歇再說

    我坐在地上,腦子不受控制的想著眼前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想到王明這麼些天的磨磨唧唧,我就抓狂到不行。

    同時,我明白了一件事情,就是我不在是王明心里的唯一,也許從一開始就不是,只是我的一廂情願而已。

    越想腦子越清醒,他媽的痛風就越難受,一想到自己為什麼喝酒,思緒又轉向另外一個人。

    我使勁的拍打著自己的森疼的雙腿,忍不住碎碎念,“你大爺的竺盛翔,你個混蛋,你個……”

    我還沒罵完呢,眼前突然多了一個方方正正的藍色的小盒子,為了看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我伸手接過來,仔細一看,原來是“復方對乙 氨基酚片(ii)~散利痛”,這不就是止痛藥嗎?

    一見有了止痛藥,我這身上的痛一會就會消失,我趕緊摳出一粒,塞進嘴巴里,因為藥片過大,又沒有水,我感覺藥卡在喉嚨里,上不來下不去,可難受了。

    “趕緊把這個喝了,哪有吃藥不喝水的?”

    我盯著眼前突然又多出來的一瓶礦泉水,听著頭頂上傳來的熟悉的嗓音,我以為我是在做夢,我沒有伸手去接他遞過來的水,反而使勁的掐了把自己。

    一個字,痛。

    原來不是做夢,我這喝了酒的腦袋,反應特麼的慢,連給我送藥的人都沒看,就把藥給吞了。

    我扭頭一看,這不就是剛才在飯桌上給我難堪的人兒嗎?

    我有點不相信的伸出手,捏住對方的臉,捏圓搓扁,我眯著眼,略帶戲虐,“咦……這不是小屁孩嗎?你不是還在吃飯嗎?怎麼一下子就跟猴子似的冒了出來?”

    竺盛翔並沒有因為我的行為而生氣,反而一把握住我捏著他臉的手,一起貼在他的臉上,“你怎麼就這麼不讓人省心呢?連看都不看一下,就把藥給吞了,萬一我是壞人怎麼辦?萬一我給你的藥是……”

    我盯著竺盛翔帶著無限溫柔盯著我的臉的一雙眼,里面的悠黑仿佛要把我吸進去。

    眼前這個又對我充滿無限深情的竺盛翔,一下子讓我手無舉措起來,也就僅僅那麼一下子而已。

    我雖然腦袋昏沉,但是思想卻清醒的不得了,一瞬間我就反應了過來,使勁的一把推開他,口不擇言,“竺總,這大晚上的不回家睡覺,在外面游蕩,是覺得很好玩嗎?”

    我說著順著卷簾門爬起來,竺盛翔想要過來扶我,被我強硬的拒絕,“要玩你自己玩吧,我沒空陪你玩,再見!”

    我東倒西歪的往家走,結果沒注意藥店門口的台階,一只腳猛的踩空,整個人瞬間朝前傾去,就在我做好了栽個狗吃屎,等待即將到來的疼痛。

    結果痛是痛了,但是人卻沒摔在地上,而是我整個人被竺盛翔從後面給抱住了,而傳來的痛正是胸口處。

    為什麼會痛呢,上次去醫院體檢的時候,醫生跟我說,我有點較嚴重的小葉增生,建議我做手術,我一听是小葉增生,這個基本上百分之九十八的女人都會有的病,我就沒在意。

    可是這會狠狠的咯在竺盛翔的大手下,居然疼的我齜牙咧嘴,等到我反應過來時,才發現自己的胸正被某人死死地抓著。

    出于本能,我猛的轉身,一巴掌就扇了過去,“流氓,無恥,混蛋。”

    罵完後,覺得還不解恨,我抬起腳狠狠的朝他的小腿肚踹了過去,“你他媽去死,我不想見到你,滾……”

    本來想踹他褲襠的,想想還是算了吧,上次被我踹過,這要是再受創,真怕給他滅了他的子孫後代。

    說完不等他反應過來,我逃也似的往家跑。

    這人一喝酒,平衡能力就差,我剛從台階上下來,沒跑幾步又摔倒在地上。

    頓時兩個手掌和兩個膝蓋處,傳來鑽心的痛,我趴在地上呻吟著,忍不住在想,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我一晚上踹了兩個人,這會是讓我付出代價來了。

    我正哀嚎著,瞬間整個人被某人給抱了起來,沒錯,是抱起來,而且還是公主抱。

    我掙扎著要下來,卻怎麼也擺脫不掉他,要想這里可是我家附近,要是被鄰居們看到,那還得了。

    情急之下,看到他裸露在外的鎖骨,我伸出手,扒開他的領口,狠狠的咬了下去,一開始我沒敢使勁,就是想嚇唬嚇唬他,結果這家伙連看都不看我一眼,仍舊是抱著我大搖大擺的走在大街上。

    實在忍不下去,我加重了力度,頓時口中傳來一股血腥味,我咬著他的肉,嘴巴哼哼,口齒不清的表達,“放我下來,不然我咬死你。”

    “你咬吧,就當是還你那個疤了。”

    一听他提起我脖子上的疤,我就再也咬不下去了,心想我才不會讓你這麼輕易的就給還了,你讓我咬,我還就偏不咬了,因為,我要讓你記住一輩子,記得欠我一輩子。

    我被自己突然冒出來的這個想法,嚇了我一大跳,我不敢去想象我居然會對眼前這個小我兩歲的男人有這種想法,更不敢去想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個想法的,或者說這個家伙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漸漸的能夠影響我整個人的?

    突然間,我覺得現在的自己特別的糟糕,我這還沒跟王明離婚,我就對另外一個男人產生了不該有的情愫,這種行為跟王明有什麼區別?

    正處在無限自我批評中,頭頂傳來竺盛翔低沉的嗓音,“怎麼不咬了?”

    我將擱在他肉上的嘴抽回,看著被我咬了一圈血紅的牙印,擱在昏黃的燈光下,看上去格外的猙獰,忍不住抬頭看了看他。

    刀刻的臉,濃密的眉,高挺的鼻梁,一雙勾人心魄的桃花眼,還有一雙薄厚適中的性感的唇,讓人看著看著就情不自禁的想要去嘗嘗它的味道。

    “怎麼?是不是覺得我好帥?”

    我听著他帶著調侃的話,前一刻還沉浸在他的美貌里,下一刻我就有種想要踹死他的沖動,媽的,這大晚上的,到底要抱我到哪里去?

    我掙扎著要下來,結果扯到了膝蓋,痛意立馬傳來,我本能的將目光鎖定在我的膝蓋上,血紅一片。

    草,今天就不應該穿著短褲出來的,要是穿個長褲,也不至于摔得這麼慘。

    就算是膝蓋受了傷,那也沒必要被他這樣抱著吧,我還是堅持要下來,“放我下來,我自己能走。”

    “別逞能了,要不是你剛才故意逞能,你也不會摔倒,我的車就停在前面,馬上就到了。”

    說話間,竺盛翔抱著我走到他停車的地方,然後將我塞進他的邁巴赫里,直奔醫院。

    只是在醫院門口,我看到了一幕非常和諧的一幕,不,不是和諧,是非常的不和諧。

    他媽的讓我不敢相信的是,前腳剛被我踹過的男人,後腳就背著我鑽到另外一個女人的懷抱里。

    <b>說︰</b></p>

    今晚結束了,明天繼續

    一更8:00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