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86周一民政局門口見

086周一民政局門口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平生我最討厭的事情就是被人冤枉,見白青青這樣誣賴我,我豈能再坐視不理,任由其侮辱之。

    我大步跨過擋在我面前的竺盛翔,走到白青青的面前,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解釋,“我沒做過的事情,請不要強加在我身上,第一,這里是我第一次來”,我手指著竺盛翔,“要不是他帶我來,我還不知道屁大點的bl區,還有個這麼嘈雜的地方,第二,我不認識你母親,見都沒見過,我要如何告訴她你是同……”實在不忍心說她是同性戀,只好忽略而過,繼續說,“第三,我一直在尋找你的下落,想得到你的幫助,我要是這麼做了,我有什麼好處?”

    我盡我所能的跟她解釋,盡量把自己想表達的意思跟她表達清楚,只希望她能放下對我誤會,也只有才能,才有可能得到她幫助,在關鍵時刻能出面幫我做個證。

    所以這個時候,我千萬不能惹毛了她。

    白青青听我說了這麼多,整個人好像沒有剛才那樣激動,我繼續訴說,“青青,我現在特別需要你的幫助,如果我做了你所說的這些事兒,那我還能得到你的幫助嗎?肯定不能,答案顯而易見,這事不是我做的。”

    為了她能相信我說的話,我甚至向她對天發誓,“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對天發誓,如果我說謊話,我出了這個門就被車撞死。”

    因為我沒說謊話,所以我不在乎我發的是什麼誓。

    但是某人卻不這樣想,當我這句話說完,突然一只溫熱的手覆在了我的唇上,“沒事不準發毒誓,听到沒有?”竺盛翔霸道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因為我不允許。”

    “因為我不允許”這幾個字,差不多是從竺盛翔牙縫里一字一句擠出來的,讓人听了,雖然冷酷霸道,但是心里卻像是瞬間充滿了棉花糖。

    但是在別人看來,好像並不是那麼回事,比如黎華,她看了竺盛翔這一反應後,直接轉過身去,整個人看上去好像在故意忍著笑,雙肩因此不協調的顫抖著。

    而坐在地上的白青青,則直接從地上爬起來,臉色寒顫,嚴聲厲辭的就要趕我們滾蛋,“他媽秀恩愛給我滾出去秀,這里是靈堂,不是給你們來這談情說愛的,滾……”

    我的事情還沒得到解決,我怎麼可能會滾,我抓過竺盛翔覆在我唇上的手甩開,又拉過白青青的手,“青青,你別生氣,你……”

    白青青很反感我,我話還沒說完,直接推著我往門外走,“我不想再見到你們,你們都給我滾。”

    我能理解白青青現在的心情,自己的母親因為自己而死去,這種非人般的罪惡感恐怕要折磨她一輩子。

    如果換做是我的話,我想我會直接瘋掉吧!

    所以盡管白青青現在如何對待我,我都不會怪她,何況我還需要她的幫助呢!

    見白青青這麼反感我們的存在,我心急的不得了,要是照這樣下去,白青青很可能不會幫我的忙。

    我想再跟她多說兩句,最後卻被竺盛翔拉住,他拉著我出門,給白青青以為我們已經離開的假象,實則是帶著我躲到不遠的巷子里。

    白青青以為我們走了,折返了回去,竺盛翔見狀,掏出手機給黎華撥了個電話,沒大會黎華就過來了,竺盛翔跟她交代了幾句,她又折返了回去。

    大概十分鐘的樣子,黎華打電話來讓我們過去,說白青青同意跟我們談談。

    當我跟竺盛翔再次出現在白青青家時,原本激動不已的白青青,此刻鎮定的坐在凳子上,狠狠的瞪著走進來的我倆,“說吧,你們想讓我幫什麼忙?”

    我跟白青青說了自己來找她的目的,以為她會答應,結果她卻更加激動起來,騰地從一起上站起來,對著我不懷好意的笑,“你當我是傻子嗎?我媽因為誰才沒的?既然不是你,我想肯定就是她了,既然是她,我就不會讓她好過,我要是幫著你,讓你跟你老公離了婚,那不就讓她稱心如意了?你覺得我會干這樣的事情嗎?”

    “呵呵,我沒那麼傻,這件事不管是你做的還是她做的,總之,我不會答應你這個請求,要知道你不好過,或者她也會不好過,而這才是我想要的,難道不是嗎?”

    白青青說的很對,對我的沒辦法反駁她。

    突然想起她之前想方設法的設計過我的事,我直接威脅她,“你可以不答應,但是你不要忘了,之前你設計過我的那些事,我還沒找你算賬,如果真的要算起來的話,我想你很快就會失去自由。”

    白青青听了我的話後,根本沒得半點害怕的樣子,反而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樣,指著我的鼻子,“你這是在威脅我嗎?你以為我現在還會害怕嗎?我媽都沒得了,我還有什麼好怕的……俞美仁,我告訴你,我不答應你的要求,死都不會答應。”

    見白青青是鐵了心的不願幫我,心都涼了,竺盛翔也看出了白青青的堅決,他直接摟著我離開了。

    我跟著他出來,忍不住問,“還有沒有其他辦法?”

    “有,不是還有個李戀?”

    被竺盛翔這麼一提醒,我才想起來她來,上次小突然失蹤的事,跟她也是有關系的。

    “那她人呢?在哪?帶我去找她好不好?”

