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84別到時候自己吃虧

084別到時候自己吃虧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光頭強這才想起來,拍拍自己的腦袋,“看我這興奮勁,搞得就跟我升了職似得,就上回跟你說的那事,這次上頭決定了,就讓你來擔任這個職位……說的簡單點,就是以後,楊彩潔她是你下屬了。”

    我一听這消息,說實話,我有點蒙,因為已經被我接受了的事實,突然有有了回轉的余地,這種感覺就像是自己丟了十萬塊錢,過了一段時間後,這錢又被人給送了回來。

    總之,兩個字,開心,三個字,很開心,四個字,非常開心。

    可開心之余,我又突然沒那麼開心了,你想,我都要跟王明離婚了,離婚後我還會呆在這嗎?

    不會,我都想好了,我要回家,重新回歸到爸媽的懷抱里,正好讓我媽給我帶孩子,到時候我再找份班上,一家人又可以開開心心的生活在一起了。

    所以剛才我才跟小張說,等我辦完自己的事情,我就滾出n城,並且不帶走一絲留戀。

    我就高興了那麼一下下,跟光頭強坦白,“領導,其實吧,這麼久以來,您是最關照我的,就跟我大哥哥似得,對此,我相當感激你,可是有一件事,我覺得我必須得跟你坦白。”

    我想著該怎麼開口跟他說我要離婚,離婚後再離開n城這件事,結果沒等我再開口,光頭強直接來了一句,“你是不是跟竺盛翔那小子好上了?所以不在乎這一星一點的了?”

    我被光頭強的話給雷翻了,好吧,連他都看出來我跟竺盛翔之間存在著微妙的關系,看來我是真的要跟他保持一定的距離了。

    我剛想跟他解釋,他又冒出來一句,“也是,這小子隱藏的夠深的,沒想到那麼有錢,居然還跑去當監理,看來就是沖著你去的。”

    被光頭強這麼一提醒,我一直想不明白的問題,好似有了點頭緒。

    正如光頭強說的那樣,竺盛翔那麼有錢,可他偏偏跑去做監理為難我;

    他明明有大奔,還有邁巴赫,他媽的還跟我擠公交;

    他明明可以住豪宅吹空調,他媽的卻喜歡待在又熱又偏僻的項目部里;

    他明明可以出入高檔酒店享受高消費的待遇,他媽的就喜歡跟我擠在路邊攤吃那些不干淨的小吃;

    ……

    他媽的他到底是哪根筋錯了,這麼喜歡折騰自己?難道說竺盛翔真的是為了我,才跑來吃苦受累的?

    正當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悱惻時,光頭強雷人的話又來了,“不是,小俞,你不是有老公有孩子,你這要是跟姓竺的那小子好了,你老公孩子怎麼辦?”

    光頭強說著,站起來,一副老者教育小的的樣子,跟我侃侃而來,“小俞啊,我跟你講,這男人有錢就變壞,女人變壞就有錢,這竺盛翔是有錢,但他未必是好男人,還有你,這麼久相處下來,我知道你本性不壞,你可別被姓竺的那家伙被迷惑住了,這錢咱們可以慢慢賺,可別覬覦那些不屬于自己的東西,這有句話叫有得必有失,你得好好三思再三思,可別走錯了路,畢竟你跟你老公還有個孩子。”

    我听著光頭強跟我說了一大堆,雖然他都是繞著彎說的,但是我還是听明白了,他老人家的意思就是讓我別丟了老公孩子,跟有錢的竺盛翔跑了,別到時候得不償失。

    對此我相當感謝光頭強,身為領導,居然還能跟我爸一樣教導我做人的道理。

    我狗腿的朝他笑笑,故意逗他,“領導,你都看出來了,那我就不瞞著你了,是的,我看上竺盛翔了,我也看上他的錢了,跟著他我就可以衣食無憂,還能開豪車吃大餐,挎lv,噴香萊爾,這麼好的待遇,是我做夢都夢不到的,老公跟孩子哪能比得上。”

    光頭強听我這樣一說,伸出手,直接敲了我的腦袋一下,“果然是女人變壞就有錢!”

    我看著他真把我說的話給當真了,我忍不住捂著肚子笑了出來,笑了好半天,我才停下來,嚴肅的道,“領導,虧你說我本性不壞,在你手下做了這幾年的下屬,我的脾性你還不了解?好歹我是你一手帶出來的,多多少少都受了不少你的影響吧?虧你這麼冤枉我,也不怕把自己給玷污了。”

    “嘿,你還學會騙我了。”光頭強見自己被耍,作勢還要敲我腦袋,這回我聰明了,趕緊將頭縮到後頭,才免去他這一敲。

    見沒敲到我,他直接坐到椅子上,“沒有最好,那接下來就好好工作,別有事沒事玩失蹤,還老跟我請假。”

    我一听,趕緊一本正經的跟光頭強坦白,“領導,我呢,可能過段時間就離開這了,至于工作上的事情,我可能要讓你失望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什麼叫離開這?你找好下家了?待遇比這還好?”

