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97你真的要去他那上班

097你真的要去他那上班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到老妖婆口中叫著小張的名字,我的好奇心毫無保留的被勾了出來。

    我躲在牆角邊,忍不住開始偷听起來。

    “行了,你別說了,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不是也流過產,甚至還不止一次,就拿你跟我打小報告這事,這種小人的行為,說實話,這要是論起來,你還不如那個狐狸精,至少她比你三觀正,人品佳。”

    听了老妖婆這話,我忍不住好笑,她這算是在夸我嗎?真是難得。

    “夠了,我不想再從你口中得到任何關于那個狐狸精的信息,因為你的失誤,就在剛剛,剛剛那麼多人看著我……行了,以後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聯系,煩請你以後也離我兒子遠一點,不然我會對你不客氣。”

    我不知道小張在電話里跟老妖婆都說了些什麼,但是從老妖婆的話來看,三歲小孩都能听出來的東西,我怎麼可能听不出其中的關鍵所在。

    只是讓我不敢相信的是,之前在我面前柔聲細語的勸我接受竺盛翔的人兒,背地里卻這樣算計我。

    看來當初的那場戲,不過是她故意扮柔弱裝可憐而演出的一場欲情故縱的小把戲吧!

    這年頭,出了校園,果然是不再有那麼純粹的友情了。

    在老妖婆沒反應過來前,我偷偷的溜走,直接鑽進便利店,詢問對方能否支付寶支付?對方是個小姑娘,雖然跟我說無法支付,但是她願意幫我這個忙。

    所以我把錢匯到她的支付寶上,然後她幫我給現金,所以買煙還算順利。

    我揣著給我爸買的煙往回回,只是好久沒開機的手機,我這一開機,刷刷刷的信息接連不斷的飄了進來。

    有竺盛翔的,發的基本上都是不疼不癢的文字,不是問我開機了沒?就問我什麼時候開機?不是問我換號了沒?就是問我什麼時候換手機,奶奶滴,他居然還給我發了幾條飛吻啊,玫瑰啊,擁抱啊……的信息,看著就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但是不得不承認,看了他發來的信息,我心里莫名的暖暖的。

    除了竺盛翔的信息,還有吳昊天的,向語琪的,當然還有王明的。

    向語琪的信息不多,就一條,說她學校還有點事情,要飛去法國辦理離校手續,過兩天就回來,希望回來的時候,我們可以好好聚聚。

    看了向語琪的信息,我又隨即的看了下吳昊天的,不多,但是比向語琪多三條條,一條是問我為什麼關機,一條是問我什麼時候開機,一條是問我何時去他那上班,最後一條是讓我看到信息後給他回個電話。

    在我還沒來得及給吳昊天回電話時,王明的電話就過來了。

    還記得上次回去n城辦理離職手續時,王明對我的所作所為,以及後來臨走時,我掛掉了他的電話,一直到現在我都沒有搭理他。

    只是這會我手機才剛開機,還沒來得及看他到底給我發的什麼消息時,他的電話就已經打了過來。

    想到這,我又莫名的傷感起來,記得以前跟王明還在學校談戀愛的時候,恨不得我能變成他的影子,他走到哪我就能跟到哪,就連上課,我都要忍不住給他發消息。

    清楚的記得,那會一個月,咱們就能發兩三千條短信,而電話單更是好幾米長,卻從來沒覺得對方厭煩過,甚至還沉浸在這小情調里,時不時的拿出來跟寢室里的其他人炫耀,咱倆的感情有多深有多濃厚。

    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我會這樣反感他,這麼多人給我發來消息,我卻是把他放在最後面,反而第一個看的是竺盛翔的消息。

    想想,時間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不管是他的心,還是他的習慣,甚至是所有。

    我不情願的接通電話,“喂。”

    對方估計也是抱著試試打的態度,估計沒想到我會接電話,好半天都沒個聲音。

    我以為是自己的手機信號不好,看了眼,發現是在通話中,我又對著那邊喂了一聲,王明這才說話。

    “喂,我在。”

    之前在東海漁港,王明對我暴躁的一面還停留在我的心里,他突然這樣柔聲的跟我說話,說實在的,我一點都不適應。

    我調整了下語氣,“嗯,找我什麼事兒?”

