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099是不是我的種我還不知道

099是不是我的種我還不知道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其實我一點都不關心他們來醫院是到底干嘛的,我只是隨口這麼一說,我淡淡的“哦”了一聲,結果卻惹來王明掩面痛哭。

    “我好恨,我好恨我自己……”

    我看著王明抱頭痛哭的樣子,心里突地一軟,伸手拍了拍他的後背,“壓抑久了,哭一哭也是一種釋放壓力的好方法。”

    我說著又抽了張面巾紙遞過去,結果手一下子被王明抓住了,“美仁,我錯了,我不應該听我媽的話,跟你離婚。”

    原本還對他心存一點慰藉,可是他這話一出,我有股說不出來的反感,我將手抽回,“王明,你離不離婚跟你媽沒關系,如果你打心底不想跟我離婚,任何人都左右不了你,確切的來說,是你自己也舍不得那個孩子,或者說舍不得那個女人,還有你……算了,不說也罷。”

    跟他說那麼多干嘛?現在再說這些有意義嗎?就算他現在跟我說不想跟我離婚,又能怎樣?人家還不是催著你過來,辦理房產過戶的事情。

    所以,俞美仁,你被人欺騙了一次,可不能再被欺騙第二次。

    原本到嘴的話,我又生生的給它咽了回去,認真開車,打算不再交流。

    王明見我不說話,好半天後,反問我,“你就不好奇我今天來醫院不是產檢,是為了什麼嗎?”

    我一听這話,我忍不住笑了出來,方向盤向右打轉,將車子停到一邊。

    摘掉臉上的太陽鏡,不敢相信的瞪著王明,“你沒事吧,王明?你不會以為我對你還存在一些莫須有的想法吧!”

    王明不說話,但是那眼神就好像在問我,“難道沒有嗎?”

    我覺得這真好笑,“你不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不然我會覺得特別好笑,實話跟你說吧,現在的你的任何事情對我來說,我都不感興趣。”

    說完我啟動車子,繼續往行政大樓辦事大廳駛去。

    可是王明並沒有閉上他的嘴巴,他帶著戲虐的口吻問我,“這車是姓竺的那家伙給你買的吧,也是,如今我什麼都沒有了,還拿什麼再跟人家比。”

    我不知道如今的王明為什麼會變得如此歇斯底里,就像我剛才說的,他的事兒,我現在一點都不感興趣,所以我也沒打算把他所說的話當回事兒,也懶得去理他。

    見我不說話,王明變得有點暴躁,原本靠在椅背上的他,直接坐直了身子,質問我,“你說,是不是你讓他背後搗鬼,讓我失去工作?是,如今我什麼都沒有了,工作沒有了,孩子也被你搶走了,現在你高興了?”

    我听了王明的話,我心里一顫,他工作的事情我並不知情,至于他用這樣的口氣質問我,我心里頓時火冒三丈,“王明,你少血口噴人,你工作丟了,那是你沒本事,跟我沒半毛錢關系,還有你說的孩子被我搶走了。”我越說越氣憤,干脆將車子又靠邊停了下來,免得一沒注意磕踫到哪兒了,心疼的還是自個兒。

    車子靠邊後,我摸著自己的胸口,跟他說,“麻煩說話的時候摸著良心說,你說小是我搶走的?你怎麼不說小在你眼里,連套房子都不如,你搞清楚了,當初是你們自己同意那房子叫喚孩子的撫養權的,現在跑來我面前這樣說,還是人話嗎?”

    “你強詞奪理,不可理喻,那是我媽的意思,可不是我的意思。”

    呵呵,真是一個狡猾的男人,什麼不好的事情全都推到他媽身上,搞得就跟他自己什麼錯都沒似的。

    他媽的,也不知道是誰打電話催著我回來辦理房產過戶手續的事兒的,難道是畜生嗎?

    對于他這樣的人,我懶得髒了自己的口去罵他。

    一想到耳邊飄著的閑言碎語,以及昨晚老爸被人羞辱的事情,我心就難受的要命。

    他媽的,現在我忍著心里的苦悶,我來給你辦理房產過戶,卻還要听你這樣的埋怨,媽的,真的是夠了。

    “你他媽不就失去一份工作,別搞得就跟自己什麼都沒有似的……瞧瞧你現在,女人有了,兒子有了,這房子馬上也到手了,對于你來說,你才是那個大贏家。”

    “你他媽現在是不是走哪都是人中的焦點,我能想象大家對你贊口不絕的樣子,人家肯定都在說,瞧瞧他們老王家,一兒子比人家倆兒子都過勁,人家倆兒子才剛娶一個兒媳婦,他一兒子就搞了倆老婆,這會不僅孫女有了,馬上還有孫子了,我甚至能想象的到別人對你們老王家豎起大拇指的樣子,他媽的少在我面前……”

    我越說越氣憤,口不擇言起來,王明听不下去,直接打斷了我,“你給住口,別張口閉口兒子孫子的,到底是不是我的種,我他媽還不知道呢!”

