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83我不能沒有他

083我不能沒有他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話我記住了,某天某月某日,俞美仁面朝北說的這些話,反正我是記住了,總之,你做好對我負一輩子責任的準備吧。【愛書屋】”

    竺盛翔這話說的太過隨意,但是意思卻也很明顯,連三歲小孩都能听得懂的話,我怎麼可能听不懂。

    只是我想不到的是,他這麼大的人了,而且像他這樣身份的人,我想他身邊肯定不缺乏女孩子,我根本不敢相信他跟我的那次意外,居然是他的firstnight。

    不過轉念一想,男人的話要是可信,我現在也不會出現在這求他幫我辦事情了。

    “這種三歲小孩都不會相信的話,我要是相信,我就是連三歲小孩都不如”,見事情已經有了著落,沒有再待下去的必要,我抓起包包作勢要走,“那我的事就拜托你了,能快點盡量快點,謝謝了,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竺盛翔見我要走,一把抓住我的手,眯眼問,“就不能多待一會?”

    “我還有事,真的!”

    我看著竺盛翔帶著幾許哀求的眼神,心里頓了下,但是最後還是借口離開了。

    我怕我面對他的時間越長,我就會越管不住自己的心,會慢慢朝他靠攏。

    現在的我可沒想過剛結束一段感情,立馬就跳入另一個男人的懷抱里。

    我從茶室里出來,一陣熱浪撲來,n城的夏季,跟往年一樣,熱的要命。

    在工地上待久了,我已經沒有隨身攜帶太陽傘的習慣,我站在路邊,突然間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

    思索良久,我覺得我有必要給爸媽打個電話,告訴他們我要離婚的打算。

    可是一想到他們會因此擔心我,我撥出的電話,又被我及時的給攔截了。

    算了,還是等到真正解脫後再告訴他們吧!

    電話沒撥出去,反而有人撥了過來,我以為是剛剛我沒及時攔截,我媽又給我打過來了,結果一看,是光頭強。

    我接通電話,光頭強略帶興奮的口吻飛了過來,“你在哪?”這人說的時候還忍不住在笑,“呵呵,好消息,趕緊來公司一趟。”

    我看了下時間,還有二十分鐘正好到下午上班的時間,反正現在也沒事,去一下公司也無妨,“好的,我馬上回去。”

    光頭強一听我馬上要回去的話,直接把電話給掛了,也不給我機會問問到底是什麼好消息。

    現在的我頗有種破罐子破摔的勁頭,不管走哪,都是小手一揮,taxi伺候。

    原來我省吃儉用,是想早點換大房子,而現在我不想再委屈自己,想想這麼些年,我委屈了自己,求來的卻是這樣一個結局,想想就覺得不值。

    從現在開始,我要好好愛自己,不再奢求任何一個男人給予的愛,突然覺得這種東西也只出現在小說里,電視劇里,現實生活里真的是太少了。

    原以為王明對我的愛是唯一的,不可被取代的,可結果呢,人還不是一句“滾”就把你給打發了。

    有些事情,當自己還沒親生經歷過時,不論別人怎麼苦口婆心的跟你講大道理,你都覺得對方說的太夸張太嚴重,總覺得自己是個個例,不會變成像他們說的那樣悲慘。

    當初自己要是听從爸媽的話,想來現在應該又是另外一個樣。

    尤其是像現在,我用現實打敗了自己,認清了事實,更是驗證了當初爸媽苦口婆心對我的勸說的……

    所以,爸媽的話,有時候還是很有道理的,畢竟他們是在經歷了各種事情之後,而且是帶著無私愛你的心,才苦口婆心的對你說那些你所謂的不存在的大道理。

    總之一句話,我現在很後悔,後悔當初沒有听父母的話,好好的待在他們身邊,至少被人欺負了,我還有個地方待。

    眨眼的功夫,我就到了公司,走進到電梯口等待電梯,身後卻傳來一個女聲,“真的是你,俞……”

    身後的小張這樣說著,始終沒把那個“姐”字再叫出口來,我知道她是什麼意思,也能理解她現在的心情,而此時的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她,因為正如她說的那樣,包廂里跟竺盛翔摟抱在一起的人兒,的確是我。

    正當我手足無措,無限尷尬時,電梯叮一聲開了門,我沉默的走進去,小張也跟了進來,我按下第十層,結果被她給取消,直接給按到第十八層。

    “我想跟你聊聊,你不介意吧,俞姐。”

    小張盯著我的眼神里充滿了怨恨,我看著心虛的不行,卻也無法拒絕,我沉默的點點頭,表示同意。

    眨眼的功夫,就到了頂樓,小張走在前面,我跟在後面,她停下,我也跟著停下。

    小張背對著我,聲音帶著些許憤怒,“在剛剛見到你之前,我一直不相信包廂里,躺在竺總懷里的人是你,沒想到……呵呵……”小張說著,轉過身來面對著我,“我心里一直敬重的老前輩,俞姐,你背後卻是個人盡可夫的浪蕩女。”