    光頭強一副不相信的樣子,我只好更加坦白的告訴他,“領導,不是你想的那樣,是我個人原因,家庭原因,我說的離開這,是指離開n城,回去爸媽那。”

    光頭強像是明白了我的意思,卻還是將剛剛才討論過的問題又搬了出來,“你這話我听得有點玄乎啊,你真要離婚?還是跟竺盛翔有關系是嗎?”

    見問題又繞了回來,我連解釋的欲望都沒了,“領導,我再跟你重申一遍,我要離婚跟竺盛翔沒半毛錢關系,懂了嗎?”

    “哦,你決定了?真的要離開?”

    我點頭表示肯定,光頭強又大發慈悲了,“那行,我這有個朋友的號碼,上次一起喝過酒的,他在h城有分公司,到時候你回去的時候,直接跟他亮我的名字,他會給你一份工作的,我現在給他打個電話。”

    不等我有所拒絕,光頭強已經拿出手機撥了個號出去,“吳總,忙嗎……哦,我有個事想讓你幫個忙,我這一手帶出來的徒弟馬上要去你們那了,到時候你多給個照應唄……哦,你見過,就是上次咱們一起吃飯的時候,一個勁拉你喝酒的那個小姑娘……對,就是叫俞美仁,沒想到你記性還這麼好,還記得人家叫什麼……好好好,那到時候就麻煩你了……不忙,沒你忙……呵呵,那行,那回頭你來n城,我做東,請你吃大餐,呵呵……”

    光頭強當著我的面跟電話那頭的人說了一大堆,見他對我的事這麼上心,說真的,我特別感動。

    光頭強掛掉電話,轉身告訴我,“行了,搞定,我這有張他的名片,你收著,到時候直接去找他就行了。”

    我帶著感激的表情,千言萬語堆在心口,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光頭強見狀,直接將名片塞進我手里,“行了,這事我知道了,還有,別跟我玩虛的,這名片拿著,該干嘛干嘛去。”

    我攥著光頭強給我的名片走出來,翻看一看,名片上三個不相干的字湊在一起,形成某個人的名字映入我的演練。

    吳昊天,職務總經理,公司名稱xxx建設股份有限公司,而地址,正好在離我家不遠的淮河路上。

    我揣著吳昊天的名片離開公司,手機就在這一刻響了起來,一看是陌生號碼,我想著可能是什麼促銷電話,直接給按掉了,剛按掉電話又來了,反復三次後,我想可能真的某人認識的人急著找我。

    于是我接通電話,對面傳來一個低沉的男嗓音,無奈道,“你終于接電話了,想給你通個電話真難!”

    這個語氣听著,看上去好像跟我很熟悉的樣子,可我敢肯定的是,這人我不認識,因為這嗓音對我來說太陌生了。

    我剛想掛掉,對方的聲音又傳來了,“美女,我可以肯定我電話沒打錯,你別掛……哦,我知道你叫俞美仁,你可還記得我是誰?”

    媽的,姐最近心情正處在超級不爽中,哪里有空陪你玩猜謎語,“愛說不說,姐很忙,沒空陪你玩。”

    剛想掛掉電話,我又忍不住跟他強調,“你可以叫我名字,但請別叫我美女,謝謝。”

    說完直接掛掉電話,沒大會手機又傳來一條信息,“我是吳昊天啦,生氣了?”

    一看對方是吳昊天,我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尼瑪我掛誰的電話不好,我給未來老板的電話掛了,我不是找死麼。

    可是電話掛都掛了,我還能怎麼辦?回條信息吧,覺得太尷尬,索性連信息也懶得回了。

    從公司回來,我回到家,門還沒打開,就听到婆婆的嗓音,“我不管你離不離婚,反正那房子不能沒,王明,你有空去咨詢咨詢律師,別到離婚的時候,自己吃虧。”

    “我的事你不要再插手了行嗎?我都已經按照你的要求,接受這個孩子,你還想讓我怎麼樣?”

    王明的聲音從里面傳來,我听著刺耳極了,曾經多麼有主見的男人,在面對自己媽的時候,卻沒了一點主見,甚至不惜來傷害我,原本打算要跟他一起到老的人。

    突然覺得這樣的家讓我多待一秒我都難受的慌,現在我所想的就是趕緊離婚,擺脫這里,然後帶走小。

    可是我不待這里,我又能去哪?算了,我還是住賓館吧,人王明早上還叫我滾呢不是嗎?

    <b>說︰</b></p>

    求票票,票票投給我啊,在書的封面下面,點幾下就好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