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92陰差陽錯又見面

092陰差陽錯又見面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竺盛翔的精力太旺盛,旺盛到我差不多相信他之前跟我說的,他跟我是firstnight,因為他這種表現,就跟那種剛接觸這種事,嘗到其中的奇妙,便控制不住自己一味的去索取。

    我呢,雖然理智上很反感很排斥,但是身體上的真實反映是不容置疑的,就這樣我陪著他鬧騰,差不多鬧騰了一夜。

    我忍不住在心里安慰自己,就縱容自己這一次,今晚過後,我就消失在他面前,他要是不同意,我就躲起來,躲到他找不到的地方。

    我望著窗外魚肚白的天,又看看差不多大半個身子都壓在我身上的竺盛翔,一張熟睡的臉,完全沒了方才的情欲,安靜的像個小孩子,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的下巴。

    熟睡的竺盛翔並沒有因為我的動作而有所反應,我想他是真的睡著了。

    長長的吁了口氣,你終于睡著了。

    白天折騰了一天,晚上又被他這樣折騰,天知道我現在有多困又有多累。

    但是現在的我一點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趕緊離開這,能離他多遠就有多遠,因為我不能在縱容自己下去,否則,我連我自己都不能原諒我自己。

    我小心翼翼拿掉竺盛翔壓在我身上的腿和手,又將枕頭塞進他的懷里,還不忘給他腿下墊一個,好給他造成一個抱著我的假象。

    我躡手躡腳的爬起來,無聲無息的的穿戴整齊,一直到我拿著包包離開房間,一系列動作完成,我長長的呼了口氣。

    總算是沒給他吵醒,總算是又逃了出來。

    離開賓館後,我覺得有必要給他發個信息,告訴他我現在的想法和打算。

    “最近一段時間,請不要來找我,也不要跟我聯系,希望你能明白我現在的感受,你要知道讓一個才剛剛離完婚的女人,立馬投入到另一個人的懷抱,有多難,至少我做不到,請你尊重我的選擇,至于這個時間要多久,我暫時還不知道,我想等我想聯系你的時候,我會主動聯系你,珍重!”

    一條信息我編輯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編了刪,刪了又編,來回折騰,就編輯了這樣一條出來,我想它應該能夠向竺盛翔表達我此刻的心境吧!

    突然覺得以竺盛翔的性格,他未必能做到我所提出來的要求,于是又忍不住補充了一條,“如若你做不到,我不介意告訴你,我會想盡辦法躲著你,一直躲到你找不到我為止,我說到做到!”

    信息再次發過去之後,這才覺得妥善,看看外面差不多大亮的天,路邊的早餐店已經熱氣騰騰的忙活起來。

    我摸了摸肚子,這折騰了一夜,是餓的不行,直接選了一家早餐店,準備吃早餐。

    跟老板要了稀飯油條和一張大餅,沒幾下就狼吞虎咽完了,可這肚子完全沒有飽的跡象,于是又跟老板要了一張雞蛋餅。

    老板見我這樣能吃,忍不住打趣,“美女,你這是有多餓?居然吃下這麼多,比一般的大老爺們都能吃!”

    被他這麼一提醒,我才發現,好像是吃了不少!哪里有剛離婚茶飯不思的樣子。

    我覺得我這種反應純屬是被王明給傷透了心,對一個人的心都死了,那麼離開他,便是一種解脫,一種新的開始,所以離婚對我來說,算是脫離苦海。

    我應該高興才是,所以我現在才會若無其事的坐在這里胡吃海喝。

    說句難听點的,我就是沒心沒肺,缺根筋!

    我接過老板遞過來的雞蛋餅,笑嘻嘻的,“能吃還不好,要是大家都像我這樣能吃,你一天不得賺翻了。”

    老板笑呵呵的說,“那倒是!”

    從早餐店出來,七點都還沒到,忍不住感嘆這早餐吃的也太快了,看來是真餓了。

    時間還早,也沒的地方可去,還是直接去公司得了,我有鑰匙又有躺椅,到了公司,沒準還能睡會。

    心里想著,便朝著公司走去,只是這個點,公司大樓的燈都還沒開啟,站在昏暗的大廳里等電梯的時候,這感覺真的是慎得慌。

    突然就想起電影里放的那些恐怖片,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跟我一樣的感覺,就是越恐怖就越害怕,可就是越控制不住自己想去看。

    我就是這種,尤其是像現在,一想到許多恐怖的鏡頭都是出現在電梯里,我整個人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好不容易電梯開了門,我準備趕緊進去,好擺脫這種慎人的感覺,結果迎面撞上個人。

    里面的人估計也沒想到這麼早居然會有人,整個人跟我差不多,都撞傻了。

    等到我反應過來時,我才看清里面的人到底是誰。

    這不是前段時間被公司開出的王佳佳麼?怎麼一大早的跑這來了!

