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102因為你在他心里的位置

102因為你在他心里的位置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電話很快被接听,便听到竺盛翔慵懶的聲音傳過來,听著好像還沒睡醒。

    當老板就是好,想睡到幾點就睡到幾點!

    我開門見山,語氣也相當不好,將心中的不滿毫無保留的扔了過去,“你什麼意思啊你?我就出來上個班,你都要找個人監視我,竺盛翔,你要不要這麼無聊?”

    估計是听到我的聲音了,原本慵懶的聲音立馬變得清脆,“好難得,你居然會主動給我打電話。”

    見這家伙完全沒把我的話當回事兒,我火氣蹭蹭的往上冒,“竺盛翔,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健忘了?我前兩天才叫你滾蛋的,尼瑪現在又把助理弄到我身邊來,幾個意思?”

    “你的意思是,白甄也去了姓吳的那里上班?”

    呵,還裝蒜,我就不相信你的高級助理跑去別的地方上班,你會不知道。

    “竺盛翔,你裝什麼裝,你的助理你會不知道她的去向?我知道你不想讓我去吳昊天那上班,但是你也沒必要這樣做,真的,很沒意思,特別沒意思,你這樣,只會增加我對你的……”

    我話還沒說完,竺盛翔憤怒的聲音就傳了過來,直接打斷了我的話,“為了給你擦屁股,我他媽一夜沒睡,一大清早的,你就給我這待遇,俞美仁,你對我真的有必要這樣嗎?”

    哦,原來不是睡懶覺,而是給我擦屁股搞的一夜沒睡,感情他現在這是在補覺,關鍵是什麼叫給我擦屁股,我又沒干什麼壞事兒,我有必要需要你來給我擦屁股嗎?

    我承認在听到他說他一夜沒睡,還是為了我,我心里有些許不忍,當然語氣也跟著沒了多少地氣兒,“不是,你這話什麼意思?”

    竺盛翔沒有給我任何解釋,反而甩了幾句看似不痛不癢卻能讓人的心一下子空洞到不行的話過來,“俞美仁,你不是讓我滾嗎?我會听你的話,我會滾得遠遠的,再也不去打擾你。”

    竺盛翔說完,直接掛斷電話,我听著電話里的盲音,心里有股說不出來的難受,這感覺跟那天在n城看到他與別的女孩子在一起卿卿我我的場景不同。

    那時候心里是酸酸的,氣憤的,而現在卻是空洞的,仿佛自己丟失了某樣心愛的東西似的。

    不對啊,他不是一直對我都挺上心的嗎?這會不僅掛斷了我的電話,還對我說了這樣決絕的話,他到底受什麼刺激了?

    或者說,我到底是太作了?以至于讓他受不了,才有了遠離我的打算?

    我站在原地一直在想這個讓我想不通的問題,一直到有人在我的車子後頭使勁的按喇叭,我才反應過來。

    看到自己的車子擋住了別人的去路,我趕緊將車子挪到一邊,繼續尋找停車位。

    一番折騰後,我看下表,馬上就八點半了,來不及再去多想,我趕緊往吳昊天的辦公室奔去。

    到了吳昊天的辦公室時,我禮貌性的敲了下門,進去後,發現白甄也在。

    她見我來了,還對我友好的笑笑,我嘴角微彎,回以禮貌,也朝她笑了笑。

    “就等你來了,來,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白……”

    白甄直接打斷吳昊天,笑嘻嘻的說,“吳總不用介紹,我們認識!”

    見白甄直接打斷了吳昊天的話,我的目光又落在了她的身上。

    只見她一身白色無袖v領雪紡打底長裙,外面一件透明的無袖紗質外襯,一頭大波浪恰到好處的垂在胸前背後,左半邊的頭發掐在耳後,露出的耳垂上,脖子上,手腕上,佩戴的不張揚的水鑽首飾。

    這一身看上去,顯得格外的協調而又不張揚。

    與她曾經的一身黑,所散發出來的干練,古板,毫無生氣相比,今天的她完全就是另外一個人,一個渾身散發著女人味的新型時尚女性。

    別說她這一身有多吸引男人眼球,這會連我都移不開眼。

    再看看我自己,一件黑白條紋的齊膝直筒裙,齊耳短發,黑色的六厘米高跟涼鞋,這會站在沒穿高跟鞋的她身邊,明顯還低半個頭。

    這麼一比,怎麼看怎麼都覺得遜色了不少。

    吳昊天听了白甄的話,也沒生氣,笑嘻嘻的,“原來你們認識啊,那感情好,以後合作起來也不會生疏。呃……是這樣的,公司現在準備一個大項目,如果能拿下,就能達到明年一年的計劃產值,所以目前市場部這塊人手比較緊缺,也是人才急需的時候,這樣吧,白甄,你的資歷我是知道的,要不你就去市場部暫時擔任副經理之職?你看如何?”

