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90我在這里等候你多時了

090我在這里等候你多時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向語琪這個小妮子,天生愛貪玩,整天沒個正經樣,以前還在一起玩耍的時候,大家都說我有大家閨範的樣子,而她就是典型的戳死蛤媽弄死猴的代表,雖然長得也不難看,但是每天都打扮的跟個男人婆似的。

    想當初三年前,我們畢業,我選擇跟著王明結婚生子,而她按照家里人的要去,去了法國學服裝設計。

    兩種截然不同的選擇,三年後是兩種不同的結局,如今我們再聚,這其中的差距真的不是一頂點那麼點。

    曾經的男人婆,在喊我名字的那一刻,便就有一股十足十的女人味撲面而來,是的,首先是聲音,真的,有女人的味道,少了許多曾經的霸氣和粗俗,還有她這一身鵝黃色的長裙,把她本就修長的身段襯托的更加完美。

    還有她臉上恰到好處的妝容,溫婉的發型,再加上她身邊站著的這個有檔次的男人。

    總之,向語琪這個小妮子總算是成功蛻變成了一位溫婉小姐,我想她媽應該是最高興的那位吧!

    突然我發覺,我跟她這不是角色互換了嗎?

    忍不住好笑,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如今我們再相聚,差距卻如此之大。

    我笑嘻嘻的朝他們走過去,隨性的拍了把吳昊天的肩膀,打趣,“說,如實交代,你是何時把我的好閨蜜收進了褲腰帶里的?”

    我這說話沒把門的,把工地里的那一套又流露了出來,我這話一出,向語琪這小妮子,居然臉紅了,還很有女人味的拍了下我的胳膊,“哪有,別亂說話!”

    見向語琪如此嫵媚,我就忍不住打趣,“咦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女漢子嗎?”

    向語琪作勢要掐我,結果被吳昊天拽到了身後,轉而問我,“怎麼就打算回來這邊了?那邊不回去了?”

    我嘿嘿嘿跟他笑,“我想我爸媽了,所以就回來了。”

    正跟他們聊著,發現爸媽怎麼還沒過來,扭頭一看,倆老帶著小正站在好幾米以外的地方正等著我呢,心想這倆老肯定沒認出來眼前這丫頭就是從小跟我玩到大的向語琪,他們又不認識吳昊天,所以才會站的這麼遠吧!

    我趕緊朝他們走過去,向語琪這才反應過來,拉著吳昊天也跟了過來,見到我把我媽,直接熱情的撲了過去,來了個法式擁抱,“叔叔阿姨,好久沒見你們了,我可想你們了,你們都不知道,我在法國的時候,我有多想阿姨以前給我做的雞蛋灌餅,想的我做夢都在流口水。”

    向語琪如此說著,我媽才反應過來,“語琪?”我媽扭頭問我爸,“這是語琪吧?”

    我爸愣了下神,“對,我想起了,可不就是這丫頭,以前最喜歡跟我下象棋了。”我爸又轉向向語琪,“丫頭,什麼時候咱們再來一局?”

    向語琪喜呵呵的跟我爸媽打的火熱,搞得就跟她才是我爸媽的女兒,我才是那個外人。

    我跟吳昊天站在一旁,顯得特別的見外,我接過我媽懷里的小,我媽才反應過來,旁邊還站了個小伙子,吳昊天這才插上嘴,很有禮貌的跟我爸媽打招呼。

    在大廳耗了好一會,才出來,吳昊天去停車場開車過來,我趁機拉過向語琪,開始八卦起來,“來來來,跟姐說說你倆是怎麼勾搭上的。”

    向語琪听我這樣說,直接用手指戳了下我的額頭,“你怎麼回事?說話陰陽怪氣的?你以前可不是這樣的。”

    “你先別管我,你先回答我的問題。”

    向語琪面色羞赧,不好意思的告訴我,“我跟他啊?我倆……嘿嘿,算是情侶關系吧!”

    我一听她這話,不樂意了,“什麼叫算是?”

    “哎呀,是這樣子的了,我剛從國外回來,我爸我媽就迫不及待的給我物色對象,他嘍,就是我爸我媽給我找的對象嘍。”

    “嗯,不錯,這吳昊天我跟他接觸過一兩次,感覺人還不錯,你可得把握住了,別讓他給飛了。”

    “我知道,不過我們才見過兩次面,這次是第三次,我听我媽說你要回來,就迫不及待的要來找你,結果他說他也認識你,就一起過來了。”

    “呵呵,你媽的消息還真靈通。”

