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101他說他會讓我傾家蕩產(為慕容歆兒的鑽石打賞加更

101他說他會讓我傾家蕩產(為慕容歆兒的鑽石打賞加更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趕緊起身想要去看看,別真的打起來了。

    結果我這還沒走幾步路呢,被跟竺盛翔一起進餐的那位美女,給擋住了去路。

    她朝我舉了舉手里的紅酒,“你好,想必你就是那位俞女士,今日一見,果然別有一番韻味。”

    她這話我怎麼听著都有股罵人的味道在里面,我朝她也舉了下酒杯。

    “我就當你這是在夸我,不過,你也不錯啊,年輕漂亮,有朝氣又有活力,有的是資本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祝你早日成功。”

    女人估計沒想到我會這麼說,被我嗆得半天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你……”

    我看著心里舒坦了不少,拿起刀叉開始吃起牛扒來,我是左撇子,吃飯自然是跟別人反著來。

    但是牛扒我還是會吃的,以前還在學校的時候,王明還是偶爾會帶我去吃自助餐,刀叉功夫也就是那時候學會的。

    只是我這左撇子在這女人看來,就不是那麼回事兒了,她笑看著我說,“呵,連刀叉都能用到這份上了,還想進豪門,也真是難為你了。”

    我埋頭苦吃,全當她是空氣,女人嘴角一勾,繼續諷刺,“也不瞧瞧自己是個什麼貨色,大把年紀了,還折騰什麼?我要是你,我就不會離婚,至少我會為了孩子,繼續把生活過下去。”

    呵呵,搞得就跟自己多偉大似的,可在我看來,我的生活管你屁事,要你來指手畫腳。

    我將手里的刀叉使勁往桌上一拍,抓起桌子上的面巾紙優雅的擦了擦嘴,“唉,這麼好的餐廳,這麼優雅的環境,怎麼會出現瘋狗一條呢,可惜還是條專門吃屎的母狗,連吐出來的……”我扇扇鼻子,“都是臭的!”

    女人看著高雅大氣又有氣質,但是被我如此一嘲諷,還是沒忍住,伸手就要過來打我,我做好了閃開她這一巴掌的準備,結果我頭還沒偏呢,女人的手已經被某人抓住。

    “你這是干嘛?”

    竺盛翔帶著能凍死人的眼神狠狠的瞪著她,女人一看,扭頭掩面奔了出去。

    女人跑了,竺盛翔沒有追出去,反而用手敲著黑色大理石桌面,諷刺我,“你能耐啊,總是有能力讓人忍不住想給你巴掌吃的本事,何時你才能把這股勁放到正確的位置上?”

    媽的,一天天過得真夠精彩的,我招誰惹誰了,至于要看你們這些人的臉色嗎?

    我火冒三丈,騰地站起身來,迎上竺盛翔怒目瞪視我的目光,狠言道,“我跟你很熟嗎?你大爺的有什麼資格對我的生活指手畫腳?有種就給我滾,以後別再出現在我的面前,因為我看到你這張臉,我他媽就惡心到不行。”

    我承認我看到他跟別的女孩子卿卿我我時,我心里酸到不行。

    我也承認,在我經歷了王明的背叛後,我對男人有多失望,或者說我對這種背地里偷偷摸摸的行為有多唾棄。

    我也承認,在撞破竺盛翔剛剛那一幕好戲之後,他又帶著如此態度來消遣我時,我又有多氣憤。

    我也承認,我剛剛說的那些話,純屬氣話,不是真心要這樣說的,可是我忍不住啊!我能怎麼辦,誰叫他明明干了壞事,還如此理直氣壯的站在這吼我?

    我也不得不承認,經過這件事兒之後,我發現我對竺盛翔好像真的有了不該有的情愫。

    有了這樣一個認知,我把自己都嚇到了,我忍不住質問自己,有個王明就夠你受的了,你怎麼又輕而易舉的掉進另一個男人的陷阱里?

    突然又覺得剛才說的這些話是很有必要的,見竺盛翔沒再多少,反而死死的盯著我,仿佛想用眼神殺死我似的。

    我底氣有些不足的又噴了過去,“看什麼看?還不滾?”

    竺盛翔被我氣的要死,忍不住抬手點了我好幾下鼻子,咬牙切齒,“死*女*人,你好自為之!”

    我看著竺盛翔憤憤離開的背影,心里復雜極了,我坐下來,食之無味的嚼著吳昊天為我點的菲力。

    “我看的出來,竺盛翔,他這是愛上你了。”

    我被吳昊天突然的話給嚇了一跳,我自知竺盛翔是喜歡我的,突然被他說成是愛,心里不免有些吃驚!

    我猛的抬頭,把吳昊天也給嚇到了,他舉著快到嘴邊的牛肉,張嘴定格在那,幾秒後,他略帶委屈的跟我說,“你別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我害怕!”

