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106你打倒了上海所有女人

106你打倒了上海所有女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抱著小走在前面,竺盛翔胸有成竹的聲音從我身後飄來,冷不丁的,我打了個寒顫!

    可是仔細一想,雖然這邁巴赫很值錢,修起來也很費錢,但是我覺得只要是錢能解決的事兒,那都是小事兒。【愛書屋】

    大不了我把我爸給的房子抵押給他算了,但是他要是想拿這個來讓我屈服在他的褲腰帶下,那他就大錯特錯了。

    心里這樣想著,我也就沒把這事兒再放在心上。

    說真的,姐現在除了上上班帶帶孩子,還真的閑的要命,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對我使出什麼樣的手段來。

    突然,我特別的期待竺盛翔接下來會給我的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樂趣。

    竺盛翔見我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大步一邁,直接走到我面前,對小伸出胳膊,“,叔……爸爸抱,好不好?你看天這麼熱,媽媽都快抱不動你了。”

    竺盛翔說著用手拂過我的額頭,攤在小的面前,說,“看,媽媽都出汗了。”

    小听他這樣說,又看到他手上的汗,兩只胳膊直接朝著竺盛翔伸了過去,“爸爸抱!媽媽歇歇!”

    我先是覺得竺盛翔無恥到了極點,居然利用孩子的天真無邪來獲取稱呼上的快意。

    再者又被他猛然拂過我額頭的手給嚇了一跳,雖然就那麼輕輕的被踫觸了一下,但是猛然漏了節拍的心跳是我怎麼也沒想到的!

    尤其是當小直接喊人家爸爸要人家抱,還叫著我媽媽時,心中莫名的出現一種復雜的感覺,理不清道不明。

    但是我知道,這個感覺真的很棒。

    竺盛翔就跟真是小她爸似得,順其自然的抱過小,一大一小開始聊起天來,我跟在他們後面,怎麼都感覺我才是那個外人似得。

    到了服務區,竺盛翔直接抱著小進去一家甜品店,點了一大堆甜品和飲料,小家伙一見都是些平時我克制她的東西,開心的抱住竺盛翔的臉,吧唧吧唧的親了好幾口,口齒不清的問,“爸爸,你怎麼知道我愛吃這些?”

    我看著竺盛翔一臉享受的跟著小開心的互動著,反倒是我成了局外人。

    突然覺得要是真的能跟他在一起,我想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兒,只是,這事兒不是我想就可以的。

    以前我天真的以為,只要我跟王明有愛情,其他都不是問題,可是結果呢,殘酷的現實漸漸將我們那微不足道的愛戀給消磨殆盡,直到最後,它再也經不起來自身邊的誘惑,最終還是夭折了。

    所以,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兒沒錯,但是結婚就不一樣了,那絕對是兩家人的事兒。

    竺盛翔把桌子叩的咚咚響,問,“哎,想什麼呢?想的這麼入神。”

    思緒被拉了回來,我盯著眼前吃的不亦樂乎的一大一小,心里莫名的煩躁,抽了幾張紙,朝著小的臉揉去,“你吃慢點,沒人跟你搶。”

    小家伙有了好吃的,哪里還顧得上搭理你,左手沒吃完,右手又拿了一大塊往嘴巴里塞。

    我伸手拍掉她的右手里剛拿的甜品,“吃完了再拿,不然不禮……”

    我話還沒說完,竺盛翔學著我的樣子,拍了下我的手,“別打擾吃東西!”

    我沒好氣的把手收回來,“我管我家孩子,跟你沒關系。【愛書屋】”

    竺盛翔皮笑肉不笑的,“我相信,不用多久,她也會是我的孩子。”

    “你無恥!”

    “誰無恥了,你沒听到已經喊我爸爸了,是不是啊,?”

    “嗯嗯,爸爸,你也吃!”小說著又拿了一塊糕點塞進竺盛翔的嘴巴里。

    竺盛翔帶著挑釁的笑盯著我,“真好吃!”說著又捏了一塊就要塞進我的嘴巴里,“來,你也吃一塊。”

    雖然咱倆有兩年時間未見,但是兩年後的竺盛翔,除了發型改變了以外,好像其他都沒變,尤其是他對著我時的那股嬉皮笑臉的勁,讓人看了真的有股想扇他的沖動。

    我拍掉他遞過來的手,“姐很忙,沒空陪你玩,咱還是先談談這賠償的事兒!”

    竺盛翔听我這樣一說,盯著我瞧了眼,然後拍了拍手里的碎渣渣,一只胳膊搭在桌子上,一只手摟著坐在他腿上的,眉頭一挑,跟我說,“好,那咱們就新賬舊賬一起算。”

    他說話的功夫,已經將手機從口袋里掏了出來,熟練的點了幾下,遞給我,“你自己看。”

    我接過他的手機,仔細翻看起來,原來這是一份鑒定報告,時間是兩年前,而鑒定報告上的賠償金額著實嚇了我一大跳。

    整整六十萬,我以為我看錯了,還特意點著那個六後面的零數了好幾遍,數字是沒錯的,何況後面還跟著金額數字的大寫。

    媽的,就撞了個凹陷,刮花了幾道痕,至于需要這麼多維修費?

