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94不多,就九十多萬

094不多,就九十多萬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跟小張踫過面後,她回去飯店,而我直接回了公司,這個時候,大家都去食堂吃飯去了,我坐到自己的位子上,打開電腦,擬出一份辭職報告,我寫的很隨意,簡明扼要的闡述了一個模稜倆可的理由,就完事了。

    辭職報告擬好,楊彩潔和辦公室里另外兩個女孩子正好吃完飯回來,許久沒見,我熱情的跟她們打招呼,結果她們卻不冷不熱的根本沒打算搭理我。

    這點讓我很郁悶,我好像沒得罪過你們吧!

    算了,無所謂,反正都要離開了,我還管那麼多干嘛!

    見她們對我不冷不熱的,我也沒再去迎合她們,干脆直接上網看新聞干嘛的。

    差不多到了下午一點鐘的樣子,光頭強終于回來了,一回來就讓我到他辦公室去一趟。

    我手里拿著我擬好的辭職報告,跟了上去,光頭強見我進來,上來就問,“你脖子上怎麼回事?”

    我感覺作為我的領導,不應該問我諸如此類的問題,我眉頭緊皺,“領導,你不應該……”

    光頭強直接打斷我,“你不說我也知道,是竺盛翔那小子干的吧!”

    “……”

    我無言以對,針對光頭強突然變得如此八卦,我相當無語,也懶得搭理他,我直接將手里的辭職報告遞了過去,“領導,這是我的辭職報告,請您批準。”

    光頭強接過我手里的辭職報告,看了一眼,嘆了口氣,“罷了罷了,我也就不跟你多廢話了,反正你以後八成是不會再回來了,有些事情對你來說,也就變得沒那麼重要……這辭職信我收下了,你去人力資源部辦理手續吧,我已經給你打好過招呼了。”

    听了光頭強的前面的幾句話,我心里的好奇心被勾了出來,突然很想知道他口中的有些事情到底是指什麼事情。

    “領導,你還是先跟我說說這‘有些事情’具體是指哪些事情。”

    “你不是著急走嗎?趕緊忙去吧,知道的少點,對你也有好處。”

    “不是,領導,你越是這樣,我就越想知道,還是告訴我吧。”

    “你真想知道?”

    “肯定啊,你這關子都賣到這兒了,我能不想知道嗎?”

    “其實呢,也沒什麼,就是你要是想在吳總那上班,那以後最好離竺盛翔那小子遠一點,或者說,你要是想跟竺盛翔好呢,那最好就別去吳總那上班了,不然到時候有你好受的。”

    光頭強這話說的,比謎語還難猜,我知道他們兩個人是不怎麼友好,但是跟我有什麼關系。

    因為這個心態,我也就沒把光頭強的話當回事,總覺得到了他這樣職位以及他這樣年紀的人了,總會有些患得患失的情緒在里頭。

    我拿著光頭強給我簽好字的離職單,去了人力資源部,因為光頭強提前打過招呼了,所以我的離職手續辦理的很快很順利。

    辦完了離職手續,我又跟楊彩潔交接了下手頭的工作,但是她的態度卻讓我很抓狂,但是我還是忍下了。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小楊,我這一走,你也算是高升了,恭喜你啊!”

    結果卻迎來她極為冷厲的目光,冷冷的說,“俞美仁,別以為是你把這個位置讓給了我,從一開始它就是我的,只是我沒你那麼有能耐,能攀上一棵大樹,要不然,你以為你現在還能站在這跟我說這話?”

    我被楊彩潔的話弄得一愣一愣的,根本听不明白她在說什麼,我帶著疑問的眼神望著她,她卻嗤之以鼻,“別裝了,你脖子上的這些已經說明了一切,再掩飾也掩飾不了事實的存在。”

    听了楊彩潔的這話,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之前那兩丫頭會用那樣的態度來對待我。

    只是這些無中生有的事情到底從哪里來的?或者說這事真的就像楊彩潔說的那樣,是有人背後使過手段?

    但是這個人是誰?用大腳趾頭都能想出來是誰,我們總經理李總都要賣力討好的人,除了竺盛翔,還能有誰。

    一想到這事跟竺盛翔有關,我就特別惱火,我發誓我要是再跟他有牽扯,我就是王八蛋。

    如今離開公司,卻也里外不是人,走的時候連個送的人都沒有,混到這份上也是夠了。

    辦公室里的東西七七八八,我只拿了屬于自己的硬盤和水杯,剩下的一件都沒有帶走,一開始還想把我養的盆栽帶著的,可我這千里迢迢的,根本不好帶回去,也就作罷了。

    我抱著僅屬于自己的兩樣東西,灰溜溜的回到了h城,臨走的時候,王明給我打了電話,我不僅沒接,我還把手機關了機。

    天黑的時候,我總算到了家,感覺都要虛脫了,給我開門的是我媽,我媽見我回來了,劈頭蓋臉的就問我,“你在n城有沒有踫上盛翔?他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還有你手機怎麼關機了?你這脖子是怎麼回事?”

