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82負一輩子的責任

082負一輩子的責任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是規規矩矩的按著“求人辦事,先狗腿精神”的原則供著竺盛翔,結果人家就只直勾勾的看著我,一點也沒理會我現在有多熱情的在奉承他。

    見他不為所動,我繼續放低姿態,學著他之前跟我說過的話說,手扶臉蛋,嬌聲,“我知道我長的俊?你這麼看著我,我會害羞的。”

    對方還是一動不動,尤其是他身上的莫代爾布料下的胸膛,因為他喘氣的原因而上下起伏,加上他頸脖處的汗濕的喉結,因為吞咽口水而滾動而給人帶來的悸動,尤其是在這狹小的私密空間里。

    這氣氛真的是太詭異了,說實話,這要是放在以前,我肯定會把持不住撲過去,肆無忌憚的啃起來。

    只是令我沒想不到的是,我心里所想的事情,在下一秒真的發生了,只是不同的是,不是我主動的,而是對方主動的。

    原本還坐在我對方的男人,就那麼一瞬間的功夫,大手一伸一縮,我整個人就被他帶了過去,結結實實的砸在他的懷里,而略帶涼意的唇,立馬就貼在了我才被打理過的紅唇上。

    心想壞了,我剛剛涂過的唇彩,肯定要被他給吃了,這東西不會毒死人吧!

    我睜大雙眼直勾勾的看著竺盛翔緊逼的眼,腦子里想著他會不會被我的唇彩給毒死,結果對方一下子睜開了眼,唇上一涼,耳邊傳來他帶著情谷欠的嗓音,“閉上眼楮。”

    我像是做錯事的孩子,在接收到大人的訓斥,乖乖的閉上眼楮,唇上的再次敷上一層溫軟,酥酥的麻麻的,好不快活。

    正當我沉浸在這片柔情里時,突然口中多了一條華潤,帶著霸道攪動著我的,我不甘示弱的摟住他的脖子,伸長了舌想要將他的舌抵出去,再去侵略他一番,結果我還未達到目的,肚皮一涼,接著便感覺到一帶著炙熱的手伸了進去,我很想推開他,可自己已經沉浸在了這久違之中的悸動里,哪里還有多余的理智去推開他。

    竺盛翔見我沒有抗拒,原本馳騁在我口中的舌漸漸轉移目標,沿著脖子一路往下,而他的唇所到之處,我的衣衫也隨之漸開。

    正當我不知所措時,包廂的門一下子被推開了,原本處在激情邊緣的竺盛翔,猛的將我的衣衫聚攏,渾身散發著一股戾氣,低聲呵斥,“誰讓你開門的?滾……”

    我以為是某個服務員送茶點過來,結果站在門口的人並不是我所謂的服務員,而是小張,就是張小菲。

    突然我就想明白了剛剛在電話里听到的那個女音,難道說剛剛跟竺盛翔吃飯的女人正是小張?

    看到小張的那一刻,我感覺自己的世界好似昏暗了,我他媽這都干的什麼事兒?

    我不難想象此刻在她心里,我成了什麼樣的人,俗話說朋友妻不可欺,我突然就有種霸佔了人妻又被捉奸在床的感覺,更主要的是我現在還是個已婚婦女。

    一想到這,我便不由自主的將頭埋進竺盛翔的懷里,試圖掩蓋我此刻慌亂不已的心情。

    而竺盛翔的一個“滾”,對于一個女孩子來說,有多傷人,尤其是對一個對他有仰慕愛戀之情的小姑娘來說,無疑是一種打擊。

    沒大會,我便听到小張跑開的腳步聲,以及她傷心的哭泣聲。

    我感覺現在的自己真的是糟糕透了,我感覺自己現在真的很混蛋,很不要臉,甚至比王明還要過之而不及。

    我在心里忍不住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跟小張道歉,我不知道自己從這里走出去之後,我該拿什麼樣的心態來面對她。

    想的越多,心里就越羞愧,我躲在竺盛翔的懷里小聲的抽噎著。

    竺盛翔發現了我的異樣,原本被他蹭開的鈕扣又被他一顆一顆的扣回去,等到他幫我整理好我的衣服後,又緊緊的摟著我,跟我道歉,“對不起,剛剛……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情不自禁。”

    我知道竺盛翔想表達什麼,這種感覺我懂,如果剛剛可以推開他的話,我怎麼可能不去拒絕。

    因為我跟他一樣,一樣情不自禁,所以才……

    我窩在他懷里,當沒听到他的道歉,仍舊小聲嗚咽,整個人因此而顫抖著,竺盛翔發現了我的異樣,伸手將我撈起來,看到我臉上掛著淚痕,心疼的又將我摟緊懷里,“對不起,我說過在你還沒有單身前,不來打擾你,是我食言了,對不起。”

    竺盛翔說著,唇落在我的發頂,我听到他這樣講,心里更加難受了,眼淚更是嘩嘩的往下掉。

    我俞美仁何德何能,能得到這樣一個優秀的男人的青睞。

    我無聲的哭,哭的厲害,竺盛翔見我這樣,原本落在我發頂的唇又一路往下,將我臉上的淚一一吻去。【愛書屋】

    見他對我這樣溫柔,我突然覺得如果我能早點遇到他,也許一切都是另外一個樣。

    只是現在我已為人婦為人母,而他卻是人上人,又是單身,你說,我該拿什麼來償還你對我的一片深情?

