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85除了她還能有誰

085除了她還能有誰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接下來的幾天,我都是在到處跑,跑中介,跑律師事務所,跑銀行等等。

    雖然累,但是一想到自己離解脫的日子越來越近,我就又充滿了干勁。

    而這些天我一個人住在賓館里,一沒朋友,二沒親人,每當我一個人的時候,心里別提有多孤單,尤其是想孩子。

    想的我都哭,盡管想她想的很,但是我仍舊是忍著不去找她,因為在這個節骨眼上,我不能讓王明看出我對小有多渴望。

    在這段時間里,王明沒有來找過我,也沒有給我打過電話,更是連條信息都沒得。

    對此,我已經麻痹了,並不感覺到有多痛苦,這可能就是所謂的痛到極處,便再也感覺不到痛楚。

    今天沒什麼事,我躺在賓館的床上,眼神空洞的看著天花板,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干嘛。

    這時候一陣悅耳的手機鈴聲傳來,一看是竺盛翔,其實我很不想接,因為這幾天,他有事無事都會給我打電話,我被他吵得有點煩,但是又不得不接,每回他打電話過來,我都在想是不是我交待他辦得事情有著落了。

    我懶洋洋的好半天才接起來,“喂,有事說事,沒事退朝。”

    竺盛翔笑嘻嘻的聲音傳了過來,“有事啟奏,女王陛下。”

    我一听有戲,趕緊從床上一咕嚕爬起來,問,“辦好了?人找到了?”

    “你在哪?我們見面再說。”

    跟竺盛翔說了我所在的位置,讓他開車來過來,幾分鐘後,我收拾妥當,站在賓館門口等他。

    大老遠我就看到他那輛顯眼的邁巴赫款款而來,車子停在我面前,竺盛翔下車,為我打開車門,很紳士的對我做出邀請的姿勢。

    今天的他穿著很商務,大熱天的,仍舊是西裝革履,一樣不少,發型更是服服帖帖的被梳到腦後,整個人看上去干練到不行。

    見他邀請我坐進去,我也相當配合的坐進去。

    我剛坐進去,原本站在我身側為我打開車門的竺盛翔猛的被人從後面拽住,使勁一拖,接著一拳頭就結結實實的落在了竺盛翔的嘴角上。

    當我看清來人正是這些天沒有給我一個電話一條信息的男人時,心里頓時像是被某種東西給狠狠的塞住了。

    看著眼前扭打在一起的兩個男人,我覺得滑稽極了,自己的老公趕自己滾蛋,我听話的滾蛋了,他卻還跑來跟接近我的男人打架。

    他這算什麼意思?難道他不知道竺盛翔是他老板,現在這樣揍自己的老板,難道說他連飯碗都不想要了?

    竺盛翔看著像是練過的,幾個回合下來,王明就佔了下風,我看著王明被竺盛翔揍,心里有點不忍,我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麼樣的心理,居然鬼使神差的下了車,一把抓住竺盛翔要砸在王明臉上的拳頭,對著竺盛翔說,“你先一邊等我下,我馬上就過去。【愛書屋】”

    竺盛翔听我這麼說,舌頭抵了抵嘴角,又唾了口唾沫,瞪視著王明走開了。

    王明見狀,好似還要動手,想追過去,卻被我給攔住了,我拉著王明的手將他拖到角落里,忍不住質問,“你為什麼要揍他?你難道不知道他是你的老板?你就不怕丟了自己的工作?”

    王明听我這樣一說,原本怒目的臉一下子暖了許多,他扶著我的肩膀,“美仁,你還是關心我的,對不對?”

    我听他這樣一說,覺得很可笑,我他媽的現在還關心你,對你來說重要嗎?或者說你還在乎我對你的關心嗎?

    “美仁,跟我回家,我們重新來過好不好?”

    好一個重新來過,好一個跟我回家,也不知道當初讓我滾得人是誰?更不知道我一連消失了這麼多天,沒電話沒信息更沒得出來尋找我的人又是誰?

    想到這,我忍不住好笑的說,“那是你的家,從你叫我滾的那一刻,那里便再也不是我的家,重新來過?好好笑的四個字,我記得我給過你不止一次機會,可你又是怎麼做的?”

    王明有點激動,他抓住我的肩膀,使勁的晃悠,“你不願意跟我回去,是因為那個男人吧,你所說的這些東西只不過是你想離開我,投入到他的懷抱里的一個借口,別把我當成傻子一樣欺騙。”

    我甩開王明,真想一巴掌扇過去,論起欺騙,你才是大贏家,“你說我欺騙你?”我忍不住好笑,“這樣的話應該是我來說你吧,你對我的欺騙又有多少?你有什麼資格來這樣說我?”

    “你是不是打定主意要跟我離婚了?”

