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89什麼時候勾搭上的

089什麼時候勾搭上的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見竺盛翔這樣討好我,說真的,心里一下子得意起來。【愛書屋】

    剛剛那誰說的“最後還是我贏了”的,又是誰說的“撿了個二手貨,還這麼得意,也是醉了。”

    瞧瞧,我這剛甩掉一個二手貨,就來了個一手貨,居然還在我剛辦完離婚手續,就迫不及待的給我送鮮花。

    你說我得不得意,真想拉著竺盛翔跑過去給她們看看,到底誰才是最後的贏家。

    可是再換個角度想想,我真的拿得起竺盛翔對我的感情去顯擺嗎?

    答案顯而易見,我也不是那樣的人,我接過竺盛翔手里的話,笑嘻嘻的,“你這是在幸災樂禍嗎?”

    尤其是看著他這一臉的笑容,以及他剛才說的話,總感覺我離個婚就是他辦喜事似的。

    “呵呵……算是吧,接下來你想干嘛?”

    我想干嘛?我也不知道,我覺得我應該先甩掉你,然後再去找爸媽,偷偷回去h城,繼續過我逍遙自在的生活。

    心里想著,腦子里開始盤算起來,突然靈光乍現,我眼楮眯起一道縫,討好的說,“我要去找我爸媽,你送我吧!”

    上了竺盛翔的車,我趕緊給我媽發了條信息過去,我騙她說我婆婆跟王明要來搶孩子,讓他們趕緊帶著孩子躲到某某某路口,等著我回去,咱們好直接回去h城。

    “好 ,上車,接上叔叔阿姨,咱們出去好好搓一頓。”

    竺盛翔這股興奮勁,搞得就跟真的有什麼好事兒似的,他大爺的也不想想,我這是離婚,又不是結婚,居然還要出去好好搓一頓,看他的意思是想要好好慶祝慶祝。

    但是我不能表現出我的不滿,我還要順著他的意,迎合他,“行,就听你的。”

    因為我要讓他毫無擦覺的被我甩掉,看著他眯成一條縫的雙眼,可以看出現在的他有多興奮。

    “接下來你要去哪?有什麼打算嗎?”

    這個問的好,看來我昨晚跟爸媽聊得話,他是沒听進去,不然這會也不會問我這樣的問題。

    意識到這個,心里的小九九忍不住發作,“是這樣的,光頭強……就是我們領導,說了,我現在公司算是內業一把手,工資待遇什麼的都是翻了又翻,我覺得既然工作這麼好,那就留在這,暫時沒想過回去h城。”

    竺盛翔熟練的開著他的邁巴赫,听我這樣一講,明顯感覺到車子一陣,接著便傳來他明顯失掉笑意的目光,“你的意思是,你不跟你爸媽回去?繼續留在這里?”

    “嗯哼!”

    “這里有什麼好,冬天風大冷的要死,夏天還有台風,還是h城好,一年四季分明,人也比這邊的樸實。”

    “有嗎?我倒覺得這里挺好的,冬天其實溫度不高,就是有點風而已,夏天嗎?有台風,所以涼快啊,在這待了三年,有感情了,一時有點割舍不掉。”

    我盡量瞎噴,竺盛翔听我這樣一說,聲音明顯抬高的跟我爭論,“那h城還是你的家鄉呢,那里還有你的親人,再說,你要是留在這里,你白天要上班,那小誰給你帶?”

    “這個嘛,我會處理好的,不用你操心……好了,到了,靠邊停車。”

    我指揮者竺盛翔靠邊停車,見他也要跟著下車,我趕緊制止他,“哎哎哎,你等下,我家小尿不濕沒了,你去幫我買一包唄,我們在賓館里等你回來,我們一起去吃飯。”

    竺盛翔一听,二話沒說,毫不懷疑的調車去買尿不濕去了。

    見竺盛翔開車走了,我趕緊給我媽打了個電話過去,問她們有沒有到某某某路口,我媽焦急的聲音立馬傳了過來,搞得就跟地下黨似得,“來了,來了,你回來沒?要是回來了,直接過來找我們,記得千萬別被你家那老太太給發現了。”我媽這樣說著,好像又發現不對勁,“呸呸呸,她才不是你家老太太,死老妖婆子,都答應拿房子換孩子,現在居然還反悔了,等著,等著我安頓好我閨女和外孫女,看我不好好的整死你。”

    我媽越說越來勁,我迎合著她,幾步就走到我媽他們所在的位置,到了地,我卻找不到他們,問他們到底在哪。

    結果我媽跟我說他們躲在高架橋的柱子後面,我一看倆老一小,還有一大堆行禮,擠在一個不足一平方米的空間里,心里一下子就堵了起來。

    原本控制著的心情,一下子忍不住就爆發了出來,我哭著朝我媽奔去,心疼的將他們拉出來,接過我媽懷里的小,始終說不出話來。

    我爸媽大半輩子過來,何時這麼狼狽過,也只有我,能讓他們變得如此……

    我媽見我哭,趕緊幫我擦掉,安慰我,“別哭了,咱回家,回家就好了。”