    我感覺腦子都要炸了,為什麼連我媽都要在我面前提竺盛翔,還那樣親密的喚他盛翔,真的是夠了。

    我越過她,直接癱倒在沙發上,將頭埋在抱枕下頭,可是我媽還是沒有放過我,直接粗魯的將我拽起來,質問,“你跟我說,你這脖子上的東西是不是那個王八蛋干的?是不是?”

    我不知道我媽口中的王八蛋指的是誰,也懶得跟她解釋,我推開我媽,“媽,你讓我休息一下好不好?等會我再跟你解釋,我爸呢?小呢?”

    我媽根本就不放過我,又將我扯了過來,“你告訴我你這脖子是不是王明那個狗東西干的?狗日的都已經跟你離了婚,他還對你……對你……有種就別再讓我見到他,不然看我不打斷他的狗腿。”

    我媽以為我脖子上的痕跡是王明干的,但是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這樣生氣。

    這會她變得倒是挺快的,人王明昨天以前還是她女婿,竺盛翔到目前為止,跟她還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關系。

    她倒好,我一進門,就關心竺盛翔有沒有跟我回來,反而很反感王明再靠近我,我媽的思想什麼時候變得這樣前衛了?

    但是我也絕對不告訴她這脖子上的痕跡是竺盛翔干的好事,因為我還丟不起這個人,雖然她是我媽,但我還是說不出口。

    我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面色僵硬,我媽見我這樣,以為我生氣了,態度一下子又變好了許多,安慰我,“美仁啊,媽也是心疼你,覺得你們離婚了,就沒必要再牽扯到一起,這樣多不好,再說你現在回來h城了,以後肯是要在這邊再找婆家的,媽就是怕你這名聲傳出去,到時候不好找下……”

    我一听我媽說要給我再找婆家,我就夠了,我趕緊打斷我媽,“媽媽媽,我求你別再說這個了行嗎?我都已經這樣了,你就別給我添亂了,我餓了,你去給我弄點吃的,好不好?”

    “行行行,我去給你弄吃的去,西紅柿雞蛋面行嗎?”

    我點點頭表示同意,見我媽去了廚房,我跑進浴室洗了個澡,出來,我媽已經將西紅柿雞蛋面端到了桌子上,見我出來,我媽就催促我趕緊過去吃,不然面都要糊了。

    我坐在我媽對面,開始吃起來,說實話,離開他們這三年多,我媽的手藝一點都沒變,還是那個味道,屬于我媽的味道,百吃不厭。

    我噓溜著嘴巴,“我媽做的面條永遠都那麼好吃。”

    我媽看著我吃的歡,順手遞過來一張銀行卡,“美仁,這個你拿著,總有你用的到的地方。”

    我盯著我媽手里的銀行卡,一時沒反應過來,脫口就問,“這里有多少錢?”

    我媽笑了下,“你猜。”

    我那個去,這都什麼時候了,我哪里還有心情去猜這玩意,我低頭吃面,直接無視我媽一臉的趣逗。

    我媽伸手拍了我下頭,“吃慢點,小心燙著。”

    見我媽還不告訴我,我直接端著碗筷要走,“我吃飽了,我去洗碗。”

    我媽見一大碗面我還沒吃一半,就說吃飽了,直接站到我面前,將卡塞到我手里,“你吃你的面,我不跟你賣關子了還不行嗎?這卡里錢不多,就九十多萬,夠你買輛車了。”

    我一听這卡里有九十多萬,整個就蒙了,我記得之前他們跟我說過,我爸把我的嫁妝錢全都敗進了股市里,甚至連我爸看病的錢都拿不出來。

    可是現在這是什麼情況,我這剛回來,就一下冒出將近百把萬的鈔票給我,別告訴我說股市又有回暖了,不僅沒賠本,還賺了不少。

    我媽見我一臉疑問,直接告訴我,“美仁,其實上次你爸他進醫院,跟你說……”

    我正聚精會神的听我媽說正事,結果卻被從外面帶著外孫女轉悠完回來的我爸給打了岔,我爸一進門,直接咳嗽了一聲,接著便將小塞給我,“該吃奶睡覺了,今天你不在,她差不多哭了一整天,你看,眼楮還腫著呢!”

    我听我爸這樣一說,我哪里還有心思管這錢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我趕緊抱過小,尤其是看到小小的她,原本大大的眼楮,這會腫的差不多都看不到眼珠子了。

    小見到我,也是朝我撲騰著小手,“媽……媽媽……抱。”

    這會連叫媽媽的聲音都變啞了,我听了心里一陣難受,眼淚也跟著滑下來。

    瞧我天天都在干些什麼事情,這會孩子是掙過來了,可我卻沒把她給照顧好,還讓她哭成了這樣,我真是該死。

    <b>說︰</b></p>

    晚上也許還有一更,可能比較晚了,大家還是等到明天再看吧

    錯別字有點多,剛剛改了錯別字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