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104他為什麼老是對我笑?

104他為什麼老是對我笑?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迷迷糊糊的听著吳昊天咬牙切齒的擠出“姓竺的”三個字,首先想到的便是竺盛翔,猛地心里一頓,心想該不會是他來這兒了吧!

    我扭頭往後一看,果然看到一個跟竺盛翔長的一模一樣的家伙站在門口,為了確定我並不是出現了幻覺,我使勁的揉了揉眼楮,睜開眼再一看,發現果然是我出現了幻覺。

    剛剛還站在門口的人兒,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見了,正當我沮喪到不行時,突然我又被某人給粗魯的扛了起來。

    有誰能知道我現在是什麼樣的感受嗎?

    和向語琪喝了一下午的七度大梁山,這會被人這樣扛在肩膀上,原本圓鼓鼓的肚子硌在生硬的肩膀上,天知道我有多想吐嗎?

    我掙扎著四肢,想要擺脫這樣的難受,“放我下來,再不放我下來,我就要吐了!”

    果然我的話起到了作用,扛著我的人一把將我松下來,只是又換了個模式折騰我,只見他曲腿,又將我按在上面,使勁的顛,終于我還是沒堅持下來,大吐特吐起來。

    感覺差不多都要把胃給一起吐了出來,這家伙才放過我,一邊拿紙巾幫我擦嘴一邊說,“下次要是再喝酒,我就用這種方法對付你。”

    在我還沒來及反應過來,我嘴巴里又被粗魯的灌了幾口礦泉水,一番折騰後,這家伙才放過我,我虛脫的靠著路邊的香樟樹下,抬頭瞪著如此折騰我的人。

    在被他如此粗魯的折騰完後的情況下,我要是再認不出他是誰來,那我簡直就是一頭二師兄了。

    如果眼神能當槍使,我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把他當成靶子,再把他射成馬蜂窩。

    “別這麼瞪著我,要是再給我一個機會,我肯定還會這樣做。”

    竺盛翔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指著我的鼻子,“你再瞪我試試……到底是誰他媽的有痛風不能喝酒的?”

    我就瞪你怎麼了,難不成你還想動手打我?

    在我把他的警告當成了屁時,終于忍耐不下的竺盛翔終于發了活,大步跨到我面前,雙手掐住我的肩膀,一把將我提溜起來,按在不粗不細的香樟樹上。

    在我以為他真的要對我動手時,結果一片溫軟貼了過來,狠狠的蹂*躪著我的,我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

    我睜著大眼楮瞪著放大了的竺盛翔的臉,還有他的睫毛,他緊逼的雙眼,還有他摩擦在我鼻子上的鼻子,以及感受著他呼出來的氣息,和口腔里的粗魯,頓時我感覺自己渾身都跟要著了火似的。

    正當我不知所措時,竺盛翔他終于放過了我,而我又猝不提防的被他粗魯的拉進了他的邁巴赫里。

    我坐在副駕駛座上,完全還反應不過來剛剛所發生的事情,接著又見他傾身朝我靠過來,我下意識的伸手抵住他的胸膛,舌頭有些打結,“你……你想干嘛?”

    竺盛翔根本沒搭理我的意思,伸手繞過我的腹部,抓過我身側的安全帶, 吧一聲,安全帶就給他扣上了。

    我心有余悸的瞪著他的側臉,總覺得剛剛所發生的事兒是不真實的。

    我下意識摸了摸自己泛紅又腫脹的唇,這才反應過來,語無倫次,“竺盛翔,你停車,你放我下去,我不要跟你走,你個神經病,放我下去。”

    我一邊嚷嚷著一邊伸手掰著車門把,可就是打不開它。

    “老實點,不然我不敢保證我不會對你做出什麼過分的舉動。”

    我一听他這樣說,心里更加不安起來,深怕心里想的真的會發生,已經失誤過一次,我不能再失誤第二次。

    我直接扯掉安全帶,手腳並用的撲過去,試圖強行將車子停下來,竺盛翔沒想到我會這樣做。

    可能是出于本能反應,他一甩手,大力的將我甩到副駕駛座上,我的頭因此磕在玻璃窗上。

    一個字,痛,兩個字很痛,三個字,痛死了。

    除了痛以外,更多的是頭暈眼花,我覺得要不是這車太好,說不定車窗已經被我給磕碎了。

    我抱著頭靠在靠背上,呻吟著,竺盛翔見狀,趕緊將車子停靠在路邊上,抱住我的頭,查看起來,緊張的問,“撞到哪里了?我看看流血了沒?”

    本來頭就暈,又被他來來回回的折騰,這樣一撞,我感覺自己都要崩潰了,我大力的推開他,“開門,我要下車,听到沒有?”