    說話間,吳昊天的車子已經駛了過來。

    我們三個女人帶個小女人毫不客氣的坐上去,讓倆男人搞定行李,一路熱鬧的回到我家。

    本來吳昊天還想請我們一起吃個飯,算是接風,但是我這幾天折騰的夠嗆,不想再折騰了,再說我等下還要折回n城。

    就如實跟吳昊天說了,他也沒再強求,送走吳昊天和向語琪,我就開始收拾我和小的東西,其實我們沒多少東西,倉促的回來,啥東西都沒帶。

    我媽一回來,就拉著我爸去超市采購,看著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興奮勁,讓我明白,我這帶著孩子回來,他們不僅沒有因此而愁悶,反而是高興的不得了。

    我知道我這次離婚回歸家鄉,接下來會有多少閑言碎語,就像當初我信誓旦旦的說︰我不會後悔自己的選擇,我會把日子過得紅紅火火,將來還要把爸媽都接到n城。

    可現在呢,才短短的三年時間,現實便已經證明了我當初的想法有多幼稚,而這一切就像是一個大大的巴掌甩在了我的臉上,甚至還殃及到了爸媽身上。

    小看著像是餓了,我趕緊燒開水沖奶粉,這時候手機卻響了起來,我翻開一看,是竺盛翔,我嚇得跟見到了鬼似的,差點把手機給扔了出去。

    我穩住手機,心想這不接吧,要是以後踫上,好像太尷尬了,但是要是接起來的話,我要跟他說什麼?說我故意騙了他,帶著爸媽孩子夾著尾巴逃跑了?

    不可能,左思右想之後,我覺得我還是別接了。

    我將手機調為靜音,扔到包包里,開始沖奶粉收拾東西。

    不知道過了有多久,門外的門鈴聲響起,我以為是爸媽回來了,想都沒想就給打開了,結果一看,站在門口的人卻是吳昊天。

    看到去而復返的吳昊天,忍不住在心里安慰自己,還好是吳昊天,要是站在這的是竺盛翔,我想我會直接暈倒吧!

    我給他拿了雙男士拖鞋,招呼他進來,“怎麼又回來了?”

    吳昊天也不客氣,直接坐到沙發上,“你不是說你還要回n城?我下午過去,正好可以順帶你一下。”

    既然這樣,那完全可以給我來個電話的嘛,瞧,還特意跑一趟。

    我伸手給他倒了杯水,忍不住問,“就這事?那你完全可以給我打個電話就好了,還特意跑一趟,呵呵……受寵若驚啊!”

    有沒有人說,這吳昊天笑起來真他媽好看?

    就像現在,這家伙嘴角一勾,帶著邪魅一笑,“為美女服務,我榮幸之至!”

    好吧,平時開慣了玩笑,我也不介意他這樣說,“嗯哼,那就先謝謝你了。”

    吳昊天抿了口茶,問,“你手機怎麼回事?怎麼打電話都沒人接?”

    被他這樣一提醒,我才想起來,我手機被我調靜音了,好吧,虧我剛剛還自作多情的說了那些話。

    頓時尷尬,我掏出包里的手機,翻開一看,果然有好多個竺盛翔的未接電話和消息,當然還有吳昊天的未接電話。

    忍不住朝他吐吐舌頭,“剛剛為了哄孩子睡覺,把手機調靜音了。”

    “嗯,那行,那傍晚我來接你吧!”

    吳昊天走後,我爸媽也回來了,小喝完奶也睡著了,我吃完爸媽帶回來的快餐,又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

    一切弄妥當後,吳昊天的電話也來了,說已經在樓下等著了。

    簡簡單單的收拾了下自己,跟爸媽打了聲招呼,就跟著吳昊天往n城趕。

    坐進吳昊天的車內,這家伙便開始質問起我來,“上次為什麼掛我電話,還不回我信息?”

    我一听他這話,一下子尷尬了起來,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你想,按照光頭強的意思,我以後的老板可能就是他了,我這要是回答的不合理的話,我以後還怎麼在他那混,是吧!

    吳昊天見我不說話,也沒為難我,反而安慰我,“別放在心上,我就是隨便問問。”

    見他這樣大方,我也不好遮掩,實話實說,“其實吧,那天我心情挺不好的,突然有個人陌生人跟我這樣開玩笑,就……你懂得,後來吧,知道是你,你也知道,我領導給你打過電話,說不定以後你還是我老板呢,你想我把自己未來的準老板電話掛了,這是什麼樣的心情?呵呵……我哪里還有回你信息的心情。”

    吳昊天熟練的開著車子,“呵呵……我就當你這是在跟我解釋了,不過,以後,你可別把我當成什麼老板,咱們也可以是朋友,以後你可以叫我昊天,我可以叫你美仁,這樣會不會……”

    吳昊天正說著,他的手機就響了,對方的聲音隱約傳過來,我就知道是向語琪,忍不住好笑,曾經說一輩子不找男人的家伙又是誰,看,現在對男人多熱情了。

    只是這兩人的對話,倒是挺奇怪的,這吳昊天明明說今晚回去n城有事情要辦,可他卻支支吾吾的跟向語琪半天都說不清楚。

    我听著怪著急的,直接沖著電話吼了過去,“語琪,你別瞎想了,你家昊天這是要去n城辦事,你就別嚷嚷了哈!”

