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96我不是小白菜

096我不是小白菜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竺盛翔他媽一巴掌甩到我臉上,手指著我的鼻子,破口大罵,“姓俞的,你爸你媽難道沒教過你上梁不正下梁歪的道理嗎?你就不怕帶壞你丫頭,長大了跟你一樣,去勾引男人?”

    我捂著火辣辣的半邊臉,一時還沒反應過來,就見竺盛翔大步朝他媽跨了過去,拉著他媽就要往外走,“媽,有什麼事我們回家再說。”

    可是這會她哪里還會听竺盛翔的話,只見她直接甩開竺盛翔,“你放開我,我今天不把話說清楚,我是不會回去的。”

    接著就見她緊逼向我,手指點著我的鼻尖,繼續罵。

    “口口聲聲說跟我兒子沒關系,可結果呢,不僅偷偷離了婚,還爬上了我兒子的床,這會倒好,還想讓我兒子給你買車,你白日夢做的夠敞亮的啊,我實話告訴你,想當我竺家兒媳婦的女人排著隊都能排到西太平洋,就你這樣殘花敗柳,還拖家帶口的,就是給我兒子提鞋都不夠格,我告訴……”

    媽的,我一听竺盛翔他媽說我要竺盛翔給我買車,我就氣不打一處來,本來還想著她是長輩,我沒必要跟她犯嗆。

    但是像她這樣,打了人之後,還如此理直氣壯的罵我狐狸精,還誣賴我想他家的錢,她當真以為我是小白菜,好欺負呢。

    我實在听不下去,抱著胳膊,舌頭頂著被打過的半邊臉的嘴角,直接打斷她,“您老還是積點口德吧,畢竟您還沒有孫子,萬一以後來個孫子沒屁眼什麼的,可怎麼辦啊!”

    我這話一出,旁邊的銷售員們都忍不住笑了出來,恰到好處又給氣氛添加了些色彩,我望著竺盛翔他媽五官扭曲的臉,看她還想要說什麼,我趕緊開口將她堵了回去。

    “哦,對了,就像你說的,我這樣的貨色,給你兒子提鞋都不夠,但是我也實話告訴你,就你兒子這樣的”,我走到竺盛翔的面前,伸手捏住他的領帶使勁一拉,“一看就是沒斷奶的樣,別說他會為我花錢,就是他要為我花錢,我還不稀罕呢,我實話告訴你”,我說著,轉身緊逼老妖婆,怒目瞪視,“老妖婆,除了你兒子,願意為我花錢的男人多了去了。”

    我說完,直接坐到我爸的身邊,抱住他老人家的胳膊,將頭放在他的肩膀上,嬌滴滴問,“你說是不是啊,老俞?”

    我靠在我爸的肩膀上,看著站在不遠處的老妖婆扭曲的臉,還有站在一旁掩嘴偷笑的竺盛翔,想象不出,居然還有這樣的兒子,都有人欺負到他媽頭上了,他還能這樣笑著面對。

    老妖婆听了我的這些話後,尤其是發現竺盛翔還在偷偷的笑,五官更加扭曲,指著竺盛翔就罵,“混小子,你媽都被人欺負成了這樣,你還笑得出來。”

    老妖婆一邊說一邊伸手打罵竺盛翔,“這就是你看上的好女人,你看看她身邊的那老頭子,都夠當她爸的了,她都能當著你的面跟人家這麼親近,這要是背著你,你知道她還能干出些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草,這女人的腦袋里裝的都是什麼?我跟我爸長的這麼像,她是眼瞎看不出來,還是故意這樣詆毀我和我爸。

    終于我爸忍不下去了,抓起茶幾上的玻璃杯,狠狠地往地上一甩,啪一聲,玻璃破碎的聲音從老妖婆的腳邊傳了過來。

    當我看到竺盛翔他媽腳邊的玻璃碎渣,心里一陣暗嘆,還好是砸在她的腳邊,而不是她的頭上。

    老俞的性子我比誰都了解,他為什麼能忍到現在而不動聲響,只有我最清楚。

    我記得以前有一次,我跟隔壁班的一男生打了起來,時間久了,差不多都忘記了是因為什麼打起來的,好像是因為那個男生老是給向語琪寫情書,害的向語琪都不敢一個人回家了,那次我和向語琪一起合伙把那個男生給揍了。男生也是小家子氣,明明喜歡向語琪,結果被我倆打了,不僅告訴了自己的爸媽,還告訴了老師,後來人家父母帶著他直接找到了學校,要求賠禮道歉和賠償,老師沒辦法把我和向語琪都叫到辦公室,又打電話叫來了我們的父母。後來我爸還有向語琪她媽都來了,老師跟他們說明了大致情況後,說即使對方再不對,但是打人就是不對的,甚至要求我爸和向語琪她媽帶他們的孩子去醫院驗傷,然後還要我和向語琪跟對方道歉。當時還以為我爸會揪住我的耳朵會先狠狠的揍我一頓,然後再滿足對方提出來的要求,結果卻出乎意料,他直接將我拉到他的身後,聚精會神而又耐心的去聆听對方的所有言辭,等到對方終于停歇下來後,我爸才開始發揮他的特長,我爸是干嘛的,那是搞教育的,懂得大道理自然不比別人少,只見那時候他直接對上那個男生的家人,狠狠的將對方批斗了一番,說到最後,不僅不用賠償人家,我和向語琪更不用向對方道歉,反而我爸還獲得了我們班主任的崇拜,一再要求我爸到我們學校給他們做做演講培訓什麼的。