    正當我對這份鑒定報告存在無限質疑時,手里的手機又被竺盛翔一把抓了過去,他修長的手指在上面又點了幾下,遞給我,“再看看今天的!”

    呵,這麼快,剛剛才撞過,這鑒定報告到已經出來了,我記得他剛剛明明就只顧著跟我貧嘴,根本沒看到他有對著車子拍過照啊,也沒見他玩手機啊!

    心想這鑒定報告絕對是假的,尤其在我看到這報告上面的理賠數字,我更加抓狂了,這回更離譜,居然要八十萬。

    出于本能反應,我直接將他的手機往桌上一扔,說,“你少騙我,就這麼水的堅定報告,我也能弄出來,你少在這嚇唬我。”

    竺盛翔笑笑,“你覺得我很缺錢?我缺的從來都不是錢,更不至于弄個假的報告來訛你。”

    “你是不缺錢,但是你缺德,你要是想拿這事兒讓我就範,竺盛翔,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我說完,不等竺盛翔開口,我直接掏出手機,給向語琪撥了個電話過去。

    電話很快被接听,我拿著手機,走到角落里,小聲的說,“語琪,能幫我個忙嗎?”

    “什麼忙?先說來听听。”

    “我缺錢,借我點錢。”

    “就你還缺錢?我一個月給你開三萬工資,還有姓王的那家伙一月一萬塊的撫養費,整整四萬塊,還不夠你花?”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現在遇上了點麻煩,想用錢解決掉,我會還你的。”

    “說吧,要多少,先聲明啊,多了我可沒有。”

    “呵呵……不多,就一百四十萬。”

    我這話一出,向語琪像是在喝水還是干嘛的,我在這頭直接听到她一個沒忍住,直接噴了出來,“你世面見得真廣,一百四十萬,還叫不多,姐姐唉,你當我是千萬富翁呢!”

    “語琪,我知道,一百四十萬,不少,但是對你來說也不多啊,要不這樣,我撤資,我把手里的股份賣給你,這總算可以了吧!”

    “俞美仁,你沒病吧,你這時候撤資,你腦子進水了吧,這店才剛開始賺錢,你……”

    “我腦子沒病,趕緊把錢打給我,我真的急用。”

    “你先告訴我你遇上什麼麻煩了,怎麼一下子需要這麼多錢?”

    “我現在一時沒辦法給你解釋這麼多,總之,你趕緊把錢打給我就行了。”

    “你不說清楚,我是不會把錢打給你的。”

    我一听她這話,我就急了,便跟她講了實情,結果這丫頭倒好,不但不幫我忙,反而勸我就範,“你就別作了,時隔兩年,人家肯回來找你,實在沒辦法了,才出此下策逼你就範,你怎麼就不知道好歹呢?”

    “向語琪,你到底是誰的閨蜜呢?關鍵時刻你不站在我這邊,你還胳膊肘往外拐,你什麼意思麼你?”

    “狐狸精,你贏了,你已經成功打倒了所有上海女人,真的,上海女人都沒你這麼能作。”

    懶得跟她在貧嘴,我直接威脅她,“向語琪,你要是不幫我這個忙,我就去跟吳昊天說,你故意大著肚子躲著他,讓他……”

    “狐狸精,你真的是夠了,你這樣我都看不下去了,你說人家竺盛翔怎麼了?比你小,人長得又帥,關鍵還多金,而且行情又那麼好,最主要的是人家對你還死心塌地的,你說你還有什麼資格在這作?”

    听了向語琪的話後,我突然沒了自信,小聲的問,“語琪,我真的有你說的那麼作嗎?”

    “那你說呢?人家竺盛翔為了你心里的疙瘩,足足等了兩年,如今兩年後,人家不但沒有移情別戀,還回來用這種上不了台面的法子來逼你就範,你說你不作嗎?”

    “可是,可是我覺得這賠償的事兒跟我和他在不在一起是兩碼事兒,要是混為一談,那性質就變了。”

    “我的姐姐唉,這麼簡單的問題,你怎麼就轉不過來彎呢,你要是接受了人家的感情,你覺得還會有你現在擔心的事兒了嗎?”

    “向語琪,我腦子清醒著呢,我要是不把這賠償的事兒給理清楚了,我拿什麼來面對他家人,本來我跟他就不對等,我要是再這樣佔他便宜,我……”

    “俞美仁,我對你無語,你愛咋滴就咋滴,反正我要是竺盛翔,我絕對不會這樣任由著你還陪著你玩。”

    向語琪說完,直接掛斷了我的電話,我听著電話里的盲音,瞬間無助極了,看來我是要找老俞求救了。

    <b>說︰</b></p>

    下面還有一更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