    真是冤家路窄啊!

    不對,我跟她沒得冤,倒是她對我誤會挺深的!

    王佳佳見是我,整個人都呆蒙了,好半天都沒反應過來,我走上前去拉她起來,一想到上次她誤會我的事情,我就忍不住想跟她澄清,“小王,上次你說我在公司暴露你的秘密的事情,我覺得我有必要跟你澄清一下,這事真跟我沒關系,我記得那幾天我正好也有事,人根本就不在公司,我怎麼可能……”

    我話還沒說完,終于反應過來的王佳佳,用力一甩,直接把我甩開跑走了,根本沒給我解釋的機會。

    我知道王佳佳誤會了我,也討厭我,但是有矛盾可以把話亮開了說,問題搞清楚了,誤會自然而然的就解除了。

    可是盡管我說了這麼多,人家根本沒有要听的意思。

    我盯著王佳佳飛奔而去的背影,突然搞不清楚現在的年輕人到底是咋想的,管你咋想的,反正我也要離開了。

    以後都不會再見面的人,我根本沒必要這樣不是嗎?

    被她這麼一驚嚇,我突然沒那麼害怕了,直接竄上電梯,到了辦公室,現在也不用按手印了,我直接打開躺椅躺了上去。

    被竺盛翔折騰了一晚上的身體,真的就跟散了架似得,躺在躺椅上沒大會就進入了夢鄉!

    等到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我以為是竺盛翔的,結果不是,心里安慰了不少。

    我接起光頭強的電話,光頭強的聲音就冒了過來,“人呢?不是說今天過來的嗎?這都幾點了,怎麼還沒見到你人?”

    听光頭強這一咋呼,我瞄了眼手機上的時間,媽呀,都快十一點了。

    真要死,我是睡在以前的老辦公室里,這里一直空著,我這會在里面睡了一上午,也沒被人發現,很正常。

    關鍵是我把正事給忘了,我趕緊跟光頭強解釋,“我就在公司,睡過頭了,我這就過來。”

    “得了,都十一點了,你直接來東海漁港306包廂吧,等吃完飯再說吧!”

    草,大中午的就去吃海鮮,光頭強的三高正常了嗎?難道說是要為我踐行?

    領導請吃飯,我沒道理不去,我趕緊點頭哈腰的答應,“嗯,好,十分鐘內到。”

    東海漁港離我們公司不遠,步行也就十分鐘的路程,我一路小跑過去,到了最熟悉的306包廂,只是剛打開門就發現了不對勁。

    這哪是為我踐行的,明明是讓我來陪酒的,可惜的是我不能喝酒,頂多只能算個陪吃的。

    沒錯,一桌子人,除了光頭強,還有吳昊天,劉濤,等等其他上次一起吃過飯的幾個老鬼,關鍵是昨天才跟我換過綠本本的王明,他也在場。

    只是這樣的情形,是我怎麼都沒想到過的,包括王明在內。

    這算不算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我處在包廂門口好半天都沒反應,倒是一干外人來的比較積極,不對,這里面的人,現在對我來說,都是外人,沒一個算的是內人,包括王明在內。

    表面上我可以無視我與王明的分道揚鑣,可實際上真的遇到了,心里還是會隱隱作痛。

    就像現在,一屋子人,見到我來,反而是別人招呼我進來。

    最熱情的要數吳昊天,他朝我招手,讓我坐到他那邊去,光頭強見狀,不樂意了,“嗨,小俞現在還是我下屬,要坐也是坐到我這里,來來來,小俞,過來,坐我這邊來。”

    吳昊天哪里理會光頭強,直接扶著我的肩膀,將我按在他身邊的座位上,宣誓所有權,“遲早都是我的人,還用坐你那干嘛?就這坐這里了。”

    媽的,吳昊天這句“遲早都是我的人”,把我給嚇了一跳,包括一桌子上的其他人,包括王明在內。

    因為我發現吳昊天這句話之後,王明的眉毛頓時緊皺,甚至是看向我的眼神都變得犀利許多!

    “吳總,你這話說的不對,太有歧義了,什麼叫遲早都是你的人?這話到底什麼意思?”

    光頭強打趣的說著,其實就他最清楚吳昊天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結果他不給我解釋反而添油加醋。

    “是啊,我也很想知道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一句不帶任何溫度的話,橫空入室,我本能的朝著包廂門口望去,瞬間身上的血液都凝固了起來。

    “竺總,你終于來了,快,上座,就等你了。”

    劉濤適時搭話,要多諂媚就有多諂媚,與王明此刻的冷漠形成鮮明對比。

    只是讓我想不到的是,這個時候竺盛翔會出現,說好的不要聯系,結果還是陰差陽錯的給遇到了,而且前後分開的時間還不到半天。

    一想到昨晚跟他發生的種種,瞬間有種想鑽地洞的感覺。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