    小張怎麼羞辱我都行,但是她這話說的未免太過傷人,用人盡可夫和浪蕩女來形容我,我真的受不了。

    原本還帶著愧疚,此刻被她這樣羞辱,我立馬不淡定了,我朝她靠近了兩步,“我是什麼樣的人,不用你來評判,請你收回你剛才說過的話。”

    小張見我態度如此強硬,整個人愣了下,隨即又跟我扛起來,“難道我說錯了嗎?自己明明是個有老公有孩子的人,還在外面跟別的男人鬼混,做了就是做了,還不承認,這種人最可恥。”

    我沒想到一向溫軟的小張會猛的對我說出這樣嚴重又帶有侮辱性的話,是,我是跟竺盛翔摟抱在一起,但是跟你小張什麼關系,我有必要站在這里听你亂侮辱嗎?

    心里想著,我轉身就要走,結果卻被小張一把抓住,接著他整個人順著我的胳膊滑下去,抱著我的大腿,哭訴,“俞姐,我不知道你跟竺總是什麼關系,但是我求你,你離他遠一點好不好?我現在不能沒有他,我不能在承受像王佳佳帶給我一樣的痛苦。”

    原本姿態還相當強硬的小張,這會一下子軟了下來,甚至如此苦苦的哀求我。

    說實話,我看在眼里,除了剛剛的憤怒,更多的是疼惜。

    我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跟竺盛翔親密上的,也不知道他們發展到了哪一步,但是給我的感覺,仿佛他們兩的關系應該比我想象的還要親密些,不然,小張這會也不會這樣哀求我,甚至說自己不能沒有竺盛翔。

    至于我跟竺盛翔,本來方才的那一幕就是個意外,于是見到小張如此哀求,我整個人也就軟了下來,我扶著她站起來,安慰,“我跟竺盛翔不是你看到的那樣,今天只是個意外,不過我向你保證,我會遠離他……等我辦完自己的事情,也許我就會離開這座城市,這樣就更不會打擾到你們。”

    小張听我這樣說,臉色一喜,“真的嗎?”

    我笑著跟她點點頭,轉身離去,忍不住在想,有個像小張這樣的溫婉的女孩子陪在竺盛翔身邊,才是極好的,我嗎,還是靠邊站,能離他多遠就離的多遠吧!

    到了辦公室,就看到光頭強坐在我的位置上,跟著楊彩潔閑聊,我看的出來,楊彩潔一臉落寞,好像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

    光頭強見我來了,直接從我的位置上站起來,拍了拍大腿,跟我說,“你,來我辦公室一趟,就現在。”

    光頭強說著抬腳走人,我放下包立馬跟了上去,進門後,光頭強還不忘提醒我把門關上。

    我關上門,做到光頭強的對面,光頭強喜笑顏開的開始跟我討要好處,“呵呵,小俞,你可得請我好好的大吃一頓,不行,n城的大大小小飯店我基本上是吃遍了,听說杭州西湖的西湖醋魚、東坡肉、叫花雞、龍井蝦仁、茶香雞……還有什麼來著”,光頭強一面說一面翹著手指頭在那使勁的想好吃的,“對對對,還有宋嫂魚羹、蜜汁藕、西湖蓴菜都挺好吃,你看著辦吧。”

    光頭強就只顧著想好吃的了,根本沒告訴我到底有什麼好消息,居然還大言不慚的讓我請他吃杭州西湖的菜肴。

    我坐在他對面,笑嘻嘻的听他在那聯想,也不說一句話,就等著他告訴這好事到底是什麼事。

    心想難不成前段時間他跟我說的事,現在成真了?可不對啊,上次培訓都直接換成了楊彩潔,這事算是鐵板釘釘,這肥肉已經是楊彩潔的了,跟我算是沒半毛錢關系了。

    好半天後,光頭強終于反應過來,“你咋了?愣什麼勁啊,倒是給個聲啊?”

    見光頭強終于停下來,我才笑嘻嘻的跟他打哈哈,“嘿嘿,領導,你不是正想的起勁嗎?我哪好意思打攪你。”

    光頭強一拍大腿,“嘿,你這小妮子,真不夠意思,感情我說了這麼多,你都當我在放屁?”

    我感覺跟他澄清,“沒沒沒,領導,你不是說有好消息呢麼?你看我急匆匆的趕來,從進門到現在,就听你在那聯想杭州西湖美味,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好事,你倒是告訴我這好事到底是什麼啊!”

    <b>說︰</b></p>

    明天繼續,一更8:00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