    我低頭繼續吃,吳昊天這沒把門兒的嘴,還是沒停下來,“你知道他剛才在外面都跟我說了什麼嗎?”

    我沒敢再抬頭盯著他看,繼續手里的動作,故意裝沒听到。

    吳昊天直接將手里的刀叉放下,雙手支著腦袋,悠悠的說,“他警告我,讓我離你遠點,不然他就讓我傾家蕩產!”

    我被吳昊天的“傾家蕩產”給嚇到了,據光頭強說,吳昊天的家族事業那可是遍布全國各地,他的父母在國外更是叱 風雲。

    我不知道竺盛翔家的實力是什麼樣的,但是他居然跟吳昊天說讓他傾家蕩產,這實力到底是有多雄厚?

    還記得曾經竺盛翔拋開自己的身份,委屈自己跑到項目部上,表面上使勁的為難我,其實關鍵時刻,還是想著法子在幫我。

    而且還經常跟我擠在公交車里,從郊區回到市里,他這是覺得好玩,還是真的對我情深意重?

    如果竺盛翔真的家底雄厚,那麼我就更應該離他遠點,我知道他從小就是孤兒,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我想他現在的父母八成是他的養父母。

    如果哪天他們因為我不要他了,把竺盛翔趕出了家門,那我豈不是罪過。

    且不說我要不要跟竺盛翔好,就像剛才那位美女說的那樣,我都這本年紀了,還折騰什麼啊?

    這年頭,靠自己,才是王道!

    “醒醒……快醒醒。”

    “啊?什麼?”

    “唉……感情我說了這麼多,你是一句都沒听進去?”

    我略為尷尬的問他,“你都說什麼了?”

    “沒事,你先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我盯著面前被我叉的慘不忍睹的牛排,哪里還吃得進去。

    而且這麼貴,就這麼一坨,哪里吃的飽,更主要的是我現在根本沒得食欲。

    沒吃兩口,就跟吳昊天結賬走人了。

    當吳昊天看到我的座駕時,他忍不住嘖嘖嘴,說,“這姓竺的怎麼就給你買這破車,他好歹得給你買輛法拉利什麼的吧!”

    我听了吳昊天的話,原本被我打開的車門,又被我狠狠的給關上了,我帶著能殺死人的目光狠狠的射向吳昊天,“你剛才付賬的時候,是不是把腦子落在店里了?”

    吳昊天見我生氣了,趕緊跟我道歉,“好好好,對不起,我不應該這麼說,我錯了,我真錯了。”

    話說了就是說了,道歉沒用,媽蛋,為什麼我爸給我買輛車,為什麼誰都以為是竺盛翔那個王八蛋給我買的呢?

    真的是夠了,我看著吳昊天虔誠的跟我道歉的熊樣,氣就不打一處來。

    我他媽就不相信了,這家伙既然這麼有錢,哪里還用得著搭我的順風車,我直接坐進車內,手腳敏捷的上鎖,啟動車子,逃之夭夭。

    我看著吳昊天站在路邊急的直跺腳的樣子,心里才舒坦了不少。

    我打開車載藍牙,給他撥了個電話,一字一句的跟他說,“給我買車的男人,他不叫竺盛翔,他叫俞海,請你記住這一點。”

    回到家,我身心輕松的陪著我家孩,玩了個把星期,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跟吳昊天約好去他公司報道的時間。

    本來嘛,想著還是不去了,但是一想到光頭強說的那些話,我就猶豫了起來。

    如果我真的去了吳昊天的地盤上班,那我是不是就能說服自己盡量離竺盛翔遠一點了?

    所以一大早,我將自己好好的折騰了一番,挎著新買來的包,開著新買來的進口大奔朝著吳昊天的公司奔去。

    到了地兒,我發現連個停車的地方都沒有,好不容易找了個車位,居然還被別人搶先一步給佔了去。

    對此我相當不滿,打開車門,直接走過去敲人家的車窗。

    對方將車窗搖下,面無表情,問,“俞小姐,有何貴干?”

    媽呀,這不是竺盛翔的得力助手嗎?對了,這前前後後也見了不少面,可我到現在還不知道她的名字呢!

    一見是她,我也不好再發作,我朝她笑笑,揮揮手,“好巧啊,在這兒都能踫上你!”

    女人熟練的將車子停好,打開車門,下車,走到我面前,向我伸出手,自我介紹,“我叫白甄,白是白色的白,甄是甄值惱紓 芨 撕湍慍晌  攏 M蘸蠛獻饔淇 !br />
    我有點腦袋轉不過來彎,始終想不通竺盛翔怎麼會想到讓自己的得力助手跑到吳昊天的公司上班。

    我愣愣的朝她伸出手,捂住,傻傻的笑,“呵呵……你好,白甄,名字好好听啊!”

    待女人走後,我來不及把車子停好,直接給竺盛翔撥了個電話過去。

    <b>說︰</b></p>

    明天繼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