    我爸還處在激動中,深怕被孩她奶奶給找到,真的就給孩子搶走了,我爸說話的聲音都變了,“快別哭了,趕緊打車走人,要是給他們找到了,那就不好了。”

    我听我爸的話,趕緊招手打車,因為我的確要快些離開這里,要是被竺盛翔發現我騙他,還不知道會怎麼樣的。

    我就知道這個路口好打車,一招手車子就來了,見車子來了,我爸三下五除二就把行禮都塞車後備箱里了,然後鑽進車內,“師傅,快快快,趕緊走,火車站。”

    我爸搞得就跟被人追殺似的,死命的催師傅趕緊開車,我看我爸那激動的樣子,原本還在流淚的我,一下子忍不住又笑了出來,“爸,別激動,冷靜點,沒事的,他們追不上我們的。”

    我爸根本不搭理我,仍舊在催,“師傅,你盡量開快點,車費不是問題。”

    師傅被我爸催的有點煩,“你看看前面那什麼車,邁巴赫,邁巴赫知道嗎?那是頂級豪車,我要是一個不留神頂上去了,我這車的戶口給他,都不夠賠的。”

    我一听師傅說邁巴赫,我嚇得趕緊縮進車內,一邊還不忘伸手去遮住我爸的臉,“爸,低頭,前面好像是王明他們。”

    我爸一听,整個人直接趴在了車子上,我媽也是,抱著小往車里縮,我低著頭往外看,想看看那輛邁巴赫到底是不是竺盛翔。

    結果一看車牌,媽的,虛驚一場,不是竺盛翔的。

    突然很討厭n城,豪車到處是,原來開邁巴赫的人這麼多,還在這個節骨眼上給踫上,真是操蛋極了。

    見不是竺盛翔的車子,我整個人都松懈了下來,忍不住呼了幾口粗氣,拍著我媽和我爸,“好了,他們前面轉彎去其他方向了。”

    我爸我媽一听,這才跟著松懈,我媽忍不住調侃我爸,“老俞,這地下黨玩的夠刺激的哈。”我媽說著用手順著胸口,“我這心肝都快跳出來了。”

    我接過我媽懷里的小,這丫頭一坐車就愛睡覺,這點隨我,瞧,這會又睡著了,我用手戳了戳她臉上的肉肉,越看越心疼人,忍不住又親了兩口。

    我媽看了,忍不住說,“看,現在有自己的孩子了,能理解爸媽當初有多舍不得你了吧!”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你趕緊閉嘴吧你!”我爸的訓斥聲直接掃過我媽,我听著他們二老熟悉的說話聲,終于感覺我不再那麼孤單。

    車廂里因為我爸的訓斥聲,一瞬間氣氛變得相當壓抑,其實我是沉浸在這份重拾而久違的親情里而無法自拔,他們卻以為我是在為離婚這事傷心。

    為了讓他們能安心,趕緊笑呵呵的說,“爸媽,以後我又要回家折騰你們了,而且這次還多了個小不點,你們可得要做好心理準備了。”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我跟你爸都巴不得你能回來。”

    我靠在我媽的懷里,抱著小,盯著我爸的背影,真的,這種幸福感已經驅走了我心里大部分的陰霾。

    真沉浸在這份久違的親情里時,光頭強的電話就打來了,“小俞啊,你在哪呢?你跟我請了兩天假,這都幾天了?你這都升了官的人了,總得露個面吧!”

    光頭強無奈的聲音讓人听著特別的溫暖,我笑呵呵的跟他說,“領導,我不是跟你說了?我要回家?這工作的事情,遲早要辭掉的,我最近在忙自己的私事,恐怕一時趕不回來,要不這樣,明天,明天我就回去給你個徹底的交待,你看成嗎?”

    “那你都這樣說了,我還能不成嗎?你盡量回來早些,不管是走是留,總得跟上面有個交待,畢竟是工作,有始有終還是很有必要的。”

    “嗯,我知道了,我明天一定回去。”

    好在h城很n城距離不遠,我可以先把爸媽送回去,明天再回來去辦理離職的事情。

    打發了光頭強,沒大會就到了火車站,我爸也潮流,不知道什麼時候從網上買的票,到了火車站,直接問我要身份證,去刷票機刷票。

    h城跟n城本來離得就近,這車又快,班次也多,我們上車後,三小時不到,就到了h城。

    出了車站,曾經熟悉的味道撲面而來,我抱著拖著行李跟在我爸媽後面,感受著h城的一切。

    “俞美仁,這邊,這邊……”

    突然听到有人喊我,我朝著聲音的方向望過去,看到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卻一直出國未回來的某女,向語琪,而站在她身邊的那個男人,不是吳昊天又是誰呢?

    忍不住在想,這兩人是什麼時候勾搭上的?

    忍不住感嘆,這世界真他媽的小。

    <b>說︰</b></p>

    別忘記戳票票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