    所以關鍵時刻,老俞的護犢子精神和專業修養精神有多高深,下一刻就能見分曉。

    我爸雙手抱胸,目光斜視瞪向老妖婆,“為老不尊,還跟人談上梁不正下梁歪,真是難為你了”,我爸一邊起身一邊指了指站在不遠處的銷售經理,“你,去告訴她,這車到底是誰買的,再順便告訴她下,我和這位新車主到底是什麼關系。”

    被指的那個男銷售經理,見我爸在喊他,立馬反應過來,眉頭一挑,拿過我剛才付過賬的憑證遞給竺盛翔他媽,經過竺盛翔的時候,還不忘對他拋去一個嬉笑的表情。

    “阿姨,這車的確是俞老先生買給她女兒的……跟盛翔,沒得半毛錢關系,所以……”

    男銷售經理的話再明顯不過,他這話一出,我明顯感覺到老妖婆面色一僵,乍一眼看上去,好像有不相信,接著又無比尷尬無措,最後又變回原本的高冷。

    我們大家都好整以暇的望著她,看她到底要怎麼樣面對這樣的狀況,結果她老人家再重新揣回屬于她的高冷後,就跟什麼事兒都沒發生似的,甚至連一丁點的扭捏都沒得,直接奪門而去。

    老妖婆走後,這個男銷售經理,直接對著我豎起一根大拇指,又調侃竺盛翔,“小子,有能耐哦,看來你以後的日子會很精彩哦!”

    竺盛翔直接賞了對方一個爆栗子,“滾,該干嘛干嘛去。”

    我坐在沙發上,我爸靠了過來,摸著我的臉,問,“還痛嗎?”

    我笑笑,“不痛。”

    “嗯,那你去幫我買包煙。”

    好吧,老爸要抽煙,做閨女的去買就是了,我起身去買,走到大門口的時候,發現錢包沒帶,又不得不折回來拿錢包。

    結果剛走到4s店展廳的玻璃側門時,我就听到我爸的聲音了。

    “盛翔,你的心意我明白,但是我今天算是見識到了你媽的厲害,要是我女兒以後還得面對這樣的婆婆,那我寧願她不要再嫁人,至少跟著我,我不會讓她受到一點委屈!就不說你媽剛才說的那些難听的話,就算美仁她再不濟,那在我和她媽眼里,都是寶……還有你媽她那一巴掌”,我爸越說越激動,“你可知道,她長這麼大,我都沒舍得打過她一下,那一巴掌打在她臉上,可是比打在我臉上都痛。”

    “叔叔,我知道,我媽這里我會處理好,請你給我時間好嗎?我向你保證,我以後絕對不會再讓她受到一丁點委屈。”竺盛翔說著向天舉手,“我向天發誓,我保證……”

    竺盛翔還未發完誓,就被我爸拉下了手,“孩子,我知道,我懂你的心,要是美仁能早點遇到你,可能就不會像現在還有麻煩,不過,叔叔還是要把丑話說在前頭,你要是保證不了我女兒的幸福,那就請你離她遠一點,別讓她對你有了心思後,你又給不了她未來。”

    透過4s店展廳虛掩的玻璃側門,我清楚的看到竺盛翔緊緊的咬著唇,好半天才說出一句話,“叔叔,我明白了!”

    看到這樣的一幕,我心里有股說不出來的滋味。

    就拿我爸來說吧,人家都說你女兒是殘花敗柳拖家帶口的了,你還這樣要求人家,為難人家,您老怎麼開得了口的?

    還有竺盛翔,你腦子是有病,還是早上出門忘記吃藥了?中華兒女千千萬,這個不行咱再換,何況以你的條件,除了中華兒女,中華兒女以外的洋妞,只要你想要,那都是分分鐘的事情,何必在我這一棵殘花敗柳的樹上吊死。

    為了不讓大家尷尬,我趕緊轉身往外奔,心想沒得錢包,我可以支付寶,這年頭信息這麼發達,買包煙還能難倒我嗎?

    我朝著不遠處的便利店走去,經過一道巷子的時候,我又听到了老妖婆的聲音。

    “張小菲,我告訴你,就算盛翔不要那個狐狸精,我也不會同意你進我家門,你在我眼里,跟那個狐狸精沒什麼區別,都是一路貨色。”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