    王明咳嗽了一聲,說,“也沒什麼大事兒……”

    我以為他還要繼續說下去,結果他後邊沒話兒了,我見他這樣,有點不耐煩,畢竟我們現在已經離婚,我沒的義務再听你支支吾吾吞吞吐吐,“到底什麼事兒?沒事那我就掛了。”

    “有事兒,你別掛。”

    “有事兒那你就說啊,支支吾吾的不像你的性格。”

    “就是,你知道的,這房產證……”原本還支支吾吾不願意說的王明,像是鼓足了勇氣,直接脫口而出,“就是房產證上的名字還是你的,咱們現在已經離婚,你也同意房子歸我,我的意思是,你什麼時候有空,回來辦理一下過戶的事情。”

    呵呵,听了王明的話,我心里咯 一下,這剛離婚,就迫不及待的想與我劃清界限,我以為他會先問我下他女兒小進來的狀況,可實際上,人家只在乎那套房子。

    我也是醉了,當初怎麼就那麼想不開,不听爸媽不听室友的勸,就那麼眼瞎的跟了個這樣的男人呢?

    我笑笑,“行吧,這事我知道了,我回去的話,電話通知你,還有其他事兒嗎?”

    “沒……沒了,不是,小最近還好嗎?她,有沒有想我?”

    媽的,總算是想起來你還有個女兒了,你大爺的,你問我小有沒有想你,這個問題我該怎麼回答呢?可想是想吧,但是也可能不想吧!

    但是站在我現在的角度上,我覺得不應該想他,但是我還是按捺住心里的憤憤,柔聲說,“可能是想的吧!”

    人們都說當你還在意一個人的時候,他的一言一行都能影響到你,當你對一個人失去了所有的在乎後,你就會發現,其實這個人對你來說,也不算什麼,有時候跟陌生人沒什麼區別。

    如今我和王明就屬于後者,我希望自己能控制住所有跟他有關的話和事,盡量不讓自己再隨著他動或者怒。

    而此時的我,也算是做到了這一點。

    當王明听到我這樣的回答後,我明顯听到他嘆了一口氣,末了問我,“你什麼時候回來?”

    看來他是等不及了,“你要是很急的話,我明天就可以過來。”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突然一陣聲,接著便听到久違的婆婆的聲音,“越快越好,最好明天就回來,這房子我老早就不想再住了。”

    我笑了笑,“那行,明天我盡量趕,明天要是回不去,後頭我一定回去,我需要帶什麼東西麼?”

    “你帶上離婚證和身份證就行了。”

    婆婆的聲音透過話筒傳了過來。

    真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張口閉口都是房子。

    突然覺得離開那個家,真的是太對了,我忍不住嘴角一口,“那行,我知道了,沒事我就掛了。”

    說完,我毫不猶豫的掛掉電話,以免自己再听到什麼令人作嘔的話來。

    掛掉電話後,我又給吳昊天打了電話過去,電話很快被接起。

    接著他好听的聲音就傳了過來,“您老終于開機了!等你電話等的我花兒都謝了。”

    我听到他這語氣,忍不住笑了出來,學著他的樣,說,“不是,吳總,您老這是干嘛呢?干嘛等我電話啊!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我求您給我一份工作,按道理是我求您才對啊,您這搞反了吧,呵呵……”

    “你也知道啊,可你都回來多久了,你不來找我,只好我來找你了,再怎麼樣,我不能浮了你所謂光頭強的心意得好好罩著你吧!”

    好吧,我承認跟吳昊天說話很隨意沒有壓力,我想跟這樣的人後面打工,應該很輕松吧!

    “呵呵……我這才剛結束一份工作,我肯定得好好玩幾天,再重新上班,再說我還有很多事兒沒處理完呢,吳總,要不你寬限我幾天?”

    “你還能有什麼事兒?說來听听。”

    “也不算什麼事兒,就是還要去一趟n城。”

    “那行,我知道了,那就再給你一個星期,一個星期後,就來我這報道,這總可以了吧?”

    “嗯,可以,那到時候可就要麻煩吳總多多關照了。”

    我不知道吳昊天為什麼會對我去他公司上班這麼上心,總感覺怪怪的,但又說不上來哪里怪,還記得光頭強說,我要是選擇去吳昊天的公司上班,那就離竺盛翔遠一點,要是跟他走的近,那就別去吳昊天的地方上班,不然有我受的。

    突然覺得我就這樣答應了他,是不是太草率了點!

    也許我可以再去問問光頭強,他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然後再做打算,反正我是女人,可以反悔的嘛!

    “你真的答應了吳昊天,要去他的公司上班?”

    正當我在腹誹這樣做到底合不合適時,竺盛翔幽幽的從我後面飄了過來,著實嚇了我好大一跳。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