    被我推開的竺盛翔,很無奈的嘆了口氣,“能不能別鬧了,咱們去醫院。”

    見他說著又要啟動車子,我急了,我直接一腳踹過去,“我要下車,下車!!!放我下去,听到沒有?”

    被我踹暈了的竺盛翔,死死地瞪著我,仿佛下一刻就要把我生吞活剝了似的,怒吼,“俞美仁,你是不是真的這麼討厭我?如果是真的,那就告訴我,我立刻消失在你面前,再也不出現。”

    可能是我太過氣憤,我連想都沒想直接跟著他吼了過去,“是,我討厭你,很討厭,非常的討厭,行了吧,這下可以放我下去了嗎?”

    果然我這話一出,啪嗒一聲,內鎖解開,我如願以償的下了車。

    接著便看到竺盛翔頭也不回的開著他的邁巴赫消失在了我的面前,我站在馬路邊,盯著遠去的邁巴赫,久久回不過神來。

    我這到底是怎麼了,人家早上跟你說絕交,你還一副借酒消愁的樣子,可等到人家圍著你轉的時候,你怎麼又這樣對待人家呢?

    說到底,我才是那個神經病,那個令人討厭的家伙吧!

    我蹲在大馬路邊,抱著膝蓋哭起來,忍不住罵自己沒用,罵自己為什麼就不能順著自己的心意去接受他的心意,為什麼就不能放任自己再給自己一個機會,給他一個機會,好好愛一回。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我想我是讓王明給嚇怕了,所以才膽小,不敢在放任自己,把自己交給另外一個人。

    那天下午,我不知道在大馬路邊哭了有多久,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里的。

    也就是那天過後,竺盛翔真的就跟他說的那樣,沒有再出現在我的面前過。

    掐指一算,從他離開過後,距今也有整整兩年時間了,這兩年里發生了很多事情。

    還記得那會光頭強說我被他害死了,後來才知道,因為我辭職那天,公司的標底被人泄露了出去,導致公司流掉一個大項目,關鍵是有人說這事是我干的,而當時的我正好放棄了公司給予的好機會,不僅辭了職還離開了n城,正好成了他們懷疑的對象,據說本來公司想要通過法律途徑起訴我的,因為光頭強的原因,他們並沒有對我追究下去,而光頭強也因此,職位差點不保,在公司也一直被晾著,不給他安排任何項目,一直到今年開春,這事才水落石出,原來是因為王佳佳手頭緊缺,又想到公司將她開出的事情,所以懷恨在心,偷偷潛入公司,偷走了標底並賣給了競爭對手,而那天她偷標底的時候正好遇上我,所以把這事嫁禍給了我。

    還記得光頭強說我不應該去吳昊天的公司上班,正如他所說的那樣,吳昊天想方設法的想要得到那個項目,甚至挖走了竺盛翔的得力助手,白甄。為什麼他能挖走白甄?因為白甄心有所屬的對象就是吳昊天。這點真的是出乎意料,後來白甄告訴我說,她能來給吳昊天打工,其實多半是因為我的原因,她跟我說吳昊天那段時間對我很殷勤,甚至還把我弄到他公司上班,她怕吳昊天看上我,所以才迫不及待的離開竺盛翔,跑來給他打天下,可惜天意弄人,人家吳昊天根本沒把她當回事兒,而是早就把心思打到向語琪身上了。

    還有王明,後來听他說,那個孩子生下來了,只是她們沒有結婚,也沒有在一起,因為那孩子根本不是他的,而且還是個女娃娃,他媽後來因為這個還氣的住了院,一住就是兩個月。只是沒想到的是,等到她出院後,居然把心思又打到了小身上,非要王明把小給她帶回家。後來王明來找我,我當然沒同意把小讓給他,但是我同意每個月帶小回去n城給他們看看。

    這不又到了孩子回去看奶奶的時間了,一大早我將還在熟睡中的小拖起來,小家伙根本不情願,嚷嚷著,“媽媽,我不想起來,我還沒睡好!”

    我瞅著呆萌到不行的小家伙,心想這麼多年,我也算是有所收獲,至少我還有個這麼可愛的小家伙。

    我忍不住撓她癢癢,“趕緊起來,媽媽帶你去找奶奶,奶奶都想死你了。”

    小家伙不情不願的被我穿好衣服,塞進車內,我媽又給我塞了很多好吃的放在車內,跟她打完招呼,我開著車往n城趕去。

    車子急速行駛在這條再熟悉不過的通往n城的高速路上,我的心情也極為平淡。

    我全神貫注的開著車,坐在後面一直沒出聲的小,突然跟我說,“媽媽,你看那個叔叔,他為什麼老是對我笑?”

    <b>說︰</b></p>

    卡住了,碼的太慢了,還有一更,可能會很晚了,大家可以明天再看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