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108好像這才是正事兒吧

108好像這才是正事兒吧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說實話,到了我這個年紀,又經歷過一些事情之後,再听到我愛你三個字時,心里已經沒了第一次听到時的動容。

    想到小還睡在隔壁,要是醒了找不到我肯定會哭的,我拿掉竺盛翔扣在我胸脯四兩肉上的手,想要起身穿衣起來。

    可是竺盛翔卻不肯,被我拿掉的手,又敷了上來,嗲著嗓子,學著小的樣子說,“我要摸豆豆,我不要你起來。”

    說著還一把將我按到在他懷里,我听著他這股子嗲勁,又好氣又好笑。

    我拍掉他的手,“你再睡會吧,我要起來了,不然到時候小醒了,見不到我,會哭的。”

    竺盛翔不肯松手,還手腳並用的將我扣的牢牢的,“再陪我睡一會兒,一會會兒就好!”

    這時候的竺盛翔就跟小孩子似的,拿他沒辦法,我只好又躺了回去,“就一會會兒啊!”

    “嗯,就一會會兒!”

    “不是,一會會兒是多久啊?”我忍不住拍了下他抱著我的胳膊。

    “就那麼久呀!”

    “那就十分鐘,不準耍耐!”

    “嗯!”

    竺盛翔迷迷糊糊的答應著,我知道他真的困了。

    想想也是,這種事情,男人干的都是體力活,女人只要躺在那享受就行了,忍不住偷笑。

    听著耳後傳來均勻的呼吸聲,感受著他因為呼吸而噴灑在我頸脖處的氣息,突然覺得如果每天都能躺在這樣一個溫暖的懷抱里睡去,早上醒來,未必不是一件美妙的事兒。

    我翻了個身,想看看他熟睡時的樣子,結果我一動,直接給他弄醒了。

    “唉,看來我在你心里,果然沒得你家寶貝重要。”

    竺盛翔一邊說著一邊捏著我的豆豆,“看來孩子要一個就夠了,要是再多一個的話,那我豈不是要排在第三位了……不對不對,這要是真排起隊來,我估計前十都排不上了。”

    見他醒了,我直接翻過身來,面對著他,好笑的問,“為什麼前十都排不上?說來听听。”

    于是竺盛翔就開始掰著手指在那算,“小肯定第一了,還有咱爸咱媽,就又佔據了兩個位置,還有……”

    我听著他把什麼韓劇啊,手機啊,美甲啊,都排在了他前面,我忍不住咯咯咯的笑起來,故意說,“嗯,你這說的還真有幾分道理。”

    竺盛翔見我很贊同他的說法,直接呆了臉,委屈道,“你還真是這樣想的呀?”

    難得跟竺盛翔能這麼友好的相處在一起,我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膩歪在他懷里,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明顯消瘦的臉,問,“這兩年你都是怎麼過的?”

    竺盛翔抓著我的手,吧唧一口親了下,又開始嬉皮笑臉起來,問“你這是開始在乎我的意思嗎?”

    我縮回手,拍了下他,“說,你這兩年都是怎麼過來的,是不是身邊有很多女孩子圍著你轉?從實招來,你有沒有對她們心動過?”

    竺盛翔一把抓住我的手,放在嘴邊,眼神灼灼的,問,“你這問,是不是代表我也同樣進駐到你的心底了?”

    我被突然嚴肅起來的竺盛翔,給弄得有點不適應,我縮回自己的手,“你先回答我的問題,是我先問的。”

    竺盛翔將我摟進懷里,說,“我想了兩年,不,確切的來說,我想了二十來年,就想著有一天我能這樣抱著你,你心里有我,我心里有你……你可能不知道,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把你當成是自己的小太陽,因為有你的存在,我才能感覺的到這世界上還有一絲溫暖的存在。”

    竺盛翔說著,又捧著我的臉,親了一口,“你不知道你小時候有多煩,老是逼著我干我不想干的事情,就說這糖吧,我最討厭味道就是甜味,可你倒好,每次來都會給我帶一大堆糖,我不要你還非要塞給我,還非得看著我吃下幾顆你才願意,那時候我就發現,我越是討厭什麼,你就越要強求我什麼……小時候,我不愛跟人說話,你每次跟著你爸媽來孤兒院看我們的時候,你就專門喜歡跟在我後頭,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說實話,那時候每次見到你,我就夠夠的了,但是每次你一走,我又好失落,反正那時候的我,特別矛盾,就是你在我面前的時候,我會特別的煩你,可是當你一消失在我眼前的時候,我又特別的想你趕緊出現,你說這種感覺是不是很奇怪?”