    “不是沒找過,而是找不到,自從白青青的媽出事以後,她就跟人間蒸發了一樣,根本找不到她人。”

    媽的,這不是跟沒說一樣嗎?

    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里,發生了這麼多事,原來不光光是我一個人糟糕,其實還有很多人跟我一樣很糟糕,就像現在的白青青、李戀。

    如果白青青不願幫我的忙,我要怎樣才能得到小的撫養權?

    或許我可以從婆婆這入手,或許我可以拿房子來與之交換,現在就要看小在婆婆心里的位置了?

    不過我有信心,畢竟在她眼里,孫子比一切都重要,至少比我跟王明的婚姻重要,不是嗎?

    從白青青這離開,竺盛翔非要送我回去,但是被我拒絕了,因為我現在真的不想再跟他有過多的牽扯。

    我獨自打車回去,到了家,發現婆婆正好在家,也許是好幾天沒見面,突然見我回來,面色一愣,也就是那麼一愣,之後就當我是空氣似的。

    我是晚輩,我跟你打招呼是應該的,我這樣安慰著自己,卻怎麼也叫不出口她一聲媽,“有空嗎?我想跟你談談。”

    “我沒什麼跟你好談的。”

    “關于房子的事情……”

    我房子兩個字剛出口,婆婆原本一臉嫌棄我的模樣,立馬變得精明,“房子?你是說正在裝修的那套新房子?”

    我看著她這一變化,忍不住腹誹,果真是見錢眼開的勢利眼,一提到利益,立馬就變了。

    “是的,不過你要是不想跟我談,那就算了。”

    我作勢就要離開,其實我很想去看看小,但是我還是忍住了,我直接邁腿準備離開,門還未開,婆婆的手就出現在了我的胳膊上。

    是的,我被她拉住了,婆婆帶著明顯改變了的態度,將我拉到沙發邊坐下,“你說吧,你對這房子有什麼想法。”

    我放下身上的包包,抱過趴在沙發上玩耍的小,狠狠的親了幾口,忍不住在心里抒發思子之苦︰寶貝,媽媽想死你了,你有沒有想媽媽?

    小像是很久沒到我,猛的見到我,變得相當熱情,抱著我的脖子,跟我嘻嘻哈哈的玩起來。

    坐在一旁的婆婆等了好半天,終于忍耐不下,“說吧,你想干什麼?”

    听到婆婆的聲音,我知道她等不及的想知道我到底想說什麼,我將小抱在腿上,開門見山,“房子歸你們,小歸我。”

    婆婆一听,立馬吼了出來,“你做夢,小是我孫女,誰都別想帶走她!”

    看來我是低估了小在婆婆心里的位置,但是我仍舊不放棄,“你覺得我跟你兒子還有在一起的可能嗎……我實話告訴你,沒可能,所以我跟王明肯定是要離婚的,我知道,只要我跟他離了婚,您肯定會立刻把那個女人接回來,畢竟人家肚子里有你的孫子不是嗎?如果讓她進門跟著你們擠在這座小房子里,你不覺得有套大房子更好嗎?”

    “那……這……這是兩碼事!”

    婆婆吞吞吐吐的說,我知道她是有所動容了,我繼續游說,“您還記得上次小突然失蹤的事嗎?我想您應該知道小突然失蹤跟誰有關系,我不介意我再告訴你一遍,小失蹤就是那個女人指使別人干的,我不相信你不知道。”

    婆婆听我這樣一說,整個人震驚到不行,我不知道她是對我知道這事震驚,還是對那個女人對小做的這事震驚。

    “我想讓小跟著我,只是為了她的安危著想,我不想我的女兒再身處危險一下,或者說讓她認一個對自己傷害過的女人做後媽……不是說小跟著我,就不再是您的孫女,你要是想見她,隨時可以來見。”

    “再說,小跟著我,你才能更好的照顧你即將出世的孫子,還有大房子住,這樣的好事,您何樂而不為?”

    “我要是……”

    我還想繼續游說,結果卻被婆婆打斷,“我知道了,這事給我考慮一下。”

    見婆婆有所心動,我趁熱打鐵,“這還需要考慮嗎?孫女還是你的孫女,不同的只是你兒子身邊換了個女人,多了個孫子,又多了套大房子,怎麼想怎麼都是好事,是吧!”

    婆婆听我這麼一說,原本呆板的臉立馬有了光彩,“好事是好事,只是……”

    “哪有什麼只是,只要您答應小歸我撫養,你就可以堂堂正正的擁有孫子,以後想見你孫女,我帶她來給你見好了,而且我現在工作上有了起色,暫時我沒想過離開這里,所以你想見小那是分分鐘的事。”

    婆婆見我這麼一說,直接爽口答應,“那行,回頭我就跟王明說,讓他放棄小的撫養權。”

    瞧,這就是我的婆婆,多麼“好”多麼“善解人意”的婆婆啊!

    我忍著胃里作嘔的不適,滿臉堆滿笑容,“那行,這事就交給你了,周一,周一能解決好這事嗎?”

    “行,還有三天時間,足夠了。”

    我說著拿起包包抱起小就要走,“那好,周一我在民政局門口等著你們。”

    <b>說︰</b></p>

    更完了,多碼了五百字算是補償,明天8:00見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