    其實我也不知道向語琪在那邊到底說了什麼,但是就吳昊天這說話的樣子,就感覺向語琪是介意吳昊天沒跟說實話,還支支吾吾好半天。

    我這一嗓子吼完,不巧,手機也響了,之前為了方便吳昊天聯系我,我就把手機開機了。

    看吧,這個竺盛翔又開始了他的追命連環扣,見他打了這麼多個電話,又發了那麼多信息,實在不忍心,最後還是接了起來。

    電話接起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解釋一下?我覺得沒必要,他又不是我的誰誰誰,于是很隨性的,很欠揍的問他,“喂,你找我啊?”

    果然竺盛翔發怒了,“俞美仁,你他媽到底在哪里?”

    我仍舊是不知死活的說,“我他媽在n城啊!”

    “你最好跟我說實話,不然沒你好果子吃!”

    草,我跟你什麼關系都沒有,你憑什麼對我大吼小叫,心里這樣想著,我直接掛掉電話,並關機。

    只是我的電話剛掛掉,吳昊天的手機立馬又響了起來,吳昊天看了眼電話,又望了望我,問,“剛剛給你打電話的是不是xxx集團的co竺盛翔?”

    其實吧,我們大家都在一起吃過飯,都算是熟人,吳昊天突然這樣問我,是不是xxx集團的co竺盛翔,說真的,心里感覺怪怪的。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其實他們並不熟悉也有可能。

    我朝吳昊天點點頭,表示肯定,吳昊天見我點頭,立馬接起了電話。

    現在的竺盛翔是憤怒的,而且是非常的憤怒,連說話的聲音都變了,在吳昊天接通電話的那一瞬間,我就能隱約听到竺盛翔的狂躁的聲音,“姓吳的,我警告你……”

    吳昊天好像發現我在豎著耳朵在听,他當著我的面,將電話的聲音調小,于是竺盛翔後面的話,我便再也听不到了。

    好吧,這倆人之間,看來還有一切不可告人的仇恨夾雜在里面,我一個外人還是躲的遠遠的為好。

    沒大會,吳昊天掛斷電話,問,“你跟竺總是什麼關系?”

    我這人吧,平時給人的感覺是自來熟,但是雖然咱們表面上看著很熟悉,但是咱們畢竟只見過三次面,你覺得我會回答你這樣無聊的問題嗎?

    我朝他笑笑,沒有回答他,直接轉移話題,“放首歌來听吧,听听廣播也行,你喜歡哪個?”

    吳昊天何其聰明,見我不說,沒再為難我,直接為調了個輕音樂出來。

    說實話,這種音樂可能在他們眼里,就是一種藝術,但是對我來說,這就是一首催眠曲,我听著听著直接睡了過去。

    等到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的腦袋居然靠在吳昊天的肩膀上,而他整個人因為配合我的睡姿,呈現出一種特別不舒服的樣子。

    見狀我趕緊拉開我們之間的距離,忍不住懊惱,媽蛋,又睡著了,每次一坐車就能睡得昏天暗地,要是開車還好點,坐車的話完全沒的抵抗力。

    我朝著吳昊天的肩膀瞄了一眼,好吧,果然他的肩膀一片濕潤,我又避免不了的流了口水。

    看到這一幕,我真有種鑽地洞的沖動,吳昊天估計也發現了我的異樣,笑呵呵的,“到了,你去哪?我送你過去。”

    這就到了?看看表,九點不到,這會我還能去哪?只能找家賓館先住著。

    “到了啊,謝謝你哦,那我就先下了,你有事忙你的去吧,回頭有空,我請你吃好吃的,呵呵……”

    我一邊說著一邊下車,一邊跟吳昊天打招呼,吳昊天卻一把拉住我的胳膊,“上來,這里是火車站,亂的很,你說你去哪,我送你。”

    我這一只手被人拉著還沒反應過來,身後又傳來一個聲音,“不用麻煩吳總了,俞小姐跟著我就行了。”

    這人說著,還朝我做出邀請的姿勢,“俞小姐,這邊請,我在這里等候你多時了。”

    我盯著眼前這個明顯高我一個頭的干練的女人,心想,肯定是竺盛翔派她來的,只是這家伙自己不出現,讓自己的助理過來,是幾個意思?

    女助理神通啊,居然能讀懂我的心聲,直接告訴我說,“竺總現在正在趕往這兒的路上,一會就到。”

    <b>說︰</b></p>

    下面還有更新,請耐心等待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