    想到這,我再也控制不住的翻身緊緊的抱住竺盛翔的脖子,開始大哭特哭起來。

    竺盛翔估計也搞不清楚我為什麼會哭的這樣凶,估計他以為我是在為我現在的生活而哭吧!

    我不知道自己攀在竺盛翔的身上到底哭了有多久,等到我哭的差不多的時候,竺盛翔才開始詢問我,“好好的,干嘛要把頭發剪了?”

    我松開他的脖子,坐回到位置上,伸手摸摸頭上的發,“我就是覺得一連頂了好多年的長發,看著沒新意,就給剪了。”

    竺盛翔掏出自己的手帕遞給我,“長發短發,都好看,現在顯得更年輕更有活力,挺好。”

    跟他閑聊了幾句後,我想到我這次來找他的真正目的,我收拾好情緒,直接開口,“呃……”我是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他,叫他竺盛翔?太見外,盛翔?好像又太親密,竺總或竺工?太職業化了,實在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那就不稱呼了吧,“我今天找你來,是有點事想麻煩你。”

    竺盛翔盯著我看的入神,“嗯,你說,我在听。”

    我看他這充滿深情的眼,感覺自己就像是脫光光坐在他面前,感覺不自在極了。

    我調了個舒服的姿勢,索性將腳上的尖高跟脫掉,盤腿而坐,這樣隨性一點,好像好多了,“我咨詢過律師了,我如果想跟王明離婚,又想得到我家寶貝的撫養權,我就得找到王明不適合撫養小的理由或者是證據,我記得上次白青青和李戀被迫受人指使,偷偷抱走小的事,要是他們能幫我作證,出一份材料,我想這事就好辦多了,不知道你能不能行個方便,幫我下這個忙。”

    竺盛翔听我這麼一講,答非所問,異常激動的問我,“你不是說不管王明做了什麼事,你都要跟他好一輩子的嗎?”

    我被他這反應給逗笑了,忍不住追問,“所以那天我在咖啡廳里說的話,你都听到了?所以在酒桌上不給我面子,還故意跟小張打的熱火?所以你是吃醋了?”

    難得竺盛翔會臉紅,他手不自覺的在我面前晃悠,結結巴巴的不承認,“我……我哪有……哪有吃醋。”

    我倆活像個情侶似的,見他不承認,我繼續追問,“那你昨晚干嘛不讓我坐你旁邊?還故意讓小張坐過去?對了,你剛剛還跟她一起在吃飯呢!”

    原本臉還通紅的竺盛翔,被我這麼一追問,臉色一暖,大手一伸,握住我的手,伸頭問我,“所以你也吃醋了,所以才喝了那麼多酒,是嗎?”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這到底算不算是吃醋,反正能跟竺盛翔待一塊,心里就暖暖的,就像現在。

    至于我昨晚到底為什麼要喝那麼多酒,可能這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但是我知道這可能是最主要的原因,但並不是最唯一的原因。

    為了能轉移話題,重新回歸到正題上,我趕緊抽回自己的手嚴肅的問,“我是找不到白青青和李戀,只有你能找得到他們,你說說,我這個忙你到底能不能幫上?”

    “能,當然能,肯定能,這事就交給我吧!”

    竺盛翔跟我保證完,又變回原樣,直接坐到我旁邊,摟著我,將頭擱在我的肩膀上,問,“那你說,你承不承認你,其實,你也是喜歡我的,對不對?”

    不排斥他,並不代表我就是喜歡他,于是我直接回答他,“我現在只能算是不排斥你,喜歡還算不上。”

    竺盛翔靠在我的肩膀上,耍起了無賴,“我不管,反正我給你吃干抹淨了,你就得對我負責任。”

    草,什麼叫我給他吃干抹淨,一個大男人對著我說這樣的話,未免太娘炮了吧,我使勁推開他,“別這麼說,我跟你那……那次純屬意外,而且你一大老爺們,跟我一個女人說我把你吃干抹淨,我覺得不妥,我好歹是女人,再怎麼樣,我都是吃虧的那一方。”

    竺盛翔不買賬,“我不管,反正是你把我吃干抹淨了,你就得對我負責。”

    我對他這種行為,非常的嗤之以鼻,“得,你要是第一次,我就對你負責,關鍵你不是,所以一切免談。”

    <b>說︰</b></p>

    還有一更,時間待定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