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我是盛翔我給他這一個機會,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我是盛翔我給他這一個機會,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是盛翔,上個月二十號剛過完我的二十七歲生日,從我記事開始,我就發現我其實就是一個不幸的存在。

    記憶里,我爸是個又瘦又高又佝僂著背的男人,他愛喝酒愛賭博,還沒有工作,其實他最大的愛好不是喝酒和賭博,而是回家問我媽要錢,要到的錢太少或者要不到錢,他就會毫不留情的抽掉腰上的皮帶使勁的抽我媽。

    記憶里,我好像就沒見過我媽是完好的樣子,不管是臉上還是胳膊上腿上,只要是露出來的地方,永遠都是青一塊紫一塊,可想那些被衣服遮擋的地方又是什麼樣。

    我不明白為什麼那樣一個佝僂著背的男人,居然會有那樣大的力氣和精力,總是有使不完的力氣去抽我媽。

    我問過我媽,為什麼不帶著我走,我媽總是哭著對我使勁搖頭,卻不肯說出原因,一直到現在我都還不知道為什麼她寧願被我爸打死,也不願偷偷的離開他。

    小時候的記憶是灰色的,我見過最多的是,除了我爸拿他的褲腰帶使勁的抽我媽外,就是我媽拉著我抱著她的盜版錄音帶被一群人穿著制服的人滿大街追趕時的狼狽樣,盡管這樣,可她卻從來沒有松開我的手過。

    以前我總是以為,日子再難過,只有還有媽媽在,我就還有一片天,直到我六歲那年,我媽倒在了一片血泊中,再也沒有醒來為止。

    我媽這一走,我灰色的世界從此變成了黑色,每次到了夜晚,我總有種想下去找媽媽的沖動!

    直到我在孤兒院遇到她,俞美仁,那年我六歲,她八歲。

    還記得那天下著雨,院長說有人來看我們,讓我們一起去大廳列隊歡迎,那時候的我才剛到孤兒院沒多久,心情還處在極度的悲傷中,對院長說的這些,我從來都不感興趣。

    我沒有像大家那樣興高采烈的奔去大廳,而是一個人躲在屋外的窗台下,仰頭看著外面淅淅瀝瀝的小雨,盡情的享受那份永遠都不掉的傷痛。

    突然我被一個穿著粉色公主裙的小女孩使勁的推了下,肥嘟嘟的她,瞪著她的大眼楮,眨巴眨巴的問我為什麼不進去拿禮物,我因為被她猛的一推,心里很不滿,直接扭頭走人。

    結果小丫頭不放棄,直接抓住了我的手,塞了幾顆糖到我手心里,說這個是給你的,還跟我說這是她偷偷留下最好的糖果,本來要留給自己吃的,說看到我好像很不開心,所以為了讓我開心,就把她最喜歡的東西送給了我,並且希望我因此高興起來,不要再不開心。

    當時覺得這個生活在天堂里的小屁孩真是愛管閑事,看著真讓人討厭,我將手里的糖直接扔到地上,並且警告她離我遠點。

    我以為她會被我嚇哭,沒想到她倒好,直接將地上的糖撿起來,剝開一個塞進自己的嘴巴里,然後跟我說,這糖沒毒,不信我吃給你看。

    我看著她幼稚的行為,覺得無趣極了,扭頭就走,結果她倒好,直接剝了一顆糖強行塞進我的嘴巴里,說這糖真的很好吃的,不信你吃吃看。

    我很想發作,但是當我看到她炯炯有神的大眼楮時,我卻發作不出來,因為我好像從她眼楮里看到了我所渴望的東西。

    具體是什麼,那時候我還不知道,後來我才明白,那是一種能照亮黑暗的陽光。

    那種天真無邪,不參雜任何雜質的純潔讓我陶醉無法自拔。

    後來每次再見到她,我總是想離她遠點,因為我總覺得我跟她不一樣,我怕自己的黑暗把她給污染了。所以每回她來的時候,我都是盡可能的躲著她,可她倒好,每回來的時候,都像是個跟屁蟲似的跟著我。

    當時我特別想不通,那麼多男孩子,她為什麼偏偏就喜歡跟著我。

    直到後來,她跟著他爸媽來孤兒院帶我們這些孩子做燒烤,我聞著他們烤好的肉,卻一點胃口都沒有,因為以前跟我媽在一起的時候,我媽總是想方設法的為我變出些肉類,可每回她都是只看著我吃,自己從來不吃,所以當我在看到這些肉類時,我感覺自己的黑暗又將自己給包圍了。

    正當我想逃離這時,我又被這個叫美仁,卻長得也很美的小丫頭給纏住了,她拉著我的手非叫我吃,我不願意,她又開始了她的霸道,為了不讓她得逞,我一揮手,結果那一片剛烤好的肉串直接貼在了她白嫩嫩的脖子上。

    因為這個,她的脖子上便從此留了個疤。

    那時候沒人訓我,可能是顧著我比較孤僻的性格的原因,但是我自己知道,我犯了錯,可是我低不下來頭跟她道歉。

    可能是真的很痛,她一直在哭一直在哭,我實在看不下去,走過去拉住她的小手,跟她講你別哭了,我會對你負責的。

    也就是因為這個承諾,我一直在堅持,堅持好好的好下去!