    好吧,在我的火氣似火山爆發似的將要噴出時,王明這話成功的給我澆滅了下去,我整個人直接愣住了。

    王明見我不說話,繼續說,“我今天不是帶她來產檢的,我是想來做dna鑒定的。”

    我坐在位置上,愣愣的听著他說,整個人沒了一點氣焰。

    按道理說,听到這樣一個消息,我心里應該高興才對,可是我高興不起來,反而有點哀傷,不知道為什麼。

    “呵呵……是不是覺得很好笑?我活該?是啊,如今我老婆離開了我,還帶走了我的孩子,工作沒了,現在除了這個房子,我真的就一無所有了,不是嗎?”

    “我沒……”

    我想安慰他幾句,結果他卻打斷了我,說,“行了,為了幫我找點安全感,咱們還是趕緊去辦理手續吧!”

    我重新啟動車子,朝著行政大樓開去。

    因為房子沒到五年,而且因為頻繁過戶,導致原有的新政策不能所用,所以有關的所有過戶費用還是蠻高的,將近十萬塊,因為王明一時拿不出來,而我爸的卡還在我手里,就先墊付了。

    心想這事兒不能讓爸媽知道了,不然就死定了。

    出來的時候,王明一再聲稱說這過戶的費用會還給我,可是我沒當回事兒,給我就收著,不給我也不會張口問他要。

    只是王明見我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反而牛起勁來,他摸了摸口袋,最後只找出一張一百元人民幣,拿出筆刷刷的寫了張欠條塞給我。

    我不肯收,他卻威脅我,“你要是不收,我就告訴你爸媽去。”

    好吧,那我就收著吧,我又不是傻蛋,有錢不收白不收。

    我接過來,看了看這張特別的欠條,發現數額竟是整整十一萬。

    我說這數字是不是搞錯了,他說沒有,多出來的算是利息。

    好吧,王明的大男子主義所特有的自尊心又開始發作了,我勉為其難的收下,並將它塞進皮夾子里照片的話後邊隱藏起來。

    跟他打了聲招呼,便要離開,不料還沒走幾步,王明又追了上來,說,“照顧好小,我會去看她的。”

    我點頭,王明又說,“等過段時間我找到了新工作,我會每月按時向你支付小的撫養費,直到她成年。”

    “嗯,好,你可以直接打到我的支付寶上,我的扣扣郵箱,你知道的。”

    說完我打開車門,準備離開,結果又被王明拉住了胳膊,問“美仁,我……我們還能做朋友嗎?”

    呵呵,曾經的夫妻,如今分道揚鑣,有幾個還能做朋友的?

    我忍不住好笑,當初不珍惜,現在又來這招,有何意義?

    我剛想開口,王明又發話了,“我明白了,你走吧,路上小心。”

    我眉頭一挑,坐上車,熟練的啟動,將車子開到大道上,透過後視鏡,我看到王明一直看著我的車,一直到我轉彎看不到他為止,他卻一直保持著一個姿勢沒有動。

    我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後悔,我想肯定是有的吧!

    一想到王明現在的處境,我就想起那個女人的那張臉,看吧,有些東西還是有些準的,我這旺夫的命,剛離開王明,王明就開始走下坡路,或者說,那個顴骨高的嚇人的女人,一到王明身邊,王明就開始跌跤了。

    突然想起我還有事兒要跟光頭強確認下,于是我掏出手機給他撥了個電話過去。

    電話很快被接起,光頭強的聲音就傳了過來,緊張兮兮的問,“你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是不是都知道了?”

    這話說的,我能知道什麼,“領導,你跟我打什麼啞謎呢,我能知道什麼?是這樣的,我這不是回來n城了,你在哪呢?中午我請你吃個飯,以表長久以來你對我的悉心照料啊!”

    “別,我都被你害死了要,你最近還是少跟我聯系,等過了這風頭,我再找你,知道了嗎?”

    光頭強說完,直接掛了我的電話。

    我被光頭強這話唬的一愣一愣的,我這都辭職了,我怎麼可能會害死他呢!

    正郁悶著呢,手機又響了,一看是吳昊天,我便接了起來。

    “美女?听說你在n城?”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