    白甄笑笑,“吳總,你確定讓我去市場部參與這個大項目的前期投標工作?”

    吳昊天眼楮一眨不眨的盯著白甄,雙手抱著胳膊,接著眉頭一挑,笑著說,“嗯哼,我很確定,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這倆人說話,我听著怎麼都感覺怪怪的,可是又說不出哪里怪。

    “那行,我會用我的行動來證明,希望吳總答應過我的事情,不要反悔才好。”

    草,這倆人還玩起了打啞謎,完全沒把我當回事兒嘛!

    安排完了白甄的工作,吳昊天轉而又對著我說,“美仁,我覺得你嘛,還是別做你的老本行了,有個孩子,天天跑工地也不是事兒,我現在身邊缺個助理,要不,你暫時委屈下,先給我做助理,等我助理休完產假,我再給你安排別的工作,你看成嗎?”

    “行,我沒問題。”

    “呵呵,那就先這樣吧,你們直接去人事部報道,報完道就可以直接上班了。”

    從吳昊天的辦公室出來,我跟著白甄一前一後的往人力資源部走去,走到樓梯口處,走在我前面的白甄猛的停了下來,她面無表情的問我,“能耽誤你幾分鐘嗎?”

    我差點撞上她,趕緊住步點頭,表示可以。

    她見我同意了,直接徑自走到樓道口的拐彎處停下來,轉身面對著我,仍舊是面無表情,“俞小姐,我覺得你不應該來這里上班。”

    好吧,又來了一個光頭強。

    我一直搞不明白的事情,在光頭強得不到答案,也許在她這里可以弄清。

    我面帶疑問的問她,“為什麼?”

    “因為你在竺總心里的位置,我想你應該比我清楚。”

    “不是,你說的這個跟我在哪里上班是兩碼事兒吧?怎麼能……”

    “俞小姐,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但是有一點我可以告訴你,剛才昊天說的這個大項目,竺總也在準備,確切的來說,他們是競爭對手,而你選擇這個時候來這里上班,我想,依我對昊天的了解,他就是想拿你當籌碼,故意為難竺總。”

    我听了白甄的話,感覺有點不真實,這電視劇里才有的情節,怎麼可能發生在我的身上,而且人家竺盛翔已經說了,要遠離我,不會再來打擾我,說白了就是要跟我絕交。

    怎麼可能會像白甄說的這樣,這絕對不可能。

    反倒是她,在這個緊要關頭,為什麼不繼續呆在竺盛翔的身邊幫助他,反而跑來為吳昊天賣命,突然,一個大膽的質疑從腦子里冒了出來,我一臉驚奇的指著她問,“你別告訴我,你跑來這里上班,是故意給竺盛翔當間諜來的。”

    難怪剛剛她跟吳昊天的聊天那樣詭異,八成是這樣了,不過吳昊天也夠傻蛋的,他居然還能把竺盛翔身邊的人調到這麼大的項目上,他是吃錯藥了,還是吃錯藥了?

    白甄听了我的話後,直翻白眼,用手拿開我指著她的手,“俞小姐,我來這上班到底是為了什麼,不勞你操心,但是作為竺總曾經的屬下,我覺得我有必要為他申辯幾句。”

    我盯著白甄高冷的臉,心里突突的。

    “我從一畢業就跟著竺總,算算給他當助理也有整整五年了,五年了,我從來都沒見過他會對哪個女人像對你這麼上心過,一開始,我以為他就是個面癱,不愛說話不愛笑,不會生氣不會惱怒,更不會違背董事長的任何意願,但是自從遇見了你之後,我發現他會笑了,會偶爾同我開開玩笑,而且還學會向我發脾氣,同時還學會了跟董事長反著干,跟她較勁,確切的來說,在沒遇見你之前,竺總他就是個清心寡欲的工作狂,但是你出現後,他就變得正常了,像正常人一樣有了七情六欲,說實話,我並不覺得你適合他,他可以找比你優秀很多倍的女孩子,可惜,他都看不上。”

    白甄突然跟我說了這麼多,說實話,我心里挺難受的,尤其是想到他要跟我絕交的事兒,我心里越發的空洞沉悶起來。

    白甄見不說話,仍沒有停止的打算,我轉身,面朝著窗外,繼續說,“還有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還記得他第一次違背董事長的意願,丟下一屋子的董事會里的股東們,開兩小時的車,專門跑來給你簽字蓋章,就為了你所謂的馬上要有人來檢查你那破資料,完了之後,我以為他會立馬趕回去,結果他並沒有,而是放棄自己的四個輪子,跑去跟你擠公交。”

    <b>說︰</b></p>

    下面還有一更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