    我听著竺盛翔跟拉家常似的說著這些,說實話,心里覺得暖暖的,原來這麼多年,在某個人的心里,我是這樣不可或缺的。

    竺盛翔還沒有停下的打算,繼續摟著我說,“小時候,我爸經常打我媽,尤其是輸了錢或者是喝過酒之後,我親眼看著他拿他喝過的酒瓶子砸到我媽頭上,我看著我媽躺在血泊中,只知道一個勁的哭,卻不知道給我媽叫救護車,我算是眼睜睜的看著我媽被我爸失手給打死的,後來我爸因為這件事,入了獄,我因為沒人願意收養我,後來我就被一群穿著制服的人送到了xxx孤兒院,那時候的我,總覺得我是世界上最可憐的小孩,也總是想,如果沒有我,我媽也不會屈服于我爸的魔爪下,那麼我媽可能就不會死,所以我恨自己,那時候的我就是你所見到的,孤僻、冷漠、不愛說話,也就是因為你的存在,我才漸漸的有了期盼,才有了繼續生存下去的欲望。”

    我听他說的越多,心里就跟著越沉重,我沒想到竺盛翔還那麼小的時候,就已經承受了那麼多沉重的事情,想想,那會的我,是多麼的幸福啊,每天除了吃就是睡,還有爸爸媽媽陪在我身邊,只要是我想要的,就沒有得不到的。

    所以那時候我總是覺得,我想要干嘛,就不可能做不到,我知道孤兒院里有頭 驢,不愛說話不愛跟大家玩,所以我就在心里告誡自己,我一定要征服他。

    沒想到小時候的一個簡單的想法和執著,居然能影響一個人這麼深,而且……而且現在還……

    “後來我遇到了現在的養父母,就是我爸媽,他們來收養我的時候,我其實是一百個不願意,因為我怕跟他們走了之後,就會再也見不到你,所以我拒絕了,但是沒兩天,我爸出獄了,他來孤兒院接我回家,我很不願意跟他回家,但是沒辦法,他是我爸,我只能硬著頭皮跟他回去,只是後來他又犯了老毛病,喝了酒回來,改為打我,那次我是被他打得怕了,趁他沒注意的時候,我偷偷跑去了派出所,後來我便又被送到孤兒院,我爸後來再來接我,我死也不肯跟他回去,直到我養父母再次出現在我面前,我才跟著他們離開,他們走的時候,還帶走一個小女孩。”

    竺盛翔說的時候,忍不住笑了出來,“那個小女孩就是我現在的妹妹,其實你見過,就是那次你跟吳昊天去的那家餐廳吃飯時,看到的那個女孩,她叫竺盛雪……她跟我講,你那天沒少寒顫她,說你這嘴巴太厲害,還說以後咱媽有對手了。”

    我那個去,搞半天那個女孩子是竺盛翔的妹妹,那天我好像是說了一些難听的話,要是知道她其實就是竺盛翔的妹妹,我肯定不會那樣說她的。

    心想壞了,我這還沒跟竺盛翔好呢,就已經在無形中給自己樹了個敵人,真是不應該啊不應該,早知道她是竺盛翔的妹妹,我肯定巴結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會跟她杠上。

    竺盛翔見我一臉擔憂的樣子,伸手刮了下我的鼻子,又知道了,知道我在想什麼了,直接安慰我,說,“你別想多了,盛雪可是跟我站在一條線上的,她倒是很期待你跟我媽對著干的樣子,呵呵……”

    我一听他這話,我直接給了他一記爆栗子,“你腦袋瓜里都想著些什麼呢?你是不是就巴著我跟你媽關系不好是吧!我跟你媽關系處不好,你有什麼好處?你說你……”

    好像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要是真打算跟竺盛翔好了,那我要用什麼方法才能說服她老人家呢?

    好像這才是正事吧!

    我一拍胸脯,話題一轉,“對了,我跟你的事兒,你媽還不知道吧,她肯定不會同意咱倆在一起的事兒。”

    我說著就要起身,“我看咱倆還是算了吧!”

    竺盛翔見我又要起身,直接翻身將我壓在身下,威脅,“你再說這樣的話試試,我絕對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他說話的功夫,手已經開始在我身上游走開來,警告,“說,以後還敢說這樣的話不?”

    我哪里肯屈服,嘴硬的說,“我是說實話,不受父母祝福的婚姻,是長久不了的。”我跟王明就是個鮮活的例子,這話我沒敢說出口,繼而說,“既然是長久不了的婚姻,我干嘛還要一頭栽進去。”

    竺盛翔根本沒听到我這話說的有多實在,只顧著分開我的腿,猛的一個挺身,威脅,“你再說一遍試試!”

    我被他折磨的夠嗆,卻還是忍不住一個勁的強調事實,“你媽不同意咱們的事兒,那你爸肯定也不會同意,你爸你媽不同意的事兒,我覺得咱倆再堅持,那也只能徒增煩惱,不是嗎?”

    <b>說︰</b></p>

    今晚家里有點急事兒,回來晚了,只能更新一章了,抱歉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