    只是命運弄人,後來我不得不跟著養父母離開孤兒院,去了美國。

    在美國的那些年,我听了養父母的話,不斷的提升自己,完善自己,後來進了家族企業,我跟媽說我想回國,去找屬于我的小太陽。

    可媽卻告訴我,只要你有能力將竺家的產業發展到國內,我就讓你回去。

    為了能不斷壯大在美國竺家的產業,能早點回去與她見面,我沒日沒夜的拼搏著,白甄說我特沒趣,就是個沒有血又沒有肉的工作狂,我對此嗤之以鼻,也不削解釋。

    因為她不知道我到底有多麼的想早點回到中國,去尋找她的蹤跡,我怕我回去晚了,她就是別人的了。

    可是不管我怎麼努力,最後還是晚了一步,等到我好不容易回到中國找到她家後,還是被告知她已經結婚,甚至還有了一個一歲大的女兒。

    關鍵是她還是遠嫁!

    突然很想看看她看上的男人到底有幾分能耐,是不是比我還優秀,于是然做了連我自己出乎意料的事情。

    我從他爸媽那得知她結婚後生活和上班的地方,通過關系進入與她所在項目的監理單位,成為她的直接合作人。

    還記得第一次在n市見到她時我心跳猛然加快的樣子,那天她穿的並不美麗,一條灰色的緊身鉛筆褲,一件白色的長袖t血,一條馬尾,一雙刷的很白的高幫帆布鞋,配上她這張圓嘟嘟就跟沒張開的臉,乍一眼看上去,還以為是哪個剛畢業的小姑娘呢!

    根本看不出她已經是一個孩子他媽媽的人!

    平時看慣了滿臉掛著一層又一層的胭脂水粉,突然見到她這沒有任何點綴的圓臉,還有她這一身輕快的妝扮,說實話,我心動了。

    本來想整整她的,卻沒想到她那樣大方的拍著我的肩膀,還跟我套近乎,心里便有了主意,這套近乎的手段,我可是比誰都玩的漂亮。

    我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的清香,像是香水可又不像,我故意站一起來,靠近她傾身聞了下,才發現,原來是寶寶花露水的味道。

    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漢草型的六神花露水!

    因為竺盛雪那個丫頭用的也是這個東西,她說這東西不僅驅蚊還不傷皮膚,更重要的是還有股清香!

    看來是真的,這不知道到的人還真以為是噴了香水呢!

    我雖然知道是花露水的味道,但是我嘴巴卻還是故意的說︰還好啊,沒聞到臭味,倒是有股清香,你用的什麼香水?

    當我看到她有了點點的羞澀時,我心里居然有種說不出來的愉悅,甚至更加想跟她都弄下去,于是我有事沒事就愛跟她鬧騰,因為我發現這真的是一種樂趣,一種我活了這麼多年都不曾嘗試過得樂趣。

    為了這份難得的樂趣,我願意放下豪宅不住,跑來這又偏條件又差又沒有網絡的項目部里住著,我還願意放棄千萬豪車不開,跑來跟她一起擠公交,我還願意放棄高檔的酒店里價格不菲的牛排紅酒,跑來跟她擠在路邊的大排檔吃路邊攤。

    總之,只要能離她近一點,我就覺得無比的莫名的開心,還有舒暢,這些感覺是我在美國的這些年所體驗不到的。

    跟她相處的時間越久,我就發現自己越無法自拔,我開始有點後怕,我怕自己總有一天會控制不住自己,做出什麼令她討厭的事情來。

    甚至忘記了我來這里的最初的目的,于是那天我讓白甄調查了她的老公,王明的詳細資料。

    讓我沒先到的是,這個家庭背景極度貧乏的男人,不僅工作一般,連人品都渣到了極點,一個月不到五千塊的工資,居然還在外面養了個三。

    關鍵是他弄大了人家肚子還不想負責任,不負責任就算了,連給人家打胎的錢都沒得!

    說實話,當我看到這樣一個男人站在她的身邊時,我憤怒了,但是我忍了下來,我想也許我可以幫幫她,只要這個男人對她還有愛,于是我讓財務部給他提升了職務,給他漲了工資,讓他有錢財去解決掉外面的女人,然後再給她一個溫暖的家。

    我告訴自己,我只給他這一個機會,如果他不珍惜,那麼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b>說︰</b></p>

    下面還有,可能會很晚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