    “呵,廢話,當你听你媽的話,不顧我的感受,去接受另外一個大著肚子的女人的存在,來羞辱我時,咱兩就已經玩完了。”

    “我跟你解釋過,我以為你會原諒……”

    “被他媽給我提以為以為,我是個人,不是畜生,我有思想有感情,不可能容忍自己的丈夫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騙自己”,說到這我又想起他媽跟他說起的房子的事,于是忍不住質問他“你說你還有什麼事情是我不知道的?你敢說嗎?”

    原本與我面對面的王明,一下子轉過身去,“沒有,沒有了。”

    這個同他戀愛了四年,結婚三年的男人,共接觸了七年的男人,我怎麼可能不了解他撒謊時候的樣子,每次只要他一撒謊,他就喜歡背對著人。

    我繞到他的前面,“你是不是還想要我手里的房子?等到我跟你離婚後,你就可以明目張膽的帶著那個女人入住?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一想到這一幕,我忍不住一巴掌揮了過去,結果半道卻被王明給攔截住,“我是男人,你再打我一下試試。”

    王明要是不說這句話,我肯定不會再動手,但是他偏偏說了,我舉起另外一只手,又扇了過去,一巴掌結結實實的落在了王明的另外半邊臉上。

    可能是力度過大,手上傳來一陣麻痛,而原本還試圖說服我跟他回家的王明,一瞬間變得狂躁起來。

    他沒打我,而是使勁的推了我一把,“我告訴你,俞美仁,我不會讓你好過的,你不是想離婚嗎?我偏不離,我偏不讓你跟那個王八蛋有機會好在一塊,咱們走著瞧。”

    王明說著轉身就走,我看著他熟悉的背影,心里沸騰到不行,我忍不住朝他喊去,“離不離婚,不是你說了算,不信,等著瞧的是你。”

    王明,你讓我不好過,就別怪我不客氣,我會讓你一無所有,不信,你等著。

    想到這,我轉身轉身往竺盛翔停車的地方走去,竺盛翔見我過來,趕緊下車,拉著我坐進去,“你還好嗎?”

    我答非所問,“說正事吧!”

    竺盛翔很配合,沒在多說什麼,熟練的啟動車子,有用車載藍牙個黎華撥了個電話過去,問她到了沒?黎華好听的聲音傳過來,說到了。

    大概十分鐘的樣子,竺盛翔帶我來到一處城中村,邁巴赫一路開進去,別說有多拉風了。

    這一路開進來,旁邊圍滿了人,車子根本沒法再開進去,沒辦法,只好下車。

    因為人太多,竺盛翔怕跟我走散了,很自然伸出手拉著我,扒開人群繼續朝著前面走。

    我盯著自己被他拉著的手,心里暖暖的,曾經王明也會這樣拉著我的手,陪我散步,陪我逛校園。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如今的一切都變了。

    見沒了人,竺盛翔還拉著我的手不放,突然就想起之前我跟小張保證過的話,還有光頭強的那些教導。

    現在我最應該做的除了趕緊跟王明離婚以外,我還要跟面前的這個人保持適當的距離,不是嗎?

    這樣想著,手也跟著縮回來,故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大步走到他前面,“還有多遠?”

    竺盛翔也沒發現我的異樣,跟了上來,“前面就是了。”

    跟著竺盛翔一前一後的到了一所民居門口,看到黎華已經在那等著我們,見我們到了,推開門帶我們進去。

    只是里面的一幕讓人看著非常辛酸,記得那會在旅途上,在我耳邊嘰嘰喳喳的白青青,此刻一身黑色裝扮,頭戴白綾,正跪在一尊靈柩面前。

    這樣的一幕刺疼了我的眼,當初白青青跟我說她媽有病,不能沒有她,並且求我放過她,可這才多久,人就沒了。

    我站在原地,愣愣的盯著白青青明顯瘦削的背影,卻不知道怎麼安慰她。

    她像是感受到有人進來,轉過身,當她看到我的那一瞬間,她直接朝我撲來,雙手掐住我的脖子,“我要殺死你,殺死你……”

    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我完全失了分寸,還好有竺盛翔,使勁一扯,將白青青扯開,又將我拉到身後,“在事情沒弄清楚之前,注意你的行為。”

    我完全不知道白青青會攻擊我,也不明白她為什麼攻擊我,但是她接下來的話我算是听明白了。

    白青青被黎華拉著,但還是想試圖掙脫,朝我撲來,“要不是你把我同性戀的事告訴我媽,我媽……”白青青說著說著整個人癱軟在地上,開始哭起來,“我媽她就不會離開我。”

    說著說著她又激動起來,朝著我張牙舞爪,“就是你,我要殺了你,為我媽報仇。”

    黎華見自己快要拉不住白青青,直接一巴掌扇過去,“你清醒點,好好弄清楚,這事到底是誰做的,別冤枉了好人。”

    白青青捂著半邊臉,怒吼,“不是她,還能是誰?還有誰會那麼怨恨我,用這樣的方法來報復我?”

    <b>說︰</b></p>

    下一更時間未定,呵呵,一晚上9000字,極限了啊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